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協花絮!渴望安樂死的巴金還大有用場(圖)
 
青晴
 
2003-3-3
 
【人民報消息】今年11月25日是巴金百歲生日。

喪失自主活動和語言表達能力的巴金三月份「榮幸」地出現在政協十屆會議的主席團常務主席名單上!

3月2日新華網上有條消息《全國政協十屆一次會議主席團常務主席名單 》,報導說:

新華網北京3月2日電,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屆全國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主席團常務主席名單

(2003年3月2日政協第十屆全國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主席團第一次會議通過)賈慶林 王忠禹 阿沛-阿旺晉美(藏族) 巴金 帕巴拉-格列朗傑(藏族) 李貴鮮 張思卿 丁光訓 霍英東 馬萬祺 白立忱(回族) 羅豪才 張克輝 周鐵農(完)

在常務主席名單中我看到了巴金的名字!實在令人難以置信!這時我才明白了他的那句無奈而沉重的話:「我願意為大家活著」!

新華網2002年7月20日在《新華每日電訊》的專稿《巴金的痛苦》中寫道:記者翻閱筆記本,發現8年前巴金說過這樣一句話:「長壽不是一件好事,是一種痛苦。」 失去工作能力,不能再為讀者寫些什麼,這是巴金最大的痛苦。他曾經充滿激情地這樣說:「士兵常常死在戰場上,我為什麼不可以拿著筆死去?」

已經在醫院病床上度過漫長時光的巴老,已經多年不能從事文學創作,甚至失去了自主活動和語言表達的能力。

《北京青年報》 2002年7月20日的文章《關注巴金:心靈之痛甚於病體 長壽是一種懲罰》中說,現在的巴金卻感到痛苦。他的痛苦在於他現在是在索取,而不是奉獻。既不能工作,還要拖累家人,拖累醫院,拖累國家。1998年12月5日,巴金又一次在與記者論及生命的意義時說:「我對國家沒有用處了。」他多次向醫院提出,他已經不能工作了,不要為他再用什麼好藥了。1999年2月,巴金在手術前,對主管醫生崔主任說,不要用藥了,安樂死吧。以後,他多次表達了這一想法。

可是他身不由已,因為「他依然清醒著、思考著,於是他像一面依然飄揚著的旗幟,為中國文壇點染出最醒目的亮色。」

可憐的巴金就因為還能為中共的「旗幟」「染出最醒目的亮色」,所以無論花多少錢也要延長他的生命,無論承受多麼痛苦的煎熬,他都必須活著!──作為中共的對外宣傳的輿論工具活著!

巴金不能說話、不能寫文章,這正是江澤民們拒絕給他安樂死的原因──除了被利用,巴金對這個充滿謊言的政權沒有任何威脅。

去年深秋,還未上調中央的黃菊到醫院探望長期臥床的98歲高齡的文豪巴金。在問到他有什麼要求時,巴金用了十多分鐘,艱難地盡全力用手配合著,說了七個字:「共產黨要講真話」。

黃菊進了政治局要想對著江澤民說這幾個字恐怕比巴金還要吃力得多的多!

昨天新華網的報導讓我看到了巴金對「國家」還有用處,維持巴金生命的真正目的,不是因為他敢說真話,而是因為他的名字還有可利用的價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