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芒克辯論會–班農與自由派的對壘(圖)
 
夏林
 
2018-11-7
 



川普總統的前競選軍師和前白宮首席顧問班農居然有勇氣應邀前來多倫多參加著名的芒克辯論會。

【人民報消息】如果說美國已經被稱之為自由派的社會主義嚴重侵蝕,那麼加拿大就更嚴重。加拿大現任總理特魯多最讓人記得的政績,就是歡迎在美國不敢呆的非法移民來加拿大,讓抽大麻合法化和年年參加同性戀遊行。代表左傾和社會主義的自由派,在加拿大早已大量繁殖,尤其在像多倫多這樣的大都市,那些被「政治正確」虎視眈眈的話語雷區,那些以墮落為時髦的行為,和經常聞到的大麻味,在提醒人們,加拿大在自由派的統治下,道德飛速下滑。

有趣的是,在加拿大如此左傾的政治形勢下,民粹主義的領軍人,川普總統的前競選軍師和前白宮首席顧問斯迪夫·班農居然有勇氣應邀前來多倫多參加著名的芒克辯論會 (Munk Debate)。這個辯論會每年在多倫多舉行兩次,請來各派領軍人物辯論國際大事。這次辯論的主題,是「未來西方政體是民粹主義還是自由派」。

11月2日晚,在場外的多個左傾組織的抗議聲和對警察的暴力中,班農與自己的辯論對手–美國前總統小布什的寫手,政治評論員和作家弗魯姆(David Frum) 一起站立在講臺上。弗魯姆從背景來看,本應代表保守的共和黨,但他卻代表自由主義和反民粹主義,與班農決一雌雄。

現場2000多名觀眾,有28%民粹主義支持者,和72%反對者。可想而知,這麼多的反對派對班農會是什麼態度。但班農與自由派周旋已久,對臺下的嘲笑見怪不怪,還開了幾個玩笑。班農發言時,經常引用各種數據來說明,民粹主義不關膚色和種族,只關乎一個國家的公民權利,工作機會,人的尊嚴,邊界安全,小區安全。

川普總統由被希拉里諷刺的「一藍子可悲之人」選出,說明了民粹主義運動是由美國的工人農民推動的。美國這麼多年來,包括小布什在內的前幾屆政府對中共抱幻想,將美國工業大量轉移到中國,造成美國工人失業,生活艱難,吸鴉片者眾,小區犯罪率高等等。

而弗魯姆一上來就說民粹主義是「謊言」及「騙局」,川普是惡棍等等。聽了他的發言,覺得凡是左派,或所謂的自由派,總是雙重標準。他們可以不顧事實,什麼都可以講,什麼帽子都可以扣。民粹主義總被自由派們說成是種族主義,反猶太人。但是他們自己,可以對別人暴力,可以不許別人發言,完全看不出自由在哪兒,或者可以說,對自己自由,對別人管制和暴力。此次辯論會因為請了班農,就遭到40多個左派團體的強烈反對。他們不僅要求取消這個辯論會,到會場示威,咒罵班農,將兩位警察打傷;在場內也違規大喊大叫,還打出仇恨標語。

班農說,80多歲的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和妻子,前運輸部長趙小蘭在餐館吃飯被自由派支持者喝罵「滾出美國」,白宮發言人桑德斯被自由派趕出餐館,川普支持者被打,民主黨的中期競選口號還公然說:「在他們保守黨往低處走時(競選失利),踢他們!」但這些失控的言行都不被左派媒體和自由派精英們認為有什麼不妥。不過,從共產黨中國出來的人,可以看出這些自由派與中共何其相像。

在暴力謾罵和嘲笑聲中,班農只身闖敵陣,用事實解釋民粹主義不是種族歧視,是正常公民的生活方式,勇氣可嘉。弗魯姆諷刺說,民粹主義在幾個國家的大選中最多也只拿到1/3,組成不了多數政府。這也是自由派的又一個特點,沒有常識。哪一個新潮流不是從小到大,由弱變強呢?看看巴西,剛剛選出保守派總統;看看左毒給人民帶來深重安全危機的歐洲,德國左派領袖、東德出身的現任女總理默克爾剛剛宣布不尋求連任。

回歸傳統,清除形形色色社會主義流派必然是這個時代沒人能阻擋的潮流。

在這篇文章的下面有兩條讀者留言:

「為什麼他們打傷警察不以襲警被抓被告?為什麼允許這些人渣用暴力擾亂社會秩序?言論自由是以事實和尊重為前提的,為什麼他們可以隨意罵人,給別人扣帽子?加拿大真的快成『大家拿』了,誰來都行,這個國家在土豆的胡搞中要完蛋了,加拿大急需川普的出現!」

「順天者昌,逆天者亡是天理!不要被自由主義暫時的猖獗假像嚇倒。回歸傳統是天經地義的天條,勢在必行並浩浩蕩蕩洗滌世間共產歪門邪道!」△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