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也許失去了一個最好鍥機
 
作者:司馬泰
 
2003-11-24
 
【人民報消息】在八十年代後期,錢學森召集中科院和航天部等有關專家,搞了一個「系統學」系列研討班,特別是對於社會經濟這樣的「複雜巨系統」作了方法論上的探討。筆者也多次參加了旁聽。不過,對於有「人」的因素參與的系統,專家們並無良策。

今天的中國,發展與危機並存,更是一個「複雜巨系統」,我們不妨從系統控制論的角度來看看今天中國的問題。

控制論中一個基本概念就是「反饋」:一個系統輸出的信號又回饋到輸入端。如果回饋的信號是進一步放大輸出的,稱「正反饋」。比如,夫妻吵架,從小聲斗嘴,到大聲嚷嚷,最後大打出手,甚至導致婚姻破裂,這個過程中,對方的行為反過來強化了自己的憤怒,這是一個典型的「正反饋」系統。「負反饋」正相反,回饋到輸入端的信號對輸出是起抑製作用的。司機開車就是一個「負反饋」系統,根據汽車偏左偏右不斷調整方向盤,從而使車總是沿著既定路線行駛。

中國的許多社會問題,都是「正反饋」效應造成的。比如,腐敗問題。看到別人腐敗後的低風險低成本,這個信號就會加強自己也去腐敗,慢慢放大到全社會,最後變成從基層幹部到國家領導都一同參與的全民運動。

講到反饋,免不了說一說前幾年風靡一時的「熵」理論和熱力學第二定律。「熵」是一個系統混亂程度的度量。越大,狀態越混亂無序。熱力學第二定律認為, 一切過程都自發地趨向於體系混亂度(「熵」)的增加,而且不可逆轉,這就是「熵增加原理」。

中國經濟的發展,有目共睹,可是,愈演愈烈的社會混亂更是觸目驚心。

現在打開中國官方媒體,也充滿了殺人,搶劫,吸毒,賣淫,中毒,貪污腐敗,自殺報復,跳樓討債,見死不救,集體臥軌抗議,冷漠一條街等等消息。

新華社在2003年11月20日公布,自2000年12月起,全國公安機關摧毀了631個黑社會組織,打掉了14000多個惡霸勢力,抓獲黑惡分子十萬多人,收繳各類非法槍隻138萬余支,軍用槍一萬余支,查封黑社會性質組織開辦的經濟實體646個,打掉一大批黑惡勢力在黨政、司法機關的保護傘,破獲毒品犯罪案件 11萬余起,抓獲毒品犯罪嫌疑人近9萬名……

公布這些不是因為政府開放言論了,而是已經普遍到了不報不行的程度了,實際上沒有破獲沒有報導的那就更多了。這些驚心動魄的官方數字反映�「熱力學第二定律」正在中國社會發酵,暗示那種不可逆轉的「熵」增加的可怕趨勢。

從理論上講,「熵增加原理」通常是對於一個封閉體系來講的,但是,由於中國政府只搞經濟改革,阻礙政治改革,廣義上還是一個獨立於國際自由民主大環境的封閉控制體系。

所以,有人認為,民主化將會逆轉中國「熵」增加的無序混亂狀態。

民主化是不是萬靈藥呢?

從制度體制上講,南美搞資本主義,印度搞議會民主,俄羅斯和平演變,他們至今都不是成功的例子。中國的國情,人口素質,對民主自由的理解接受程度,很難保證中國表面民主化後就能很快走向健康發展的道路。

民主化是世界潮流。民主、自由、法制會給中國這個封閉社會體系注入新的活力。但是,中國的問題也許早已超過民主化包容的能力。

鼓吹中國會崛起的人,總是用經濟發展的表面繁榮來掩蓋湧動的社會危機,希望問題只是發展中的過渡現象,下賭注似地盼望時間會治癒一切;

鼓吹中國崩潰的人,強調經濟繁榮的泡沫性,銀行系統足以破產的壞賬,資源匱乏的生態危機,特別是儼然火山口下的嚴重社會問題。但是他們又常常低估了中華民族忍辱負重度過重重危機的能力。

中國問題的實質在哪裏?

就兩個字:「人心」。

當人人都誠實的時候,不管是在什麼社會制度下,人們就不會弄虛做假,貪污受賄,偷稅漏稅,偷工減料,坑蒙拐騙;當人人都對婚姻嚴肅的時候,就不會有性開放的泛濫;當人人都心地善良時,也就不會打家劫舍,見死不救。

人們感到絕望,實際上是對中國人心墮落的絕望。

最近,讀了章天亮先生的《絕境中的希望》一文,作者旁征博引,從歷史文化的角度認為法輪功「真善忍」的教化客觀上能夠重新整合國民的道德素質。

文章中,章天亮先生特別提到法輪功學員扼守的幾條原則:「真善忍」為本;遇矛盾「向內找」;對理念絕不放棄妥協。

有趣的是,這些原則正好組成了一個「負反饋」自適應控制體系,這個系統蘊涵的機能可以大大緩解中國社會諸多「正反饋」效應誘發的社會弊端,無疑有助於逆轉中國「熵」增加的無序混亂狀態。我們不妨從這個角度來看看。

1、「真善忍」原則──控制系統的目標值

「真善忍」是法輪功的基石,修煉的準則。「真善忍」的道德觀本身也是我們這個社會最需要的。從社會系統的控制論角度講,這是這個系統的期望目標值。一個人做得對不對,就按這個標準來衡量。

2、「向內找」原則──自適應性「負反饋」控制機制

按法輪功的教義,「向內找」就是遇到問題,首先找自己的原因,並站在對方的角度想問題。「兩個人發生矛盾的時候,第三者看見了都得想想自己」(《法輪佛法—在澳大利亞法會上講法》)。

以本文開頭提到的「夫妻吵架」的例子來講,俗話說,一個巴掌拍不響,有了矛盾,先找自己,同時設身處地地為對方作想,那麼這個架還能吵起來嗎?從控制系統的角度講,對方的反應被用來抑制自己的憤怒,這是對人的行為的一個典型的良性「負反饋」調控系統,這對社會的潛在影響非常巨大。

比如說,腐敗現象。普通人看到別人腐敗,可能誘發「正反饋」也去腐敗,雙方互相「正反饋」,於是腐敗越演越烈。但是,對於一個擁有「負反饋」系統的法輪功學員來說,看到別人腐敗,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是不是也有「腐敗」的想法,如有,就要克制消除。這樣,對自己的正念是一個加強,對他人也是一個正的參考,對整體腐敗就會起到很好的抑製作用。這種機制對於調理「社會」這樣的「複雜巨系統」有著非常好的良性控製作用。

事實上,中國政府從來也沒有忘記祭出「道德」的旗幟。什麼「自我批評」,「學雷鋒」,「精神文明」等等,可是,這些行為是一種外在的從上到下的強加於人的政治運動,人心本身沒有改變,也就不可能持久。

從民間底層自發自願起來的對「道德」的追求才是擁有生命力的。

法輪功學員首先是從信仰角度有了人生觀的巨大改變,從而發自內心地自己要做好人,認同「真善忍」,主動「向內找」,也沒有宗教的「懺悔」「禱告」的形式,而是完全溶入日常生活之中,提供了一個帶有自適應性的「負反饋」穩定控制機制,對社會道德的正面影響也就更大,更明顯了。

3、面對壓力,堅持「真善忍」理念的原則──這是控制系統中保持原定目標值不變的重要環節

一個「負反饋」系統能夠自動調節其行為趨於目標值,有一個假設,就是這個目標值本身是穩定不變的。如果這個目標值本身可以修改妥協的話,這個系統也就談不上原來意義上的穩定了。

對於遵循「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來講,如果別人誹謗法輪功,不敢出來公開煉了,被迫對人撒謊說「不煉了」,或者完全放棄了,甚至只是在家偷偷煉,都是偏離了原定目標值「真善忍」,系統遲早要萎縮崩潰。

而法輪功學員對於其原則的堅持,正好避免了這種情況。在鎮壓以前,當有媒體不理解他們,歪曲事實報導他們時,他們就去上訪,澄清事實;在鎮壓以後,他們更是前仆後繼地上各級政府,上北京請願,為法輪功討公道。在做這一切時,又都是本著「真善忍」去做的。

從這個角度看,法輪功學員上訪請願,發傳單,打橫幅,電視插播,還法輪功清白,維護「真善忍」等一系列「講真相」活動的重要意義就非常明顯了。

因為他們對理念原則的堅持,就是對最初目標值的維護,這是保證系統真正穩定如原樣的關鍵所在。

只有這樣,這個良性「負反饋」系統才能持續地完好如初地運轉起來。

社會上一些人對他們「講真相」活動的不理解,也正是習慣性地用「妥協」的觀念看待他們。而這種偏離原則的「妥協」正是一個控制系統不得不分化瓦解的重要原因,中國社會整體道德水平的下滑,就是對道德原則的逐步「妥協讓步」而造成的。

更重要的是,法輪功的這些原則決定了面對邪惡強暴時,他們不會選擇沉默,也不會選擇暴力,而是自然地走上了非暴力和平抗爭的道路,對於打破中國歷史「不是沉默就是暴力」的怪圈,解決社會危機有著不可估量的正面影響。

章天亮先生在《絕境中的希望》中指出,法輪功帶給了中國社會從「發展」的亂象中走出來的一個希望,正是如此。

人是萬物之靈,沒有什麼工程能比得上對「人」本身的工程。系統論的專家們在面對社會經濟這樣的「複雜巨系統」,也不過一愁莫展。法輪功能夠從內心深處去改變一個人,吸引上億人自覺都回歸到「真善忍」上來,帶給人類和平美好,綜觀中國歷史,乃至世界歷史,這都是人類一個難得的機會。

如果說一個民主體制的引進,中國人民心裡還沒有底的話,江澤民把現存的法輪功從中國消滅,簡直就是愚蠢之至。中國人民失去的,也許是民族興旺和睦的一個最好鍥機。對於中國,對於整個人類,江澤民難道不是邪惡之最嗎?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