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桂林暴雨的組圖排列都有講究(多圖)
 
欣欣
 
2010-6-17
 




(上)6月17日,桂林出現暴雨、大暴雨,水災嚴重,官媒的報導水已經齊腰深!
(下)6月17日,桂林市區安新洲小區居民損失一切在逃難。他們笑的出來嗎?!

【人民報消息】現在中國的天氣簡直就是在打擺子,需要水的省份乾旱,不需要水的南方幾省都出現暴雨、大暴雨,被多人砍頭的烏魯木齊市居然在六月下起了雪,這讓《六月雪》《竇娥冤》的戲碼都不能演了。中共的氣象局局長3年前在兩會上就說天災是無法避免的,而且不應該制止。

2007年3月14日人民網有條新聞《氣象局長:沙塵暴也有正面效應 制止違反科學規律》。報導說,氣象局局長、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院士秦大河在兩會說:「沙塵暴作為一種自然現象,是不可能被消滅的,所謂制止沙塵暴,實際是違反科學規律的。」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日本的氣象專家到中國來考察氣象,曾被當作「搜集情報」的間諜驅逐境外,氣象預報是中共的「高層絕密」。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東西的「偉光正」最怕老百姓相信「天災人禍」是因為人禍引來的天災。

其實這種事情歷史上都有記載。例如後漢時期,在吳地由拳這個地方有個人叫徐栩,字敬卿。他原是獄吏,因執法公正非常聞名,上面知道後封他為小黃縣縣令。他當七品芝麻官時,鄰縣發生大蝗災,草都被蝗蟲吃光了。可是蝗蟲到小黃縣時,沒有停留,穿行而過,沒有造成災害。刺史認為他瀆職、不治理蝗災。徐栩被迫棄官而去,蝗蟲隨後而至。當刺史得知實情後,向他道歉並請他官復原職時,小黃縣的蝗蟲立刻都飛走了。此事非常轟動,被傳為「神跡」。

那麼,中國從近幾年開始為什麼會發生「歷史罕見」、「百年不遇」、「50年不遇」的大災害呢?你穿「一黨獨大、遍地是災」的T恤衫,黨把你抓起來毒打,逼問你誰幫你印的。可是老天爺讓全中國、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一黨獨大、遍地是災」的具體體現,中共一點兒輒都沒有。剛開始官媒還蹣著,可互聯網越來越普遍,你不報有人報。黨媒就不能不也報一點兒,但是以歌頌政府救災、人民感激黨為主。

6月17日,新華網圖片報導《桂林暴雨 部分城區被淹》,連圖片的排列順序都是精心安排的。實際上,當日廣西桂林市出現暴雨、局部大暴雨天氣,很多城區內澇嚴重,城市房屋被淹、農村農田一片汪洋,損失慘重。但第一張是「桂林市區安新洲小區居民在轉移」,無論是旁觀的人,還是坐在小三輪車上的人都笑逐顏開,好像中了什麼大彩。一輛小小的三輪車上居然坐了五位婦女,大多數膀大腰圓,那位拉車的男士個頭不高,身體消瘦,也有一把年紀了,別說那水挺深,就是沒水,讓他拉著這五位婦女前行恐怕都不可能,但圖片上他在笑。家已不家,受災百姓真笑的出來嗎?!

而另一張圖片「6月17日,桂林七星區武裝部救援人員在幫助群眾轉移」,卻放在組圖的最後面。能耐著性子看完這些圖片的讀者才能發現這災有多嚴重。雖說是「幫助群眾轉移」,但圖片上沒有一個群眾,只有一個武裝部戰士站在齊腰深的水裏。這還是官媒的報導。要是敢開放,那外媒拍攝的圖片和採訪報導更能說明禍國殃民的中共離死還有多遠。

我們發現老天爺的警告越來越快、越來越急,範圍越來越大。上天在用「遍地是災」來警告中國人民:趕快遠離禍亂中華大地的中國共產黨,這樣生命才有未來。△

(人民報首發)


6月17日,桂林市民在轉移生活用品,到哪裏去安身呢?


6月17日,桂林市區解放橋下的臨江街道到處是渾漿漿的污水。


6月17日,桂林市區安新洲小區居民在轉移,家裝修的再漂亮也沒用!


6月17日,臨江的市區解放橋碼頭被污濁的洪水淹沒!


6月17日,一位店主在店鋪查看損失。誰賠呢?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