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血洗元朗!7月27日將是中共垮臺的日子(多圖)
 
李威
 
2019-7-26
 



6月9日,香港103萬港人上街,反對港府修訂《逃犯條例》!



6月12日,香港警察向示威者投擲150枚催淚彈。



警方6月12日下午施放催淚彈驅離抗議民眾。



74軍高調在湛江進行反恐軍演,中共官媒公開聲稱是針對香港的。

【人民報消息】2019年7月27日要出大事!那天的香港元朗事件將重覆六四血案,並導致中共滅亡。

郭文貴爆料7月27日將出大事

流亡美國的反共富豪郭文貴7月21日爆料,7月27日後,世界將有重大變化,美國對中國將有「想像不到的重大決策」,全球已經進入「共同滅共的新時代」。他還表示,全球應該高度關注香港的局勢。

郭文貴在21日直播中透露,過去幾天其前往某處深山參加了一個秘密會議,許多來自世界上的政治、經濟、文化、宗教界的重要人士或領導者與會。會議討論的問題是,這個世界上為什麼還讓最邪惡的中共存在。重點是香港人民近期的「反送中」抗議事件。他稱,這次會議的具體內容不能告知外界。

郭文貴說,7月27日以後,世界將有重大變化,美國將對中共國有「想像不到的重大決策」;中共將有三個「巨大的改變」。

「27日之前美國有動作,27日之後美國將有大動作。」郭文貴說。

黑社會受雇在元朗統一穿白衣見人就往死裡打

據7月21日43萬港人大遊行當晚,中共出動黑社會。在元朗區內出現百多名戴口罩、手持武器的白衣人,攻擊穿黑衣的市民,之後更闖入元朗西鐵站,在大堂、月臺和車廂內隨意追打市民、記者和民主派議員。

34歲的泰國拳手阿提(Athit Rueanphet)日前向媒體承認受雇在香港元朗地區暴打示威者。

路透社前記者安德魯‧麥克格雷格‧馬歇爾(Andrew MacGregor Marshall)7月23日在臉書、推特上曝料,泰國拳擊手阿提(Athit Rueanphet)是香港元朗白衣人中的一員,參與了暴打香港示威者及路過市民的罪惡活動。

據香港《蘋果日報》報導,有香港網民指,現年34歲的阿提被泰國觀眾認出身份後,被泰國記者追問,最後他承認受雇持棍暴打香港市民。但沒有人透露誰是雇主。

事件導致至少45人受傷,其中一人危殆,包括幾位記者,有的頭被打破,血流滿面。在現場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林卓廷身體多處受襲,其中嘴唇要縫18針,並需要留院觀察。

這次行動的黑幫成員,包括綽號「鬥雞學」的黑幫老大鄧志學,三名「和勝和」成員、一名有「14K」黑社會背景的男子。黑幫成員都身穿白色衣服,手持兇器,公開與警方談笑。

整個暴力過程持續數個小時,警察視而不見。有元朗居民報警求助,唯只收到「害怕就不要上街」的答覆。其後,市民打999更沒有人接聽,元朗及天水圍警署更落閘,不接受市民報案。市民被白衣人士毆打期間,有警察到場,但見狀立即掉頭離開。

是哪幫人在故意把事態搞大,而且故意讓人知道警匪一家呢?

元朗鳳翔區議員麥業成表示,他在21日事發的早上就接到消息,知道元朗區「懷疑會有黑社會收錢做事」,便聯絡警方,警方宣稱已經有所部署。但是從晚上8點多公園有白衣人士聚集,到晚上11點多白衣人士衝進西鐵元朗站追打黑衣人士一個多小時,都沒有警察身影。

隨後有視頻顯示,事發後,警察和白衣黑社會人暴徒溝通,白衣暴徒打人之後攜帶棍棒,與全副武裝的警察短暫交流後安然離開,沒有像一般抗議者那樣被檢查身份證、沒有被阻止離開,也沒有被沒收棍棒。

有人認為,現時對付示威者的香港警務處副處長(行動)鄧炳強在梁振英上臺後,2012年至2013年出任元朗警區指揮官,同當地社團黑幫熟稔,而元朗黑幫一直是梁振英的支持者。

人做事都得有個目的,即使元朗黑幫一直是梁振英的支持者,那麼梁振英有能力把事情搞到成為世界主流媒體頭條嗎?而且他這麼幹又是為了什麼?他敢跟習近平叫板嗎?當然不能。也就是說,要這麼幹的人,一定要有權、有能力、有錢、有人力跟習近平叫板,計劃好要對付習近平,那些嘍囉們才敢往死裡打人。

市民在網絡上質疑:「今日元朗黑幫公然在車廂襲擊市民,昨天消息已經廣泛流傳,今晚八點白衫流氓通街行,區議員、居民報警沒人理,元朗警方絕對知情,他們是配合黑幫襲擊恫嚇香港人。我們有理由懷疑,究竟曾任元朗指揮官的行動處處長是否就是主謀?」

他們說的這個主謀太小太小了,真正的主謀是江澤民、曾慶紅,還有他們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和軍隊掌握實權的嘍囉們。這些人想借血洗香港元朗來搞垮習近平政權,但最後的結局一定讓他們始料未及。

親共議員何君堯與白衣人握手


親共建制派議員何君堯同白衣
暴徒握手錶支持。
網上流傳一段短片顯示,白衣人出發前,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與大批白衣人握手稱「辛苦你」,更舉拇指及鼓掌稱讚,有穿白衣的黑幫份子向何君堯稱「你是我的英雄」。

翌日,何君堯召開記者會,有記者問他會否與白衣人「割席」,他反問為何要割席,又稱任何人犯法都可以原諒。當記者質問何君堯為何與白衣人握手,他呼喝記者「坐低」、「要乖點」。有記者問他「你後悔與那些白衣暴徒握手嗎?」 何君堯則威脅記者「你別後悔你問這個問題」。

「你別後悔你問這個問題」,說明事態還會擴大到與六四相仿,或超過六四!

給李鵬的定案就是給27日元朗血案的定性

7月21日的元朗暴徒襲人是給27日元朗血案暖身的。

7月22日,前總理、人大委員長李鵬於23時11分去世,中共新華社是這樣給他定性的:「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中,在以鄧小平同志為代表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堅決支持下,李鵬同志旗幟鮮明,和中央政治局大多數同志一道,採取果斷措施制止動亂,平息反革命暴亂,穩定了國內局勢,在這場關係黨和國家前途命運的重大鬥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這段話一石二鳥,首先把六四鎮壓的帽子結結實實扣在死去的李鵬頭上,而拍板撤換兩個黨總書記的鄧小平變成「堅決支持」的角色,那個因為鎮壓上海學運和《世界經濟導報》有功而代替趙紫陽任黨總書記的江澤民被輕輕帶過,成為「中央政治局大多數同志」中的一員。(這段話裡面提到的三個人,兩個是死人,只有一個活著,現在依然能指到哪裏,王滬寧、韓正們打到哪裏!)

另外,六四過去30年了,要求平反的呼聲從來沒有停止過,中央從來都避諱提到這一天。在李鵬的悼詞裡竟然高調重覆六四之後的定調,說什麼「採取果斷措施制止動亂,平息反革命暴亂,穩定了國內局勢」,「在這場關係黨和國家前途命運的重大鬥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這是準備對香港製造第二個六四的前導詞?

這個信號是否預示著習近平將失去最後選擇的機會?

港府提出修改《逃犯條例》是為了製造事端


元朗有民眾被暴徒打得傷痕
累累。
港府修改《逃犯條例》是誰最先提出來的?這個很關鍵。提出的人非常清楚,這個條例一修改,沒有人是安全的,所以所有人都會反對。那麼對立的局面就形成了。江曾派系要的就是這樣的對立局面,從6月初到如今,從派人混進反送中隊伍中打砸、破壞設施,到雇用黑社會打手見人就打,再到動用軍隊血腥鎮壓,這都是一步步計劃好的。六四推倒軍車、燒死軍人的,都不是靜坐請願的那些學生,而是中共安排的人幹的。

從香港的報導中,我們看到了同樣的做法。香港200萬人上街「反送中」大遊行後,港府被迫暫緩修改《逃犯條例》。江曾沒有達到預期的計劃,一定要把事態升級。

有報導說,元朗暴力事件後,中共媒體公開稱第74集團軍,在廣東湛江針對香港舉行反恐演習,與中央軍委嫡系駐港部隊司令對美國國防部公開表態「不會介入香港事務」背道而馳。其實,中共高層乃至軍方從來都是分裂的,江澤民從來沒有放棄過槍桿子。

2002年11月中共召開十六大,在此之前的一年半,中共十五屆政治局召開了五次擴大會議,萬里、喬石等元老一致堅持江澤民交權給鄧小平指定的接班人胡錦濤。後來,江澤民頂不住了,提出把自己的人馬都塞進政治局常委會,才肯下臺。十五屆政治局為了讓江下臺,就同意了。但到了交權時,江澤民賴著不交軍權,而且利用塞進十六屆政治局及常委會的江系人馬架空胡錦濤10年。

到了十九大,江澤民又玩這一套,與習近平談交易,習同意江的人馬進入政治局及常委會,江支持習無限期連任。結果,已經擁有超高人氣的習近平被玩兒的很慘,現在成了豬八戒。這是習近平除惡不盡的後果。他似乎還沒感覺,反而跟幫助他的川普(特朗普)玩馬拉松。

曾慶紅說過:香港越亂越好辦

2003年,中共三呆婊江澤民的狗頭軍師曾慶紅任中共國家副主席,同年兼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接管香港,趁機在香港澳門大搞特務系統。香港三教九流成批成批地上京「晉見」曾慶紅,被港人形容為黑道上的「拜碼頭」,其中就有黑社會頭面人物。

近年來,江澤民集團不斷利用香港製造混亂,曾慶紅在一次會議上公開宣稱,香港越亂越好辦。好辦什麼呢?就是奪權占地盤。

6月9日開始挑事,接著200萬人上街反送中,有黑社會的人混進遊行隊伍肇事,給港府製造鎮壓的藉口。

7月21日,元朗暴力事件發生,香港局勢再度失控。為什麼?曾慶紅說過:香港越亂越好辦。越亂越好渾水摸魚。香港局勢不失控不好辦。

7月1日前,習近平派江澤民的親信韓正兩度南下深圳坐鎮,讓他近距離第一時間掌握香港形勢。

真能笑死人。局面就是江系人馬搞的,韓正還需要近距離、第一時間去掌握香港形勢嗎?如果需要的話,那就是需要布置新的任務,或為嘍囉們打氣。

目前韓正已經回北京,事態往好了變化嗎?No,忠於江澤民的那部份軍隊準備上陣了!

7月20日,有人披露,香港「反送中」民間抗議中,「習近平一個大的原則就是不流血,無論如何避免『六四』發生。這點習近平把握得很嚴的。習近平講了三條,不管出什麼事就是『不准流血、不准動槍、不准動用駐港部隊』,還是要做工作平息這個事件。」

習三條可不可笑?當習近平十九大與江澤民微笑握手的時候,有人就說他與魔鬼的交易談成了,他已經是魔鬼的俘虜。魔鬼豈能按照俘虜的話行事?

7月21日,43萬港人反送中大遊行後,22日中共陸軍第74集團軍官方微博「鋼鐵先鋒號」發文說,「為有效維護野外駐訓營區安全,確保在發生突發事件時能夠採取有效措施,日前,陸軍第74集團軍某旅在湛江某海訓場模擬了一場突發暴恐情況處置演練。」

美聯社報導,湛江離香港不遠,第74集團軍這則帖文並未提到香港目前的反送中抗爭,不過,中共軍事評論家、退役上校岳剛指,這場演習顯示,必要時會派解放軍部隊到香港(去鎮壓港人)。

7月22日,即元朗恐怖襲擊的第二天,香港有線電視臺及中共媒體報導了這場軍演,並直接報導說,這場軍演是針對香港的。

聽到了嗎?這場戲得演到這個火候,才能進入正題。

74軍不聽習近平的指揮

據路透社7月9日獨家報導,在6月12日發生香港警察以催淚彈、橡膠子彈、布袋彈等鎮壓反對修例的示威者後,中共駐港部隊司令陳道祥6月13日曾主動向美國國防部高層表明,解放軍(中共軍隊)不會介入香港事務。

陳道祥曾任南京軍區司令部作戰部綜合處副處長、處長、副部長,陸軍第31集團軍第86師師長。2010年4月,任陸軍第1集團軍參謀長。2011年7月,晉升少將軍銜。2014年7月,升任廣州軍區副參謀長。2016年1月,任南部戰區副參謀長。2019年4月8日,習近平簽署命令,任命陳道祥少將接替譚本宏中將擔任駐香港部隊司令員。

74軍反恐演釋放的信號,與之前駐港部隊司令的表態大不一樣。說明74軍不聽習近平的指揮,江澤民在軍隊中依然有能力調動軍隊。

7月18日,江系的香港南華早報報導說,港人反送中遊行示威的規模和強度讓北京當局感到吃驚,說習近平對於傳統情報管道無法精準掌握港人的想法而惱火。

想當年,江澤民能天天親自上《人民報》網站去看又曝光了他什麼醜聞,習近平為什麼就不能坐在家裡親自上網看看境外媒體對香港的報導呢?拿起鼠標什麼都知道了,為什麼不做?非要做任人擺布的玩偶!

7月27日元朗將發生六四事件

據德國之聲報導,7月27日(週六)香港市民將在元朗舉行「光復元朗」的遊行,但遊行申請遭到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遊行申請人鐘健平上訴後,遭到「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駁回。

民陣副召集人陳皓桓在出席商業電臺節目時表示,過去幾年警方都甚少發出反對通知書。 若星期六的「光復元朗」遊行無法取得不反對通知書,警方可以直接用非法集會、公眾防擾等罪名拘捕遊行人士。

他又說,元朗路窄多車,擔心有人鬧事致使示威民眾很難及時離場。 他提醒民眾小心安全。

據香港電臺報導,元朗地方當局宣布,鑒於週六可能有大型群眾活動,體育館、游泳池等部份公共設施將會在週六下午13時提前關閉。渣打銀行在元朗的兩個網點也宣布週六會暫時停止營業。

但詭異的是,元朗分區警察指揮官葉劍影對媒體表示,警方確保「作出全面部署,希望廣大市民對警隊有信心」,並重申警方尊重市民和平集會及遊行的自由。

為什麼元朗分區警察指揮官對媒體說出違背香港警方和「上訴委員會」判決的話,是怕死的人少?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7月25日(週四)在接受彭博電視臺採訪的時候說,他希望香港的抗議可以維持在和平的狀態,也希望中共國能節制住。

他被問到是否擔憂中共國駐軍出動,用軍事力量干預香港,蓬佩奧說: 「我們需要中(共)國做出對的決定,也就是讓香港抗議活動維持和平狀態,我們認為這很重要。」

若7月27日真的血洗香港元朗,也許這就是中共垮臺的那個日子。(文/李威)△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