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秘聞!老江哭求李光耀協助整小胡(多圖)
 
姜平
 
2010-6-15
 

江寢食難安,都是這《江澤民文選》惹出的大禍!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5月上旬把李光耀一行人請到老家揚州,鋪上紅地毯,是有要事相求。本來李光耀是想5月14日直飛上海看世博,但江強烈要求「面談」,才臨時改道去了瘦西湖。

江澤民把李光耀請到揚州來,和把法國前總統希拉克請來可不一樣。那次純粹是為了製造新聞、炒作自己,而這次是請李光耀在新加坡幫忙加大力度鎮壓法輪功,以緩解其在國內的壓力。

李光耀從年輕時起就緊跟中共,但數十年過來,他並不是跟中共高層的哪個人都成鐵哥們兒。但李光耀絕對把江澤民視為鐵哥們兒。


新加坡獨裁者李光耀。
新加坡不是民主國家,那裏的獨裁者李光耀使用的迫害手段駭人聽聞,說是民選,但批評李光耀或他不喜歡的人,別說想競選總統,就是競選國會議員,他也得讓此人家破人亡。李光耀不但製造車禍等暗殺手段致人死地,而且還利用法律手段製造冤案、高額罰款,讓人一貧如洗,無法進行訴訟。這導致了有些參選人的妻子為了一家平安,以激烈的「跳樓自殺」來威脅、逼迫丈夫放棄參加競選計劃。所以,新加坡歷屆「大選」,李光耀的人,總是在沒有對手的情形之下,不費舉手之勞而當選。

無論是在前臺露面還是在後臺指揮,李光耀獨裁政權執政已達幾十年之久。新加坡是個純純粹粹的獨裁國家,李氏殘酷「家法」全世界聞名。

今年5月上旬,江把李光耀一行人請到老家揚州,表面上是「老朋友聚一聚」,實質是想避開胡的眼線,與李光耀商談如何緩解自己的危機。

江哭訴胡溫表面不動聲色,實質上早就準備把他交給別國去整治。例如前幾年胡溫就已經秘密調查過他執政時用來鎮壓法輪功的準確國家財力,還到處搜集人證物證。江為了毀滅證據,常常把一些過去知情的官員以「自殺」形式滅口。雖然滅掉了不少,但到底有多少人已經提供了口供和實物,江的心裏卻完全沒有底。

江最後悔的是一時疏忽,把自己1999年4月25日晚給政治局寫的鎮壓法輪功的信放入《江選》,導致後患無窮。2009年甚至阿根廷國家法院、西班牙國家法院發出了全球通緝逮捕令,其它如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法國、德國等二十多個國家的地方法院,均以「反人類罪」起訴自己。

江大罵周圍的人明知道這封信一放入《江文選》,自己就完了,卻裝聾作啞,只顧對自己阿諛奉承,結果鑄成大錯。江尤其無法原諒《江文選》主持人滕文生。

江澤民遷怒滕文生


原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主任滕文生。
滕文生,1940年10月生於湖南常寧,1964年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中共黨史系。專門從事中央政策研究,有北京「中南海第一筆」之稱。江澤民上任以來,1989年起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1997年升任主任。2002 年轉任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主任,還兼任中央黨校副校長。

2003年初,深圳市社會科學院就本地區公務員思想狀況的調查,發表了一份「藍皮書」。該「藍皮書」披露,在全市一千四百餘名科級以上官員,最大的意見是「在市委和市政府機關難講真話」。

該「藍皮書」發表後,深圳市委書記黃麗滿在市委常委會上暴跳如雷,罵道:「市委、市政府變得這麼黑暗,這麼專制,那我黃麗滿不是成了深圳的土皇帝、女霸王了麼?」她還吵鬧到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處,說:「他們把深圳描述的這樣黑暗,這樣專制,是對江總三個代表思想的否定!」

但就在此期間,江姘頭黃麗滿到中央黨校學習時,在考試時竟連「三呆婊」那四十幾個字都答錯了,曾被滕文生點名批評:「太不應該!」

2006年,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主任滕文生被江指定,主持編輯了《江澤民文選》(1-3卷)。

與以往毛澤東在位時《毛選》分卷出版不同,普通黨員江澤民急於要推出《江選》,所以搞的人民出版社全社的人都投入了「校對工作」,2006年8月10日,《江選》第一、二、三卷同時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並推出。

按理來說,曾是中共十五、十六屆中央委員的滕文生應該是第一大功臣,但奇怪的是出版完《江澤民文選》後,十七大反倒沒當上中央委員,在2007年12月還從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主任位子上退下,任了個全國政協常委的閑差。沒資歷的冷溶居然坐到那個位子上去了。

江澤民文選編輯委員會主任滕文生得罪誰了?他萬萬想不到的是,得罪了江澤民。

滕文生裏外不是人

2006年已經不是1999年、2000年那會兒的形勢,那時政治局常委開會,什麼大事由江一人說了算,「江核心」的稱謂就是這麼來的。2006年出版的《江文選》裏,收集了一封江澤民在1999年4月25日晚上寫的指示鎮壓法輪功的「給政治局同志們的信」。

2002年以國家主席身份去布什農場吃烤肉的江澤民,第一站是芝加哥,下了飛機就收到法輪功學員的起訴書。很快,江派了一個27人工作小組進駐中共駐美大使館,專門處理江的被起訴事件。這個小組的工作不是替江辯解有沒有鎮壓法輪功、是不是鎮壓法輪功的元兇,而是把功夫花在「元首豁免權」上。但那都是秘密操作。

此文選出版後,翻開一看,江的「群體滅絕罪」,白紙黑字,想全部收回都是不可能的。因為當時各單位攤派,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新華書店每人3萬元的指標,有的單位為了達到購書指標,乾脆從職工工資裏扣除。江的稿費倒是收了不少,但等於是給國際法庭送去給自己判刑的材料。而且《江文選》還翻譯成數國文字,法輪功起訴江,還省的翻譯,直接將書呈國際法庭就完事了。

當時不少人發現江的愚蠢,撰文調侃挖苦江「把自己送上審判臺」。親信馬上向江綿恒報告,江綿恒這才去看他老爸寫的那些爛玩意兒,看到那封信,江綿恒驚到變顏變色,冷汗都下來了,把書狠狠摔在地上。

江澤民自知鑄成終生大錯,於是把怒火遷到滕文生身上,說滕文生幫著胡錦濤整他。其實,《江澤民文選》選哪篇不選哪篇,大主意都是江自己拿,由江澤民本人數次親自過目、敲定。在胡錦濤看來,這麼努力幫助江澤民的人,他還真不敢重用。滕文生裏外不是人,就此失寵。2007年底離開自己的老本行,任全國政協常委,三個飽兒一個倒兒。

李光耀決定協助江整治胡錦濤


江請李光耀到揚州有大事相求!
李光耀聽罷江澤民的一席話,問江如何幫忙,江說還是照以前那樣就行,請加大力度,把那些不是新加坡公民身份的法輪功學員的暫時或永久居留身份失效,把他們趕回大陸去,餘下的事就由周永康去處理。

李光耀笑道:「這點小事,不必見面即可處理,我還以為有多大的事情哪」。江說:「沒有那麼簡單,現在姓胡的在我周圍安插了眼睛,電話也難保不被監聽。搞不好又成了把柄。我現在等於是被軟禁!」

李光耀說:「欺人太甚!現在不是姓胡的在執政麼,他執政……也快8年了吧?現在還發生鎮壓法輪功的事,呵,他也得有責任!」

江破涕為笑:「我這麼幹就是為了……呵,知我者李兄也!」△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