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群恶! 巴雷特在大法官确认听证会(多图)
 
张目
 
2020-10-15
 



巴雷特是非常合格的最高法院大法官。



2020年10月1日,美国华盛顿特区,川普总统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巴雷特到国会山会见参议员杰里ܪ莫兰(Jerry Moran,左)。

【人民报消息】1933年3月15日出生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思·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于今年9月18日去世,时年87岁。她的最大愿望是活过这次总统大选,能够给川普挡挡道儿,但人算不如天算。

她的去世使美国的政局看似动荡不定,但其实是前途大大的光明。

总统川普决定在11月3日大选前提名新法官,而民主党坚持要在明年1月20日新总统上任后才能提名新法官。原因是什么呢?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共9名,一名首席大法官,8名大法官。目前格局是共和党5名,民主党4名。但最近问题又来了,接班不久的首席大法官保守派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也左右摇摆起来了。如果坚定逆天而行的金斯伯格空位由顺天而行的法官来填补,那很多害人的法律就无法出炉了。近期川普宣布了一个20候选人名单,但他说此次优先考虑女性。当然,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川普提名的一定是顺天而行的人,这就让美国的黑暗势力抓狂。

川普总统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是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在疯狂的阻挡中,对巴雷特最高法院大法官为期四天的提名听证会照样从10月12日(周一)开始了。14日已经进行到第三天,两党议员们此前分别就平价医保、宗教信仰、枪枝管控、同性婚姻、堕胎权,以及判定今年大选结果等话题向巴雷特法官发出问询。

◎ 巴雷特的宗教信仰

巴雷特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有七个孩子,其中两个是收养的,深受占美国多数的传统信仰家庭的喜爱。她于2017年获川普总统提名出任美国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此前在圣母大学担任法学教授。她被学校和学生评价为非常优秀的教师。

民主党议员提出巴雷特的信仰是否影响她公正判决。共和党议员则回答,这是耻辱,美国建国以来就尊崇信仰自由,没有这种说法──个人信仰不能履行公职。

拜登此前不得不对媒体表示,巴雷特的信仰不在考量范围,但拜登把攻击点放到奥巴马医疗保健法,他指巴雷特说过希望废弃奥巴马医疗保健法,而「总统也准备要废弃这一保健法」。

◎ 民主党提《奥巴马医保法》

本次听证会上,民主党参议员问询的重点之一就是《平价医疗法案》(奥巴马医疗保健法)。按照预计,在11月3号投票结束一周后,最高法院将对共和党参议员要求废除该法的上诉进行研究。

民主党担忧,巴雷特说过希望废弃奥巴马医疗保健法,而总统也准备要废弃这一保健法。川普曾发推说:「共和党人必须高声反驳,我们将向美国人提供更好更廉价的医疗服务」。

巴雷特法官在听证会上没有明确表示她会如何裁决,但反覆强调会保证自己的司法独立性。她还澄清:「我从来没有和总统或是他的任何幕僚讨论过我可能会如何做出判决。」

◎ 法院「不应试图」制定政策

当被问到在同性婚姻、堕胎权,以及枪枝管控上的看法时,巴雷特解释说,大法官没有权力对这些已经被判决过的案件做出重新裁决,但如果最高法院决定受理新的有关案件,她会根据法律条文进行研究后做出定夺。

左派攻击巴雷特的宗教信仰,或者说因为她有信仰而担心她在堕胎一些议题上有明显立场,影响她对法律的阐释,这一点至少在这两天的听证上,民主党还算是很谨慎的。因为他们知道拿一个人的宗教信仰说事会引起反感,因此民主党小心翼翼选择不去触碰这一敏感点。转而选择直接质问巴雷特,「你是否反对罗诉韦德案的裁决?」「你是否反对奥巴马健保?」

巴雷特回答得很乾脆:法官的职责不是来摧毁什么法律条款的,而是遵从法治和诠释宪法的。如果案件没有摆到自己面前,她绝对不应该持有任何特定的立场。

巴雷特法官在两天的听证会上都多次强调了自己是法律原旨主义者。

她说,「宪法条文是怎么写的,我就怎么解读它。我认为宪法表达的意思就是作者们在那个时代想要表达的意思。它不是随着时代的改变而改变的,我没有权力去更新它的意思,或是把我自己的政策观点强加于它。」

巴雷特在听证会前一天说,法院「不应试图」制定政策,而应将其留给美国总统和国会。

而刚刚离世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金斯伯格却恰恰相反,她1959年毕业于哥伦比亚法学院,曾当法学教师和妇女权益律师,1980年被任命为联邦上诉法院哥伦比亚特区巡回审判区法官,1993年由克林顿总统任命为联邦最高法院法官。她在两个顶级的法学院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按理来说她应该是个最棒的律师,但她是女权主义者。 2007年成为最高法院内富有争议的自由派法官之一,坚决主张妇女有堕胎的权利,并且支持同性婚姻,并使之成为法律。

实际上,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职责是诠释宪法,而不是制造法律。金斯伯格是最不合格的大法官。

◎ 民主党试图阻碍「确认程序」

听证会第一天(12日),共和党人与民主党人展开激烈交锋,共和党赞扬巴雷特无论作为教授、法官及母亲都出类拔萃,对其提名和确认都符合宪法;民主党抨击共和党在距离总统大选只剩22天、疫情肆虐时强行推动确认程序。

主持听证会的参院法律委员会主席格雷厄姆一上来就说,「争吵将会持续整整一周」。「所有的人都在注视我们,我们应努力做到文明和互相尊重」。

民主党无法找到有效的攻击点。他们只能转而把矛头指向共和党,猛烈抨击不应该在举办这个听证会,因为五十多人挤在一个房间里,病毒传染风险太大。

但共和党强调,本次听证严格按照CDC的指导进行的,如果你不愿意到现场,咱们视频连线进行也是可以的。所以,一连四天的听证肯定会顺利进行下去了。

听证开始之前,巴雷特向参议院提交了自己的书面发言,阐述了自己的立场。她说:「法院肩负执法重责,但法院不是设计来解决每一个问题,或矫正公众生活的每一项错误。」她说,「政治决策和政府的价值判断必须由靠人民选出的政治单位来决定。」

也就说,美国政治结构是三权分立的,不要指望让法院来解决所有问题,只有当人民对立法机构的判断或者总统、州府等出台的行政命令感到不满时,法官才会依据宪法或法律条例出手进行调停。

再有,川普精挑细选出来的这位大法官人选,几乎无可挑剔。全美律师协会为她背书,绝佳的大法官人选。而民主党无法像攻击卡瓦诺大法官一样,从她个人的人生经历和性格特点上,找到合适的攻击点。上次提名卡瓦诺时,民主党用三十多年前所谓性侵来抹黑阻挠。而这次是女性,他们不好下手。

来自夏威夷的日裔女参议员广野(Mazie Hirono)竟然问同为女性的巴雷特:你有没有性骚扰或性侵过别人?回答「没有」后,这个女议员接着问:你有没有因这类行为被惩罚?女性逼问女性这种话题,可以说是无耻至极。但民主党没办法,他们知道如果没有重大爆料意外出现,参议院对巴雷特的确认基本已成定局,所以就表现的狗急跳墙、自取其辱。

届时最高法院保守派法官将具有6:3的优势,对美国未来几十年的法律将造成深远影响。

民主党还传出,若巴雷特听证通过,他们就将试图重组最高法院,共和党议员指责说,这是让法院成为第二个立法机构,将破坏美国的三权分立系统,摧毁美国政治体制。

而巴雷特本人在听证上会的表现,可谓宠辱不惊,并且知识储备丰富。面对两党议员的拷问,表现得镇定自如。

◎ 人哪,该清醒了


巴雷特举起空白的笔记本,证明一切在心中。
听证会上,还出现了有意思的一幕,看她表现得太好。共和党资深参议员约翰·科宁(John Cornyn)让她向大家出示一下她的笔记本,想看看她到底有没有提前准备什么。结果巴雷特举起空白的笔记本,回答说「只是一张抬头写有美国参议员院的信纸。」她向议员们证明,自己很坦率,没有事先做准备。所有问题,全凭记忆回答。

大法官提名人果然不同凡响,于是巴雷特举起空白纸张的场景,就成为了今天媒体广泛报导和传播的亮点了。

照此下去的话,尽管对峙激烈,民主党人仍然难以阻挡川普提名的这位大法官人选进入最高法院。目前共和党人在总共100席的参议院拥有53席,即便已有两位共和党参议员反对在大选投票前确认新法官,但巴雷特最终还是能够按计划下周就得到确认。

这不是人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就像金斯伯格一样,几十年来因为阻挡天意而被五种癌症缠身,多次摔倒骨折,尽管每天拼命锻炼,想活到某某天,结果就偏偏活不到某某天。人在这个戏剧化的现实面前难道还不清醒吗?!(文/张目)△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