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芒克辩论会–班农与自由派的对垒(图)
 
夏林
 
2018-11-7
 



川普总统的前竞选军师和前白宫首席顾问班农居然有勇气应邀前来多伦多参加著名的芒克辩论会。

【人民报消息】如果说美国已经被称之为自由派的社会主义严重侵蚀,那么加拿大就更严重。加拿大现任总理特鲁多最让人记得的政绩,就是欢迎在美国不敢呆的非法移民来加拿大,让抽大麻合法化和年年参加同性恋游行。代表左倾和社会主义的自由派,在加拿大早已大量繁殖,尤其在像多伦多这样的大都市,那些被「政治正确」虎视眈眈的话语雷区,那些以堕落为时髦的行为,和经常闻到的大麻味,在提醒人们,加拿大在自由派的统治下,道德飞速下滑。

有趣的是,在加拿大如此左倾的政治形势下,民粹主义的领军人,川普总统的前竞选军师和前白宫首席顾问斯迪夫·班农居然有勇气应邀前来多伦多参加著名的芒克辩论会 (Munk Debate)。这个辩论会每年在多伦多举行两次,请来各派领军人物辩论国际大事。这次辩论的主题,是「未来西方政体是民粹主义还是自由派」。

11月2日晚,在场外的多个左倾组织的抗议声和对警察的暴力中,班农与自己的辩论对手–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写手,政治评论员和作家弗鲁姆(David Frum) 一起站立在讲台上。弗鲁姆从背景来看,本应代表保守的共和党,但他却代表自由主义和反民粹主义,与班农决一雌雄。

现场2000多名观众,有28%民粹主义支持者,和72%反对者。可想而知,这么多的反对派对班农会是什么态度。但班农与自由派周旋已久,对台下的嘲笑见怪不怪,还开了几个玩笑。班农发言时,经常引用各种数据来说明,民粹主义不关肤色和种族,只关乎一个国家的公民权利,工作机会,人的尊严,边界安全,小区安全。

川普总统由被希拉里讽刺的「一蓝子可悲之人」选出,说明了民粹主义运动是由美国的工人农民推动的。美国这么多年来,包括小布什在内的前几届政府对中共抱幻想,将美国工业大量转移到中国,造成美国工人失业,生活艰难,吸鸦片者众,小区犯罪率高等等。

而弗鲁姆一上来就说民粹主义是「谎言」及「骗局」,川普是恶棍等等。听了他的发言,觉得凡是左派,或所谓的自由派,总是双重标准。他们可以不顾事实,什么都可以讲,什么帽子都可以扣。民粹主义总被自由派们说成是种族主义,反犹太人。但是他们自己,可以对别人暴力,可以不许别人发言,完全看不出自由在哪儿,或者可以说,对自己自由,对别人管制和暴力。此次辩论会因为请了班农,就遭到40多个左派团体的强烈反对。他们不仅要求取消这个辩论会,到会场示威,咒骂班农,将两位警察打伤;在场内也违规大喊大叫,还打出仇恨标语。

班农说,80多岁的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和妻子,前运输部长赵小兰在餐馆吃饭被自由派支持者喝骂「滚出美国」,白宫发言人桑德斯被自由派赶出餐馆,川普支持者被打,民主党的中期竞选口号还公然说:「在他们保守党往低处走时(竞选失利),踢他们!」但这些失控的言行都不被左派媒体和自由派精英们认为有什么不妥。不过,从共产党中国出来的人,可以看出这些自由派与中共何其相像。

在暴力谩骂和嘲笑声中,班农只身闯敌阵,用事实解释民粹主义不是种族歧视,是正常公民的生活方式,勇气可嘉。弗鲁姆讽刺说,民粹主义在几个国家的大选中最多也只拿到1/3,组成不了多数政府。这也是自由派的又一个特点,没有常识。哪一个新潮流不是从小到大,由弱变强呢?看看巴西,刚刚选出保守派总统;看看左毒给人民带来深重安全危机的欧洲,德国左派领袖、东德出身的现任女总理默克尔刚刚宣布不寻求连任。

回归传统,清除形形色色社会主义流派必然是这个时代没人能阻挡的潮流。

在这篇文章的下面有两条读者留言:

「为什么他们打伤警察不以袭警被抓被告?为什么允许这些人渣用暴力扰乱社会秩序?言论自由是以事实和尊重为前提的,为什么他们可以随意骂人,给别人扣帽子?加拿大真的快成『大家拿』了,谁来都行,这个国家在土豆的胡搞中要完蛋了,加拿大急需川普的出现!」

「顺天者昌,逆天者亡是天理!不要被自由主义暂时的猖獗假像吓倒。回归传统是天经地义的天条,势在必行并浩浩荡荡洗涤世间共产歪门邪道!」△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