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五升空 江沒赴酒泉 胡還在等待
 
作者:凱元
 
2003-10-16
 
【人民報消息】神五升空,江澤民又一次令人驚詫地沒有大出風頭,而讓胡錦濤光芒四射。是江沒想赴酒泉搶鏡頭呢,還是另有極無奈的隱情?「江胡斗」已到了何種程度?

從斗爭的定義上來說,由於江胡的力量對比太懸殊,表面形式上這個「斗」還構成不起來。江靠十幾年的經營,在國家機器內上下建立起整套江家體系。雖然礙於鄧老爺子的隔代傳位遺旨,不得不立胡為儲為君,但胡基本上被包圍在江勢力之內,左右受制,形同擺設。而胡的表現也充份證明了這一點。胡在這多年來只能靠對人的禮讓、友好來換取別人對自己的接受;只能靠對江的唯命是從來換取江對他的容忍保留;只能靠自己少出風頭或不出風頭來換取江的少懷戒心。新一屆政治局常委領導班子中絕大部份是江的人,明擺「是架空胡,胡心裡很清楚,但卻要積極帶頭擁護支持這種安排。上屆常委應全部退休,讓新一代人全力發揮,但胡卻極力要求江留任軍委主席,使得本該退休的江順利地繼續掌握中國最高權力,垂簾聽政,而自己甘當兒皇帝。」典期間江只顧逃命,胡抓住機會身先」卒領導抗典,幾個回合贏得民心,人氣大增,可是好景不長,借海軍361潛艇失事之機,江出來發威,胡還得跟在江老大身後來到出事的海軍基地,向全世界宣布胡決不敢拂江的風頭。等等事實足以說明江胡之間還無法斗,江的力量足以使江為所欲為。

但是,最近幾個月卻出現一些極反常的現象。極愛出風頭顯示權威的江卻沒有出席八一建軍節的活動,沒有參加國慶慶典,沒有奔赴酒泉去與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太空人說話,搶風頭。但卻很奇怪的出席了一個軍事學院的校慶,國慶節乘天黑登上天安門城樓,神五飛行成功後通過媒體發了個賀電。而胡在近期卻大展風采,國慶盛大宴會上談笑風生,親赴酒泉與太空人對話,主持十六屆三中全會,很快將與美國總統會見。這些反常現象的出現只有兩種解釋:一是江「改邪歸正」,拋棄名心、利心、妒心、風頭心、做秀心等等,心甘情願地輔助胡主政;另外就是江自身出了問題,只能顧及維持呼吸,而徒子徒孫們明裡暗裡做鳥散狀,轉而拍胡的馬屁。

第一種解釋是不成立的。這麼多年的事實證明,讓江「改邪歸正」是不可能的。否則,江就不會到現在還賴在位子上不下來。那剩下的唯一的解釋就是江的生命處於危機之中,自身已無法理事,無法去保護自己的利益,而江家幫的人眾本來就是靠利益搓合的烏合之眾,猶如樹倒猢孫散,土崩瓦解是及正常的事了。

江曾經在多個公開場合自宣自己的身體很好,其實只能讓人相信「此地無銀」。儘管其身體狀況是國家高度機密,外人很難知道,但客觀分析之後會相信,一旦其身體出現任何「情況」,人們決不會奇怪的。且莫」江已垂垂老矣,年歲不饒人,就看這十多年來其生活的歷程,任何人都受不了如此的損耗和自我摧殘。十多年前,江靠「六四」上臺,隨後數年一直生活於防範「六四」民運上,同時還要和黨內上下明爭暗斗,極盡算計,一直生活在緊張和膽顫心驚中;好不容易鄧老爺子撒手西去,終於爬上權力頂峰,卻又小人心起,莫名其妙地發動鎮壓法輪功運動,以為殺雞給猴看,顯示終於大權在握。卻不想法輪功群眾就是鎮壓不下去,無論採用多少陰毒詭計,怎麼打也打不垮法輪功。反而讓法輪功名揚四海,迅速發展壯大,江真是又恨又怕又無法解決,騎虎難下,天天算計,天天害怕,。。。常年生活在這種狀況下,身體能好嗎?

「酒泉」與「九泉」同音。不知江是不敢去「酒泉」,還是去不了「酒泉」。反正是和「九泉」搭上了關係。這也許是胡一直等待的。看來無法構成的「江胡斗」,從開始就有布局,並且會以人們意想不到的「突異」情況出現來結局。可是回頭看看,任何「突異」情況的出現原因其實並不「突異」,正中了一句:萬事皆有因緣。

〔原標題:五升空 不赴酒泉?〕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