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退出總統競選的聲明(圖)
 
——──請美國為我祝福,因為我要去競選中國深圳海事局長
 
郭泉推薦
 
2008-11-4
 

不知是否可以接任中國深圳海事局長,奧巴馬一夜急白了頭!

【人民報消息】

奧巴馬退出總統競選的聲明

尊敬的美利堅選舉委員會、迪恩主席(民主黨)、麥肯恩參議員、參眾兩院議員們、親愛的米歇爾、全美公民們:

這是一個艱難的決定:我,現任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奧巴馬決定退出這場選舉。
公民們,民主黨的支持者們,我知道這對你們來說是一個艱難的時刻。你們真切的希望我能帶領你們,帶領美國走出現在的布什低谷,希望我為你們帶來更加自由和富裕的美國。請你們相信直到現在這一刻,你們的願望仍然是我的信念,從未動搖。

可現在我要告訴你們,我將離開這場選舉,你們可以罵我是逃兵、懦夫。是的,你們可以——但是要在我講完之後。

我知道,只要我稍微堅持一下,我可以輕鬆當選為世界最強國家的總統——這個星球上最有“權勢”的人物。

可我還是選擇放棄,公民們!

我們國家民主價值的核心就是個人的自由,人人都有選擇的自由,你們選擇我而不是麥肯恩是因為我更加優秀,對嗎?

可現在我發現了一個比總統更加吸引我的職位,這個職位的魅力之大,足以使我有勇氣承擔失去總統職位的代價。

這個職位就是我決定要應聘的中國深圳市的海事局局長、黨組書記和紀檢書記的寶座!!

安靜!請安靜,女士們!我理解你們的震驚,可是聽我說。

你們都知道,嚴格意義上,我是肯尼亞人,感謝上帝沒讓我生活在非洲。我的祖輩和父輩之所以不遠萬里來到美國為了什麼?你們和我一樣都知道:為了自由!

為了可以表達自己言論的自由!
為了可以選擇信仰上帝的自由!
為了免於匱乏不再忍饑挨餓的自由!
為了避免恐懼的自由!

自由是我們每個美國人崇尚的最核心的價值,ME TOO!

所以,我不能容許我的任何自由遭到踐踏,可我發現我已經承受了很多的不自由,更令我不安的是我發現一旦我順利進入白宮(這幾乎是肯定的),我會被剝奪更多的自由。你們知道嗎?我的父輩從非洲看到的自由的美利堅如同天堂一般美麗,因為她是自由的,所以他們毫不猶豫的從肯尼亞飄洋過海。

而現在,我看到了一個更加美麗的天堂,一個更加自由,更加迷人的國度。所以我和米歇爾毅然決定再一次飄洋過海,正如這個國家的諺語所說:良禽擇木而棲。我再次提醒,我來自非洲。與已經去世的小肯尼迪參議員不同,我沒有顯赫的家世,這意味著我很在乎免於匱乏的自由。我承認我現在的確衣食無憂,可絕不是富裕。

作為參議員的薪水收入一直是幾乎我所有的收入來源,你們都知道參議員的年薪僅僅是不超過二十萬美元,事實上,在二零零四年之前,我和米歇爾全部收入都沒有超過三十萬美元。零六年好一些,超過一百萬,可那是因為我出了一本關於父親的書。我只有一個父親和一個母親,所以我不可能永遠發這種意外的橫財。

對,女士,你說的沒錯,如果我住進白宮,收入的確會提高。可是,布什總統的年薪也不過是40萬美元。的確,這在美國算是中等收入,已經很不錯了。可是,誰會拒絕金錢和財富呢?知道嗎?在那個我即將踏上的美麗國度——中國,好多和我同等地位,甚至更多地位與我遠不能比的官員的收入是我遠不能比的!

例如,中國延吉市市長車鐘日先生的非工資收入即可達兩千萬之巨、中國的最高法院副院長的非工資收入竟然搞到了幾個億。他們的孩子在美國的消費連我都感到瞠目結舌。而中國人民的月平均工資只有2千元不到。

當然,中國的官員從來都不會上中國年薪收入排行榜,因為,這一切都不為人知。我之所以能知道,是因為這些官員得罪了更高層的官員。如果上下沆瀣一氣,誰也不知道他們到底非工資收入能達到多少。據中國公開報導的數據顯示,中國一國有銀行的支行行長上榜收入即可達40億。

先生們!女士們!每次參議院組織到中國公務遊我都不願參加,不是因為我不喜歡這個國度的東方美食,而是我不願在該國同僚面前寒酸到汗顏!

哦,布隆伯格先生也在座,您知道嗎?中國的類似紐約級的城市市長的非工資收入有三億人民幣,而這位先生不用選舉就可以安居市長高位(含副職)達十數年之久。請問布隆伯格先生,您覺得天天坐地鐵上班有意思嗎?您還不想和我一起跳槽到中國去嗎?我不知道您怎麼想,反正我知道,比爾•克林頓先生就很想。

當然,作為潛在的規則,我不想對我熱愛的中國同僚的收入狀況做更多的評論,畢竟我也要成為他們中幸福的一員了。

說起比爾•克林頓先生,我們都知道關於他的一點傳聞,諸如瓊斯、萊文斯基、實習生,橢圓辦公室、雪茄……因為斯塔爾的關係,這些本來愉悅的回憶都讓他的總統生涯變得令人難堪。這也是比爾•克林頓先生決定和我一起到中國謀職的原因之一。

這是中國還有另一種獨具特色的迷人的自由。以那位三億市長為例,這位先生還曾自由的擁有十一位實習生,當然他也不需要寒酸到在辦公室實習,因為有一座龍柏行宮。當然他與鄰省的一位廳級同僚相比就差的太遠,這位先生自己記錄的實習生就有140人——比爾•克林頓先生聽到這個數字的時候哭了!同樣為人民服務,做官的差距怎麼就這麼大?

上帝啊!這是一種怎樣的幸福自由啊!與這種幸福相比,不要說我只是候選總統,就是現任總統又怎樣?

還記得去年的龍捲風嗎?那場颶風不只是捲走了成千上萬人的家園,也卷給布什總統劈天蓋地的臭罵,只是因為他反應遲鈍了些——其實我們理解他的智商的。如果是在那個美麗的國度,我們假設鐵路撞死了幾百個人,那邊的部長不僅不會被撤職,甚至道歉都不用。當然,只需要搞定在北京的政治局常委就可以了。

這就是免於恐懼的自由發揮到極致的自由,官員們無需害怕,別說人身傷害,就連聲音傷害都聽不到。因為中國的官員擁有控制新聞輿論的自由,這是真正的自由。官員們除了和我們普通民眾擁有同等的言論自由外,還擁有另外的一種偉大的自由:免於唾罵的自由。

不要說報紙電臺,哪怕是網絡都會自動的刪除掉一切讓你不舒服的字眼,一片寧靜一片河蟹。

反觀我們,從州長到州議員,國會議員,各部長,有誰沒有被罵過白癡的請舉手?

哦,布什總統舉手了,抱歉,你已經被罵傻了,不算數。

哦,上帝,感謝您給了我們人類一個美好的國家——中國,這是一個多麼美好的字眼。不,從現在開始,我不再需要上帝了!

我不再需要信仰上帝,因為中國的人民幣,中國的實習生,中國的河蟹(中國人發明的偉大的詞語,意思是“和諧”),就是我的上帝!
我即將出任的職位將非常令人羨慕,至少可以象我的前任中共深圳海事局黨組書記、副局長、紀檢組長林嘉祥先生那樣掐住11歲美妙女童的脖子,將其拖向男廁所。

當然,如果我不小心被女童掙脫,我可以理直氣壯地說:“我就是幹了,怎麼樣?要多少錢你們開個價吧。我給錢嘛!”

如果有人不要錢,要問我是誰,那麼我就告訴他:“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下來的,級別和你們市長一樣高。我掐了小孩的脖子又怎麼樣,你們這些人算個屁呀!敢跟我鬥,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請問,美利堅選舉委員會的委員先生女士們、迪恩主席、麥肯恩參議員、參眾兩院議員們、親愛的米歇爾、全美公民們,這麼英雄的話語,美國總統敢講嗎?

你們誰敢對美國人民說?誰敢?請站出來!

如果你們當中有一人敢對美國人民說這句話而被免於處罰的話,我就不跳槽到中國,而堅定地和美國人民在一起,為美國人民服務,做美國人民的總統了!

沒人敢了吧!那好,我要離開美國,去中國享受絕對的自由和絕對的權力去了。請不要挽留我,請給我跳槽的自由,謝謝大家!最後,如果明天的美國報紙想發表我的“退出總統競選的聲明”,請別忘了加上一個副標題:“請美國為我祝福,因為我要去競選中國深圳海事局長”

永遠愛你們的巴裏•奧巴馬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