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今新華社在玩文字遊戲!廣州一名男子被確診為SARS(多圖)
 
鮑光
 
2003-12-27
 

痛苦的回憶!
【人民報消息】薩斯又來了!

法新社北京二十七日報導,最先報導這起疑似病例的廣州「南方都市報」,指明這名病患姓羅,十二月二十日住院。

衛生部二十日就應該通報,但是一個星期沒有動靜,逼得南方都市報擔任起衛生部發言人的角色。不管是廣州捂著不講,還是中央按住不報,反正讓地方報紙先把消息捅出來,這本身就說明問題。

到現在為止,私底下醫生承認這是確診的薩斯,「昨天醫院就召集我們開了會,說醫院有一個病人已經被確診是SARS,要求我們立即做好防護準備!」該院一工作人員向本報透露,據其說:「一個明顯的變化是病房的病人都被要求戴上口罩。」

但至今新華社還在玩兒文字遊戲,在題為《廣州一患者疑感染SARS 已報請衛生部專家組確認》報導中說,廣東省衛生廳的有關負責人向記者表示,按照國家規定,診斷SARS病人分五個層面:不是SARS、不像SARS、疑似 SARS、臨床診斷SARS、確診SRAS,如果屬全國首例SARS病人,任何省市專家組都無權確診臨床診斷SARS和確診SRAS。故衛生廳昨晚已按上述規定報告衛生部,待國家級專家組前來確認。


不可相信中共的報導!
據中廣新聞報導,廣東衛生廳有關負責人今天證實,廣州市疑似感染SARS男子,經中國大陸衛生部及廣東省多名專家聯合診斷,下午被確診為SARS。

新華網報導說,記者隨即與收治該病人的醫院、廣東省衛生廳以及廣東省非典指揮部的有關人士取得聯繫,結果得到證實,該位病人於12月20日入該院(為SARS定點收治醫院),經過多次的檢查和會診,最終被「高度」懷疑是「疑似」傳染性非典型肺炎病例。

讓中共薩哈夫說出「確診」這兩個字舌頭就僵直,就走調兒。

據新華社北京12月27日報導,患者為男性,32歲,自由電視製作人,住廣州番禺區,12月16日晚開始出現頭痛、發熱。12月20日到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就診,診斷為「右下肺炎」,並收入急診科觀察室進行隔離治療。24日轉入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隔離病區。但《新京報》報導說,該位病人是於12月20日入該院(為SARS定點收治醫院)的。 為什麼要在日期上搞名堂?


薩斯的源頭是江害民!
自由電視製作人接觸的人很廣,該羅姓患者16日發病,20日隔離,為什麼新華社27日才公布「疑似」?為什麼不讓接觸過他的人早些隔離觀察,防止更大範圍的蔓延?如果南方都市報不報導,新華社至今會不會依然不報導?就算新華社及時報導了,能否解決根本問題?

到底薩斯的起因是什麼?怎樣才能化險為夷?這又成了當前整個社會最關心最矚目的焦點。不知江澤民這次往哪裏逃?曾慶紅站在前沿還是後方?羅幹、吳官正是否能夠順利逃過第二次死劫?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