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許割蓆!國際泳聯向中共下跪了(多圖)
 
鮑光
 
2019-7-29
 



今年7月21日,韓國光州游泳世錦賽男子400米自由泳頒獎典禮上,獲得銀牌的澳大利亞游泳健將麥克·霍頓,因不肯與捲入禁藥風波的中共國選手孫楊同臺領獎拍照,而拒絕登上領獎臺。



英國選手鄧肯·斯科特 (Duncan Scott)重演了澳大利亞游泳健將霍頓的做法,拒絕與獲得金牌的興奮劑使用者孫楊握手、合影。

【人民報消息】愛國主義思想在中國大陸的黨文化的污染下,被扭曲到被全世界嗤之以鼻的地步。

目前在德國尋求庇護,曾擔任中國體育隊隊醫的薛蔭嫻女士表示,中國運動員在11歲時就被強制使用興奮劑,項目包括:足球、田徑、游泳、排球、籃球、乒乓球、潛水、體操和舉重等,「有一萬多人遭強迫性參與,任何使用興奮劑的人都被視為是在捍衛國家。」

她說:「每一枚金、銀、銅的獎牌都受到興奮劑的玷污。」

這就是中國大陸運動員的悲哀!最悲哀的是,他們認為在為國爭光。這是扭曲的愛國主義。孫楊就是其中的一個。

中共國運動員不服用興奮劑不正常

同其它共產國家一樣,中共國運動員一直有被強迫服用興奮劑的黑歷史。

「新聞傳播學研」微信公號曾發表題為《中國隊服用興奮劑的黑歷史》的文章,揭露中國隊長期以來「服用興奮劑的黑歷史」,但該文很快被刪除。

據報導,僅90年代,中國就有將近50名游泳選手被查出服用興奮劑。1994年廣島亞運會上,多達11名中國選手因服藥興奮劑被取消12塊金牌,其中7人是中國游泳隊員,外媒稱作「體育史上最齷齪的造假」。

1998年世錦賽期間,中國選手袁媛非法攜帶13瓶生長激素,被澳大利亞警察抓獲後驅逐出境,她受到停賽4年的嚴懲,同隊的4名中國運動員也檢出呈陽性。

2000年以後,中國游泳隊依然問題不斷: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夕,泳壇名將歐陽鯤鵬就倒在了興奮劑上;2011年曾經大紅大紫的寧澤濤因捲入興奮劑醜聞,遭到了國際泳聯的禁賽處罰。

2012年倫敦奧運之前,曾經在世錦賽幫助中國女子接力隊破世界紀錄的李哲思, 被證實服用了促紅細胞生成素EPO。

2012年倫敦奧運會上,葉詩文被質疑服用興奮劑。

2016年,英國《泰晤士報》披露,2015年和2016年初,中共國游泳隊被查出5例興奮劑陽性事件,中共官方卻一直掩蓋。

中共國選手孫楊原來是個被看好的游泳好手,但也被發現吃了禁藥,成為一位不受國際泳壇歡迎的比賽選手。

是誰讓「孫楊」成了一個恥辱的名字?

2014年5月,孫楊曾因服用興奮劑被處罰,冠軍頭銜被取消,而且還被停賽3個月。按照規定,如果孫楊再次被查出服用興奮劑,將會被終身禁賽。

2018年9月,在一次突襲的飛行檢測中,孫楊不僅拒絕提供尿液樣本,而且讓其保鑣用鐵槌砸碎了血液樣本。這說明孫楊經不起查。如隊醫薛蔭嫻女士說的,中共國在體壇上獲得的那些獎牌都只是給中共臉上塗脂抹粉的,都是國人的恥辱。

但是,在中共的名利、物質利益的教唆下,那些體壇的運動員和教練們都隨波逐流。最可憐的是孫楊這個年齡段的年輕人,被洗腦洗的連正常思維邏輯都喪失了。

澳洲游泳名將霍頓拒絕與孫楊同臺領獎

今年7月21日,韓國光州游泳世錦賽男子400米自由泳頒獎典禮上,獲得銀牌的澳大利亞游泳健將麥克·霍頓,因不肯與捲入禁藥風波的中共國選手孫楊同臺領獎拍照,而拒絕登上領獎臺,這一幕成為很多主流媒體的頭條。

霍頓事後對媒體表示,他不想與捲入禁藥風波的孫楊同臺。孫楊回應稱:「你可以對我不尊重,但是你必須對中(共)國尊重。 」

受害者孫楊竟然維護那個讓他在世界體壇身敗名裂的共產恐怖政權,沒有比這更悲慘的事情了!

銅牌英國選手也拒絕與孫楊同臺




英國選手鄧肯·斯科特 (Duncan Scott)重演了澳大利亞游泳健將霍頓的做法,拒絕與獲得金牌的興奮劑使用者孫楊握手、合影。

兩天後,在第三個比賽日男子200米自由泳項目的決賽當中,拉普賽斯率先觸壁但被認定為犯規,原本排名第二位的孫楊遞補摘得金牌。日本選手松元克央獲得銀牌,英國選手鄧肯·斯科特 (Duncan Scott)和俄羅斯選手馬尤丁並列獲得銅牌。

頒獎與升旗儀式後,摘得銅牌的英國選手鄧肯·斯科特並未與包括孫楊在內的其他3名獲獎選手合影,而是獨自一人站在頒獎臺一側。在孫楊走下頒獎臺後,才走上臺與第二名握手。

再次受到羞辱的孫楊在領獎臺上對斯科特咆哮:「我是冠軍,你是個失敗者」。

誰心裡都明白,使用興奮劑和不使用興奮劑的運動員一起比賽是對誠實勤奮者極不公平。任何一個使用興奮劑者都是懦夫、失敗者,而不使用興奮劑的比賽者才真正應該受人尊重。

2016奧運會,霍頓是400米自由泳金牌得主。他說,「我不尊重那些使用興奮劑的人」。他指的是孫楊。

但事後孫楊被國際泳聯裁決沒有違反《世界反興奮劑條例》,這一裁決令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感到不滿,並在今年3月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訴。然聽證會定在9月舉行,在這之前孫楊被開綠燈,獲得參加此次游泳世錦賽的資格。

霍頓拒絕上臺同孫楊合照,是「割蓆」。割蓆是中華民族神傳文化中的一個真實歷史故事。我無法改變你,我把蓆子割開,我不與你坐在一起。

霍頓的無聲抗議理應受到國際泳聯的支持和讚許,但卻遭到國際泳聯的警告。國際泳聯7月22日發表聲明,對澳大利亞游泳管理機構和霍頓提出警告。不過霍頓回應稱,他可能會向國際泳聯提出抗議。

事發後,霍頓的Instagram 被大陸五毛們「攻陷」,其中不乏帶有侮辱性質的中文評論、謾罵和威脅。霍頓在7月23日(周二)發帖稱,「我非常想保護體育精神,但我也要維護我們的隊伍,所以從現在起,關注點是(澳大利亞)游泳隊的表現……」

並不是霍頓屈服了,是國際泳聯向中共下跪了!

下跪的國際泳聯以權壓制正義的運動員,並牽連到正義運動員所在國家的游泳管理機構!

報導說,霍頓的作法得到一些海外同道的支持。德國游泳運動員、德國隊運動員代表海德曼(Jacob Heidtmann)週一在光州對德新社表示,「大家都很高興,終於(針對孫楊)有所作為……他在這裏游泳,對於所有乾淨的運動員、所有支持乾淨體育的人,是一種冒犯……(霍頓的舉動給孫楊)一記耳光」。

除了霍頓之外,英國游泳名將亞當·佩蒂(Adam Peaty)也對孫楊表示不滿。他曾在推特發文說,「我再也不願意看到這個人(孫楊)參加國際游泳比賽或者奧林匹克運動會,與我的艱苦練習的同行們競爭」。

佩蒂說的極是,真要比賽,就玩真的,玩兒不過人家就認輸。

但是孫楊自己說了不算,他得聽游泳隊的,游泳隊得聽體委的,體委得聽中共黨組織的,而中共黨組織是這個星球上最邪惡的恐怖組織,要想保命,就必須得立即割蓆(退黨)。

中共媒體說,外國運動員也有人使用興奮劑,說外國媒體報導是雙重標準。這種說法是忽悠、是混淆是非。

西方民主國家有沒有運動員使用興奮劑?有。但那是個人行為。

在中共國,是國家行為,是體制性質的,你說拿金牌是為父母爭光,罵死你,你必須得認為是為黨國爭光。所以,個人行為與國家行為不能相提並論。

正如前隊醫薛蔭嫻所說:中共國「任何使用興奮劑的人都被視為是在捍衛國家」「每一枚金、銀、銅的獎牌都受到興奮劑的玷污。」

這個體制真是害人哪,它應該趕快消失! (文/鮑光)△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