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雍正王朝」弘时扮演者─姜光宇(图)
 
2003-12-2
 
【人民报消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记者海宁热线采访《雍正王朝》中弘时的扮演者—姜光宇。

记者:姜先生,您好!我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记者海宁,听说您是《雍正王朝》弘时的扮演者,很想通过对您的采访让听众更了解您。

姜光宇:您好!我是90年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95年出来之后就开始拍戏,《雍正王朝》是97年的作品,比较早了。

记者:能够跟我们听众谈谈你曾经演过哪些片子吗?

姜光宇:“雍正”是比较出名的。在最早我拍过“小隋唐演义”、“一路等候”。后来像“北方故事”、“中华儿女”、“静静的叶尔羌河”──这个片子在中央台黄金时段刚播过,我算是主演。在出国前拍过一个大戏叫做“吉祥物”,那个片子的主创很多都是我们大法学员,这片子到现在还没有播出。还有拍过一些像“边城情事”,“小城姐妹花”呀!很多戏呀,我从95年就一直在外边拍戏,拍了六、七年的戏吧。

记者:我想做演员机遇不是人人都会有的,你做了演员就开始接拍《雍正王朝》。《雍正王朝》目前在国内好像非常热门,是这样吗?

姜光宇:是的,现在还在播。说实话这一行比较注重机遇吧,有机遇就可以红,没机遇就很难红。在这种情况下,生命怎样才能达到事业的巅峰,才能成功?在这过程中我碰到很多挫折,很多坎坷,所以我一直对人生有很多思考。

记者:我想你在国内也算是一个非常风光的演员,你是怎么走进修练的?

姜光宇:其实从物质角度来讲挺不错的。自从雍正拍完之后,也比较顺了吧,有演艺公司找我签约,然后戏也挺多的,收入也愈来愈多了。但是我觉得在精神上缺少一种让我更加向往的东西,物质上虽然比较富裕,但是很多东西我还是搞不太清楚,对人生的目的,生命的意义,还是在思考吧,我觉得好像没找到我想要的东西。

拍雍正的时候,那一天很巧,在大觉寺那个地方拍我的戏,在后场我和组里一个人聊天,他聊了很多有关大法的事情,修炼啊!德啊!怎么做好人啊,我觉得特别感兴趣,他就推荐我看一本书《转法轮》。过了几天他真把那本书带过来,我看了之后,觉得特别好。之后大约有半年的时间,我都在思考:我应不应该走入这个法轮大法的修炼。通过半年的思考之后,我觉得人就应该有更正确的生活目标吧,这样我就开始修练法轮大法了。

记者:听说你曾去过北京一个很多明星都去的酒吧,可不可以谈谈当时的情况?

姜光宇:在这个圈里好像挺时髦的,去酒吧吃那个叫摇头丸──它是一种轻微的毒品,吃完那东西会让你特别兴奋。跳舞,你可以整个晚上就这么跳,很多明星寻求这种刺激。在这个圈子里边其实精神是很空虚的,因为有了名,有了很多物质上的东西之后,精神上相对比较空虚,不知道为什么活著,而且在这个圈子里为了得到名、得到利勾心斗角,你要算计别人或者你被别人算计,很多时候挺疲惫、挺累的。拍戏之余,很多人就会三、五成群的去北京有条叫三里屯的街道,有几间很知名的酒吧,很多大腕儿经常去的。以前我跟朋友去过一次,但是我不喜欢那种生活。

记者:你在拍《雍正王朝》时遇到你们剧组里一个练法轮功的人,你觉得他跟周边的人有什么区别吗?

姜光宇:他这个人很热情,非常的善良。.

记者:读完《转法轮》之后你有什么感想?

姜光宇:读的时候我只有用一个词“醍醐灌顶”来形容。我是97年98年看到这本书的,那时我已经24岁了吧。我是19岁到北京,五年来一直在这个圈子里奋斗,人生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讲过这样的道理。

记者:那么你接触了法轮功,99年的时候你有没有受到冲击啊?

姜光宇:99年一开始镇压,我就面临很多压力,当时中央台一个制片人亲自找我谈,问我是不是练法轮功的?我说是,我练,他当时就压力挺大,因为这个戏是中央台的戏,来自上面的压力、来自工作单位的、来自我家里面父母的、我朋友的,压力都挺大的。因为国内一下风云突变说这个功法不好,当时甚至有人告诉我说,因为你修练这个功,你可能将来演艺之路都难走下去了。

记者:遇到一些什么具体的事例吗?

姜光宇:99年8月份的时候我去中央台接拍一部很重要的戏,就是反映中国体育发展的一个戏,我演其中挺重要的一个角色。档期、片酬什么的都谈完了之后,制片主任找我谈话,他说中央台的戏每个人都要签一个名字,证明不练法轮功。你是不是在练呢(之前他们可能听人说过我是练法轮功的)?我说对,我是修炼法轮功,他说那不行,你得去签个名保证你不练才可以。我是99年初开始练的,当时已经练了八个月了,虽然练的时间不长,我知道这个功法非常好而且根本不像电视上所说的,4 25我本人也参加了,根本不是去围攻中南海。

记者:99年4.25的时候你去了天安门?

姜光宇:我去了中南海西门。

记者:可以把当时的情景大概描述一下吗?

姜光宇:我是早晨大概九点左右到那儿的,当时人已经很多了。因为我拍戏刚从外地回来,听说几天前天津警察抓了很多法轮功学员,也没有任何罪名就抓了,而且还抄家什么的。当时觉得很不公平,觉得我们大家都在做好人,为什么还这样对待我们呢,天津警察说是按上面的精神办的。

到了中南海之后,当时大家都很理性,站在西门对面的马路上面,既没挡住人走路又没妨碍车辆什么的。

一周年之后,我特别想再去一趟。我觉得这种迫害非常不应该,这么大面积、这么残酷的迫害对国家对老百姓非常不好,而且修炼群体也不是一个人嘛。大家也知道法轮功中国有上亿的人练,牵扯的面非常广,虽然我也是个普通老百姓,但是我觉得每一个正义的生命都能促动人去思考,停止这样的迫害。我觉得我有必要站出来说两句话。这样我就又去了中南海西门。

在4 25早晨10点钟左右,我到了那里。我知道去了可能要被抓,被拘捕。我随身带了个小包,包里装了换洗的袜子、裤子,做了被拘捕的准备。在中南海西门那边练功,当练第二套功法,我刚把手举起来时,听到不远处一辆警车开门的声音,第一个警察跑过来抓住我把我的手按下来了。他说“你干嘛”,我说练法轮功。“你不知道政府已经禁止了?”,我说我知道,但是我觉得不应该,所以我来上访讲两句真话。

警察把我带到中南海西门的一个派出所,把我关进一个不到10平方米的小房间,当时那个房间已经关了20多个学员,来上访的,而且还有两个是从澳大利亚过来的。刚关进去没多久,警察把我叫出来,登记我的名字。我刚进办公室门,有一个女警察大概40岁左右吧,她看到我,一眼就认出我来,“小伙子,你是不是演那个《雍正王朝》的”?因为当时那个戏刚播完,特别火,好多人都看过。她一说完所有警察都伸过头来看著我,好多人都认出我来了,他们就围著我问“你这戏是怎么演的……”。他们忘了我是被他们抓进来的。当时都围著我跟我聊,就忘记那碴了,大概10多分钟吧,突然女警察想起来,“你怎么也练法轮功?”。然后就把我叫到一旁问我的名字,说完之后就把我交给当地的警察,那时我住在清河,就把我关在北京清河看守所里面。

记者:关进去之后呢?

姜光宇:大概是下午一点钟左右把我带过去。带过去之后,我可能有一点知名度,警察就没有打我。一般情况都要打,当时我就看到在那看守所抓进来的,一说是练法轮功的警察过去就先打一顿,打得鼻脸都是血。

记者: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得挨打?

姜光宇:都不管。老的可能稍微好一点,反正也都打。当时下午2点左右把我关到一个大约不足8平方米很小的禁闭室里面。房子里面没有窗户,没有厕所,一个铁门,上面一盏大灯,什么都没给我,就直接把我带到里面了,关进去从当天下午2点钟到隔天早上七点钟,过程中没有水,不让我上厕所,没有食物,什么都没有。一直到七点,才把我放出来,出来之后喝点水,吃点东西之后又把我关进去了,关到第二天早晨11点左右。因为我家在新疆,他们就通知当时在新疆驻京办事处的人过来把我带走。在中国是这样的,你是哪个省份过来的,到北京上访后就通知那个省份驻京办事处的人把你带回去,或是通知当地公安局,把你带回自己家乡。在那个地方,要不审判你,判劳教,要不把你关著,反正他们的目的就是不要你修炼、折磨你。

记者:我想问一下,当时你也渐渐有知名度了,也开始接拍一些港台大片,那么你修炼了法轮功,在这个过程当中,你有没有想过,你拥有的是很多年轻人追求而追求不到的东西,你拥有了,你真的没有怕因为你修炼了法轮功而失去这一切吗?

姜光宇:说实话我当时思想斗争也挺激烈的,在去的时候我也挺担心失去这一切,不但有可能失去这一切甚至还可能失去生命。当时已经传出,法轮功学员在监狱里被迫害致死。当时我在想到底应该怎么办?修炼之后我对人生的态度、对生活的看法完全不一样了。我觉得人生更有希望,人应该按照真善忍活著,这样活著让我心里特别踏实。

我以前脾气不太好,在圈里有一些不好的习惯,喝酒啊,跟朋友瞎玩,打麻将,修炼后这些矛盾和那些不好的习惯都改掉了。人这样活著我觉得更透亮了,更快乐了,真的非常快乐,我觉得人应该这样活著。

我从法轮功修炼中得到这些收益,现在这个大法蒙受这样不白之冤,我觉得我应该站出来说两句吧。我觉得你光是想得到,不去付出这样不好。大法修练要我们去做一个好人,我觉得什么是好人呢,好人就应该像我们中国人过去特别崇拜的像岳飞、谭嗣同那样的人,说是民族英雄,其实中国人有几个敢站出来说句真话的。我觉得应该这样做,我当时发自内心,我可能面对迫害,或是我什么都失去了,但是我觉得值得,希望我的内心更宁静更平和。我觉得只有这样做我才比较踏实,为这个法说两句话吧。

记者:您现在在爱尔兰?

姜光宇:对,我现在在爱尔兰。

记者:你拍了一个“选择”的短片,说你的修炼的经历。

姜光宇:对,讲了个我自己亲身经历的小故事。

记者:最后是什么情况下让你离开祖国,流落他乡呢?

姜光宇:上飞机时觉得挺凄凉的。当时被抓放出来之后压力挺大,因为当官的去登记我的名字,所以接戏很不顺利,好多人因为知道我练就不给接这个戏,或者不来找我了,躲著我。当时觉得压力很大,为什么会这样子?挺难受,挺痛苦。我就蒙生一个想离开这个国家的想法。在朋友的帮助下,我开始办出国这件事,好在当时我的护照已经有了。当警察抓我的时候,包括新疆办事处的人,还好,他们没有把我的姓名和我的个人档案放到电脑上面去,这样我办签证还比较安全,大概等了一年之后,2001年的3月份,我正式拿到了爱尔兰的签证,拿到之后我就买了飞机票。我走之前就跟家人说了,我这一出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了。因为如果不停止迫害的话,我再回来的可能性就非常小了。

记者:你离开了大陆去了异乡他国,我想再演戏的可能,至少到现在不太有可能了吧?

姜光宇:比较小,比较小。

记者:你为了说一句真话而失去了作为一个年轻演员的大好前程,你心里面什么滋味?

姜光宇:有失有得吧,我很喜欢表演这个行业,一是我喜欢这个职业,二是在物质上或在各方面带来一些比较好的(东西)。现在失去这一些觉得是有些失落,但是反过来讲,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别人也会问我会不会有些不平衡?我说我没有,因为我从法轮大法的修炼中得到更多,我以前在新疆身体不太好,比较乾燥,我有鼻炎,在圈里边经常喝酒,胃不太好。修炼之后到现在五年多了,五年多我没有吃过一粒药,胃不舒服、鼻炎这些反应全都没有了,不仅身体非常好,而且精神非常好,非常快乐,人活的很透亮,虽然在这边生活相对艰苦一些,但我觉得精神上的宁静可能是更好的,更值得追求的。

记者:可以谈谈你去了爱尔兰之后的生活故事吗?

姜光宇:我来到爱尔兰到现在两年多了。我是以学生签证过来的,跟所有的中国留学生一样,我到这儿也是边打工边上学,目前我在一个加油站打工。今年初我去英国拍了一个电视短片叫“选择”,就是把当时在镇压之后,我去接中央台那个戏,结果因为要我放弃法轮功没有接成,把那个小故事拍了下来。

记者:本来在国内是年轻的红星,因为修炼了法轮功,遵循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要说真话,今天你去一个加油站工作,相对职业的不同就是天壤之别了,你觉得可惜吗?

姜光宇:说实话,这个问题,很多人都问我。我当时在国内在拍戏的过程当中,因为我有点小名气了,有几个制片公司跟我签约。我去外地拍戏经常有人找我签名。我当时在组里面就跟他们讲我修炼法轮功,很多人就问我为什么,我就以我亲身经历告诉他们,修炼法轮功的人群遍及社会的每一个层面。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功法非常好,因为真善忍不光是你练法轮功才去遵循这个,你不练你也可以做个好人吧!更不要说我在修炼中得到那么多收益了。出国之后在加油站打工,因为我在这边也能碰到很多中国人,我在街上做弘法讲真相的活动,每个周末在街头练功,经常有中国人就认出我来了。他们就问你在这儿干嘛,我说我在加油站打工。他们就问我你心里平不平衡,我就跟他们说职业差别是比较大,但是我觉得值得,因为找到人生真正的目标和生命的价值不是很容易的,很多人穷其毕生可能也不知道为什么活著,但是我说我挺年轻的我就知道了,我就找到人生的方向和目标了,我觉得挺值得。虽然我失去了一些看似你们觉得挺珍贵的东西,但是(我拥)有更珍贵的吧!

记者:法轮大法真的让人心归正。走入修练之后使人达到心灵的一种平静。

姜光宇:内练吧!

记者:谢谢!亲爱的听众朋友,在法轮功修炼的学员当中,各行各业的都有,希望在我们的热线采访中我们能够一起认识、一起聆听他们的修炼故事。

(大纪元)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