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猖狂的“官衙內”看中共的權力轉移
 
李源
 
2010-10-21
 
【人民報消息】共產政權的高層權力轉移有個明顯的特點:就是掌權者在戀戀不捨的挪開屁股之前,千方百計要尋找一個與自己貼心的人接手權力才能放心離開。北韓的金正日只放心自己的兒子和妹妹,古巴的卡斯特羅只放心自己的同胞弟弟,中共的黨魁若不是上天不給毛澤東機會,想必也是父子相傳。不過,中共現在的權力交接雖不像前兩個那麼赤裸裸,但權力轉來轉去,要麼傳給“鐵哥們”跟班,要麼傳給“鐵哥們”的“衙內”,歸根結底,還是公權私授。

但是,把權力交給“鐵哥們”或其“衙內”讓傳位者放心了,但13億中國民眾卻實在難以放心。就在中共召開十七屆五中全會“分贓”權力時,河北省發生的一件校園慘案彷彿又在悄悄的提醒人們:“鐵哥們”和“衙內”將會給中國帶來什麼。

10 月16日晚,河北大學校園生活區內,一輛轎車在限速10公里/小時的道路上,以時速70公里/小時的速度撞上兩位風華正茂的女大學生,造成一死一重傷。開車的是保定市某公安分局副局長李剛的兒子李一帆。這位“衙內”撞了人還不停車,被攔下後還說:“你們看把我車撞成什麼樣了?我爸爸是李剛!有本事你們告去!”

這位衙內違章撞了死人,對死者的悲慘和傷者的痛苦視若無睹,其眼裏看到的竟然只是自己的愛車,心裏想到的只是自己有個公安局的爸爸,嘴裏喊出來的竟是一種“撞死你”又能拿我怎麼樣的霸道。在這位衙內眼裏,寶貴的花季生命絕不如他的一塊擋風玻璃。

這衙內為什麼能如此猖狂和喪失人性?

從其言語之中可以看到,此“衙內”能如此猖狂,無非是他有一個能給他撐腰的爸爸,而衙內對他的爸爸如此有“信心”,無非是他的爸爸能在一黨獨裁的中共支撐下,享有一般人難以享有的特權,以及在享受這種特權的過程中,這個副局長“爸爸”能夠擺平很多事情,甚至草菅人命的大事。

中共的公安系統在中國民眾眼裏,可以說是一個人渣泛濫的地方。這個系統在中共把持中國政權的60多年時間裏製造了無數的人間慘劇,是中共時時處處圍堵迫害人民的一隻黑手。因此可以說,這個“衙內”的猖狂就是這支“黑手”在得心應手迫害民眾之余,不經意間在民眾面前得意展現其邪惡能量的一道黑影。

在中國傳統的道德觀念中,人命關天,絕不可以隨意剝奪。“敬天愛人”的中華文明如一道精神長河,一直滋養著這片國土。但這長河之水到了中共時期,就被唯物主義的中共攔腰截斷,民眾生命被視如草芥,成了當權者可以隨意處置的一件物品。

上樑不正下樑歪。如果不是中共用其邪惡、暴虐、反人性的本質從源頭上破壞了中國政權的本性,把中國政權變成了共黨權力家族的私家權力,放大了中共官員人性的弱點,這些官員的兒子也不會如此猖獗,這名花季女大學生的生命也不會過早消逝。

一個小小的中共地級市公安局副局長的“衙內”都如此猖狂,權力更高的“衙內”又將如何呢?歷史和現實告訴我們:權力更大的中共高層“衙內”,在中共的邪惡體制下,為了維護和延續特權和家族利益,只能幹出更大的罪惡。

例子之一是“高層衙內”現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據知名記者姜維平披露,九十年代中後期薄在任職大連市長、市委書記時,為搞形象工程,僅拆遷市民房屋一項,就造成大連市3700多人非正常死亡,無數人自焚、自殘、自殺或被迫遷居他鄉。薄在全球十多個國家被提起刑事控告,卻仍覬覦著這個國家的最高層權力。

現在中共又在剛結束的所謂“五中”全會上秘密交易,把權力交給毫無普世文明理想的“高層衙內”,夢想繼續享受權力私有帶來的罪惡快感。只是中國這輛被中共折騰的千瘡百孔、裹挾著民眾痛苦呻吟的老爺車,在各級官員瘋狂進行的權力、環境和資源掠奪下,發展的空間日益萎縮,已經接近散架解體的邊緣,隨時可能撞死撞傷與其靠近的任何人。即使這些“高層衙內”僥幸竊據高層權力,恐怕要不了幾天,就要落下個人仰馬翻的悲慘下場。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