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高考的焦慮和宣泄(圖)
 
沉靜
 
2010-6-20
 
【人民報消息】高考,中國特色的高考,大一統的考試制度催生出“一考定終生”的怪胎。以考分為錄取的唯一標準,前途命運系於一次考試,輸贏勝敗在此一舉,這樣的超負荷壓力,把應屆考生和家長的弦繃得緊緊的。所以,每次高考都像戰時狀態一樣緊張。高考也牽動著曾經、未經高考的中國人、甚至海外遊子的心。

守候在考場門外的家長們焦慮的眼神,令人感慨。20多年前,他們或許經歷了那個黑色7月的高考,而今為人父母的他們送兒女來到鬱悶的6月考場。20多年前考上大學,還能找到工作;可如今即便上了大學,不僅要賠上好幾萬塊的學費,而且迎頭痛擊的一棒,就是畢業即失業的殘酷現實。他們焦慮的眼神,有沉重的辛酸,也有無奈的迷茫。

當年就有“學好數理化,不如有個好爸爸”這一說,現在更是天壤之別,09年浙江紹興一中高考加分的名單變成權勢榜,上榜者家長非富即貴。更有無數高官富豪的兒女們早就出國留學,不必過這鬼門關。

老百姓沒錢沒門路,只盼著子女靠勤奮努力,競爭突圍。他們大多數人咀嚼著當年名落孫山的苦果,含辛茹苦地把獨生的孩子養大,期盼著孩子比自己強。高考高考,千軍萬馬齊擠獨木橋。希望渺茫,厭倦無奈,又不得不走這條路。有文憑總比沒文憑強,增加一點競爭的籌碼,好過什麼也沒有。

一旦孩子落榜,夢想破滅,陷入沮喪痛苦之中。父母既要安撫疏導孩子,以防意外發生;又要和子女商定,是復讀重考,還是放棄,壓在父母心頭的石頭,千斤重!

高考結束,瞬間放鬆,全國各地學生瘋狂撕書減壓,宣泄長久以來積壓在心中的壓抑和緊張,撕書照片場面壯觀。“看看,中國的教育制度把孩子們都逼成什麼樣了?”網友慨嘆,“讓孩子們發泄吧,苦學12載就是為了這一天,可四年後又會怎樣呢?”

自古聖賢愛書如命,而現今高考生的集體撕書之舉,正是對現行教育制度、高考制度的一記響亮的耳光。填鴨式教育模式,題海戰術,日以繼夜地為分數奮鬥,面對馬不停蹄的試卷、資料,過著枯燥乏味的三點一線生活,重成績輕能力,重死記硬背不求甚解,扼殺創造力和靈氣,浪費青春,把人培養成為一架架的考試機器。

教材上有多少假話官話套話,就有多少學生的厭倦和痛苦。反來復去背只有一個標準答案的枯燥乏味“假大空”,漸漸思維僵化,停止獨立思考,為鑄造專制機器的標準零件做準備。

集體撕書事件,揭示了中國教育的失敗,呼喚的是真正的素質教育。

韓寒在博客中稱“到現在都一直在慶幸自己沒去上大學”,並且炮轟“高考作文很蠢,作文講究的是培養狗奴才,而不是真性情。”

美國的高考叫做 SAT(學業能力評估考試),考試一年舉行7次。參加SAT考試不是由學校統一組織,學生何時參加全憑自願。美國高校錄取採取“三合一”甚至可以說是多合一進行考核:考試分數(SAT、托福等)、高中平時成績、綜合素質(包括課外學術活動、文體活動、社會活動、公益義工、有償工作等)。

學生的特長不僅是體育和文藝才能,還要在寫作、商務、組織、電腦等不同領域體現。既重視學科成績,也重視非學科類社會貢獻和榮譽。服務意識、關心他人、正直、誠信、合作、組織領導才能等人格、人品備受重視。很多名牌大學十分重視命題作文和自我介紹中突顯出來的個人創意和才能。

這樣的考試是學生的福氣。我想起網上流傳的一段文字,調侃2010年高考遼寧卷作文“幸福是”——幸福是從小沒喝三鹿奶粉,沒注射過山西疫苗,上幼稚園沒有碰見怪叔叔拿刀亂砍;幸福是上學時沒被老師扇耳光,沒在兒童節冒雨給領導跳舞,沒讓去開少代會說些跟自己年齡不符的違心話;幸福是上班時出門不被寶馬車撞,單位不是富士康,領導不是宋山木。

哎,什麼時候,幸福的靈光能降到中國?家長不必那麼焦慮,學生不必在高考後撕書宣泄?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