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共武警副司令之死意味著什麼?
 
2007-12-15
 
【人民報消息】(新唐人電視臺《熱點互動》節目)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武警部隊副司令梁洪11月15日死亡。中共官方的說法是“因病而死”,然而香港的媒體最近爆出梁洪是“畏罪自殺”。

在線收看
下載收看

中共軍方目前高度封鎖這一消息,作為江派的嫡系,梁洪之死意味著什麼?目前胡江之間的力量對比有什麼變化?中國大陸的政局現在又有什麼新的發展和新的看點?今天請哥倫比亞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來跟我們作一個分析和解讀。天笑博士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

主持人:最近香港媒體揭露出來,說梁洪是畏罪自殺,而中共軍方卻高度封鎖這一消息。我記得半年前天津政法委書記宋平順,因為中紀委找他約談,馬上他就畏罪自殺,也是選擇了死亡。

但是這個消息當時是沒有封鎖的,那這次梁洪之死為什麼要嚴密封鎖,而且說他是因病而死呢?

李天笑:宋平順之死和梁洪之死首先有一個技術上的差別,當時宋平順死的時候,因為公安插手去勘察現場了,所以這個消息封不住。這次梁洪畏罪自殺是在住家的地下室,外人是不知道的,所以它能夠封鎖的住。

這裏邊涉及到很多江澤民怎麼搞錢、還有控制武警這些問題,所以要封鎖消息。我想最主要的是梁洪確實跟江澤民有一種嫡系的關係。

主持人:這是怎樣一個關係?好像之前我們並不知道梁洪是什麼人。

李天笑:對,如果這件事情不出來的話誰也不知道梁洪,他是一個非常低調的人,是幫江澤民像馬仔一樣幹事的人。他跟江澤民的關係是在六十年代,當時在江澤民作第一汽車分廠廠長的時候,那時候就已經建立了,到後來這個梁洪一直在軍隊裏、在空軍裏,在93年的時候被提為少將,之後一直就在總後部長助理這個職位上幹了9年。

主持人:是江澤民一手提拔?

李天笑:對,一手提拔起來的,我們知道當時江澤民的兩個兒子,在廣東、南方一帶從事走私活動,都是通過軍隊的護駕,由軍隊押運的,當時就是由“總後”來幹這個事情。

所以梁洪有參與這個事情,非常清楚當時江澤民的兒子、江家是怎麼發起來的。梁洪到2002年的時候被提為中將,江澤民把他提到這個職位,又讓他到武警裏當副司令,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控制整個武警部隊,讓梁洪可以在江澤民下臺之後,能夠繼續在武警裏邊再去為他幹事,是把他當作為一個武警的接班人來培養。

所以這一次參加追悼會的時候就以周永康和江澤民打頭陣,他們兩個人對這個事情是“兔死狐悲”。我想江澤民對梁洪的重視,他想把武警部隊作為自己的私家軍,當成“江家軍”來進行操控、培養和發展的。

在82年武警成立的時候,它還是一支很小的部隊,現在正規部隊有300萬人,而武警已經發展到有150萬人,而且它是一個總部,就是一個大軍區的級別,同時整個武警總隊、各個市的武警總隊至少是副軍級,北京市是正軍級的,而且從國外進口先進的武器、設備、各種技術等等,都是給武警部隊,所以這個武警部隊現在成了介於軍隊和警察之間,但是作戰的能力等等都是在…

主持人:不輸於正規軍

李天笑:對,完全是出於江澤民的目的。

主持人:就說這個武警部隊是在江澤民手裏一級級壯大起來的。那麼這次作為武警部隊的副司令的梁洪死了之後,對於江派人馬它有什麼樣的影響?

李天笑:首先看到的一個趨勢是江澤民這一派確實是“昨日黃花”,逐漸走下坡路,像這樣的人他住這樣豪華的住宅,有這麼高的地位,他不會輕易的自殺,一定有重大的原因在背後。

所以說替江澤民幹事首先是不得好死,給他準備的後路是非常不妙的,再有梁洪掌握了江澤民的一些重大的線索,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江澤民保不住他,保不住他也只能讓他死了。

再有一個,我想這個事情直接就說明,胡溫已經威脅到江澤民的身家性命了,武警部隊既然作為江澤民的禦林軍,是他最後一道的防線。那麼胡溫直接通過抓經濟問題、打腐敗等等,通過梁洪威脅到武警,是抓到江澤民一個要害的地方。

還有一點,從目前來看,這個內鬥的焦點還是在武警梁洪的上面,就是周永康這兒,因為武警第一政委是周永康,那麼這個事情也很蹊蹺,但也說明一個問題,既然梁洪必須用這種方式為江澤民效命,選擇了自殺。那麼我想將來周永康的下場也是很不妙的,所有為江澤民賣命的人下場可能也是很不妙的。

主持人:我們留意到最近中國大陸的經濟領域也是多事之秋,隨著中石油回到上海上市以後,國內的股市一直在跌,進入跌勢,很多的股民都被套住了。另外,油價也在上漲等等方面的這些因素。

那有人說實際上這是江派勢力的一種反撲,是攻防的一種戰略,就是通過經濟領域的鬥爭來影響政治鬥爭,再反過頭來用政治鬥爭使得他在經濟領域能夠獲得更大的利益,那您怎麼看這種局勢的變化?

李天笑:我覺得這個說法是有一定道理的,現在就是胡、溫和江、曾之間的這種內鬥出現了混戰,特別是當這個胡、溫涉及到江澤民老巢的時候,江澤民越來越感到自己的日子不好過,就是自己的身家性命都難保的時候,他會採取各種狗急跳墻的方法。

主持人:會有一種反撲?

李天笑:對。剛才提到,首先在十七大當中,我們看到江澤民這一次是集中所有他的人馬和人脈的力量進行反撲,甚至不顧中共自己的一些幫規,出現在十七大的主席臺上面,這是以前沒有看到過的,他已經不擔任任何的職務了。

而且把周永康強行塞入政治局常委,原來講好是李克強接班的,後來討價還價,施加壓力的結果變成了雙接班。

我想江澤民確實是到了他認為再不這樣做的話,很可能胡錦濤會利用政治局的優勢把他徹底的打下去,再有一個就是胡錦濤反擊的方式,實際上就是通過利用民眾來“民告官”。

周永康前一階段接到的這些訴訟案,實際上也是在胡溫支持的背景下才能夠進行的。

另外還提到了各種經濟手段,現在對這個江澤民這一派來說,他尤其認為是可以直接利用來打擊胡的左膀右臂——溫家寶。因為溫家寶主管國務院,因為現在知道國內所有這種遺留下的經濟問題都是江澤民時代遺留下來,但是溫家寶執行他的權力能搞好嗎?是搞不好的。

所以說他們就利用比方說股票的問題,還有石油的油荒問題、價格的問題等等,包括這次的港股直通車,實際上都是想藉這個問題來打溫家寶,把溫家寶卸掉之後讓胡更加孤立。

這樣胡、溫當然不會坐視不管,坐以待斃,比方用揭露中石油作為國有企業參與了地下錢莊的問題等等,實際上也是反擊江澤民和周永康。

主持人:都是一種內鬥的表現。

李天笑:對。

主持人:我們看到12月6日山東曲阜的工商行政管理局的一個公務員孔強,他給胡、溫,還有吳邦國三人發表了一個公開信,他呼籲要法辦江家幫和上海幫,而且他還表示說我願以死來替江家幫祭刀,先殺了我,再審判他們,做為一個普通的公民,他敢於這樣子站出來直接挑戰江家幫,這說明了什麼?

李天笑:我想首先說明就是了“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就是民眾到了一種被鎮壓、被迫害一定的限度的時候,他們會捨棄他們自己本身的身家性命,然後起來進行反抗,那麼這個已經說明老百姓對江家幫的這種認識已經達到了一定的程度。

主持人:已經不能再容忍了。

李天笑:對,這是一點,再有一個就是除了痛恨之外,我想就是現在的這個民眾對整個中共,包括江家幫在內的這種反抗,實際上已經出現了非常新的一個勢頭。

這個勢頭就是說原來是各個零星的反抗、抗爭,但現在實際上由點到面上,而且上下都呼應起來了,比方說通過原來是草根之間的聯繫,現在都是公開信,公開信是什麼呢?

就是說直接跟胡、溫寫信沒有用,直接跟你的上級反映、上訪都沒有用的這種情況下,就把這個信息公開到全國各地所有的人那裏去,變成了一個連成一片這麼一個樞紐,一個聯繫,就是聯繫的線索。

所以這種特徵,我覺得是包括孔強的出現,說明了中國民眾對共產黨的反抗,對共產黨的這個不滿已經達到了臨界點的這麼一個地步了。

主持人:那麼還有一件大事,最近發生就是在12月初的時候,一個海外的論壇《未來中國論壇》,他發表了“成立中國過渡政府”的這麼一個公告,其實是在公開的挑戰中共的權威,唾棄中共了。那您認為要成立一個未來、臨時的過渡的政府,現在來做這樣的事情,是不是時機成熟了?

李天笑:我覺得這是順應天意,順應歷史潮流的這麼一種結果。因為從目前的情況看,中共在民眾中不得民心的程度已經達到了民眾向共產黨直接討公道,沒有什麼公道可談了,完全失去了這種幻想,打破了這種夢想了。

所以說就發展到,我拋棄中共,我就是在你中共之外另起爐灶,我不需要你中共來做為我的領導人了,那麼這個就說明了一個趨勢,實際上民眾也看清楚了,中共是不可改良的。

主持人:十七大之後這個問題大家就更清楚了。

李天笑:清楚了,它不會進行任何政改,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再有一個就是它本身的腐敗是一種劣幣淘汰良幣的這個過程,就是不可逆轉的,它裡面的腐敗是越來越多,越來越多,你拿掉兩個貪官變成十個、三十個。

那麼還有一點就是共產黨欠下的血債也越來越多,它也不可能不經過清算就能夠保存自己,這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在這樣子一種基礎上,我想過渡政府就孕育而生了,而其合法性在哪裏?在什麼地方?成立一個過渡政府,合法性就是在於否定中共暴政,就這一點他就是合法的。

主持人:同時過渡政府也代表了一定的民意。

李天笑:對,這個過渡政府代表了民意,代表了民眾對共產黨的厭惡,要它們下臺的這麼一種民心。所以這一點上過渡政府是合法的,它會為將來的政府創造民主選舉的這麼一個環境的條件,達到這一個目的的時候,我想是它過渡歷史使命的完成了。

主持人:好的,我們今天時間又到了,非常感謝您參與我們的節目,觀眾朋友們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我們下一次節目再見。


********************************************************

購票從速!新唐人“聖誕奇觀”晚會盡顯東方神韻

看新唐人聖誕晚會、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神韻藝術團晚會有大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