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邪黨而行 習近平一石激起千層浪(圖)
 
李子木
 
2016-5-30
 



5月30日,習近平在科技創新大會發表講話。



習近平布置的最高規格的會議,給知識份子莫大的鼓舞!

【人民報消息】新華社5月30日報導說,全國科技創新大會、中國科學院第十八次院士大會和中國工程院第十三次院士大會、中國科學技術協會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30日上午在人民大會堂隆重召開。

習近平發表講話強調,在我國發展新的歷史起點上,把科技創新擺在更加重要位置,吹響建設世界科技強國的號角。科技是國之利器,國家賴之以強,企業賴之以贏,人民生活賴之以好。中國要強,中國人民生活要好,必須有強大科技。

習近平還說,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必須堅持走中國特色自主創新道路,加快各領域科技創新,掌握全球科技競爭先機。這是我們提出建設世界科技強國的出發點。

報導說,兩院院士和廣大科技工作者是國家的財富、人民的驕傲、民族的光榮,大家責任重大、使命重大,應該努力為建成創新型國家、建成世界科技強國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在綿延5000多年的文明發展進程中,中華民族創造了聞名於世的科技成果。

習近平最後強調,有多大擔當才能幹多大事業,盡多大責任才能有多大成就。兩院院士和廣大科技工作者要發揚我國科技界追求真理、服務國家、造福人民的優良傳統,勇擔重任,勇攀高峰,當好建設世界科技強國的排頭兵。讓我們揚起13億多中國人民對美好生活憧憬的風帆,發動科技創新的強大引擎,讓中國這艘航船,向著世界科技強國不斷前進,向著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不斷前進,向著人類更加美好的未來不斷前進。

引人注目的是,報導稱,「在京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領導同志,國務委員,最高人民法院院長,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全國政協有關領導同志出席會議。」

「中央和國家機關各部門、各人民團體、中央軍委機關各部門、武警部隊主要負責同志和大會代表,約4000人參加會議。」

這是三個合併在一起召開的與科技相關的會議,但是除了外訪的張高麗之外,其餘的中央政治局常委6人均參加此會,連人大、最高法、最高檢、軍委和武警的主要負責人都沒落下,統統得來參加。可見這個科技會議重要到什麼程度。

熟悉中共歷史的人應該知道,這次會議召開的意義不只是「向著世界科技強國前進」這麼簡單,而是顛覆了中共迫害知識份子的政策。

建政前後,中共頻頻向海內外著名的知識份子招手,以增加自己的合法性。一些人被中共愛國主義的甜言蜜語所打動,放棄了外國安定的科研環境和舒適的物質生活,抱著為祖國興旺發達出把力的熱情而回國。但是很快就在歷次運動中被打倒,57年打成右派的,66年文革被打死的、自殺的,不計其數。「臭老九」成為他們的代名詞。

近462萬知識份子精英打成右派和「中右」

1957年,中國共產黨使用了「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口號,號召中國的知識份子和群眾「幫助共產黨整風」。其意在於把他們中的「反黨份子」誘騙出來。毛澤東在1957年初給各省黨委書記的信中表露出借鳴放和整風的「陽謀」搞一場大鳴大放來「引蛇出洞」,把近462萬知識份子精英打成「右派份子」加以迫害。

1957年2月27日,毛澤東在中共最高國務會議第11次(擴大)會議上,發表了題為《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的講話,會議進行了三天。毛澤東提出:「革命時期大規模疾風暴雨式的群眾階級斗爭基本結束,但是階級斗爭還沒有完全結束;……」「斗爭要幾經反覆,還要持續五十年、一百年。你們信不信?我看,坐在主席臺上,也有不信的。」

1957年4月10日,毛澤東指示《人民日報》發表社論:《繼續放手,貫徹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

第二天晚上,毛澤東找陸定一、陳伯達、康生談話。毛澤東說:「我贊成放,放得盡些,才能讓各階級都出來表現。不放,怎樣來辯論?放半年,不夠,放一年。左派要有準備。」

十七天以後的4月27日,中共中央發出《關於整風運動的指示》決定在全黨進行一次以《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為主題,以《反對官僚主義、宗派主義和主觀主義》為內容的整風運動。人們還有顧慮。

四天以後的5月2日,《人民日報》又發表了題為《為什麼要整風?》的社論。毛澤東作了指示:「不要搞那麼多條條框框來束縛,要改。怕放,無非怕引火燒身。」

在中共的幾次社論鼓舞下,民眾真以為黨要洗滌自身的污垢,於是很多人終於信任了共產黨,在1957年5月2日至5月12日的10天中,全國各地召開28,250多次各類會議,向黨中央、各級黨組織、黨員幹部,提出了37萬2千3百45條意見、建議。

事實證明,提意見的人沒有要奪共產黨權的,只是希望具體的技術活兒能給專業人員發言權。

毛澤東在(情況匯總》上作了批示:「一放,各階級就會表現出來,原形也畢露。共產黨執政還不到八年,就有30多萬條意見、錯誤、罪狀,那共產黨是不是該下臺?那我姓毛的是不是要重返井岡山!」

5月13日至14日,中央政治局討論局勢,意見分歧,但同意「要正確引導,要再觀察一個時期」。

5月15日,毛澤東寫了《事情正在起變化》一文。此文送政治局委員、候補委員閱,建議發至黨內十七級以上幹部參閱。按照毛澤東的意思,為要在黨的幹部中「引蛇出洞」,所以此文在黨內分二個階段下達:第一個階段,發至十級以上幹部;第二個階段,才再發至十七級以上幹部。

毛澤東的《事情正在起變化》內指:「我黨有大批的知識份子新黨員(青年團員就更多),其中有一部份確實具有相當嚴重的修正主義思想。……他們跟社會上的右翼知識份子互相呼應,聯成一起,親如弟兄。……社會上的中間派是大量的,他們大約占全體黨外知識份子的百分之七十左右,而左派大約占百分之二十左右,右派大約占百分之一、百分之三、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依情況而不同。」「在民主黨派中和高等學校中,右派表現得最堅決最猖狂。……我們還要讓他們猖狂一個時期,讓他們走到頂點。他們越猖狂,對於我們越有利益。人們說:怕釣魚,或者說:誘敵深入,聚而殲之。現在大批的魚自己浮到水面上來了,並不要釣。」

到1958年初,經有關部門統計發現,已劃的「右派份子」數量不足5%,緊接著又補劃了一批「補充右派份子」。據人民文學出版社1987年出版的《中國當代文學思潮史》一書披露,全國劃右派總數為55萬人。

2006年1月份,反右運動檔案解密,在1957年這場給黨提意見而大禍臨頭的右派份子,不是一直傳聞的55萬人,而是55萬的六倍以上,是317萬8千4百70人,還另有143萬7千5百62人被劃為「中右」,加上「中右」份子,是高達55萬人的九倍以上!而再加上受牽連的家屬子女,那可就是天文數字了!這些家庭成員所面臨的生活、工作、升學的窘境和受到的精神摧殘甚至長達幾十年之久。

這些知識份子精英受迫害僅僅是因為在黨主動三番五次徵求意見時,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指出了黨的「不足」。

我們在網上讀到很多很多知識份子精英受迫害的悲慘經歷,有知情人說被打成右派的知識份子都是精英,都是國家在各個領域的棟梁。但是由於中共建政前向全中國人民說了瞎話「要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獨立的國家」。 建政後又把過去白紙黑字的承諾都修改了,不認帳了。所以中共是一個流氓邪黨。篡改歷史的邪黨必然從建立政權開始就膽顫心驚,就怕政權被推翻,至於國家前途怎樣、百姓生計如何,中共都不關心,它唯一關心的是命根子政權千萬要保住。毛澤東說政治運動「要七、八年再來一次」,讓人民總是處於被運動、被折騰之中,那人也就無瑕顧及黨的地位是否合法了。

江澤民把科學界精英投入監獄

江澤民掌權時期,中科院的院士會議沒少開,但沒有幾個真正的科學家成為院士,例如中共中央前政法委書記羅幹的一擔挑兒何祚庥(兩人的妻子是姐妹倆)是最典型的一個。

百度百科的詞條「何祚庥」,職業是「粒子物理、理論物理學家」,科研成果「無」。

詞條介紹,粒子物理、理論物理學家何祚庥「對偽科學、邪教口誅筆伐,近些年主要從事於揭批偽科學方面的工作」。這不是小笑話,這是江澤民時代的新聞。

詞條介紹:「在反對偽科學的斗爭中,他旗幟鮮明,積極參加了捍衛科學尊嚴,揭露和反對偽科學等活動,社會影響很大,是反『偽科學』的領軍人物之一。但是自從《丁肇中的『無知』與何祚庥的『無所不知』》一文出現在網絡上後,他逐漸淡出公眾視野。」

詞條最後寫道:「從事的研究領域:何祚庥從事中微子質量問題、中微子震蕩問題及雙β衰變理論的研究等,至今無任何科研成果。」

而那些有科研成果的精英們因為信奉「真善忍」而被江澤民關進監獄或折磨致死。有的單位說,這個人是我們單位的技術骨幹,一天也離不了他!但是警察照樣把精英綁架走。江是中共的三呆婊,連自己的未來都不要,豈能讓國家有未來?!

習近平愛惜人材,與中共背道而馳

習近平說,兩院院士和廣大科技工作者是國家的財富、人民的驕傲、民族的光榮,大家責任重大、使命重大,應該努力為建成創新型國家、建成世界科技強國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

近期對諾獎級年輕科學家韓春雨和幾位「工匠精神」突出人物的一連串報導,讓我們感到,中共建政67年,其中習近平當政已經3年多,這是與中共背道而馳的3年,是習近平真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3年,是人性的3年。

炎黃子孫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把中國打造成世界科技強國並非難事。關鍵是當權者要堅持正確的國策,首先是保護和關愛知識份子,讓他們能在一個安定的環境裡專注創新。

這次大會的隆重召開,表明中華民族在騰飛的路上進入了一個新階段。(文/李子木)△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