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忠狗的故事教我們如何做人(圖)
 
許靈
 
2019-7-28
 



希臘有一條白色小狗在主人出車禍喪命的地方守候了至少一年半的時間。

【人民報消息】爸爸最喜歡養小動物。小的時候,家裡前院後院養了很多小動物,那時候30元錢可以養一家人,爸爸花80元錢買回一對安哥拉長毛兔,兔毛雪白雪白的,非常細密,連耳朵邊上的毛都長長的,令人驚嘆。家裡養的兩條狗,一條大狼狗很少走進客廳,一條卷毛小狗,兩隻眼睛不一個顏色,常常留連在客廳裡。

共產黨來了,說北京不許養狗,我親眼看到家裡的兩條狗被套上勒死了,然後扔到大門外的帶篷卡車上。車上都是死狗。爸爸老了之後,只在鳥籠裡養兩隻很小很小的小鳥。我問怎麼不養狗了。他說人老了,不能養狗了,狗死了,太傷心。

現在網絡上有很多關於忠犬的故事,很賺人眼淚,現如今,被共黨教化的,人不如狗,人為了一點利益甚至連家人都可以出賣。直到如今,我對那些忠犬的故事還是很愛看,還是很感動。

下面是幾個忠狗的感人故事,與各位分享。

在主人車禍喪命處守候一年半的忠犬

2015年,希臘有一條小狗在主人過世後,仍每天在主人出車禍喪命的地方等候至少一年半的時間。牠也因而被稱為「希臘忠犬八公」(Greek Hachiko)。

這條不知名的白色小狗據稱在希臘城鎮納夫帕克托斯(Nafpaktos)附近的一個路邊神龕旁住了一年半的時間。當地居民試圖收養牠,但牠都會逃跑,再回到這個地方來。

此地距離人們的居住地尚有幾英里之遙。這條小狗之所以一直待在這裏,只因為牠的主人在這裏死於車禍。

希臘媒體報導說,這條小狗的主人哈裡斯(Haris)於2017年11月9日在開車時被一輛水泥攪拌車撞死,享年40歲。

目前尚不清楚這條狗在事故發生時是不是在主人的車上,也不清楚牠如何找到這個距離主人家還有幾英里的地方,但當地居民表示,自從哈裡斯發生車禍之後,牠就一直在這裏守候。

由於牠不肯離開這裏,人們就為牠搭蓋一個簡易的狗屋,並提供毯子讓牠保持暖和,而且每天帶水和食物來餵牠。

據說牠總是趴在泥地上眺望遠方,似乎是在等候牠已經過世的主人回來,並帶牠回家。當地居民都被牠對主人的忠心所感動。

有關這條小狗的短片在網上曝光之後,牠的故事已經在希臘廣為流傳。

阿根廷忠狗 在主人墳前守候10年

2017年,阿根廷一條忠狗在主人過世後,一直守護在他的墳前,不願離去已長達10年。儘管10年後牠年事已高,行動不太方便,但牠仍天天守在那裏,不改初衷。牠似乎期待將來有一天,能再次與主人相聚。

這條名叫「隊長」(Captain)的德國狼犬來自卡洛斯帕斯鎮。在牠的主人古茲曼(Miguel Guzmán)於2006年過世後,牠從家裡消失,直到幾個月後,古茲曼的遺孀去他的墳前探視時,才驚訝地發現那條狗竟然在那裏。

他們曾嘗試把牠帶回家幾次,但牠都還會回到古茲曼的墳地,於是他們就讓牠待在那裏陪伴主人。

隨著時間的推移,「隊長」的忠心贏得了墳墓管理員的敬重和喜愛。他們會照顧牠,餵牠吃東西,並在有需要時帶牠去看獸醫。兩年前牠已經15歲,走路緩慢,眼睛也快看不見了,但牠守護主人的心卻依然相當堅定。

時隔10年,該墳墓退休管理員巴內加斯(Héctor Banegas)在回想當年「隊長」如何找到主人的墳墓時,仍感到一頭霧水。

巴內加斯告訴當地的Cadena 3電臺說,他們不知道「隊長」如何找到這個墳墓,因為牠的主人死在外地,死後被送回故鄉,然後直接送到墳地來。他死後並未被送回家裡,而他也沒有再見到他的愛犬。

巴內加斯說,「隊長」在主人死後並未忘記他的味道,這是很大的謎團。「我認為牠看到了他的靈魂,他們做了某種溝通,然後牠被帶到墳墓來。」

而有超過25年經驗的訓犬師切基(Aldo Cecchi)則告訴Cadena 3電臺說,「隊長」的故事可以佐證,小狗與主人的能量有所關連。

苦等90年 日本忠犬與主人「團聚」




忠犬八公與主人相會的雕像,讓兩者在分離90年後重逢。

忠犬八公,是日本歷史上一條具有傳奇色彩的忠犬。這條忠心耿耿的秋田犬在主人上野教授過世後,仍每天到車站等候主人長達10年的時間,直到離世。在上野教授逝世90年後,一座以八公為主題的全新雕塑剛剛完成,他們終於重逢了。

1924年,東京帝國大學(現東京大學)農學系教授上野英三郎開始飼養這條秋田犬,並取名為「八」。八公每天都會在家門口目送上野教授上班,並且在傍晚到澀谷車站去迎接他下班。

1925年,上野教授因病猝死,但八公還是每天傍晚守在澀谷車站前,等著永遠不會回來的主人,一等就是10年。直到1935年3月,11歲的八公病死。

在八公離世前,牠在澀谷車站等候主人的故事經媒體報導後傳遍日本,人們稱牠為忠犬八公,並於1934年在澀谷車站前豎立一座牠的雕像。在過去85年來,忠犬八公的雕像已經成為澀谷、甚至東京的地標,當地民眾經常替牠撐傘以遮陽擋雨,或是在下雪的日子替牠戴上鬥笠擋雪。然而,八公始終都還是獨自站在車站前,等著主人歸來。

在上野教授逝世90周年之際,東京大學農學系特別製作了一座八公與主人相會的雕像以示紀念,只見八公半身躍起撲向上野教授,如同久違之後的重逢,雀躍不已。

這座雕像目前放置在東京大學校園裡。對於八公與主人在分隔將近一個世紀之後能再度相聚,感動了許多日本民眾。誠如一名網民所說:「誰想的點子這麼好,讓我淚流不止?」

八公之所以能感動人百年不止,是因為牠對主人的愛是單純的、真誠的、毫無所求的,現在的人最缺乏這種物質,最需要這種物質。(文/許靈)△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