家有內鬼國無寧日!政法公安會議狂爆黑幕(多圖)
 
辛馨
 
2003-3-20
 
【人民報消息】

不保護人民,要保護警察!

春節過後,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了政法、綜合治安、公安聯席會議。

在會上,羅幹、蕭揚承認老百姓對當前社會治安、社會道德的怨懣、激憤的總源頭是執政黨本身的事實。

會議上公布了去年大陸刑事案首年突破五百萬件,這是報案、查獲的統計數,立案偵辦二百十五萬七千八百多件,已批准逮捕的嫌疑人五十三萬六千六百三十人,已提起公訴的四十四萬六千二百二十人,整體破案率為百分之二十八點七(其中包括北京蘭極速網吧等速戰速決的那些疑難大案),屬黑社會性質社團、有組織犯罪集團所為的有四萬六千五百多件。

刑事案件主要有四個方面:

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流氓惡勢力犯罪;嚴重暴力犯罪:嚴重侵犯、損害群眾安全的多發性犯罪。


雙腿跪兩磚外加電刑逼迫放棄信仰!
蕭揚在另一次司法會議上曾披露.一些省(區)、直轄市刑事案件的錯案、冤案、假案,高達百分之二十五,而經濟、金融犯罪案,漏網或被放縱的高達百分之五十。實際上,金錢在支配著司法取向。這樣錯下去、冤下去,假下去,找不到說理的地方,老百姓能不反抗嗎?社會能安定嗎?

來自官方喉舌內部消息:黑幫占黨政基層職位,僅福建省的黑幫勢力就通天,霸占了城市街道黨委書記、居委會主任、農村村委主任、支部書記等職務。有的城市街道居委、農村村委,成了黑幫天下。

在湖南省黑社會沖砸法院家常便飯,今年,湖南省衡陽市中級法院,在審判一宗黑勢力收取商家保護費月達二百萬,橫行三年之久、民憤極大的案件時,突然有五十多名黑社會份子沖入法院,砸爛法庭之後,揚長而去,值勤的法警卻無動於衷,好象很默契。

今年二月十二日晚十一時許,有三名藏有槍枝、炸藥的不明身份人士,沖入了青海省西寧電視臺,與駐守的武警發生駁火。三人全部被當場擊斃。事發後,羅幹從北京趕到現場視察,是否真正破案不知,反正傳出的消息說,這是地下組織所為。

法院按官職大小私分沒收來的物品,據報,沿海某市法院每年沒收一億二千萬元的物品。長期以來,內部一向以官階大小按級別來分享利益。一塊勞力士手錶僅付一百元,XO洋酒、古巴雪茄、法國打火機、高檔皮包,五花八門,無所不有,有的甚至免費拿用。有人舉報,反受打擊而被調離法院。

濟南監獄發生騷亂,二月一日(大年初一),山東省濟南監獄一千三百多名服刑人員,以絕食抗議當局扣壓獄中購物代用券和家屬給他們的生活費用。當局調動了千名武警進行彈壓,省公安廳廳長也趕到現場。

社會為什麼不安定,因為有這些不安定的因素,不是老百姓鬧事,而是共產黨在胡作非為。

2002年有關刑事案的一些數據

在已被提起公訴的四十四萬六千二百二十人中,有四千二百名中共黨員、在職幹部,涉及到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的處一級幹部有二千二百名,有四百多個政府部門及機構已被下令改組、整頓。


警察打傷多名市民
二OO二年,有一萬八千四百多人被暴力攻擊造成死亡,傷殘者有十八萬七千六百多人。惡性縱火案、投毒謀殺案、爆炸案大幅上升百分之二十五至三十三。造成人命、財產損害的縱火案,有二千七百多件;造成人命死亡的投毒謀殺案,有九百三十多件。2002年,公安、武警和保衛人員在執行任務中,受攻擊、抗拒而造成傷亡的有二萬一千七百多人,其中死亡三千七百六十多人。

刑事案發生的原因是複雜的,比如江蘇省監獄就被逼發生騷亂,內部報導說,曾被評為「優秀」的江蘇省第一監獄,於去年十二月十四日下午,發生二千多名服刑人員集體絕食抗議獄方搞「加班」生產。在獄方威脅以「抗拒改造加刑期」後,服刑人員的抗議升級,關掉機器,在工場靜坐示威。最後,當局揪出了「幕後黑手」九人,將其關禁閉。在被關禁閉時他們會想些什麼呢?

還有,警察軍人因為享樂而送死的亦不少,不過都被掩蓋著,例如去年十二月十五日凌晨,廣西南寧在邕江執巡的水警艇,在北大碼頭髮生爆炸,水警艇沉沒。艇上八名水警,二死六傷。據稱:水警經常到夜總會免費享受,橫行霸道,欠單達十多萬依然照去不誤,這種被報復而死而傷的混混兒們最後能討個什麼說法呢?

社會治安安全度等級的指標

二OO二年秋,由中央政法委、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公安部,將大陸的省(區)、直轄市,地級市、地區、盟、自治州二級,制訂社會治安、安全度分等級的指標:

(一)第一類安全度高,刑事案發率萬分之四或以下的有:

上海市、西藏自治區;地級地區僅十二個,有:拉薩、銀川、蘇州、南通、杭州、青島、煙臺、無錫、三明……等。

西藏自治區安全度高是因為那裏的藏民有宗教信仰,既然那裏如此之好,為什麼共產黨政府老「掛念」著那裏呢?

(二)第二類,具有一定的安全度,刑事案發率萬分之五至萬分之八以下的有:


北京警察欺壓良善
北京市、天津市、浙江省、江蘇省、寧夏回族自治區;地級地區四千三個,其中有十一個省會城市:濟南、長春、南京、西寧、成都、哈爾濱、呼和浩特、蘭州、昆明、南昌、海口等。

既然北京治安這麼好,證明社會穩定,那為什麼在過去的三年裡北京財政局要支出四百個億打壓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這不是無事生非、無風起浪嗎?

(三)安全度不穩,刑事案發車萬分之八至萬分之十以下;(略)

(四)安全度差,刑事案發率萬分之十至萬分之十五以下;(略)

(五)第五類,安全度惡劣的省級地區,刑事案發率萬分之十五以上的有:

廣東省、廣西壯族自治區、湖南省、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山西省、河南省、陜西省、湖北省;地級地區五十二個:南寧、深圳、珠海、汕頭、東莞、長沙、邵陽、衡陽、大理、太原、鄭州、石家莊、合肥、安慶、漳州、開封、武漢、寶雞、烏魯木齊、伊寧……等。

十多年來,公安、政法隊伍,整體素質不但不能適應所擔負的責任和工作,而且成為了禍害人民的禍根。

胡錦濤在新屆政治局第一次擴大會議上,指出了目前社會上政治上的嚴峻問題,並提出了解決問題的途經,特別強調要追究、懲辦黨委、個人淩駕於憲法、法律、法例之上的行為;改變政治局班子、高級幹部隊伍的自身建設、作風建設;旗幟鮮明地反對在黨內拉幫結派;人民群眾有權知道幹部的經濟收入、財產來源,有權提出質詢和指控,以及不能以專政手段來對待社會上的反對聲音和反對活動。

江澤民的批示是,對此有保留意見。

看來,胡錦濤要想讓國家安定、人民富強,當務之急是先把江澤民的權力削掉,把不穩定因素去掉,否則家有內鬼,豈得安寧?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