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五中全会前后 访民持续被监控(图)
 
2020年11月3日发表
 
中共召开五中全会期间,截访人员布满车站。

【人民报消息】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于10月29日结束,北京及各地仍不断传出有访民在北京被截访,遣返后被监控在家,已知有多人失联。 中共五中全会期间,北京当地访民小戈(化名)向记者爆料,她住家门外10月25日来了2个壮汉,有时来4个人,守在门口。我出外时,他们贴身跟着,完全没有自由可言。 小戈说,我是个病老太太,四五个爷们看着我,国家的钱就这么浪费了。一到开两会就这样,这都是人民的血汗钱。我上楼,他们跟着上楼,下楼跟着下楼,上厕所他们就在外面守着,这是对我的污蔑,限制我人身自由。 她说,我是金融集资受害者,房被骗了,辛辛苦苦赚的血汗钱又被政府骗了,还被限制人身自由。北京遍地是法院,但大法院大枉法,小法院小枉法,什么都不按照宪法走,宪法还不如擦屁股纸呢! 北京东城区访民小王说,我家外面有4个人看守着,出不去,每次会议都这样。 据悉,小王因2001年的拆迁安置不公,开始上访维权,至今将近20年,但问题都没得到解决。 上海访民孙洪琴、崔福芳和崔红、崔群姊妹在中共五中全会前,一起到北京上访。10月23日下午,孙洪琴、崔福芳在北京南站被地区政府截访人员绑架至北京右外东庄90号接济站。 孙洪琴被遣返上海后,居住的房屋外面多了几名大汉,挡在门口不让外出。孙洪琴问他们「谁让你们来的?」对方回答是派出所,却不肯说是哪个派出所。 据悉,崔福芳、崔红、崔群的手机迄今一直呈关机状态。 江苏苏州市访民陶红的房屋在2010年被强拆而开始上访。五中全会期间,她到北京举报控告,10月27日下午1时许,在南长街被警察查身分证后送去天安门派出所,下午5时许被送进久敬庄,晚上9时许被转送回原籍张家港市。 陶红说,在久敬庄看到很多新访民,有一对老夫妻是今年1月份房子被偷拆而到北京上访,结果在路上被查身分证的警察从包包里搜出信访材料,因此被抓,其它还有好几个人也是这种类型,都被送到久敬庄。 江苏如皋市访民张岳兵于10月20日下午5时许,在北京市房山区长韩路上,被多名不明身份人员抢劫手机、驾驶证、钱包及公交卡等物品,并且对他暴力绑架上一辆挂苏牌照的车,于次日早上6时许到达如皋市龙游水利风景区如城水利站的黑监狱。在他绝食绝水抗议,4天后被送回租屋处。 10月28日早上9时30分许,张岳兵下楼要去修电磁炉,下面有5人拦住不让他出去。他报警后,警察并未制止他们非法拘禁、限制人身自由行为。于是他向公安部举报如皋公安局出警不作为,未依法履行法定职责,还他人身自由,并追回被抢的财物。 此前,北京当局除了对于到北京上访的各类人员进行疯狂截访外,对北京当地多名异议人士也提前予以带离住所。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表示,听说何德普去贵州,翟岩民去河南,查建国老先生拒绝被旅游,但可能被带到近郊,李蔚可能在家里监视居住。此外,维权人士倪玉兰夫妇、张德利、王玉琴等人也都遭到严密监控。△

 
分享:
 
人气:76,323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