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張兮兮的警察!誰是謀害兩會代表的殺手?(多圖)
 
黎梓
 
2003-3-4
 
【人民報消息】中新網3月3日報導,從2月底到3月2日,連續三天的大霧使京城大部分地區的能見度甚至降至不足1公里。在無風狀態下,大量污染物無法擴散更是「雪上加霜」。2日下午,四五級大風把大霧驅散,但大風同時也帶來降溫。報導稱,最低氣溫預計要降低至-6℃。預計從5日晚間開始,京城又將在一股冷空氣的影響下陰雲密布,5日後的最高氣溫將降至5℃,直到8日北京市天空才能放晴。

從99年以來,每年兩會召開期間,北京的空氣就變得非常糟糕。不是陰雲密布、煙霧彌漫就是沙塵漫天。曾經在神話小說中見到過描寫猛獸、妖怪出現的時候才會有天氣的變化,陰風陣陣、飛沙走石。


昏暗的北京
2003年3月2日是政協預備會,天氣非常不好,陰雲蔽日,冷風呼呼地吹,京城氣溫急劇下降。

上午11點45分,我乘公共汽車來到了天安門廣場,一下車就看見廣場的護欄內外停著大大小小十幾輛警車,有許多警察武警在不停地穿梭走動,以懷疑的神情打量著遊人,當然便衣有多少就不得而知了。廣場內側立著一個牌子,上寫:廣場內禁止各種車輛駛入,然而警車卻在裡面遊遊蕩蕩。

我在廣場裡轉了兩大圈,聽到警察的對講機一直哇哇作響,真正的遊人並不多。中午12點半我穿過地下通道,那裏也有幾個警察和武警,他們盤查行人,要求出示身份證件甚至搜包。我來到長安街,看到大街兩側直至很遠的地方都停著警車,警察和武警很多,不時地走動和盤查行人。我從金水橋的武警眼底下走進天安門門洞,裡面和外面一樣布置了警車和警察,看得出來他們如臨大敵一樣的緊張。


不放過一個人!
也許他們自己也不知道中央要防的人是不是真的該防,不過有一點他們非常明確:別在自己當班時出任何「上頭」不喜歡的事,盡全力保住自己的飯碗。

我轉過了中山公園又返回金水橋是下午1點半左右,這時廣場內已經戒嚴了。廣場內只見警車和警察不見了遊人,遊人都被擋在金水橋和長安街北側,連地下通道都站著武警欄著行人。遠遠看見南側的廣場邊豎著大牌子:臨時交通管制社會車輛請繞行。有的司機不知道,走錯了路,使得交通時而堵塞,為此老遠就能聽見人民警察在破口大罵。


陪笑
很多人圍在護欄邊看,小聲地議論,我聽不清楚。人們不敢高一點聲說話,甚至有的人不敢逗留。警察和武警越來越多,看有象外地人的、或者幾個人一起走的、或者拿的包大一些的,就成了他們盤查的對象,無辜的民眾們不敢不從。面對無理、違憲、侵犯人權的一切暴行,很多人麻木了,他們甚至連「敢怒不敢言」都忘記了,堆滿陪笑的臉上只刻著四個字:「逆來順受」。

大約下午2點半,由警車鳴笛開道,十多輛有「首汽股份」標誌的大、中型轎車駛入廣場。氣氛更加緊張,我周圍的人怕被盤查都走了,只有我旁若無人地在看,有個武警要我出示身份證,我不聽從,又要搜我的包,我還是不聽從,他反倒無可奈何,就要我馬上離開。

我真不明白,共產黨口口聲聲說人民的國家人民當家作主,怎麼人民在自己家裡倒象是偷越了國境?


他們要保護誰?
我向車站走去,另一個武警又來盤查我,我還是不配合。走到車站,見到不少像是居委會之類的人也戴著寫有「安全檢查員」等字樣的袖章站在路旁,有公交車進站時,他們就問司機售票人員有沒有「情況」。售票員的胳膊上也戴著「治安檢察員」的袖章。

車上特別擠,有人說,今天是兩會預備會,代表們來報到,所以戒嚴。我又糊塗了,人民的代表到北京不就是來代表人民開會的嗎?怎麼警察緊張兮兮的,好象個個老百姓都象謀害代表的殺手一樣?

我不禁懷疑,防範人民到這種程度的人代會能代表人民嗎?



先進技術是「為人民服務」的!


在「三個代表」時期,人民是專政的對象!


人民養活他們,他們整治人民!


在警察眼皮底下,該拍什麼該照什麼可千萬要拿捏好!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