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忽悠的班農讓曾慶紅非常失望(圖)
 
戚思
 
2019-6-16
 



班農嚴厲斥責美國前副總統拜登向中共監控公司投資巨款。



6月3日,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參加美國「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國會山研討會。

【人民報消息】由於語言障礙等等原因,雖然前白宮首席策略師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與曾慶紅的人馬來往極其密切,但他並不知道總指揮是寄居毒蟹托生的中共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這個寄居毒蟹寄居在癩蛤蟆托生的江澤民頭上。在人間,曾慶紅的頭銜是江的狗頭軍師和最大的特務頭子,而江澤民是六四天安門血案的共謀者與最大受益者。

當取得了班農的信任之後,曾慶紅授意手下在美國成立兩個完全獨立的基金會,一個是專搞錢的,一個是不摸錢的。班農是不摸錢的那個基金會的主席,利用的是他那個「前白宮首席策略師」頭銜。

因為兩個基金會完全是獨立的,因此班農不摸錢也不關心那個專搞錢的基金會的巨額捐助人都是些什麼人,他更不知道美國黑色大鱷和黑心政治界富人已經成為那個專搞錢基金會的捐款頂樑柱。

中國有句話是「無利不起早」,這些黑色頂樑柱毫不掩飾自己撒錢的目的,一個是製造事端,干擾川普,分散他治理好國家的精力;一個是要把總統川普拉下馬。

一些網友透露,曾慶紅派系不斷提供真裡摻假、假裡摻真的爆料內容,最恐怖的是,在直播中公開聲稱曾慶紅「偉大」。網友們說,這讓他們在極度震驚中一下子清醒了許多。

他們說,爆料者情緒激動的聲稱,薄熙來在監獄裡可能要被秘密處置,所以決心把中共監獄「清空為零」。

人和人不一樣,江曾人馬一聽就知道,「清空為零」是為了保護薄熙來,讓他活著出來當黨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再度掀起血雨腥風。而善良的人一聽也很激動,他們以為「清空為零」是要把被中共迫害的老百姓都放出來呢,以為人民的大救星來了。

歷史的迷霧越散越淡,視野越來越清晰,很多人已經看清江澤民、曾慶紅等才是中共在中國的具體執行人,他們才是中共。雖然班農對此並不清楚,但並不妨礙他對美國本土那些惡人的判斷。

6月3日,班農參加美國「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簡稱CPDC)國會山研討會,並發表演講。

他在演講中表示,世界正處在拐點的時刻,開始意識到中共這個魔鬼般的怪物對西方世界和中國人民的危害;西方社會要停止向中共提供資金和技術;必須以正確的價值觀作為指引,解除中共的魔咒。

「我們正處在一個拐點的時刻,因為這個世界正在開始甦醒,意識到:某些事情錯得離譜,而錯得這麼離譜的原因是──我們。」班農說。

他表示,華爾街贊助的資本等來自西方的支持和力量「促成了這個控制著中國的『弗蘭肯斯坦的怪物』(Frankenstein’s monster)──中共」。

他表示,(美國在華)數百家公司向美國商務部、財務部抱怨,「(中共)強制技術轉讓、發動網絡入侵、技術盜竊……」

「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臺(NPR)的記者採訪了這些公司。每一位高管都說:這很恐怖,我們正在被壓垮。」

班農說:希拉里等西方政治精英「對他們自己失去了信心,他們實際上相信:我們(西方)是衰落的力量,他們(中共)是崛起的力量」。

「誰是第一批為此付出代價的人?是中國人民。」

「這些代價被施加在了他們的肩膀上,這些負擔是被強加的。」「是我們的資本、我們的技術、我們的精英,將這些施加在中國人民身上。」

班農進一步說:「因為這個城市(華盛頓DC)、華爾街、倫敦、法蘭克福(的精英)完全知道中國共產黨對自己的人民做了什麼。他們所有人都知道(中共)對達賴喇嘛、對西藏佛教徒、對法輪功修煉者、對地下基督教徒和天主教徒做了什麼,他們知道這個極權獨裁統治集團要利用監控對中國人民做什麼。每一個人都知道──你們都再也無法躲藏,但是他們依然要向它(中共)提供資金,提供技術,因為他們想要賺錢。」

「所謂『崛起』的力量受到了『衰落』的力量中精英們的資助。我們這是怎麼了?!」

班農認為,西方社會必須停止向中共提供資金和技術,「我們必須要停止這樣做,我們要對自己問責。這關乎我們自己。」

「這和貿易無關,這和大豆無關,這和鋼鐵無關。這是我們的最高道德使命。」

「現在,人們都震驚了。它(中共)滲透到了每一個角落,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核心問題。」班農並不知道,戴著假面具的中共江曾勢力也企圖蒙騙和利用他來達到目的。

班農在發言中透露,美國前民主黨副總統拜登向中共監控公司投資巨款。他說有必要調查世界銀行、拜登等西方集團及精英與中共之間的關係。

而曾慶紅派系近日則吞吞吐吐、羞羞答答的暗示,中共的好友美國民主黨有希望在2020成為執政黨,獲勝的美國總統將是拜登。

班農說:「拜登的所作所為最令人震驚。」 「他不僅要回答美國人民的問題,他也需要向中國人民回答:為何他或者他的家庭從一家私募股權基金公司拿了15億美元去投資?為何他們將這筆錢投資在這些(生產)監控(設備)的公司上?」

班農表示,有必要弄清這筆錢的來龍去脈,「我們必須知道他做出了怎樣的妥協,我們必須知道他們拿了多少錢,我們必須看到那些文件,必須從頭開始查。」

「他(拜登)的兒子完全沒有能力來經營一家私募基金公司。你們都知道籌集那些資金是多麼的難。這需要多年的經驗。」但是中共給了拜登的小兒子15億美金的現金。

班農質疑,拜登捲入了南中國海的島嶼爭議中。他說,「那些(南中國海的)島嶼是21世紀的慕尼黑。」

他表示,駐守在那裏的美國航空母艦,受權允許中共官員在那裏標線(劃定區域),然後(中共官員)說,「這是區域海,這是我們的!」

「拜登去了那裏!」班農說,「當(拜登)他們從中國共產黨、從中國銀行那裏拿了現金後, 拜登以其它方式看待(南中國海的)歸屬問題。」

「要知道中國銀行不像其它的G20國家(的銀行),它不是獨立的!」班農譴責說,「(中共)他們要給亞洲的韓國人、臺灣人、新加坡人、日本人製造更多的問題。」

班農說,他也等待著,更多的與中共之間的交易被公之於眾。

我們相信,這一天並不遙遠。(文/戚思) △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