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神代表你的心
 
九天劍
 
2010-6-24
 
【人民報消息】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連宋皇真宗趙恒都發現了讀書的妙處,黎民百姓怎敢懈怠!

鬥轉星移,今天的中國,不僅書要讀,並且要大讀特讀。不過讀的是什麼,讀了以後幹嗎,娃娃們並不在意,他們只想趕快結束夢魘,進到不再讀書的天堂。

可是,就像唐僧取經,九九八十一難必過不可,爹媽有時也扮成了妖魔鬼怪,學生娃們只好使出渾身解數,上天入地,過關斬將,拚死殺出文山題海的層層包圍,祈求自己在沒“掛掉”之前,趕快迎戰最後的魔障—— 高考。

有義士李長生,腦筋急轉彎,畫筆一揮,給娃兒們變出個考神解悶。哇塞!一時間,李義士網站被擠爆,四十余萬學生、家長進站膜拜,虔誠至極,令人動容。

所謂考神,全稱“逢考必過神”,活在虛擬網路,成為不少學生祈福、減壓的對象。六月六日夜間九時,也就是高考前夜,某網 “考神的公共主頁”數據顯示,該帖區的粉絲竟高達四十五點五萬人。短短三個小時裏,數千人在該帖留言拜神,絕大多數都是今年的考生,還有一些家長。

“考神啊!保佑我明天文綜一百九十吧……英語七十就好啊……頂禮膜拜!”、“會的全考,不會的全別考”、“保佑我考六百二十分”、“保佑這回考的都是我熟悉的知識點, 靈了天天來拜!”、“額滴神啊,保佑我考上一本吧”、“我兒子要高考了,求考神保佑他調整心態……順利考上大學。”

留言也是五花八門,涉及中考、高考、研究生考試、職稱考試、公務員考試、司法考試、駕照考試、工作面試……甚至有考生連八百米體育測試和考駕照都不忘拜考神。

這樣還不放心,不少家長更動了真格的,上山進廟,撲地跪倒,高舉香火,潛吟默誦,其虔誠又大大超過網上膜拜。

有記者在香火專營店了解到,前來燒香的考生家長隊伍相當壯觀。而且今年一改遇神便拜的舊習,變得越來越“專一”:只燒“學業有成”香、拜“主管智慧的菩薩”、求保佑升學的掛飾。

“這段時間我也很緊張,來舒緩一下情緒,也希望孩子有好運。”一位正在燒香的家長說。

家長們大把燒香,不在乎價錢。保佑學業的高香最貴的上千元,最便宜的也要三十元。為求“金榜題名”,不少家長非常捨得下“血本”,有的還千里迢迢到外地燒香,希望孩子考上理想的大學。於是香火店日進鬥金,老板樂得下巴脫臼。

黨媒CCTV的博客上,兩篇文章漏出了話外音。署名久泰平的文章稱:

“今年高考頭一天,天像下火一樣,等候在場外的考生家長心中無名火也在呼呼上竄。

孩子高考,最焦心的不是孩子,卻是父母。每年這個特殊時刻,不論是蹬三輪車的,還是開奔馳寶馬的,所有家長的心情都是一樣的,期盼孩子能在這人生關鍵的轉折點取得一份豐厚的收獲。最犯愁的是那些不大聽話又期望家長能替他們高考過關的孩子,陪讀都得瞅著孩子的臉,這個時候‘錯話不敢說,甚至大氣不敢喘’,就怕刺激孩子後,產生不良後果,到時候後悔來不及。因而,家長對孩子一般要哄著寵著,哄過高考,寵過這一關。

頭幾天看新聞,高考臨近,各地的寺廟擠滿燒高香的家長,拜完孔子拜文殊,祈福牌掛得到處都是。連老師也加入燒香隊伍,網絡上虛擬的 “考神”同樣引來數十萬考生膜拜。看到這勢頭,商家來神了,什麼“祈福狀元筆”、“狀元房”備受學生家長追捧,算卦的占卜的藉機推出考前預測。開始我不大相信,今天還真碰上一位家長(我的朋友),昨天請人算了一卦,以為很準,今天她的孩子進考場後,找個沒人的地方頌經祈禱,看樣子十分虔誠,孩子出考場後一對證覺得挺管用的。我嘴上沒說心裏在想,這都把人逼到啥份上了?簡直快要瘋了。”

另一篇〈信仰缺失時代“拜考神”應運而生〉也挺辣:

“每年高考之前都會有這樣那樣的花絮,來自家長,來自老師,也來自社會。諸如:吃‘狀元粽’,穿‘吉祥色’,不少學生的家長入廟求神,老師上山拜佛,學生給筆 ‘開光’,甚至有的家長乾脆‘拜考神’保佑孩子考上清華北大。父母與社會‘特別的愛獻給特別的你’,折射出全社會對學子前途的焦慮心態,也是應試教育模式下的一種‘被無奈’。 ”

“拜考神”既是對功利性教育的嘲諷,也是對信仰缺失時代的演繹。

以上兩篇諷刺應試教育,大發牢騷,表現百姓信鬼神的文章,竟然被刊登在一號黨媒博客上,透出人心正在挑戰黨制。

在李長生之後,又有漫畫家秀出其他考神。最受考生膜拜的是,屢考屢敗、屢敗屢考的範進範大人。某網站上的“拜神帖”另附有“範考神”簡介:“範進,中國考神、中國考試宗師、傳說中的文曲星!傳說考試前拜考神,在考場上就會得到文曲星暗中相助!”

《東莞時報》六月七日開篇引述了如下煽情文字:

“今天就是高考。十二年苦寒窗,有人頭懸梁,有人錐刺股,只為拚搏這一場。網路江湖傳聞,考好了,金城武、林志玲歸你;考砸了,山木和鳳姐等著你, 如此天壤之別, ‘仙妖’之差,學子怎能不緊張?緊張了,怎麼辦?範進老爺是模範。”

說來也怪,一九七八年恢復高考時,六百一十萬人報考,考上四十萬,錄取率僅為6.8%,也就是說,一百個人裏取不到七個,堪稱千軍萬馬擠上獨木橋。大學十幾年關門搞文革、鬥老師去了嘛!那年雖然考不上的是絕大多數,倒也沒誰覺得會瘋掉。

相比之下,二零一零年中國九百五十七萬考生走進考場。計劃錄取六百五十七萬人,接近總考生的70%,有學上的是大半,可似乎孩子大人卻一如既往,代代保留著高考綜合症。

李義士的考神,正是為緩解壓力而生。而湖北省一位高校專家坦言,該帖幾十萬的點擊量背後,折射出當前中國無處不在的考試文化之傷,過於單一、剛性的選拔制度,在人事考試、升學考試、學位考試中處處存在,這或許才是“考神”能火的本質所在。

“貓撲”上有篇〈江蘇高考數學,沒有最難只有更難〉,是一位老師的感言:

“二零一零年的江蘇高考,數學非常的難,難於讓高三學生無比懼怕的南通二模(編按:考前第二次模考)。

我們這些從小到大經歷過無數次考試的孩子,我認為無比優秀無比勤奮無比聰明的孩子,江蘇南通地區老八所重點中學之一的孩子,有相當多的孩子最後兩題(共三十二分)沒有寫,或者只寫了一兩小問。

我在想,那麼其他普通高中的一樣求學十余載、一樣承載了家庭的全部期望的孩子們呢?他們的答卷紙上會是怎樣一番景象?我看到孩子哭,我也想哭,可我笑說,沒事的,試卷難對你們來說是好事,你們做不到別人更做不到。

我這是怎樣的一種變態的心理?可我還能怎麼說呢?陪伴他們三年,眼前是過去他們堆滿書的課桌,還時常因為課桌亂而被我批評;祥林嫂一樣的我,三天兩頭嘮叨著理科數學的重要性,瘋狂做數學題的必要性;他們中午邊喝著咖啡邊做著小題訓練的情景此時朦朧了我的雙眼……我教育他們要在學習中培養吃苦精神,這種精神的培養是正確的,可卻用在沒有意義的事情上……所以, 孩子怎麼能不哭? 命題的專家們,學者們,教授們,你們的智慧無與倫比,可高考不是在秀你們變態而發達的大腦,高考不是為了考倒學生而考!

孩子悲傷地說,老師,我覺得我十二年的數學白學了。

這句話是如此沉重,讓我痛徹心扉。十二年,一個孩子思維發展最佳的十二年,大腦發育的黃金時期,心智成熟的階段,我們就花在了毫無意義的死做數學題上了。

我認真負責地教育我的學生遵守這個社會的規則,不是我不希望他們這一代打破規則,而是我知道他們在來到我這裏的時候,已經被磨掉了那可貴的創造力,那麼我只有教育他們在無法改變環境的時候努力去適應。我們都這麼努力了,為什麼教育部門還是這麼狠呢?”

老師對黨國教育部都沒轍,您說,孩子們能不拜範進嗎?可您猜得出考神們啥心思嗎?

黨一直在教唆孩子拜它,可孩子們不理不睬;黨一直不讓孩子們信神,可現在一個人造“考神”就掃蕩了黨媒的陣地。可見黨之脆弱、之無奈,精神控制之失敗。

正說著,網上又出了消息:北京上百家長為孩子入幼兒園排隊八天八夜,隊中驚現九十六歲老太太,稱她排隊八天了。在此我鄭重的懇請李長生義士,再為超低齡孩子和超高齡家長腦筋急轉彎一下吧!

------轉自《新紀元周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