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百萬人遊行 驚醒世界 改臺選情(多圖)
 
李威
 
2019-6-11
 



6月9日,103萬人在香港舉行抗議活動,反對港府把人引渡到中國大陸交給天滅的中共處置。



無論港首如何粉飾中共,香港人也不上當!



香港被中共代理人統治後,警察對付抗議者的本事越來越溜。玩兒胡椒噴霧只是小菜一碟。

【人民報消息】7月1日是中國共產黨給自己定的建黨日(實際是7月23日),2019年10月1日是中共非法政權(其起名叫「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年。中共想在這兩個日子之前幹些什麼惡事來慶祝慶祝,於是就爆發了6月9日(週日)的香港103萬人參加的反惡法大遊行。這麼大規模的抗議遊行,對於香港來說,是史無前例的。

英國統治時期的香港

22年前,曾是英國殖民地的香港,安定、富足,是中國大陸人冒死也要偷渡去的地方。

從1978年4月,坐冤獄16年剛放出來的習仲勛(習近平的父親),被任命為廣東省委第一書記。過了沒多久,習仲勛會見縣委書記,聽到一個個匯報時說:「別匯報了,跟我到寶安,調查研究去。」

習仲勛一行進入寶安縣,看到的卻是一片荒涼的景象,公路兩旁雜草叢生,很多耕地撂荒。七八月份正是收割的時候,可在南頭的田地裡並沒有看到農忙的景象,田裡只有一些老人、婦女、小孩,精壯勞力都跑到對面的香港去了,沒有人收割。

在收留所裡有幾個被反綁著的農民在地上蹲著。習仲勛要民兵把繩子解開,其中一個還有張小紙插在口袋,拿過一打開,是偷渡香港的路線圖,習仲勛問:「怎麼要跑呀?」一個小青年望望他說:「往香港跑的,每月可以寄幾百塊錢回家。」

那個年代,中國大陸的大學畢業生是香餑餑,每月工資56元,是姑娘們追嫁的對象。逃到香港做粗工的廣東農民,每月可以寄幾百塊錢回家,內地人想都不敢想,香港一直是大陸人嚮往的地方。

1979年元月,時任中共黨總書記胡耀邦來到深圳、珠海,在海邊一些破舊的小漁村竟意外地發現許多漁民家裡有黑白電視機,這令他大為驚訝。

電視機在當時可是稀罕物,別說小漁村,就是在大城市一般也只有少數高級幹部和高級知識分子家裡才擁有。胡耀邦好奇地問漁民說:「這東西是從哪裏來的?貴不貴?」漁民們如實告訴他:「村裡常有人去香港賣菜,那裏黑白電視機很便宜。只要挑幾擔新鮮的青菜過去,就能換回一臺電視。」

香港掉進狼窩

在中共承諾50年「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的條件下,香港於1997年7月1日被馬列子孫中共收走,結束近153年的英治時期。中共稱之為「香港回歸」「九七回歸」,外界則稱為「香港主權移交」「香港政權移交」「香港交接」。

英國與中共談判時,英方拍板的是鐵娘子撒切爾夫人,中共拍板的是掌實權的鄧小平。時任黨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的是江澤民。

鄧小平生前的最後願望是1997年7月1日去香港參加交接儀式,但沒有實現,他在離交接儀式僅差5個多月的2月19日去世。

中共對英國說,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一定遵守《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落實「一國兩制」,以香港特別行政區(民選)行政長官為政府首長。

第一任港首是中共信的過的董建華,80年代初,董建華家族船運企業「東方海外」瀕臨破產邊緣,董建華向時任駐香港新華社分社(中聯辦前身)社長許家屯求助,許後來向中央打報告,結果透過中共交通部調資,由中共全國政協副主席、香港紅色資本家霍英東(郭晶晶丈夫霍啟剛的爺爺)出面,資助董建華渡過難關。董建華連任是江澤民強行指定的。

在英國管治時,香港政府實行的是比較健全的文官制度,董建華把它改為高官責任制,加大了香港行政及特首的權力,他接手香港後,香港的法治立即倒退,頗得民意的香港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被迫辭職。港府中有些人是中共安插的,所以嘴裡說的是「一國兩制」,但從一開始施行,邁的都是中共步兒。

2002年,統治香港不到5年,中共就要在香港盡快落實基本法第23條立法。

2002年9月24日,香港政府頒布了《實施基本法第23條咨詢文件》,把原來《香港法例》中沒有的「分裂國家行為與顛覆國家罪提案」拿出咨詢。

根據咨詢文件,有關法例的所謂修訂就是要重新寫成一條《國家安全法》,也就是第23條惡法;根據惡法規定,對叛國罪、分裂國家行為、煽動叛亂罪、顛覆國家罪及竊取國家機密5項罪行作出明確及清晰的立法,並給予警察入屋搜查權。

時任律政司司長梁愛詩指出「23條就像有把刀在你頭上」。

有人調侃道:當初是撒切爾夫人聽錯了吧?中共承諾的「一國兩制」不是50年而是5年!


2003年港人反23條惡法,港府最終屈服。
2003年7月1日,香港特區成立紀念日,民間人權陣線舉辦「七一遊行」,主題是「反對23條立法」,獲得逾50萬市民上街支持。 7月5日,香港政府就23條惡法作出3項讓步。

2002年12月15日,6萬人遊行反對立法。12月24日,反對團體已收集了19萬名市民的簽名反對立法。

2003年7月6日,時任自由黨主席的田北俊因與政府的意見不一致,宣布辭去行政會議成員一職,表示反對政府倉促立法。隨著自由黨的反對,立法會中不可能有足夠的支持票通過條例。

7月7日凌晨1時57分,經過通宵會議後,港府宣布無限期押後提交《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的二讀。

7月9日晚上,有5萬人在立法會門外的皇后像廣場、遮打花園及附近的街道上集會,反對23條惡法。

9月5日,港首董建華被迫宣布撤回《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承諾先搞好經濟,並會再次充份咨詢市民,達到共識後才再立法,並重申沒有時間表。

江澤民讓曾慶紅負責香港

2002年秋的十六大,雖然江澤民賴在軍委主席的位子上,但名義上總書記和國家主席是胡錦濤。事實證明,胡錦濤在位10年,一直是受氣的小媳婦。

香港《經濟日報》2003年9月報導,香港「七.一」大遊行已經將近三個月,北京對港政策的重大調整,至此已經告一段落。

據稱,中共對港工作思路的調整,與中共軍委主席江澤民的一封信有關。在該封寫給中共中央政治局的信中,江澤民回顧香港回歸以來的基本狀況,以個人名義,談及對香港問題的看法,希望中共中央政治局對香港問題要高度重視。

此外,在該封信函中,江澤民還安排了曾慶紅任中共國務院港澳小組負責人,對香港問題有絕對話事權。從此,香港成為曾慶紅的地盤。

據悉,近期,即將93歲的江澤民已經奄奄一息,而多次癌症復發、多次移植器官的長子江綿恒的身體極其虛弱,醫生說其身體狀況已經不具備繼續移植器官的條件。

江家第三代、江綿恒的兒子江志成沒有在官場上打過滾,沒有人脈,根據目前的國際和國內形勢來看,他撈的錢再多,也都得吐出來還給人民。

現在,江系二把手曾慶紅不但不保護江志成,還為了保護自己,把江家三代都拋了出去,用來迷惑人,讓人以為他是正義的,是反對中共的。其實,他們口口聲聲說的打倒「中共」是打倒習近平。

至今,還給習近平幡然醒悟、改過回頭的機會。而江澤民、曾慶紅是中共的真正代表,無論這倆耍什麼陰招都將萬劫不復。那些替他們賣命、替他們招魂的人應該清醒了。

今年6月9日(週日),香港103萬港民上街抗議遊行,反對香港立法會通過《逃犯條例》惡法。但是,港首林鄭月娥卻異乎尋常、完全沒有商量的餘地,堅持非要與港民對立、激化,堅持要通過香港的《逃犯條例》(又稱「送中」條例)。這不蹊蹺和詭異麼?

這個惡法可惡在,中共點名要抓捕誰,港府就送誰去中國大陸。無論這個人是不是香港居民,哪怕是臺灣人,只要你踏上香港土地,你就可能被抓,不需要任何罪名,只要中共黑名單上有你。

這個惡法的背後,閃動著總指揮曾慶紅與他昔日下屬、主管意識形態的現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王滬寧的影子。他們真正的目的是希望矛盾激化,癱瘓香港,導致習近平下臺,搞政變,讓薄熙來出獄、上臺、血腥統治中國。呵,想的倒美。

香港人民正在覺醒


2003年港人反23條惡法大遊行。
2003年,50萬人遊行,迫使香港政府擱置了其所提出的國家安全法第23條。今年港首林鄭月娥強行推動引渡方案,允許香港拘留和轉移在同它沒有正式引渡協議的國家和地區(包括臺灣和中國大陸)遭到通緝的人員。

該惡法把中共逮捕和拘留所有香港人和臺灣人合法化。同時,對合法長期居住在外國拿中共國護照的人、甚至入外國籍的香港人、臺灣人和大陸人,只要在中共黑名單上,進入香港,生命安全和人權自由就得不到保障。

6月9日,香港民間人權陣線(民陣)發起反「送中」、反惡法大遊行。這是短短三個月內第三次大型遊行。

報導,遊行原訂9日下午3時正式出發。但由於參與遊行的人數眾多,維園中央草坪人數已經爆滿,民陣按警方要求提早出發,從維園遊行至金鐘立法會大樓。

下午約2時半出發的反惡法大遊行,龍頭下午4時抵達終點立法會,至傍晚六時許,龍尾仍在炮臺山,仍未抵達起點維園。龍尾的市民依然情緒高漲,一直高喊口號,要求撤回惡法,要求港首林鄭下臺。也有在維園等候4個小時的市民,跨過草叢離開維園參與遊行。

從高空拍攝的畫面可見,從維園至立法會的路程全線逼滿市民,部份路段東西行車線全都填滿,沿途小路聚集的多人身著象徵正義的白色衣服。

晚上9時許,民間人權陣線公布有103萬人參加今次反惡法大遊行,人數是2003年七一大遊行的兩倍。直至晚上9時,遊行的龍尾仍在灣仔修頓球場附近,沿途仍有人加入。

覺醒的世界人民在抵制中共

迄今為止,全球至少有29個城市自發的發起遊行集會,聲援香港人民反對中共惡法的正義行動。

其中包括:美國紐約市、三藩市、洛杉機、波士頓、華盛頓、芝加哥、西雅圖、加拿大溫哥華、多倫多、卡加利、渥太華、英國倫敦、澳洲坎培拉、墨爾本、悉尼、布裡斯本、柏斯、德國柏林、法蘭克福、科隆、日本東京、臺灣臺北、臺北/臺南、臺中、荷蘭阿姆斯特丹、法國巴黎、丹麥哥本哈根、比利時布魯塞爾、布拉格等。

他們做了自己人生中最正確的選擇,將自己的未來塗上希望的光彩。

中華民國總統參選人的表態在改變選情

臺灣目前的總統大選前戰處於膠著狀態,黨內總統候選人還沒有出爐,無黨籍的柯文哲還在觀望。此時,中華民國總統參選人得到了一個上天賜給的機會,來表明自己有沒有資格成為中華民國總統,那就是對香港政府「送中惡法」的表態。

過去,兩岸一直說「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臺灣說「一中」是中華民國,中共說「一中」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讓1911年誕生的中華民國認1949年10月1日非法建政的中共黨組織是媽?!

今年1月2日,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告臺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紀念會上明確提出,要對臺灣搞「一國兩制」。「一國」是中共黨組織CCP成立的國家架構的班子,起名叫「中華人民共和國」。

大家還記得,伊斯蘭極端恐怖組織「IS」吧,該組織給自己起名叫「伊斯蘭國」,結果「IS」被美國收拾了,「伊斯蘭國」也沒有了。同理,CCP被川普收拾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就沒有了。所以,《告臺灣同胞書》純粹是瞎掰。

CCP瞎掰是瞎掰,但香港「送中惡法」的這個大事件,對臺灣2020總統參選人是一塊試金石,檢驗他們對中共的真正態度,也就是對臺灣未來前途的態度,這個態度至關重要。

近日,有幾位參選人對此表了態,民眾和外界都給他們打了分。我們相信,他們的這次表態將改變臺灣目前的選情。(文/李威)△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