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曾咄咄逼人 胡温「华山一条道」(多图)
 
作者:田南(北京)
 
2003-12-3
 
【人民报消息】这次「神舟五号」发射,中共的表现颇有令世人意外之处,其幕后很有些名堂。

首先,在发射之前,中共没有大吹大擂,也没有现场直播。这是中央事前就明文规定的。中共这样低调,主要是害怕发射失败。本来,航天事业就是冒险的事业,美国俄国都有过发射失败的先例,不足为奇。然而中共很清楚,中国的情况特殊,因为中国的老百姓对政府满肚子怨气,要是中国的「神五」像美国的「挑战者」那样空中爆炸,机毁人亡,民间势必一片骂声。所以,尽管载人航天原先是定在去年十六大之前进行的,就是由于技术上不放心,推迟了整整一年,事到临头还是紧张得很。

江为何不亲临酒泉发射基地?

当然,最出人意外的是江泽民在这次事件中的低姿态。依照往日江泽民爱出风头的本性,为甚么不亲临现场呢?一种分析说,江泽民之所以隐身幕后,是因为中共要淡化「神五」的军事意义和空间战略功能,故而不让军委主席出面而由国家主席和总理出面。可是世人都知道载人航天工程就和「两弹一星」一样直属军方统领,酒泉发射基地也是在解放军总装备部的编制之下,航天工程的总指挥李继耐和航天员杨利伟都是军人,「神五」的军事意义不言而喻。有人猜测是不是江泽民得了病,其实也没有根据。


现在庙里剩下的都是拿工资的和尚
那么,江泽民为甚么没去发射现场呢?主要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因为胡锦涛要去酒泉,江泽民若同去就有一个排名先后的问题,在这种场合江不能排在胡的前面,所以江不肯去。另一个原因说来很多人恐怕不相信,因为酒泉和九泉同音,江泽民嫌不吉利,所以不敢去。那几天国内网上流传这样一副对联:神五号成功上太空 江泽民含笑赴酒泉 横批──双喜临门。这副对联传得很快,但很快就被删掉了。众人有所不知,江泽民迷信得很,如今中共官员迷信成风,求神拜佛,卜卦算命的很普遍。这也难怪,马列主义破产了,共产阵营瓦解了,中共高官也陷入精神危机信仰危机,尤其是身处官场,风云变幻,祸福无常,今天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就拿江泽民来说吧,八九民运爆发前夕,江泽民本来已经打主意要退休了,不料民运突起,上海发生了《世界经济导报》事件,江泽民很害怕,赶快镇压,谁想到后来赵紫阳回京,中央又采取了比较温和的态度,江泽民又紧张地到处托人情给赵紫阳带话,正担心总书记不肯原谅呢,赵紫阳却垮台了,江泽民被密召进京,当上了总书记。上任之初,江泽民宁左勿右,邓小平南巡讲话,谁不改革谁下台。吓得他一身冷汗。江泽民和陈希同,一南一北,都是镇压民运的急先锋,可是几年下来,一个成了罪犯,一个成了皇上。要说家族腐败,陈希同连江泽民的一半都赶不上,所以江泽民虽然坐了十三年江山,但一直做贼心虚。这几年,江泽民常常去寺庙参拜,还常常读金刚经。他们当然不是真信仰,因为他们不是积德行善,忏悔赎罪,他们只是求神佛保佑自己。

江绵恒学、商、军、政界通吃

这次「神五」上天,江泽民保持低姿态还有一层考虑,那就是给长子江绵恒提供机会亮相。


江绵恒(左)以神五二号功臣隆重露面
“创新一号”火箭总设计师李相荣(右)
「神五」发射成功,两天之后,人们从官方媒体中赫然发现,原来江绵恒是载人航天工程的副总指挥,是一个大功臣。新华网公布了两个功臣榜,在第一个功臣榜上江绵恒名列第四,在第二个榜上又变成了第二,仅排在中国载人航天总指挥、解放军总装备部部长李继耐上将之后。《光明日报》还发表了对江绵恒的专访。于是,轰轰烈烈的一场航天秀,耗费了几多人力财力和科学家们的辛苦努力,到头来都成了给江绵恒做嫁衣裳。

江绵恒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海归」,在学术上并无建树,然而却乘火箭一飞上天,当上了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中科院的领导职位一向是留给有成就的科学家的,以显示中国科学界的学术水平;要不就是留给高级官员的,以表示政府对科学的关心。江绵恒当上副院长却完全凭藉的是他老子江泽民的权势,所以,就连对学术腐败习以为常的中国学术界对此也愤愤不平。谁知道江绵恒的胃口很大,吃了学界还要吃商界,转眼之间又成了中国的电信大王,成了亿万富翁;此外还担任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CNC )、上海汽车工业(集团)公司、上海机场集团公司等单位的董事会成员。不过在此前,江绵恒极少在媒体上亮相,对外表现比较低调。于是人们都以为江大公子「闷声发大财」去了。以前从来没有报导说江绵恒参与了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可是在庆祝「神五」上天的一片欢呼声中,突然冒出来一个「神舟五号副总指挥」,又是上功臣榜又是接受记者采访,风头十足。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尽人皆知,江绵恒的专业是电机工程,对航天技术一窍不通,这个「副总指挥」的头衔显然只是挂名,为的就是贪天之功为己有。你不能不承认这步棋走得很高明,它使江绵恒「在恰当的时机,以恰当的名义出现在公众的视线」。这显然有利于他和「神五」一道被公众所接受。有了这个铺垫,今后再上层楼就容易多了。接下来,江绵恒进入政界军界出任要职,也就顺理成章。江大公子学界、商界、政界、军界通吃不误。江泽民的二儿子江绵康则由上海市多年从事城市规划信息管理的工程师坐火箭窜升为解放军总政组织部少将部长,继而升为南京军区付政委。江泽民家族如此贪婪张狂,令毛氏后人和邓氏后人望尘莫及。很多元老和他们的子女都说,当年打天下江泽民未建寸功,怎么如今这江山倒姓了江?

江泽民露面规律

江泽民退而不休,逮着个机会就出镜亮相,看上去只是不甘寂寞,好出风头,其实大有深意。


江泽民带情妇陈至立出席军方活动
按照中共的排名学,在两个核心并立的情况下,如果是共同出席军方的活动,那么,江泽民的名字排在胡锦涛前面;如果是非军方活动,则是胡前江后。所以江泽民的策略是:凡是非军方的活动,如果是必须和胡共同出席的,能不去就尽量不去,尽量避免媒体上出现胡前江后的报导和镜头;如果能够分开搞,那就一定另立门户,单独再搞一摊,你搞你的,我搞我的,就算不能压你一头,起码也要平分秋色。

凡是军方的活动,江是能出席就出席,多多益善。从3月人大与政协两会闭幕到现在,江泽民先后已经六次出席军方的活动,比他去年同类活动的总和还多。连「全军人才战略工程座谈会」这种无关痛痒的活动,也出来亮一亮相,接见会议代表。另外,在军方的活动中,江泽民还尽量拉着胡锦涛一起出席,刻意突出江前胡后,江正胡副。

「神五」上天之后,江泽民格外活跃。过去七个月(从4月到10月),江泽民露面平均每月不超过两次,可是就在本周一周之内,就三次露面:4 日在北京会见第十五次全军院校会议代表,5 日中南海瀛台会见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7 日人大会堂出席航天庆祝大会。

江泽民如此频频出镜,当然不只是出风头,更重要的是,他要向世人表明大权还在他姓江的手里,胡锦涛并不是核心。

曾庆红咄咄逼人

这段时间,曾庆红的动向也很引人注目,除了担任对港工作小组小组长之外,还直接插手军队事务,今年9 月在北京分别会见乌干达、加拿大、澳洲国防部长,10月在北京会见越南总参谋长。由于曾庆红并无任何军方职务,江派几次想让曾出任军委副主席都未得逞,所以,曾庆红的这些表现尤其显得不同寻常。


曾庆红澳门挑衅胡锦涛权威
最不同寻常的是,曾庆红在10月17日视察澳门,在会见濠江中学前校长杜岚的时候说:「当得知我这次要到濠江中学来,江泽民主席特地嘱咐我向您和濠江中学全体师生们转达他的亲切问候。江主席说,他很想念大家。」照理说,曾庆红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他的顶头上司是胡锦涛而非江泽民,因此他本来应该代表胡锦涛问候才是,可是曾庆红却偏偏闭口不提胡锦涛而一口一个江主席,这是很犯忌讳的。曾庆红明知故犯,可见其目的在挑衅胡的权威。

按照第四代的权力布局,曾庆红是胡锦涛的「备胎」。处在这种位置上的人,最需要谨守本分,对主政者亦步亦趋,最怕被别人怀疑想抢班夺权。可是曾庆红却反其道而行之,屡屡做出「越位」「犯规」动作,唯恐别人不知道他曾庆红没把胡锦涛放在眼里。曾庆红这些近乎僭越的行为,在正常情况下是要受制裁的,既然胡锦涛没有制裁曾庆红,曾就达到了他的目的,向外界证明了胡的权力的虚弱性,并产生了进一步削弱胡的权力的效果。

胡锦涛何去何从

江泽民频频出镜,曾庆红咄咄逼人,这是目前高层权力斗争的一种新形式。他们不是比政策,而是比风头。因为现在中国的高官们绝大部份都是毫无原则的机会主义者,他们对中央的权力斗争都采取西瓜偎大边,见风使舵的态度,有权就是爹,有奶就是娘。江派就是故意通过上述种种手段炫耀他们的实力,警告其他官员不可靠近胡锦涛,以便最后废掉胡锦涛。


十字路口,胡锦涛何去何从
现在,就连一些西方汉学家也看出苗头来了。他们也看到中共双核心并立,江核心想压倒胡核心。不过许多人总以为只要胡锦涛不犯大错误,对方还是拿他无可奈何。但是他们没有看到江派擅长宫廷权术,现行体制漏洞很多,江派完全可以仗侍他们在上层的优势先把胡架空。

就算胡锦涛平安度过这五年,十七大就是一道关。江派可以在党政分开的名义下先把胡的权力分掉一半,比如说让曾接过总书记,给胡留下国家主席,也可以让胡继续当总书记,让曾接过国家主席。到头来究竟是总书记大还是国家主席大?那就取决于江派占哪个位置了。要是江派占了总书记,那就以加强党的领导的名义,强化总书记的权力,这样胡锦涛就成了李先念;要是江派占了国家主席,那就以改革的名义突出国家的功能,以军队国家化的名义,使国家主席兼军委主席,这样,总书记就贬值降级成了秘书长。反正都讲得出一套道理。

胡锦涛当然也不是省油的灯。胡上任以来已经安全度过了两次危机,一次是SARS,一次是香港发生「六四」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抗议,这两次危机处理使胡锦涛的权力地位进一步稳固。

另外,胡毕竟占有正统地位,可以名正言顺地发号施令,可以做出一番政绩。胡锦涛一上任就打出亲民的旗号,强调要关心弱势群体,赢得外界好评。可是从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来看,例如对拆迁上访的严刑苛法,对言论自由的严厉打压,所谓胡温新政正在泡沫化。目前我们还不十分清楚这些倒行逆施到底是该怪胡温还是该怪江曾,但是我们可以清楚的一点是,如果胡温不能顺应人心,真正地站在人民一边,那么他们注定在权力斗争中会遭到失败的命运。

──原载《北京之春》〔原题目:神五上天 江胡险恶〕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