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賣靈魂的鳳凰衛視名嘴阮次山(多圖)
 
李威
 
2010-6-12
 

幫中共忽悠國人的鳳凰衛視
主持人阮次山。
【人民報消息】看護照是美國人;看長相是日本人;看名字是越南人;聽口音是臺灣人。一開口,原來是黨的人!

這評論實在太精確。

三天兩頭換工作

阮次山,海南人,1946年生於廣西,隨討生活的家人移居越南,所以有個越南人的名字,4歲隨父從越南移居臺灣,在臺灣受教育長大,所以是臺灣口音。1974年畢業於臺灣臺灣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學士學位;兩年後赴美,獲紐約聖約翰大學(St.John’s)東亞研究碩士,紐約大學(N.Y.U)政治研究所博士班研究。同時在美國的世界日報當編輯。據新浪網2008年3月23日的報導,阮次山當時工作非常不穩定,時而在臺灣新聞界就職,時而在美國的中文報紙就職,時間都很短就又換工作。

簡歷中的1981年至1986年,阮次山在美國《世界日報》任總編輯,但1986年突然去洛杉磯《中報》任副社長兼總編輯,直到中報垮臺。《中報》是中共辦的報紙,上面連載黃色小說,報紙銷售量後期超過了《世界日報》。如果不是1989年「六四」,《中報》站在中共立場上明確支持鎮壓,暴露了報紙的身份,它也許還能存活下去,就這一表態,《中報》讀者量直線下降,沒有多久就垮臺了。隨後10年阮次山的簡歷是空白。

接下去,1998年至2000年,阮次山在臺灣發行的英文報紙《臺灣英文新聞》任副社長兼總編輯。隨後,又失業了。2001年,他不得不改行在香港一個朋友的商貿公司任個有也行沒有也行的閑差:「顧問」。55歲的阮次山承認,整天替人家數鈔票,他的人生走入了「低潮期」。

阮次山不死心,一直在找機會,想再回到媒體圈子裏,最好是擠進為中共服務的媒體裏,因為那裏狼奶充足,不用擔心生計。

正式投到中共門下

各個香港媒體都跑遍了,還是沒有下文。終於有一天,阮次山和鳳凰衛視的前臺老板、中共總參特務劉長樂掛上了鉤,一談到如何辦好黨媒的理念,兩人一拍即合。劉長樂拍板定下,聘用他到香港鳳凰衛視資訊臺擔任總編輯兼首席評論員。

2001年,阮次山正式投到中共門下的香港央視鳳凰衛視,並獨家訪談屆時手握黨政軍大權的江澤民,得到江的「認可」。就此,飄泊到55歲的阮次山自認為終於找到了「組織」,對中共感激涕零,為了黨的政權的穩固,他至今還在認真提高遊說和忽悠中國人的技能。

2001年受聘鳳凰衛視資訊臺後,阮次山參與主持的節目有5個:《新聞今日談》、《風雲對話》、《VIP會客室》、《時事大參考》、《鳳凰大視野》。同時還從事專欄寫作。阮次山真夠忙的,一人參與主持5個節目,說明像他這樣死心塌地為中共服務的人並不多。

阮次山說他最喜愛的一句格言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阮次山這麼玩兒命,泄露了他接受了中共給的豐富午餐,而中共是從來不會讓任何人白吃它的午餐的。

專門忽悠大陸大學生愛黨

2008年,62歲的阮次山接受內地記者訪問時說,他用業餘時間,花很多精力,在中國大陸各地「無償」演講,倡導「愛國是個基本素質」。

一次他在北大作「愛國」主題演講的時候,一個北大學生一針見血的提問道:「您這樣講愛國,是不是在討好當局?」阮次山承認,對這個忽悠不動的大學生,他「還是感到很失望」。

在中共的鼓吹下,15所大學邀請阮次山擔任了客座教授,他還在不少大學裏演講,倡導所謂的「大國民運動」,也就是他所說的「要求青年人應有一顆愛國心,要(對中共)有責任感」。記者問他,「為什麼把著眼點放在大學校園裏?」阮次山認為學生比較單純,容易忽悠,他說,「我到大學裏演講,心想如果每次能影響幾個人,十幾個人,就很滿意了。每次演講下來,效果都不錯,都能影響一批人。」

阮次山對汶川地震的言論出賣良知


廢墟下伸出的一隻手何時能得救?!

2008年5月12日下午2點28分,四川汶川縣發生了八級地震,震中距成都約93公里,當地的對外聯絡全部中斷。重災區北川、汶川等地慘不忍睹。

汶川地震剛過不久,6月阮次山在貴州多次談到此次大地震,欺騙當地民眾說:「中(共)國的表現讓世界震驚,讓世界刮目相看。各國都給予很高的評價」。其實外國把中共罵慘了。

阮次山說:「1995年美國大地震,美國的軍隊是帶槍進入災區的,他們最大的責任就是在災區進行宵禁,維護治安。而我們的武警、解放軍沒有帶武器進入災區,是去救災,而不是維持治安」。


讓戰士們用雙手去挖掘被困人員是一個陰謀!
美國的軍隊帶著槍進入災區,因為房子都沒倒,是怕發生有人哄搶商店等事件,是來維持秩序的。而中共武警和軍隊帶著槍進入災區幹麼?豆腐渣校舍都倒塌了,人都埋在廢墟中,活命都來不及,需要帶的是地震救援設備!但軍隊72小時黃金搶救時間不來,來的還是攥著空拳來的!總參謀長陳炳德事後泄露說,是「軍委首長」江澤民不讓去救援!

阮次山敵我分的很清,說到美國的軍隊,用「他們」;而說到中共的武警和軍隊,用「我們的」來表示。

可阮次山本人卻是美國公民,而且他對貴州記者說「最喜歡的地方(國家):美國」!

阮次山還用襠中央的口吻說:「中國國民很善良,受災的人沒有怨天尤人,相信政府。另一方面,政府的救災信息透明,公信力高。如果老百姓對政府沒有信心,今天得到了一批救濟食物,或者是水,不知道明天還會不會有,就會搶。而我們的災區沒有出現這種情況,他們知道,求援部隊和救援物質會源源不斷的來,只要來了一批,就不會斷掉」。

在貴州,當阮次山深入到貧困地區,他感慨的不是政府、官員如此腐敗,而是說:「國家這麼大,發展不平衡,在中國當領導真不容易!」

阮次山如此顛倒黑白,是欺騙不了外國人的,那麼目地就很明確了,是專門幫助中共來欺騙信息不靈通、不明真相的國人的。看來中共給的「喪失良知的午餐」,阮次山真的吃的很香。

出賣靈魂的中共走卒阮次山


出賣良知的阮次山。
到了末朝末代的中共已經奄奄一息,經不住任何風吹草動。江澤民允許對他小罵大幫忙,中共讓某些親共「異議人士」對它使用「08憲章」的手法,以阻止退黨和「滅共」。

近年來,阮次山一直配合中共的對策,在中共國開展愛黨的「大國民運動」,要求中共獨裁下的中國青年人應有一顆愛「國」的心,對黨要有責任感。他說,「大國民的必要條件有:一是愛國,二是雍雅,三是關懷和感恩。」

阮次山說,「愛國其實就是國家認同感,不愛國,如何成為國民的一份子」,「愛國是最基本不過的素質了,是作為國民起碼的自尊」。

這話怎麼聽怎麼奇怪。阮次山是4歲隨父親從越南逃亡到臺灣去,被國民政府收留。在臺灣完成小學、中學、大學教育。28歲時畢業於臺灣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拿到學士學位。兩年後赴美留學,在美國紐約聖約翰大學得到東亞研究碩士,後又在紐約大學政治研究所博士班學習。

阮次山受恩於臺灣和美國。他為什麼不愛國、不要國民起碼的自尊?為什麼對母國不關懷不感恩,反而幫助殘害中國人民的非法政權中共?他豈不是不忠不孝不仁不義的小人麼!

阮次山是美國公民,入籍時曾宣誓效忠美國,但他卻說了一段站在局外人才能說的話:「在美國,比我們更加強調愛國主義。小孩從小就接受愛國主義教育,從幼稚園就開始接受愛國主義教育,比如學生上課前對著國旗背誦效忠的誓詞,其實他們比我們想象中的要熱愛自己的祖國。」

阮次山在此處依然用「他們」來代表美國人,用「我們」來代表中共的辯護士。把三權分立的民主制度和共產集權制度混為一談。

難怪網友用37個字非常精練的把香港央視大忽悠阮次山給刻畫出來了:看護照是美國人;看長相是日本人;看名字是越南人;聽口音是臺灣人。

一開口,原來是黨的人!△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