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騰一年,最高檢還得乖乖面對終身追責制(圖)
 
李威
 
2016-5-22
 



最高檢重大決策聽江話,黨組成員終身追責!

【人民報消息】財新網2016年5月19日以《最高檢重大決策失誤時 黨組成員終身追責》為題報導了最高檢察院近日出臺的《黨組工作規則(試行)》(下稱《規則》)。

《規則》明確規定,黨組出現重大決策失誤,對參與決策的相關黨組成員實行終身責任追究,黨組決策清單,黨組決策事項均由集體討論決定。學者認為,黨組成員終身追責制與司法責任制有所區別,但二者均意在規範權力行使。

這個試行規定說明,最高檢做重大決策時普遍故意「失誤」。習近平就不得不施行「終身追責制」,用制度來約束和懲辦那些執意要害國害民的最高檢高官。

在正常情況下,在正常的國家,不需要習近平當黨政軍一把手之外還要在幾乎所有重要部門之上成立「小組」並擔任小組長。凡是習近平擔任小組長的部門,其領導都是堅決不聽從他的指揮,堅決要按照江澤民的吩咐辦。百分之百。

所以,習近平一邊要面對江系海外媒體的造謠、國內喉舌的捧殺和外界的不解,一面不屈服的沖在順天而行的路上,因為這是他的使命,只能做好,不能失敗。

中國的形勢,如果用正常社會的正常思維去分析,一定是錯的;用墮落、自私、權欲的心理去「將心比心」揣測習近平,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還有一些有政治抱負的人對習近平在那個位置上憤憤不平,覺得只有自己才能救中國,從此集中精力把矛頭對向習近平,反倒忘記了真正的大魔頭,甚至為其辯解。中華民族有著五千年神傳文化的傳統,沒有任何一件事是偶然發生的,都是安排的。正因為是安排的,就一定是有序的,生生世世的輪迴轉生習近平都是為了這一件事,連在這世什麼時候出生都是定好的,在文革時,由於父親習仲勛冤案的牽連,他成了小反革命,那年13歲。沒有這樣的痛苦經歷習近平完不成他的歷史使命。

5月2日劉雲山在北京的人民大會堂演出歌頌文革的歌舞,裡面還加上兩首捧殺習近平的歌曲,很搞笑的。現在參加演出的單位領導紛紛推卸責任,但歷史的鏡頭已經被拍攝下來了,該獎該懲都是按照人自己的所為來定的。

5月19日,財新網提到最高檢察院近日出臺了《黨組工作規則(試行)》,就是告訴我們最高檢黨組成員還在按照江澤民的指示辦,這個政法部門裡面還有相當大比例的領導幹部是江系人馬。讓他們接收訴江的信件,他們就給打回去,美其名曰是核對當地是否有這個投遞訴狀的人,實際是讓當地警方逮捕寄信人,對訴江之人施以酷刑。

財新記者了解到,該《規則》是最高檢全面系統規範黨組工作的首個文件。《規則》明確了最高檢察院黨組成員終身追責的情形,同時強調:

1、集體違反本規則行為或者在其他黨組成員出現嚴重違反本規則行為上存在重大過失的,黨組書記要承擔相關責任;

2、黨組重大決策失誤的,對參與決策的相關黨組成員實行終身責任追究;

3、擅自改變或者故意拖延、拒不執行黨組會議決定的,要嚴肅追責。

4、黨組職責範圍內的事項,個人或少數人無權決定,須由黨組成員依據少數服從多數原則集體討論決定。

《規則》的第4條給最高檢黨組劃出了議事決策邊界,規定對黨組議事決策內容實行清單管理,並建立討論決定事項目錄,根據白紙黑字,由黨組成員依據少數服從多數原則集體討論決定。這一點必須在習近平有調動權為前提下才能真正實施。習近平給兒皇帝胡錦濤當了五年副手,早已經知道什麼是自己當政後應該加強的薄弱處──權力。

沒有實權什麼也談不到,無論想做好事還是壞事。為做好事,想盡辦法把權抓在手裡,是順天而行,一定成功。為做壞事,想盡辦法把權抓在手裡,是逆天而行,一定滅亡。

至於「黨組究竟應該怎樣議事,怎樣做決策,民主集中制怎樣體現,還有一旦做出決策,但決策有誤如何來承擔責任?」 這些內部的規章制度在過去「人治」的時期、誰官大誰說話算數的年代沒有明確規定,也沒人考慮這個問題。現在中華民族要走向未來,國家要從一黨專制下解脫出來復興民族傳統,就必須立規矩定方圓。

在中共沒有解體之前,阻力一定重重,那就只能哪裏淤塞了,就疏通哪裏。自習近平當政以來,他每多一個小組長的頭銜,就說明那裏淤塞了,怎麼也疏通不了,那就只能讓那個部門的領導失去決定權、決策權。

從去年到今年,習近平一直在給江親信周永康控制的公檢法各級領導們機會,希望他們能夠改邪歸正,但是手上沾滿無辜者鮮血的黨官們不想金盆洗手,只希望江澤民東山再起,那麼全給掃蕩了,這也不現實。文革是砸爛一切,但不想明天如何活,習近平是在污泥濁水中逐步建立起一個正常的秩序,當這個秩序越來越不可撼動時,中華民族偉大的復興夢就要實現了。

據報導,《黨組工作規則》把檢察官終身追責制這方面問題明確化了,在檢察制度中得到規範,但仍有一些領域需要進行制度上的建立和健全,那裏還有人在打擦邊球,與習近平軟對抗。

2015年9月,最高檢察院根據習近平的指令,發佈《關於完善檢察院司法責任制的若干意見》,進一步嚴格司法責任認定和追究,規定檢察人員應當對其履行檢察職責的行為承擔司法責任,在職責範圍內對辦案質量終身負責。但沒有給黨組成員立規矩,他們就繼續頑抗。

黨組不是司法辦案的單位,說好聽了是系統工作中制定大政方針的機構,說白了是一群依附在工作實體上的蛀蟲,沒有任何一個正常國家機構會白養著這麼一些白吃飽還攪和的群體。但是,在中共體制沒有解體之前,也就只能先這麼湊合著,未來的社會是不會保留這樣奇怪的、不可思議的機構的。

「終身追責制」這個制度在墮落的世界裡真是一個好東西。(文/李威)△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