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吹牛皮閃舌頭 南京撞上“二奸二假”(多圖)
 
門禮瞰
 
2010-6-26
 




(上)江澤民六叔江上青比他僅大15歲,江把「漢奸」出身篡改為「革命烈士子弟」。
(下)江澤民想為自己樹碑立傳,可是卻被自己成立的寫作組調查出篡改出身,
江驚恐萬狀!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一生最大的失敗是自己左腳絆右腳。《江澤民文選》三卷就把他摔殘廢了。江系事後氣的忿忿兒的,跺腳捶胸,罵是小胡下的絆兒。其實是江戲子太愛顯擺落下的病。

江澤民的父親江世俊(江冠千)是賣國求榮的大漢奸,很有贓錢,所以送江澤民去學各種樂器,包括鋼琴。既然江欺騙組織,說自己是「革命烈士」六叔江上青的過繼子,那就不能顯擺自己會彈鋼琴。


江給外國總統彈琴時眼睛都不老實!
那個時代過來的人,誰都知道,家裏沒錢能送去學鋼琴嗎?一般有錢都不可能。江的寡婦六嬸王者蘭家飯都吃不飽,怎麼能供其去學鋼琴呢,但江當政期間,走到哪個國家,不是唱《我的太陽》,就是彈鋼琴、拉二胡等,這不是揭自己的老底嘛。

例如,1999年3月30日,江澤民出訪奧地利,參觀位於薩爾茨堡市馬卡特廣場一側的世界音樂大師莫扎特故居「舞蹈大師樓」時,竟不知天高地厚,在歷史文物、莫扎特曾經使用過的鋼琴上,居然彈奏了一曲,是《洪湖水浪打浪》!

「這老棺材瓤子不可能東山再起」

當時,國內的貪官污吏們都知道,要升官必須討江的歡心,於是便從江澤民的個人「愛好」做起了文章,凡江要去的城市,當地市領導起碼要準備一、兩架昂貴的名牌鋼琴,甚至有的領導挑選最高檔的酒店,包租最豪華的套房,購買最昂貴的鋼琴,置放其間,專門用來討好江。

十六屆四中全會江突然被迫交出軍委主席一職,讓他們的等待落了空,數月後,凡購買貴重鋼琴的省市均陸續當成廉價「二手貨」秘密處理給領導幹部。他們的論調基本一致,是:「這老棺材瓤子不可能東山再起」。現在看來,還真讓他們說中了。

江請李光耀女兒為自己寫新聞

江當政時,一次去深圳參加慶祝會,坐的是坦克車,然後內圈要圍著300保鏢,外圈要圍3000保鏢。

今年4月4日,江在上海的夜晚露了一下頭,坐的是中巴!而且車裏除了司機外,空蕩蕩的,只有兩個不明身份的人在車裏,但離江有一段距離。車上車下都沒有保鏢。讓人驚異的是,2010年老江就這麼不顧自身危險的出來了?!那兩個人是幹麼的?

4月30日,宋祖英的演唱會,江沒露面;5月1日世博開幕,胡錦濤帶著6個政治局常委參加,胡錦濤的身後也沒有老江的影子。

江哪裏去了?很慘,江那段日子的去向居然要請李光耀的女兒披露出來,還有一張照片,發表在新加坡的報紙上,才被出口轉內銷,出現在國內網絡上。

江吹牛皮不顧閃了舌頭

於是,江氏筆桿子趁熱打鐵,趕快吹噓說,江「南巡」去了,路線是由上海始發,途經江蘇、安徽二省的8個城市,江蘇省蘇州、無錫、常州、南京以及江的家鄉揚州,安徽省滁州、泗縣、巢湖。從4月20日至5月19日,僅僅30天就花去760多萬元,還不包括陪同人員、出動保衛等方面的開支,也不包括特定製造的遊船造價1200多萬元。江澤民下江南巡遊,專列啟動往返10次,每次啟動開支要6萬元至7萬8千元,不包括沿途特警,其它列車作讓道暫停、停放專列處保養等開支。

還說,江澤民是乘坐專列火車南遊的,共有7節車廂(比當年毛澤東南巡專列8節車廂,僅少一節),車卡內裝運二輛改裝後的防彈車,二輛600型平治房車。


江澤民在揚州請李光耀吃飯。
還說,從4月20日至26日,江澤民在上海西郊賓館、青浦南京軍區幹休所、錦江賓館,7次宴請老同事、老同學,應邀名單有:李嵐清、朱熔基、曾慶紅、劉華清、曾培炎、錢其琛、張萬年等。四月二十七日至五月中旬,在江蘇、安徽名勝、故居,分10次宴請昔日老同學、老師、家鄉父老等。在揚州,特邀老朋友、新加坡內閣資政、前總理李光耀共進晚餐,乘遊船觀瘦西湖夜色、民樂古箏伴奏。

還說,江7天宴請17次,席間邀請了南京軍區歌舞團分隊、海政文工團分隊、上海警備區歌舞團分隊、上海樂隊分隊、江蘇省民樂團分隊等,分別作了12次演出。

蹊蹺的是,此次南遊,唯一秀出的兩張圖片,是早就在網上的,一張是李光耀和江澤民吃飯,另一張是江去春秋淹城給小姘頭宋祖英簽到的蛙爬名字。30天是一個月啊,整整折騰了一個月,居然沒有出一張圖片來佐證這些閃舌頭的文字消息是真實的。

既然乘坐專列還要裝運二輛改裝後的防彈車,二輛600型平治房車,那麼4月4日大晚上的,江在上海為何要坐在中巴上,連司機在內才4個人?什麼沿途特警,什麼防彈車、平治房車,啥都沒有!江的命不可能一會兒金貴到得坐坦克,一會兒可以當夜間的射擊靶子吧?

江澤民最怕提「二奸二假」

權當江牛皮說的都是真的,但6月初江在301醫院被急救。據說是因為上面有人把呂加平寫的老江的「二奸二假」歷史材料複印了一份,送給了江澤民,請江核實其中哪些屬實,哪些不屬實,不屬實部分請說明,並找出證據證人。老江就犯病了。

「二奸二假」是什麼呢,一提能要了江的命?「二奸二假」是2009年12月1日,呂加平在網上發表公開信,宣稱江澤民有嚴重歷史問題。呂加平說,並已通過公安國保和國家安全部門的組織系統呈交於中共黨中央、胡總書記、中央政法委、中紀委、公安部和國安部等領導及部門,12月5日他對該文作了 一些修改和補充,現以12月5日的版本為準。

「二奸」披露的是,江及其親生父親江世俊都是日偽漢奸,江還效力於蘇聯情報機關,在江手中奉送了大片中國領土給蘇俄。「二假」,是指稱江冒充解放前的中共地下黨員,及冒充中共革命烈士子弟。


江六叔江上青比他僅大15歲,當年當「共匪」時
被土匪用亂槍打死。留下了遺孀王者蘭和倆女兒。
江澤民這次南遊的一大目地是去安徽繼續給假「父親」、六叔江上青上墳,實際上已經沒有這個必要了。人家江上青的女兒江澤慧都否認父親死後江澤民被過繼給她家。江澤民這個謊言確實編造的太粗糙,人死了,孤兒寡母連飯都吃不上,怎麼可能把漢奸大伯家養尊處優的長子弄到家裏來供養呢。

很有意思的是,江這次遊到南京,不但沒有提高威望,反而有不少人在網上傳播江的醜聞。南京律師、東南大學法學院教授張讚寧就是其中的一個,他在網上傳送呂加平寫的「二奸二假」等文章以及相關的視頻,6月24日被南京的國保和公安人員抄走家中兩臺電腦,並帶返派出所問話。在傳喚期間,公安人員質問他為何在網上傳送戰略研究專家呂加平一篇題為《關於江澤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詐騙問題與要求調查的呼籲》的文章。張讚寧表示,公民有知情權,他上傳有關文章並無違法。

張讚寧理直氣壯的表示,當局對他立案調查是沒有法律依據,雖然當局已歸還他兩臺電腦,但他將會依法律途徑,要求當局撤消對他的指控和處罰。

呂加平在今年1月份就曾表示,幾年前因揭露江的造假問題而遭當局監控,此次更加詳細的揭露江的問題獲得廣大各界的支持,包括中共體制內的官員、國安等的支持,沒有受到任何來自當局的任何威脅與恐嚇,公開信在大學等各界廣傳。

他說,「能夠為百姓做點事情,讓人們知道真相,我就沒有遺憾了。我公開揭露,他們不敢動手,現在國內形勢大不同了,大家都敢說敢做,中國百姓百分之百的痛罵江澤民。隨著真相被揭示出來,人們的膽氣越來越壯了,大家都支持我。我說的都是真話,完全站在陽光下,又沒做壞事,有啥可怕的?!只要對老百姓有益,該做的事情就做,怕啥?!」

是啊,怪不得江澤民84歲了,大熱天還得象無頭蒼蠅似的到處轉悠,過一段時間就要搞出點動靜來表示:我還沒關起來呢!△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