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要延長中共的壽命嗎?(圖)
 
蔡軒瑋
 
2008-11-3
 


10 月25 日臺灣人民反共的心聲
用行動表達。(中央社)

【人民報消息】馬總統提出希望在任內與中共簽署和平協議,使得這個議題又再度引起社會高度關注與質疑。馬政府幾次出面強調,簽訂和平協定只是遠景,也不會列入這次陳雲林來臺的議程之列,但並不檢討或修改這樣的決定,實乃執政黨對於中共的幻想與對歷史的健忘所導致。“消滅萬惡共匪,解救大陸同胞”的領袖遺訓,相信依然存在於老國民黨員的心目中。但對於部分國民黨員,特別是掌握政治權力的這些所謂檯面上人物,似乎變成了陳年八股。

才是幾十年前,多少國民黨人,為了“反共”的理想,犧牲了生命,血染大地。“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就我所知,曾經並非口號,而是令無數人獻身的理想與國民黨黨魂。滄海桑田轉眼間,一樣是國民黨政府主導的大陸政策,卻讓這些奉獻與犧牲成為歷史的諷刺與笑話。小蔣總統任內被奉為對中共政策指導方針的“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彷彿成了歷史裡的喃喃自語。蔣經國八股嗎?不切實際嗎?共產黨不再是以前的共產黨嗎?恐怕這些答案都是否定的。這位留學蘇聯十多年、曾經加入共產黨但後來轉變成反共領袖的政治人物,恐怕才是中華民國歷史上最了解共產黨的人。

中共認定的和平協議只是手段

首先,中共成立以來所信仰者,是“槍桿子出政權”的實力原則,和平協議之於中共,只是鬥爭手段,表現形式卻有兩種。中共則依照對手與中共的實力考量,採取對自己最有利的形式。對於他們打不過的對手,簽訂和平協議先保留實力,雖然看似與對手妥協,也沒有實體的戰爭,卻是鬥爭轉入了地下,實行一種“軟性鬥爭”。

西安事變之後,共產黨與國民黨簽訂協議,即是血淋淋的例子。中共一方面製造團結抗日的假象,但實則保留實力,待有機會時趁機壯大,和平只是暫時欺騙敵手的煙霧彈。中共建政對於西方歐美各國簽訂的和平協議也類似,雖然表面維持和平,內部宣傳與教育則是夜以繼日的灌輸人民對西方世界的敵意,在意識型態上不斷進行“對歐美資本主義的鬥爭”,對共產黨而言,這場“沒有煙硝的戰爭”其實從未休兵。

在對付與他實力較為相當或較為弱小的對手,和平協定只是用來瓦解對方心防的工具。國共內戰即屬於這種,打打停停、停停打打,三次停戰協議之後,國民黨終被趕過臺灣海峽,和平協議從未兌現。1951年與西藏簽署所謂〈十七條協議〉則更為狠毒,中共承諾給予西藏和平以及高度自治,但一夕之間解放軍馬上大舉壓境,改變西藏政治體制、迫害宗教,接著1959年爆發武裝衝突,和平協議正式成為廢紙,達賴喇嘛流亡海外。對於一樣是共產主義的“自己人”越共,1979 年2月17日的“懲越戰爭”,一方面將越南談判代表騙到北京協商,一方面中共已將軍隊開到邊界,直接開打了。

中共利用臺灣政府防止解體

雖然,海峽兩岸的軍事實力處於不對等的狀態,但臺海周邊是屬於〈美日安保協定〉的防禦範圍。“解放臺灣”是中共至今未變的政治口號,但現在卻是中共沒有把握能夠達成的目標,中共的評估是:強攻臺海更可能是一個可能自取滅亡的唐突舉動,使得中共顯得格外謹慎小心。對臺灣,中共一向採取兩手策略與分化打擊。一方面用飛彈恫嚇,另一方面運用軟性力量,也就是前些年解放軍提出對臺的三戰“經濟戰、心理戰、輿論戰”。

這個戰略目標目前並未改變,在馬政府上臺之後,卻為中共取得了更有力的施行條件,如開放中國媒體、放寬中國資金進入臺灣的限額、放寬對大陸技術轉移的上限等等。對中共而言,雖然解放軍的目標是不費一兵一卒占領臺灣,但並不是中共目前的當務之急。中共更想藉著兩岸關係的改善,提高在國際上的地位。

更重要的是,奧運以後的中國,慢慢的走入了所謂“奧運後蕭條”的魔咒。在經濟成長漸漸步入停滯的狀態下,共黨將可能不再有能力去控管各地反抗共黨領導的危機。對中共而言,在這個時間,如果能夠在臺灣問題上有所突破,帶動臺灣資金與技術的挹註,正是對內加強共黨合法性,防止經濟衰退的重要關鍵。換句話說,與中共談協商、談擴大交流,恰恰讓共黨看見了一個防止崩裂的好方法。

真正了解共產黨統治本質的人必然知道,在中共統治下,人民是多麼的痛苦。延長中共的壽命,就等於延長人民的痛苦與臺灣人民的恐懼。馬總統如果真像他自己所描述,是以兩岸人民為念,必然得重新考量這許許多多為中共增壽的政策,也必然得慎重考慮:如果談判是必須的,要提出哪些議題與前提,才是站在歷史對的那一邊。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