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又来了!神为何分4次灭罗马帝国(多图)
 
梁新
 
2020-1-5
 



这是古罗马帝国发生黑死病(鼠疫)的凄惨街头景象。人无法与肉眼看不见的病毒对抗,只能乖乖束手待毙。人哪,应该光明的活着!只有真心敬畏神的人才能走到未来!


2003年4月份爆发Sars,口罩脱销,等疫情缓解后摘下口罩,脸上有个清晰的口罩印儿。

【人民报消息】北京2019年10月份确诊两例肺鼠疫后,业内人士当时称,中国至少4个省市已鼠疫扩散。到底扩散到多少省市?没有人知道。

最近又有一个更惊心的消息,武汉爆发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并已扩散到香港、新加坡等地。

自2019年12月初至月末,武汉医院一共发现27起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但直到12月30日,网络上匿名曝光了一份政府内部红头文件,消息才传开来。 这份文件来自于武汉市主管卫生和健康的政府部门卫健委,名为《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

网上还流传一张检验书,上面明明白白写道:检测结果为SARS冠状病毒!

经过17年,SARS又来了,这次不是非典型性肺炎,而是更凶险的SARS冠状病毒!

◎ 2003的惊恐又来了!

2003那年,从中国大陆传到世界30个国家,人人谈SARS色变。中共为掩盖真相称其为「非典型性肺炎」,简称「非典」。

2013年,新快报网站发布了10年前萨斯期间一张令人震惊的照片。照片批注称,广州几名身着隔离服的警察将一名从医院逃离出来疑患萨斯的病人当场截住拖走。



2003年,广州几名身着隔离服的警察将一名从医院逃离出来疑患萨斯的病人当场截住拖走。

北京某卫生学校的学生透露说,多年前她的老师曾在课堂上告诉他们,非典时很多患者都给活着焚烧了。

卫校学生说:「当时北京的非典特别严重,有很多人已经没有什么治愈的希望,但是让他活着就散布那个病毒,好多人其实就是直接给拉到火葬场去烧了,就是那病人还没有完全咽气,然后就直接放弃了。」

北京市民庞女士表示,她曾经听北京某个医院的护士描述,一个患非典的老党员当时大声叫着,说他是老党员不能烧他,但还是被人用被子一裹直接扔到焚烧炉里,活着就给烧了。

据中共官媒《新京报》2020年1月2日报导,不明肺炎的病人都在武汉市一家传染病专科医院金银潭医院进行隔离治疗,外人和家属一律不得探视。有其他患者家属表示,家人发病至今已有8、9天,但院方只告知病情得到控制,趋于平稳,「既没有往好的方向发展,也没有恶化。」至于其它情况,家属无从得知。

根据党的需要,医院被禁止接受一切采访、拒绝回答疫情的相关问题,甚至连患者是否确定为何种病毒,都不允许回答,要记者去武汉市卫健委官网看标准伟光正答案。

据早报1月3日凌晨报道,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出现不明原因的肺炎事件持续发酵,相关患者已全部转入当地一家医院集中隔离治疗。截至昨晚截稿,官方未对此次肺炎的病原检测结果进行通告说明。香港、台湾等地则已提高防控层级,希望阻绝疫情入境。

综合《新京报》与《中国经营报》报道,武汉不明肺炎患者2019年12月31日(周二)已全部转入武汉金银潭医院集中隔离治疗。这家医院是武汉一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医疗救治定点医院,也是一家传染病专科医院。除了确诊肺炎患者,目前居住在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的其他呼吸道疾病患者,也会被建议到这家医院就诊。

报道说,医院目前已进入应急状态,在相关病房,外人一律不得探视。家属想要送东西给患者,只能在门口交给医务人员,不能入内探视。有工作人员称目前是「特殊情况」。

特殊到什么地步?怎么听着跟2003年集中消灭「非典」病人一样了呢?

◎怕见Sars,江泽民落荒而逃

2002年底左右,广东爆发Sars,中共为了开好十六大,隐瞒不报,到了2003年3月中共两会期间全面爆发,4月中旬Sars攻进中南海,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吴官正呼吸极度困难,随时有去八宝山的可能。江泽民吓的带着全家逃到上海。

上海市卫生局那年5月16日在其网站上说,「该市今天又有一人死于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这是上海迄今第二个SARS死亡病例。」为什么上海如此铜墙铁壁呢?

因为三呆婊江泽民曾警告其亲信、时任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一定要全力保住上海最后这块地方,否则中共统治就完了。弄的上海党政头头儿们心惊肉跳,从而使上海2例SARS病例的纪录被「保持」了相当一段时间。后来上海的疫情实在掩盖不住,江又带领全家出逃其它省市。

◎薄熙来的夜路走多了

2003年5月4日,据《辽宁经济日报》报道说,5月3日,(时任)辽宁省长薄熙来对沈阳市几家重点单位进行了检查。在沈阳工业大学,薄熙来威胁说:「如果一个宿舍发生交叉感染,教育厅厅长要引咎辞职;一个班级出现问题,主管副省长要引咎辞职;要是一所大学发生大规模疫情,我这个省长就引咎辞职。」

辽宁省教育厅厅长当然不想引咎辞职,主管教育的副省长也不想引咎辞职,薄熙来了解他们的心理状态,于是耍了这么个小聪明。这么一来,即使隐瞒的疫情被揭发出来,他这个省长也一点责任没有:他是被底下官员蒙蔽的!

不过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2012年1月,薄熙来的魔鬼老婆谷开来毒死了英国人伍海德,薄还想耍小聪明,把杀人责任推到时任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头上,结果没成功,自己倒进了监狱,恶报到时辰,得了癌症,2019年12月12日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 萨斯和黑死病(鼠疫)患者真有巨大传染性吗?

深圳公安一位专门处理萨斯死人的警察说:「因萨斯患者有巨大传染性,医院已不负责处理萨斯病人尸体,这部份工作由军队和公安系统接管,死者由部队统一销毁。」

萨斯和黑死病(鼠疫)患者真有巨大传染性吗?要是说没有,可口罩短缺,连治感冒的中药板蓝根都脱销。要是说有,可又有两个活生生的例子无法解释。

一个是2003年4月发生在中南海的SARS疑云,另一个发生在古罗马帝国末期,都有文字记载。

◎ 中南海SARS疑云

2003年萨斯肆虐时,死人无数,还撂倒了住在中南海的时任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吴官正,还有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中南海上下都慌了神儿,赶紧追查,最后说是陈云遗孀于若木的保姆得了萨斯(SARS)。

这就怪了,于若木的保姆天天得照顾她,于若木没被传染上,而住在距离超远、从来不见面的吴官正和罗干倒被传染上了!这如何能解释的通?!

如果,1919年4月15日出生的于若木在2003年那个当口因其它病去世,也得说成是非典。但过了3年,直到2006年2月28日,87岁的于若木才过世。

◎ 造成古罗马帝国灭亡的鼠疫传染吗?

另外一个说不清的神奇现象发生在古罗马帝国灭亡之际,被教会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用笔墨记录下来,这对于现在急需逃命的人实在太重要了。

我们先来看看第一次瘟疫的可怕

《圣徒传》的作者兼历史学家约翰见证了第一次瘟疫,并用文字记录下来它的可怕和不可思议。这次古罗马帝国的人口减少了三分之一,在首都君士坦丁堡有一半以上的居民死亡,三个人里面就有两个人死亡!

约翰的记叙甚为详细,令人毛骨悚然,他写道:

到处都是「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四处都有倒毙街头、令所有的观者都倍感恐怖与震惊的「范例」。他们腹部肿胀,大张着的嘴里如洪流般喷出阵阵脓水,他们的眼睛通红,手则朝上高举着。尸体叠着尸体,在角落里、街道上、庭园的门廊里以及教堂里腐烂。

「在海上的薄雾里,有船只因其船员遭到了上帝愤怒的袭击而变成了漂浮在浪涛之上的坟墓」。

田地当中「满是变白了的挺立着的谷物」,却根本无人「收割贮藏」。「大群已经快要变成野生动物的绵羊、山羊、牛以及猪,这些牲畜已然忘却了耕地的生活以及曾经放牧它们的人类的声音」。

在君士坦丁堡,死亡的人数不可计数,政府当局很快就找不到足够的埋葬地了。「由于既没有担架也没有掘墓人,尸体只好被堆在街上,整个城市散发着尸臭」。

「有时,当人们正在互相看着对方进行交谈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摇晃,然后倒在街上或者家中。当一个人手里拿着工具,坐在那儿做他的手工艺品的时候,他也可能会倒向一边,灵魂出窍(主元神离体)」。

「一个人去市场买一些必需品,当他站在那儿谈话或者数零钱的时候,死亡突然袭击了这边的买者和那边的卖者,商品和货款尚在中间,却没有买者或卖者去捡拾起来」。

墓地用完之后,死者被葬于海中。大量的尸体被送到海滩上。成千上万具尸体「堆满了整个海滩,就如同大河上的漂浮物,而脓水则流入海中」。虽然所有船只穿梭往来,不停地向海中倾倒它们装载的可怕货物,但要清理完所有死尸仍然是不可能的。


无论活着时是贵族还是奴隶,此时一律平等!
因此,查士丁尼皇帝决定采取一种新的处理尸体的办法:修建巨大的坟墓,每一个坟墓可容纳7万具尸体。

无论活着的时候是哪个阶层的,在这个时刻一律平等。

约翰写道:「由于缺少足够的空间,所以,男人和女人、年轻人和孩子都被挤在了一起,就像腐烂的葡萄一般被许多只脚践踏。接着,从上面又头朝下的扔下来许多尸体,这些贵族男女、老年男女、年轻男女以及小女孩儿和婴儿的尸体就这样被摔了下来,在坑底摔成碎块」。

「每一个王国、每一块领地、每一个地区以及每一个强大的城市,其全部子民都无一遗漏的被瘟疫玩弄于股掌之间」。

一个说不清的神奇现象被记录下来

亲身经历了第四次瘟疫的教会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这样写道:「每个人感染疾病的途径各不相同,根本不可能一一加以描述……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间,并且还不仅仅与被感染者,而且还与死者有所接触,但他们完全不被感染。还有人因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亲人而主动拥抱死亡,并且为了达到速死的目地而和病人紧紧靠在一起,但是,彷佛疾病不愿意让他们心想事成似的,尽管如此折腾,他们依然活着」。

伊瓦格瑞尔斯亲历毁灭古罗马帝国的瘟疫,他最有发言权。他证明在烈性传染病面前,有人不但不戴口罩、不吃预防药,而且主动拥抱死亡,结果「尽管如此折腾,他们依然活着」。

烈性传染病传染吗?伊瓦格瑞尔斯明确告诉后人什么是真相。

◎ 世界卫生组织的防范疫情资料与名人说辞均误导世人

美国著名流行病学记者、曾因报导埃博拉病毒而获得普利策奖的劳里·加勒特(Laurie Garrett)透露说:「2002年12月初,中(共)国政府得知广东省出现了新型的呼吸道疾病。但是没有向世界卫生组织或邻近国家发出警报。」

在广东、四川和东北三省等地,军队用「封村」的办法,灭绝了很多萨斯瘟疫爆发的村落。其办法是:首先切断电话线,封锁消息,禁止所有人员离开。有一个村落被封村后,有人偷偷跑出来,结果被军队开枪打死。大多被封村的地区,警方基本上是等待里面的人全部死光,然后大面积的消毒处理。

加勒特说,当一个SARS感染者逃离广州,入住京华酒店之时,香港的卫生机构对这个病毒一无所知。它在那个酒店蔓延开来,然后传播至香港、河内和新加坡的医院。蔓延至30个国家,造成8000人感染,744人死亡⋯⋯

「最终,2003年,SARS中国本可以防止这个悲剧发生,但是却选择了隐瞒和否认。」加勒特强调,而2019年这一次,不论是武汉或北京相关机构,依然只透露很少的任何形式的消息。不仅如此,还抓捕了8个在网上提醒大家注意疫情的人。

据世界卫生组织资料显示,结核病属于飞沫传染性疾病,即病原体会藉由开放性结核患者咳嗽、打喷嚏,或说话过程中所产生的飞沫散布;而潜伏性结核病患者则不会散布疾病。开放性结核常发生于鼠疫(黑死病)及爱滋病患者。

另有资料显示,结核病主要传染途径是飞沫与空气传染。主要是因为传染性结核病患者常在吐痰、咳嗽、讲话、唱歌或大笑时,产生带有结核杆菌的飞沫,如不小心吸入患者产生在空气中的飞沫核,即可能感染,但不经衣服或食器传染。传染常发生在与病患同住一室的家人或密切接触的人。与传染性病患的接触时间长短,以及共处的环境是否通风良好,也是影响结核菌传染的重要因素。

因此,现在口罩和板蓝根冲剂成了最紧缺的畅销货,满大街都戴着口罩。

但是,经历过灭绝性瘟疫时期的见证者们告诉我们,以上的认知都是错误的,真真切切的、百分之百的错误,戴口罩不管用,吃板蓝根也不管用。

那么,吃什么,戴什么管用???有人真急了:不管花多少钱,只要能保我的命!

确实,若是以保命为前提的话,钱就显得微不足道和渺小了。

那么,如何能保命呢?

先让我们看看神为什么用50年时间分4次灭亡了强大的罗马帝国,而不是一次解决。

◎神用半个世纪的时间分4次灭亡罗马帝国

公元541年到公元591年的50年间, 强大、无人能战胜的古罗马帝国被四次可怕的黑死病(鼠疫)灭亡了。

50年是半个世纪,对于一个人来说,很难在人间度过一个世纪,所以50年真的是很长久了。50年分4次,每10年左右,来一次黑死病,直到古罗马帝国被彻底消灭。为什么不一次完成?这是神的慈悲,在给活下来的人反思和改过的机会。

结果,活下来的人依然我行我素、继续干着违背天理的事情,于是神再销毁一批,儆醒留下来的人;人不肯改邪归正,仍继续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神再销毁一批,直到古罗马帝国彻底消亡,留下来的是神认为可以称作是「人」的生命。

见证第一次瘟疫的信仰者约翰说,「用我们的笔,让我们的后人知道神惩罚我们的数不胜数的事件当中的一小部份,这总不会错。也许,在我们之后的世界的剩余岁月里,我们的后人会为我们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的可怕灾祸感到恐怖与震惊,并且能因我们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惩罚而变得更加明智,从而能将他们自己从上帝的愤怒以及未来的苦难当中解救出来」。

如何能保命呢?那就是做个让神喜悦的人。因为只有神有能力改变人的生死与命运,而神只保护顺天而行的好人。(文/梁新)△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