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此次“南巡”為辦兩件大事(多圖)
 
姜青
 
2010-6-14
 
【人民報消息】江為擺脫「二奸二假」去祭拜了一次假爹江上青,同時為了替小姘頭宋祖英唱主題曲、羅浩等人總策劃的電視劇《春秋淹城》造勢,去了一趟常州春秋淹城,並簽名。

揚州老鄉罵江是「老不要臉的」


十六大格局。
想當初,江當政期間一個月平均出鏡80多次,並且把自己定為「核心」。2002年11月的十六大後,江雖然被迫交出「國家主席」和總書記職務,但他塞進政治局常委會的親信比例很大,所以江當時對政治局常委會說,「你們不設核心,重大事情請示我,一般事務性工作集體商量著辦。」 把胡錦濤這個「國家主席」和總書記在內部被架空了。

江不但耍賴不交出軍委主席職位,而且公開場合下也是江前胡後。江與一些軍官合影時居然把老姘頭陳至立擺在頭一排,既噁心共產黨,也噁心陳至立的老公,江本人更被揚州老鄉罵為:「老不要臉的」。

江澤民比鳳姐更噁心

江推進政治局和常委會的幾個人,那些在高層爭議不大的,例如吳邦國,都或多或少的漸漸褪去了江系色彩,對江的很多無賴做法,他們也看不慣。有的家裏人都發開牢騷,說:「他提拔你,我領情了,但鬧的也太出圈兒了吧,幹了13年下去了已經不錯了,何苦讓咱們出門都跟著得不到好臉子……」。

那些有小辮子又沒本事的、在高層老被人惦記著讓下臺的那幾位,和江的關係時緊時松。他們不是愛江,而是因為和江拴在一條繩子上,他們都是為自己的利益而給江澤民抬轎子的,當初是、現在也是。

高層有人說:「大家都認為鳳姐非常噁心、沒有自知之明,簡直就是個神經病,其實江澤民更噁心、更神經病!」這主要說的是江現在千方百計露臉的鬧劇。

狼來了──江的病世界罕見

4月4日,江趁夜色到上海灘轉了一下,主要是想破「生病」這個局,表示自己可以出席世博會。結果適得其反,反而泄露自己勢衰,連自己的發跡地上海世博會參不參加都作不了主。

至於說江的「病」,不能和一般人的病相提並論,一般人「病來如猛虎,病去如抽絲」,得了大病,要休養相當長時間才能恢復元氣,而江的病來的快,去的也不算慢,應該說是世界罕見病。給江看病的醫學專家說:「起碼到現在為止,世界上還找不出第二個和江主席相同病症的人。」「病症棘手,也不棘手。有時正著急找不到治療方法時,病突然好了。這種情況比較常見。」所以,現在有人管這叫「狼來了」。因為發生的次數太多了。

替宋祖英唱主題曲的電視劇造勢


江應姘頭宋祖英之托跑到常州給電視劇
《春秋淹城》造勢!
一看無法在上海世博露臉,江從上海出發,4月27日左右到達江蘇無錫,4月29日到達常州,現身春秋淹城遺址、常州科教館,5月6日出現在南京,此後去家鄉揚州,參訪當地的揚州中學,是為了讓媒體有東西報導;5月16日,江到達安徽泗縣。此次行程是為了辦兩件大事,一件是受宋祖英之托到位於常州的春秋淹城遺址為羅浩主策劃的30集電視劇《春秋淹城》造勢,另一件是「祭掃『養父』江上青」。

84歲的江澤民辦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應宋祖英之托29日抵常州,去春秋淹城,為小英子唱主題曲、傀儡丈夫羅浩總策劃的電視劇《春秋淹城》造勢。為向小姘頭兒有個交代,表示自己真去了,還留下簽名和新聞圖片為證。

有人說,奇怪啊,江澤民歷來走到哪裏,詞題到哪裏,這次怎麼只簽到,什麼話也不題,只寫「江澤民 2010年4月29日於常州春秋淹城」?還有人捧臭腳說:江這是在暗示自己的政治意圖「盡在不言中」。儘管江這一來間接幫助了綠頂子羅浩,但羅浩非常尷尬、避之不及。

「春秋淹城」遺址,占地300公頃,距今已有近3000年的歷史,考古確認為春秋時期所築。1988年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現成為常州市春秋淹城旅遊區的景區核心部分。羅浩主策劃拍的電視劇《春秋淹城》並沒有多少人重視,因為人們對春秋淹城的歷史並不熟悉,宋祖英只好請江澤民來幫助推銷。

新聞報導說,羅浩說,儘管大家都希望讓宋祖英來唱這個電視劇的主題曲,但他並沒有對妻子提出這個要求,是她自己主動來唱的,很意外。這段採訪報導確實也很意外,好像這夫妻之間隔著一層膜,關係不太正常。最意外的是宋祖英還把江澤民給扯了進來。

春秋淹城網站報導說,4月29日上午,江澤民參觀了淹城春秋樂園,並對淹城給予高度評價,江澤民說:「淹城這地方太神秘了,不光是中國人要來看,全世界的人都要看」。


春秋淹城遺址。
據《越絕書》記載,3000年前,一支部落,從北方擁旒而來,他們在荒茅野蘆之間,篙蓬荊棘之中,繞水三匝,編木為橋,築起常州歷史上第一座城池。淹城為商代後期古國奄國所築。後吳王夫差在此監禁越王勾踐的兒子,又稱此為淹城。

「明清看北京,隋唐看西安,春秋看淹城」。春秋戰國時期的古遺址淹城是這裏世界上僅有的三城三河形制,由三道土城牆和三道護城河組成,似神秘莫測的水城迷宮。這裏先後出土了1000多件文物,但在淹城外城的西側,南北向排列著三個高大的土墩,關於這三個土墩,有一段非常悲慘的歷史故事。

淹王應允把寵愛的百靈公主嫁給了靠近奄國4華裡的小國留國的國王,留王野心勃勃,一直想占有奄國,後來留王趁岳父不在,得到奄國後花園的鑰匙,不但偷去了淹君的護國之寶──白玉龜。而且還火攻淹城。淹王盛怒之下,用劍殺死了女兒,並且砍成了三段,埋在三個地方,讓它們永遠也不能完整聚合在一起,當地人稱之為頭墩、肚墩、腳墩。可見父王對於女兒賣國是無法原諒的。現在去春秋淹城還可以看到這歷史遺跡。

2008年6月9日,投資3000萬元的30集電視劇《春秋淹城》在北京開機,當時始終不解為何要拍攝這個歷史悲劇,後來才知道這劇不是還原歷史,而是一個「平反昭雪」的戲說劇。奇怪的是主策劃人是宋祖英的丈夫羅浩。難道羅浩疼愛老婆竟然到幫忙宋祖英漂白她和「二奸二假」老姦夫的傳說是一場誤會,而小英子非把84歲的老江扯到淹城來,以此證實她和江的姦情?!

江澤慧否認江澤民被過繼之說

在世博會開幕前一週,上海幫出版《日出江花──青年江澤民在上海》,江澤民當政時為何不出,為何今年出?可見心是虛的。

2010年5月江在揚州期間,當地媒體《揚州日報》配合發表了《江澤民執政為民思想及其在揚州的實踐》一文,這並不奇怪,因為有「二奸二假」的心病。

2009年12月1日,呂加平在網上發表公開信,宣稱江澤民有著「二奸二假」的問題。「二奸」披露江及其親生父親江世俊都是日偽漢奸,江還效力於蘇聯情報機關,在江手中奉送了大片中國領土給蘇俄。「二假」,是指稱江冒充解放前的中共地下黨員,及冒充中共革命烈士子弟。

呂加平說,在2003年時關於江是否真的過繼給江上青做養子的問題已經有不少人產生了懷疑,有人還專門去問過時任中國林業科研院黨委書記的江澤慧,她回答說她沒有聽說過有這件事,江沒有過繼給她父親江上青做養子,她的幾個叔伯家也不知道江在解放前被大伯父江世俊過繼給六叔江上青的事,過繼之事這是江自己說的。

但2009年9月22日人民日報要聞版上卻有一篇以江上青的親生女兒、江的堂妹江澤慧名義撰寫的假文章《紀念江上青烈士犧牲七十周年》。

文中說:「父親的犧牲使黨和皖東北地區失去了一位德才兼備的領導幹部。對我們大家庭來說,全家上下,悲痛萬分,在祖父去世後,我們的祖母已經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父親留下妻子和兩個年幼的女兒,母親王者蘭悲痛欲絕。此情此景,大伯父江世俊和大伯母吳月卿手足情深,將次子澤民繼承上青為子,按傳統習俗戴孝祭奠,大伯母吳月卿陪伴母親王者蘭由管鎮郵差歐陽甫帶路到安葬地崔集掃墓。」

2009年黨的機關報還在假借江上青親生女兒的嘴為江澤民圓謊。2010年5月江還在以假「烈士子弟」的名義去給江上青上墳,結果6月份在被上面調查時,急火攻心又進了醫院。可見江活到84歲還在為自己的漢奸出身和自己是漢奸而肝兒顫。

李光耀被江很慘的利用了一下


江為製造新聞,讓李光耀到揚州。
江澤民轉悠這一趟,官媒沒有任何報導,但有人還居然說是江「南巡」,還說是上海幫吳邦國讓江出去「南巡」的,那江不是更掉架兒了嘛,人家鄧小平出去南巡可不是王兆國下的命令。

今年3月中共兩會前夕,江系李長春,賀國強,賈慶林背著中央在喉舌媒體上刊出《江澤民思想年編》,但僅僅19天之後,即被中央高層喊停,相關人員被迫做檢討。3月12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以投票的方式予以否決,其中反對「江思想」的四票裏就有吳邦國一票。何必在2010年6月還把吳邦國捏造成江澤民的馬仔。

江為了能製造新聞,可謂用盡了心機,連新加坡的獨裁內閣資政李光耀也給請到揚州,結果官媒還是沒搭理。最後是李光耀的女兒李瑋玲在海峽時報撰文透露,此消息才總算見了報。李瑋玲說,他們6月14日到上海世博。原本打算直飛上海,但在江澤民邀請下,李光耀決定先到揚州「探望老朋友」。於是他們直飛南京,再轉搭兩個小時的汽車,抵達江的故鄉揚州。

儘管江澤民和老婆王冶坪以「紅地毯」迎接李光耀,但因為江澤民什麼也不是,所以李光耀走在這紅色的地毯上什麼也不是,只不過被江澤民利用了一下,灰溜溜的來、灰溜溜的去,靜悄悄的來、靜悄悄的去,真是現了大眼。

江澤民的最後結局

江澤民的結局,只要不是故意把自己弄成腦殘的人,都知道其下場已經不可改變了。

6月13日美國之音有一則新聞,嚴格的說,和江澤民有直接關係。

報導說,二十位非洲元首將出席在非洲本土首次舉行的足球世界杯賽,但是引人矚目的是蘇丹總統巴希爾缺席。

儘管蘇丹總統巴希爾受到邀請,但是他不會到南非觀看世界杯賽。因為上個月南非總統祖馬告訴議會說,巴希爾如果來到南非將會被逮捕。

報導說,國際刑事法庭已向被控在達爾富爾衝突中犯有「戰爭罪」的巴希爾發出通緝令,他是第一個被該法庭判決起訴的「在任元首」。按照國際刑事法庭的規定,巴希爾有可能在前往國際刑事法庭成員國的時候被逮捕。南非就是成員國之一。

有趣的是,儘管蘇丹總統巴希爾嘴上說不承認國際刑事法庭的權力,也無視國際逮捕令而多次出國,但是他一直避免訪問國際刑事法庭簽約國。說白了,他還是承認國際刑事法庭的權力,還是害怕被逮捕。

江澤民和巴希爾的情況很類似,而且更嚴重。江不但在國際上受到兩個國家的法庭調查和通緝,而且還被中央要求說清楚「二奸二假」的問題。

今年4、5月份,江不是巡什麼南去了,而是火燒屁股,坐不住了。巴希爾只要對付國際刑事法庭簽約國即可,而江則不同,江是腹背受敵,他倒是想消停呢,但消停不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