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平律师郑州遇截 拒警羞辱拍照(图)
 
2019-12-1
 



知名维权律师李和平与妻子王峭岭在河南省郑州北站遭到警察粗暴羞辱性检查身分证。

【人民报消息】11月28日上午10时许,国内知名维权律师李和平与妻子王峭岭在河南省郑州北站准备坐车去开封老家时,被警察两次粗暴拦截刷身分证,称李和平是是被监控的七类重点人之一,并羞辱性让李和平将身分证举到胸前拍照,被李和平拒绝。

李和平早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法学硕士,常为持不同政见者、强拆受害者、法轮功修炼者等群体维权,并先后为乐平冤案、聂树斌冤案、周远冤案等重大冤案被告洗冤,成为有关单位的眼中钉、肉中刺。

2015年7月10日,李和平被抓捕,羁押22个月,备受酷刑折磨。2017年4月,被天津二中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宣判后的第12天,李和平才被允许回家与妻儿团聚,但整个人消瘦得不成样子,头发全白,连女儿都认不出爸爸了。因为李和平在被非法关押的669天中遭受酷刑、长年被强制服用不明药物,造成身体严重损伤。

2017年5月18日,美国国会听证会上,王峭岭透过视频表示,丈夫没有高血压,但被医生以有高血压为由,被强迫灌药,造成身体出现肌肉疼痛、意识昏沉、视力严重下降等症状。他的额头、头顶、脸颊出现黑斑,可能是肾脏、肝脏受到损害。

2018年5月16日,李和平拒绝参加拟吊销其律师证的听证会,他在发表的声明中说,中共在1986年就加入世界禁止酷刑公约,已经宣示「酷刑应当绝对禁止」,但709案中酷刑普遍、系统性存在,我在被羁押的22个月就备受酷刑折磨。

今年11月28日下午,王峭岭夫妇准备乘车去开封老家,当进入大巴士客运站时,被警察拦截检查身分证。警察刷过李和平的身分证后,态度变得非常不友好,先是将身分证拍照,然后粗鲁地对李和平说拿着,拿到胸前。同时举起手机要拍照,遭到李和平拒绝。他认为举到胸前拍照跟看守所对待入所被拘留的人是一样的。

此时,警察很凶地吼道:「你们配合不配合,照不照?必须要照,你们属于七类重点人。」李和平和王峭岭再次拒绝警察的非法要求。

随后,他们进入登车入口处,又遭到两名辅警检查,威胁要带两人去分局,并将李和平夫妇带到室外一辆特警车上。

一名年纪稍大的警察看了身分证后解释说:「你们是属于被标记为重点人物的,如果没什么嫌疑就放行。」警察又一次强调,你是七类重点人员中的一类,身分证上就是这样标记的。

王峭岭转述李和平对此次遭遇的3点看法:

一. 中国公民在法律面前应是平等的,但他们这种规定,把人分成好几类,「人人平等」在他们手里变成「并非人人平等」,这七类人在他们眼里等同于在逃犯。

二. 警察要求举着身分证在胸前拍照,在警察眼里,整个中国就是监狱、看守所,随时随地可以这样羞辱人。

三. (当局)在国内部分人身上实行新疆、西藏模式。

据悉,包括李春富(李和平弟弟)、李姝云、勾洪国和任全牛等律师先后遭到强迫用药,这些案件都集中在709案的天津办案基地。王全璋律师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临沂监狱,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