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曾咄咄逼人 胡溫「華山一條道」(多圖)
 
作者:田南(北京)
 
2003-12-3
 
【人民報消息】這次「神舟五號」發射,中共的表現頗有令世人意外之處,其幕後很有些名堂。

首先,在發射之前,中共沒有大吹大擂,也沒有現場直播。這是中央事前就明文規定的。中共這樣低調,主要是害怕發射失敗。本來,航天事業就是冒險的事業,美國俄國都有過發射失敗的先例,不足為奇。然而中共很清楚,中國的情況特殊,因為中國的老百姓對政府滿肚子怨氣,要是中國的「神五」像美國的「挑戰者」那樣空中爆炸,機毀人亡,民間勢必一片罵聲。所以,儘管載人航天原先是定在去年十六大之前進行的,就是由於技術上不放心,推遲了整整一年,事到臨頭還是緊張得很。

江為何不親臨酒泉發射基地?

當然,最出人意外的是江澤民在這次事件中的低姿態。依照往日江澤民愛出風頭的本性,為什麼不親臨現場呢?一種分析說,江澤民之所以隱身幕後,是因為中共要淡化「神五」的軍事意義和空間戰略功能,故而不讓軍委主席出面而由國家主席和總理出面。可是世人都知道載人航天工程就和「兩彈一星」一樣直屬軍方統領,酒泉發射基地也是在解放軍總裝備部的編製之下,航天工程的總指揮李繼耐和航天員楊利偉都是軍人,「神五」的軍事意義不言而喻。有人猜測是不是江澤民得了病,其實也沒有根據。


現在廟裡剩下的都是拿工資的和尚
那麼,江澤民為什麼沒去發射現場呢?主要原因有兩個,一個是因為胡錦濤要去酒泉,江澤民若同去就有一個排名先後的問題,在這種場合江不能排在胡的前面,所以江不肯去。另一個原因說來很多人恐怕不相信,因為酒泉和九泉同音,江澤民嫌不吉利,所以不敢去。那幾天國內網上流傳這樣一副對聯:神五號成功上太空 江澤民含笑赴酒泉 橫批──雙喜臨門。這副對聯傳得很快,但很快就被刪掉了。眾人有所不知,江澤民迷信得很,如今中共官員迷信成風,求神拜佛,卜卦算命的很普遍。這也難怪,馬列主義破產了,共產陣營瓦解了,中共高官也陷入精神危機信仰危機,尤其是身處官場,風雲變幻,禍福無常,今天不知道明天會怎麼樣。就拿江澤民來說吧,八九民運爆發前夕,江澤民本來已經打主意要退休了,不料民運突起,上海發生了《世界經濟導報》事件,江澤民很害怕,趕快鎮壓,誰想到後來趙紫陽回京,中央又採取了比較溫和的態度,江澤民又緊張地到處托人情給趙紫陽帶話,正擔心總書記不肯原諒呢,趙紫陽卻垮臺了,江澤民被密召進京,當上了總書記。上任之初,江澤民寧左勿右,鄧小平南巡講話,誰不改革誰下臺。嚇得他一身冷汗。江澤民和陳希同,一南一北,都是鎮壓民運的急先鋒,可是幾年下來,一個成了罪犯,一個成了皇上。要說家族腐敗,陳希同連江澤民的一半都趕不上,所以江澤民雖然坐了十三年江山,但一直做賊心虛。這幾年,江澤民常常去寺廟參拜,還常常讀金剛經。他們當然不是真信仰,因為他們不是積德行善,懺悔贖罪,他們只是求神佛保佑自己。

江綿恒學、商、軍、政界通吃

這次「神五」上天,江澤民保持低姿態還有一層考慮,那就是給長子江綿恒提供機會亮相。


江綿恒(左)以神五二號功臣隆重露面
「創新一號」火箭總設計師李相榮(右)
「神五」發射成功,兩天之後,人們從官方媒體中赫然發現,原來江綿恒是載人航天工程的副總指揮,是一個大功臣。新華網公布了兩個功臣榜,在第一個功臣榜上江綿恒名列第四,在第二個榜上又變成了第二,僅排在中國載人航天總指揮、解放軍總裝備部部長李繼耐上將之後。《光明日報》還發表了對江綿恒的專訪。於是,轟轟烈烈的一場航天秀,耗費了幾多人力財力和科學家們的辛苦努力,到頭來都成了給江綿恒做嫁衣裳。

江綿恒本來只是一個普通的「海歸」,在學術上並無建樹,然而卻乘火箭一飛上天,當上了中國科學院副院長。中科院的領導職位一向是留給有成就的科學家的,以顯示中國科學界的學術水平;要不就是留給高級官員的,以表示政府對科學的關心。江綿恒當上副院長卻完全憑藉的是他老子江澤民的權勢,所以,就連對學術腐敗習以為常的中國學術界對此也憤憤不平。誰知道江綿恒的胃口很大,吃了學界還要吃商界,轉眼之間又成了中國的電信大王,成了億萬富翁;此外還擔任中國網絡通信有限公司(CNC )、上海汽車工業(集團)公司、上海機場集團公司等單位的董事會成員。不過在此前,江綿恒極少在媒體上亮相,對外表現比較低調。於是人們都以為江大公子「悶聲發大財」去了。以前從來沒有報導說江綿恒參與了中國載人航天工程,可是在慶祝「神五」上天的一片歡呼聲中,突然冒出來一個「神舟五號副總指揮」,又是上功臣榜又是接受記者採訪,風頭十足。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盡人皆知,江綿恒的專業是電機工程,對航天技術一竅不通,這個「副總指揮」的頭銜顯然只是掛名,為的就是貪天之功為己有。你不能不承認這步棋走得很高明,它使江綿恒「在恰當的時機,以恰當的名義出現在公眾的視線」。這顯然有利於他和「神五」一道被公眾所接受。有了這個鋪墊,今後再上層樓就容易多了。接下來,江綿恒進入政界軍界出任要職,也就順理成章。江大公子學界、商界、政界、軍界通吃不誤。江澤民的二兒子江綿康則由上海市多年從事城市規劃信息管理的工程師坐火箭竄升為解放軍總政組織部少將部長,繼而升為南京軍區付政委。江澤民家族如此貪婪張狂,令毛氏後人和鄧氏後人望塵莫及。很多元老和他們的子女都說,當年打天下江澤民未建寸功,怎麼如今這江山倒姓了江?

江澤民露面規律

江澤民退而不休,逮著個機會就出鏡亮相,看上去只是不甘寂寞,好出風頭,其實大有深意。


江澤民帶情婦陳至立出席軍方活動
按照中共的排名學,在兩個核心並立的情況下,如果是共同出席軍方的活動,那麼,江澤民的名字排在胡錦濤前面;如果是非軍方活動,則是胡前江後。所以江澤民的策略是:凡是非軍方的活動,如果是必須和胡共同出席的,能不去就盡量不去,盡量避免媒體上出現胡前江後的報導和鏡頭;如果能夠分開搞,那就一定另立門戶,單獨再搞一攤,你搞你的,我搞我的,就算不能壓你一頭,起碼也要平分秋色。

凡是軍方的活動,江是能出席就出席,多多益善。從3月人大與政協兩會閉幕到現在,江澤民先後已經六次出席軍方的活動,比他去年同類活動的總和還多。連「全軍人才戰略工程座談會」這種無關痛癢的活動,也出來亮一亮相,接見會議代表。另外,在軍方的活動中,江澤民還盡量拉著胡錦濤一起出席,刻意突出江前胡後,江正胡副。

「神五」上天之後,江澤民格外活躍。過去七個月(從4月到10月),江澤民露面平均每月不超過兩次,可是就在本週一週之內,就三次露面:4 日在北京會見第十五次全軍院校會議代表,5 日中南海瀛臺會見巴基斯坦總統穆沙拉夫,7 日人大會堂出席航天慶祝大會。

江澤民如此頻頻出鏡,當然不只是出風頭,更重要的是,他要向世人表明大權還在他姓江的手裡,胡錦濤並不是核心。

曾慶紅咄咄逼人

這段時間,曾慶紅的動向也很引人注目,除了擔任對港工作小組小組長之外,還直接插手軍隊事務,今年9 月在北京分別會見烏干達、加拿大、澳洲國防部長,10月在北京會見越南總參謀長。由於曾慶紅並無任何軍方職務,江派幾次想讓曾出任軍委副主席都未得逞,所以,曾慶紅的這些表現尤其顯得不同尋常。


曾慶紅澳門挑釁胡錦濤權威
最不同尋常的是,曾慶紅在10月17日視察澳門,在會見濠江中學前校長杜嵐的時候說:「當得知我這次要到濠江中學來,江澤民主席特地囑咐我向您和濠江中學全體師生們轉達他的親切問候。江主席說,他很想念大家。」照理說,曾慶紅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他的頂頭上司是胡錦濤而非江澤民,因此他本來應該代表胡錦濤問候才是,可是曾慶紅卻偏偏閉口不提胡錦濤而一口一個江主席,這是很犯忌諱的。曾慶紅明知故犯,可見其目的在挑釁胡的權威。

按照第四代的權力布局,曾慶紅是胡錦濤的「備胎」。處在這種位置上的人,最需要謹守本分,對主政者亦步亦趨,最怕被別人懷疑想搶班奪權。可是曾慶紅卻反其道而行之,屢屢做出「越位」「犯規」動作,唯恐別人不知道他曾慶紅沒把胡錦濤放在眼裡。曾慶紅這些近乎僭越的行為,在正常情況下是要受制裁的,既然胡錦濤沒有制裁曾慶紅,曾就達到了他的目的,向外界證明了胡的權力的虛弱性,並產生了進一步削弱胡的權力的效果。

胡錦濤何去何從

江澤民頻頻出鏡,曾慶紅咄咄逼人,這是目前高層權力斗爭的一種新形式。他們不是比政策,而是比風頭。因為現在中國的高官們絕大部份都是毫無原則的機會主義者,他們對中央的權力斗爭都採取西瓜偎大邊,見風使舵的態度,有權就是爹,有奶就是娘。江派就是故意通過上述種種手段炫耀他們的實力,警告其他官員不可靠近胡錦濤,以便最後廢掉胡錦濤。


十字路口,胡錦濤何去何從
現在,就連一些西方漢學家也看出苗頭來了。他們也看到中共雙核心並立,江核心想壓倒胡核心。不過許多人總以為只要胡錦濤不犯大錯誤,對方還是拿他無可奈何。但是他們沒有看到江派擅長宮廷權術,現行體制漏洞很多,江派完全可以仗侍他們在上層的優勢先把胡架空。

就算胡錦濤平安度過這五年,十七大就是一道關。江派可以在黨政分開的名義下先把胡的權力分掉一半,比如說讓曾接過總書記,給胡留下國家主席,也可以讓胡繼續當總書記,讓曾接過國家主席。到頭來究竟是總書記大還是國家主席大?那就取決於江派占哪個位置了。要是江派占了總書記,那就以加強黨的領導的名義,強化總書記的權力,這樣胡錦濤就成了李先念;要是江派占了國家主席,那就以改革的名義突出國家的功能,以軍隊國家化的名義,使國家主席兼軍委主席,這樣,總書記就貶值降級成了秘書長。反正都講得出一套道理。

胡錦濤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胡上任以來已經安全度過了兩次危機,一次是SARS,一次是香港發生「六四」以來最大規模的示威抗議,這兩次危機處理使胡錦濤的權力地位進一步穩固。

另外,胡畢竟占有正統地位,可以名正言順地發號施令,可以做出一番政績。胡錦濤一上任就打出親民的旗號,強調要關心弱勢群體,贏得外界好評。可是從最近發生的幾件事來看,例如對拆遷上訪的嚴刑苛法,對言論自由的嚴厲打壓,所謂胡溫新政正在泡沫化。目前我們還不十分清楚這些倒行逆施到底是該怪胡溫還是該怪江曾,但是我們可以清楚的一點是,如果胡溫不能順應人心,真正地站在人民一邊,那麼他們注定在權力斗爭中會遭到失敗的命運。

──原載《北京之春》〔原題目:神五上天 江胡險惡〕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