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發驚人言論 科技界即將大地震(多圖)
 
李威
 
2016-6-3
 



5月30日,習近平在「科技三會」上做方向政策性重要講話,令專家學者們非常振奮!



6月2日,「科技三會」閉幕日,中國科協獲准加入《華盛頓協議》。
此為會議現場。



6月3日,習近平在北京展覽館參觀國家「十二五」科技創新成就展。

【人民報消息】好消息!我國正式加入國際工程聯盟《華盛頓協議》,這是中華民族在世界之林騰飛的一個腳踏板。

據新華網6月3日報導,中國科學技術協會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6月2日在北京閉幕。同日,在吉隆坡舉行的國際工程聯盟2016年會議傳來好消息:《華盛頓協議》全票通過中國科協代表我國由《華盛頓協議》預備會員「轉正」,成為該協議第18個正式成員。

加入《華盛頓協議》的必要性

習近平對加快推進我國成為世界科技強國非常重視,並在中國科技協會全代會上做了重要指示。6月2日科技全代會在北京閉幕當天,吉隆坡傳來好消息,中國成為《華盛頓協議》正式成員。雙喜臨門,哪有這麼巧的事?!

復興中華民族五千年的傳統,就是順天而行,所以就會想什麼就來什麼哪!

成為《華盛頓協議》正式成員有什麼重要嗎?當然重要。這是我國科技組織在國際舞臺上取得重要話語權的標誌。它意味著,通過中國科協所屬中國工程教育專業認證協會(CEEAA)認證的中國大陸工程專業本科學位將得到美、英、澳等所有該協議正式成員的承認。

這意味著中國大陸工程專業本科學位必須是貨真價實的,是可以信的過的。所以,正式加入《華盛頓協議》,對推動中國工程教育質量的提高有著極大的督促作用。還促進我國按照國際標準培養工程師、提高工程技術人才的培養質量。另外,也是推進我國工程師資格國際互認的基礎和關鍵,對於我國工程技術領域應對國際競爭、走向世界具有重要意義。

據介紹,《華盛頓協議》是一項工程教育本科專業認證的國際互認協議,1989年由美國、英國、加拿大等6個國家的工程專業團體發起成立,旨在建立共同認可的工程教育認證體系,實現各國工程教育水準的實質等效,為工程師資格國際互認奠定基礎。

國際工程聯盟目前包括《華盛頓協議》《悉尼協議》《都柏林協議》《國際職業工程師協議》《亞太工程師協議》和《國際工程技術員協議》等六個協議。其中,《華盛頓協議》是國際工程師互認體系六個協議中最具權威性、國際化程度較高、體系較為完整的「協議」,是加入其他相關協議的門檻和基礎。《華盛頓協議》所有簽約成員均為本國(地區)政府授權的、獨立的非政府專業性團體。

不滿外行領導內行被「引蛇出洞」

中共建政前夕,為了政權的合法性,甜言蜜語邀請境內外的知名學者參與「政治協商」。一些對中共所謂的「建設新中國」信以為真的知名學者、科學家放棄了外國的舒適生活和寬鬆的研究環境奔回中國大陸,以為這下可以用所學的知識來報國了。

中共批准由中國科學社、中華自然科學社、中國科學工作者協會和東北自然科學研究會等4個科學團體共同發起,籌備召開中華全國自然科學工作者代表會議(簡稱科代會)。

1949年7月,科代會籌備會議在北平召開(北平多好的名字,被改成北京),選出正式代表15人和候補代表2人參加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

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實際上是一個黨成立了一個政府。

1950年8月,科代會在北京舉行,決定成立「中華全國自然科學專門學會聯合會」(簡稱全國科聯)和「中華全國科學技術普及協會」(簡稱全國科普),推舉地質學家李四光為全國科聯主席、林學家梁希為全國科普主席。

幾年後,知識份子普遍對中共「外行領導內行」、處處要求知識份子在科學領域按照大老粗的指揮棒轉而強烈不滿。於是毛澤東搞了個「引蛇出洞」的陽謀,要知識份子給黨提意見。

在黨的竭力鼓勵下,1957年5月2日至5月12日的10天中,全國各地召開28,250多次各類會議,向黨中央、各級黨組織、黨員幹部,提出了37萬2千3百45條意見、建議。

四十八年之後,2006年1月份,反右運動檔案解密,在1957年這場給黨提意見而大禍臨頭的右派份子,一共有317萬8千4百70人,還另有143萬7千5百62人被劃為「中右」,加上「中右」份子,總共是461萬6千零32人!而再加上受牽連的家屬子女,就是天文數字!這些家庭成員所面臨的生活、工作、升學的窘境和受到的精神摧殘長達幾十年之久。

據新華網報導,1958年9月,經黨中央批准,全國科聯和全國科普合併,正式成立全國科技工作者的統一組織──中國科學技術協會。50多年來,中國科協先後召開了八次全國代表大會,李四光、周培源、錢學森、朱光亞曾分別擔任第一、二、三、四屆全國委員會主席,周光召為第五、六屆全國委員會主席,韓啟德為第七屆、第八屆全國委員會主席。1991年1月,全國政協七屆十二次常委會議決定,恢復中國科協為全國政協組成單位。目前,中國科協是國家科教工作領導小組、中央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和中央人才工作協調小組成員單位,其中有43名科協界委員出席了第十二屆全國政協。

習近平當政,跟邪黨不一心

2012年11月,習近平成為中共黨總書記,但跟邪黨不一條心。最突出的表現就是黨朝東,他朝西;黨朝西,他朝東。

黨灌迷魂湯讓炎黃子孫忘根,習近平一上臺就提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夢;

黨說了半個多世紀自己是「娘」,習近平說黨不過就是一個正在執政的組織;

黨重用提拔的邪惡骨幹,被習近平按步就班的關進監獄裡去了;

黨制定法律保護惡官,習近平就制定比法律還嚴格的紀律制裁邪黨;

黨的三呆婊江澤民當政時一個月出鏡55次,現在連「遺體告別專業戶」都當不成,最近送花圈的資格都被取消了;

黨總折騰老百姓,習近平就從嚴治黨,黨越折騰習近平越治,因為習是黨總書記,是黨內NO.1;

黨從建政開始就迫害知識份子,習近平當政提出重用知識份子,把中國建成世界科技強國。

習近平當黨總書記兩個月後,2013年1月,中國科協正式向《華盛頓協議》秘書處提交了中國科協作為預備成員加入《華盛頓協議》的申請報告。之後,經全體正式成員閉門表決,全票通過接納中國科協為《華盛頓協議》預備成員。

2016年6月2日《華盛頓協議》閉門會議期間,所有正式成員對考查小組的報告進行討論並就推薦結果進行投票,最終全票通過中國科協「轉正」。

把屬於科學家的權力還給科學家

5月30日上午,全國科技創新大會、中國科學院第十八次院士大會和中國工程院第十三次院士大會、中國科學技術協會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簡稱「科技三會」)在人民大會堂隆重召開。習近平做政策方向性重要講話,令專家學者們非常振奮。

從6月1日開始,新華網發表關注「科技三會」的系列評論。其中系列評論之二的署名文章《新華網評:把屬於科學家的權力還給科學家》如果發表在「引蛇出洞」的1957年,那就是「猖狂向黨進攻」。但是2016年6月2日大模大樣的刊登在新華網上,讓知識界科技界振奮無比。

習近平強調,在基礎研究領域,包括一些應用科技領域,要尊重科學研究靈感瞬間性、方式隨意性、路徑不確定性的特點,允許科學家自由暢想、大膽假設、認真求證。不要以出成果的名義干涉科學家的研究,不要用死板的制度約束科學家的研究活動。很多科學研究要著眼長遠,不能急功近利,欲速則不達。

文章說,科研工作是一項肉體和精神上的「苦旅」。有的人靠著偉大發明一夜之間聲名遠播、名利雙收,但也有人窮盡一生卻始終徘徊在黑暗的世界裡,找不到光明的彼岸。所以,科研工作不應片面強調「回報」,更不能用「限期完成」之類的枷鎖罩在科學家的身上。雖然科研仍然是「以成敗論英雄」,但沒能取得預期目標的科研活動也為科技進步積累了實踐經驗和理論知識,同樣作出了寶貴貢獻。

文章說,充分調動科學工作者的積極性和潛力,發揮他們的創新能力,就要鼓勵他們「天馬行空愛幻想」。給了科學家「幻想」的權力,也就意味著要給予他們在科研活動中更大的自主權。既然思想的火花只存在於當事者的腦海中,「難為外人道也」,那為此付諸的研究活動也一樣不可能獲得每個人的理解和支持,如果科學家的每一步都被條條框框束縛著,恐怕不少有可能震驚世界的科學成果還未面世便「胎死腹中」了。

其實,每一個如流星般劃過腦際的奇思妙想、都是有來源的。允許在這個歷史階段實現的成果,經過一番努力就會成功。

黨不領導一切

中共建政以來,「黨領導一切」所製造的笑話豈只千萬,所製造的悲劇豈只萬千。

習近平在「科技三會」特別強調,「要讓領銜科技專家有職有權,有更大的技術路線決策權、更大的經費支配權、更大的資源調動權,防止瞎指揮、亂指揮。」也就是說「黨不領導一切」。

為保證一線科研人員能夠自主決定研究方向、經費使用和其它資源的合理調度,這種權力要體現在「職務」上。

這意味著中共邪黨幾十年在科技界知識界「領導一切、指揮一切」的行政結構將被改變,亂伸權力之手、插手自己不熟悉領域業務、干擾正常科研活動等「外行領導內行」的情形不允許再出現。

把屬於科學家的權力還給科學家!為更多領域從「跟跑者」到「並行者」和「領跑者」的跨越提供歷史機遇!
  
有心報國的知識份子們,有生以來你們第一次報國有門了!從此以後,你們真的是為中華民族盡力了,而不是往(即將垮臺的)中共邪黨的臉上貼金。

恭喜你們!讓我們一起為中華民族的未來加油。(文/李威)△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