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提醒咱!透視江澤民的皇帝新裝(圖)
 
鮑光
 
2003-9-25
 
【人民報消息】據9月24日《江南時報》報導,經中共安徽省委批准,涉嫌經濟犯罪的原安徽省亳州市委書記李興民被紀檢專案組立案審查。

從李興民的閱兵荒唐劇說起

新華網9月25日轉載了《江南時報》的一篇文章,文章說,這個李興民不一般的地方在於,他曾為了慶祝登上亳州市市委書記的寶座,組織一場在亳州歷史上規模最大的閱兵儀式。這個閱兵儀式顯盡另類與荒唐,恐怕在全國也極為罕見,尤其是他親自布置一級警衛任務,防止有所謂的「階級敵人」來行刺他。報導此事的記者最後點評道:真是醜態百出,荒誕到了極點!

這不能不讓人想到江澤民在深圳用坦克車護衛,到德國要求凡江車隊經過的人行道上的水井蓋必須焊死,等等等等令人類不可思議的要求。真是醜態百出,荒誕到了極點!

文章說,現在,這個書記大人身上權力的光環已經不在了,所以稍有理性的人看到這樣的報導,都會認同記者的看法:醜陋無比,極其荒誕。但是,為什麼當初整個亳州市為之陷入迷狂?就連市領導班子都為之所役?為什麼沒人說這個書記大人的這齣戲荒唐、醜陋?在書記大人的轄下,自然少有什麼絆腳石敢掃他的興,那麼上級領導包括紀檢部門竟然對這樣大的動靜也無所察覺?為什麼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照樣可以升遷?

文章說,可見,一個人擁有權力時,再荒唐的事情也會被美化,而一旦喪失權力後,荒唐才會自然暴露出來。權力使得醜陋穿上了皇帝的新裝!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權力?

皇帝的新裝?這句話太敏感了。這不是用在江澤民身上的形容詞嗎?


三個代表是江澤民蒙騙中國人民的華麗的外衣。

安徽省一個沒人知道的亳州市的市委書記能夠拿到新華網上去炒作,這可不是個簡單問題。中國人叫「指桑罵槐」,「聽話聽聲,鑼鼓聽音」。

文章說,權力一旦被弄權者如程維高、李真、王懷忠、李興民所掌握,立馬成了金手指,可以點石成金,什麼美醜、善惡都可以以其好惡為標準,這簡直是太可怕了。

這些小蘿卜頭兒還不算可怕,可怕的是顛倒黑白、混淆是非的太上皇江澤民。

江澤民在中華大地上橫行霸道

曾慶紅、賈慶林、黃菊、李長春、陳至立、賀國強等人在等額選舉中都不及格,可是美醜、善惡都以江澤民的好惡為標準,楞塞進了中央。

去年中共十六屆一中全會和今年三月十屆人大之後,江澤民曾多次指示、批示,要求中央書記處、中辦、國辦、中宣部,對在一中全會、十屆人大得票偏低,在黨內、社會上民意差劣的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政治局常委、政協主席賈慶林,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黃菊,政治局常委李長春,國務委員陳至立等特定人物,提升宣傳力度,面要廣些,內容要詳些,時間要長些。也就是說讓假話說一萬遍變成真理。

江澤民指示中宣部:賈慶林、曾慶紅、黃菊、李長春政治局常委和陳至立國務委員的民意形象,不僅是他們個人,更關係到集體領導班子的形象,關係到黨的領導權威和聲譽。

既然這幾個人有太多醜聞,那麼為什麼非要把他們送進高層,讓他們影響集體領導班子的形象呢?影響到黨的領導權威和聲譽呢? 可見權力一旦被弄權者江澤民所掌握,黑白善惡就完全顛倒了。

可怕的洗腦

江澤民還說:某時期,作出對某些領導幹部多些、深些,大些的宣傳,是很有必要的,能澄清些不真不確的新聞,能淡化某些消極、負面傳聞。長期消極、負面的東西,否則他們的工作怎麼展開?

江澤民把該「進去」的罪犯們都推到中央去,再給他們塗脂抹粉,消除「不真不確」「消極、負面」的新聞。從江澤民的話中可以看到反覆宣傳的輿論力量是多麼厲害:「能澄清些」「能淡化」某些東西。江澤民不是一直在這樣做嗎?把黑的說成白的,把真理誣蔑成謬誤。

新華網的文章說,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一個市委書記會讓一個市的幹部群眾喪失理智和起碼的判斷力?原則在權力面前難道就真是如此不堪一擊?我們對擁有權力的官員如何能夠保持獨立的判斷?其實,大家不是不知道,也不是不明白,只是在如刀般鋒利且無所顧忌的使刀者面前,人們不敢擋其鋒而已。

是的,作者看得很明白,江澤民就是用暴力加謊言迫使中國人放棄對良心與道義的堅持,甚至助紂為虐,江用金錢與外交使國際社會三緘其口,甚至有時迫於強大的壓力而放棄正義。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