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爆出王立軍逃命案內幕(圖)
 
瞿咫
 
2016年11月9日發表
 



王立軍往美國駐成都領事館逃命!



2012年的美國駐成都領事館,重頭戲就在這裏。

【人民報消息】2012年2月6日王立軍逃進成都美領事館。無論網絡還是國會議員向白宮詢問,王立軍是否談到活摘器官問題,都得不到答案。希拉里還公開撒謊。直到今年美國大選前夕,時任駐華大使接受專訪才露出底來。

薄熙來是「打黑英雄」王立軍的「伯樂」,這個頭銜恐怕沒有一個人反對。

薄熙來2007年12月底去重慶赴任,2008年6月把王立軍調去重慶爲他開出一條血道,據官方報導,僅2008年夏天的80天內,重慶警方共「破刑事案件32771起,逮捕9527人」。薄熙來、王立軍成立了270個專案組,專門抓捕億萬富翁,製造了數百起冤案,爲的是侵吞他們的上千億資產。這些錢一部份被薄熙來轉移到海外老婆兒子的賬號上,另一部份用於打點各個媒體老總和塗脂抹粉工程,其中包括「唱紅」。而王立軍把重慶警察局改爲警察署,自制警服,自繪警車,薄熙來似乎成了山寨國中之國的霸主。

往往,真正有看頭的故事是從這個時候才開始。

谷開來親自動手滅口英國商人海伍德

2011年11月15日英國商人尼爾·海伍德被發現死於重慶南山麗景度假酒店。他是被薄熙來的老婆谷開來召到重慶去的。海伍德是谷開來販賣佛法修煉者器官和屍體到國外去的中間商。後來海伍德害怕出事,打算不幹了,就跟她結算中介費,打算拿到這筆錢就帶老婆孩子回英國。谷開來心狠手辣,不但不給錢,還把他灌醉後往嘴裏灌氰化鉀。

谷開來把料理後事的任務交給了王立軍。王立軍向薄熙來彙報此事,被薄一拳把耳朵打的半聾,耳朵裏面流出水來。幾天後薄熙來打算滅口,於是把分管政法工作的副市長兼公安局局長王立軍調去當分管科教等工作的副市長。

2012年2月2日,重慶市政府新聞辦發佈微博說,王立軍不再兼任市公安局長、黨委書記,而以副市長身份分管聯繫經濟領域工作,但報導說,「不足之處是,工作有時要求急一些,批評人不太注意方式方法。」

2月2日、3日兩天,薄熙來召開重慶宣傳部門會議,稱「我們出點事,敵對勢力就可勁兒忽悠造謠」。2月5日,「副市長王立軍到市教委、重慶師範大學調研,了解我市教育工作情況」。以上都是重慶官方的公開報導。

2月6下午5點,王回到住所。監視人員報告:一切正常!遂將六個監視組撤回三個,留下三組分佈爲樓前樓後各一組,另一組機動。每組三名監視人員。王自窗口觀察半小時,判斷警戒放鬆,啓動早已備好一輛普通牌照汽車,從容駛出。換上重慶公安車牌,疾馳而去。

至成都附近時,王用臨時手機與成都的一位官員聯絡,說他有公事要去美國成都領事館。那位官員聯絡好,2月6日晚9點左右,王立軍進入領事館。

美國總領事何孟德及幾位副領事已等候多時,並在會議室接待王立軍,王立即提出自己有重要情報要交給他們,之後提出申請政治庇護。王與美方深入交談後,美方表示:我們接受你的政治庇護申請,但批准與否要向北京駱家輝大使報告。請你理解。美國大使駱家輝北京時間晚上11點接到了成都總領館電話報告。駱立即向白宮報告了詳細情況。王立軍此時在美方安排下,用暗語向家人報了平安。

北京時間7日早晨5點,美國大使駱家輝正式通知成都總領館:白宮已經拒絕了王立軍的政治庇護申請。但美國政府全權委託駱家輝大使給與王立軍以可能的人道幫助。7日晨6點。美方官員陪同王用早餐,並一起討論如何幫助王立軍。王自己提出:向中央投降,不向薄熙來投降。

王立軍向美方解釋:我是爲躲避薄熙來的政治暗殺,才躲進美國領事館的。經討論,美方也認爲這是唯一一種中方可能接受的理由。

北京時間(7日)晨7點,監視組發現王已失蹤。薄熙來立即通過北京線人,得知王立軍已逃入成都美國總領館。立即指派黃奇帆帶領70輛警車,浩浩蕩蕩殺奔成都。面對重慶警方包圍,成都美方立即通知北京駱家輝大使,大使隨即通報中方重慶警方已經包圍美國成都總領館。

胡錦濤聞訊大怒,打電話給薄熙來:你想造反嗎?!

北京時間7日上午8點,駱家輝大使通知北京。胡錦濤立即派出國安部飛赴成都。立命四川省委書記負責王立軍及美國總領館人員安全,命令四川省國安、警方立即出動,等待中央領導到場處理。北京時間中午12點,黃奇帆所率重慶警方被驅離成都。下午2點,郭強率中國國家安全部精幹人員到達成都,並接管指揮權。

下午3點,郭強約見薄熙來,聽取薄熙來的說明。下午4點,王立軍郭強通話,郭轉達錦濤指示:你的問題中央會秉公執法,不冤枉一個好人,也決不放過一個壞人。王表態:我接受中央調查,我的罪行,我不抵賴。不是我的,我絕不承認,我檢舉薄及其家人貪贓枉法。

2月8日上午8點,王立軍被國安部副部長邱進親自押回北京。在被國安部副部長邱進等人帶到北京後,王立軍當即被安排在位於北京玉泉路附近的被嚴密保護的一處高級寓所內接受調查,調查組由中共國國家安全部和解放軍總參二部的高級情報人員組成。

調查組的高級官員們對王立軍個人表現出「客氣」「尊重」和「極端耐心」,而王立軍也表現的很放鬆,說願意交代自己在美國領事館期間所發生的一切。

王立軍果然向調查組和盤托出了自己去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的初衷和目地,以及滯留期間與美國領事官員的全部談話內容,並交代了自己曾委託美國領事館保護事先製作好的一份光盤證據。調查組成員對他提供的信息表示高度的重視,並再三感謝他的信任。

2月11日,中紀委的一個調查小組找到王立軍,當王立軍看到他們時,立刻焦躁起來,不但守口如瓶,隻字不談,還出口不遜。該調查組官員磨破了嘴皮子,也撬不開王立軍的嘴。最後,一位調查官員氣憤的問他:既然你打算什麼都不說,那你回來幹嗎? !王立軍說:我只接受國安部的調查,我相信他們了解情況後能保證我的人身安全。那位調查官員說:我們也保證你的人身安全啊。王立軍搖搖頭說:也許你想這麼做,但你做不到。那人再追問下去,王立軍做閉目養神狀,直到他們離去。原來,參加調查的小組裏邊就有薄熙來的內線。

接下去的報導是非重慶官方的公開報導,2月6日晚,王立軍到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在裏邊說了很多薄熙來的罪行,重點是活摘佛法修煉者器官、販賣被迫害致死者的遺體,以及他從薄熙來那裏知道的中共高層內幕。領事館被團團圍住。

美國之音報導,美國國務院時任發言人維多利亞·紐蘭2月8日在華盛頓舉行的例行記者上回答記者提問時證實號稱「打黑英雄」的王立軍本星期早些時候和成都領館人員見了面。

她說:「王立軍確實以副市長的身份要求在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會面。會面時間訂好。我們的人跟他見了面。他確實訪問了領館,後來自願離開領館。」至於王立軍當時是否要求避難,紐蘭說:「顯然,我們不談論和難民身份或者避難等有關的事宜。」

王立軍被迫從使館出來後,重慶市長黃奇帆帶領的重慶警方與胡錦濤派來的國安爭奪王立軍,王立軍說:「我是薄熙來的犧牲品,薄熙來是野心家,我要與他魚死網破,材料已經轉移海外準備好了!」最終王立軍被國安帶走,直接去機場,飛抵北京。

2月8日,自稱是「王立軍的海外朋友」公開了王立軍在2012年2月3日(宣佈免去他公安局長的第二天)寫的「給全世界的公開信」。這是第一封公開信,相信以後還會陸續發出。全文如下:

我給全世界的公開信:

當大家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或許已不在人世或許已失去了自由。我想向全世界解釋一下我做這一切的原因。歸根結底是一條: 我不希望看到黨內最大的僞君子薄熙來能再繼續表演下去,如果這樣的奸臣當道,這將是中國未來最大的不幸和民族的災難。

薄熙來「唱紅打黑」的鬧劇完全是爲了他企圖進入常委的做秀。這是薄熙來的「文化大革命」!他專制武斷,心狠手辣,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他一直強迫包括我在內的下級用各種手段,爲他幹各種不可想像的事。稍有不從,馬上下狠手處置。他把所有人當成是口香糖,嚼完了隨便一丟, 不管沾在誰的腳底。他才是最大的黑社會老大。 他已把整個重慶從黨和人民的天下變成了他一人的家天下。按他的性格,當不上中國的老大是不會罷休的, 爲達到這個目的他會不擇手段。薄熙來號稱清廉,但實際既貪又色,縱容家人大肆斂財,數額驚人。有關情況,我掌握了大量材料, 已向有關方面檢舉,也委託了我國外朋友在適當時候在公佈這封信後逐步公佈於世!我也希望能夠用這些材料有朝一日出書。

薄熙來無情無義到了極致,從他文革中鬥父親,對待兄弟姐妹和對待前妻就可以看出。我爲他兩肋插刀,但他對我連條狗都不如,當我不願再爲他做髒事趟混水時,竟然把我身邊司機等抓走來威脅我。士可殺不可辱!我本不是什麼英雄,我願意爲人民流血流汗,但不願意再爲嘆息在這麼一個壞人手下工作而悄悄流淚!人終有一死,我願意用生命來揭露薄熙來,爲中國的體制中少掉這麼一個會禍害中華民族的野心家獻出一切!

王立軍
二零一二年二月三日

王立軍的擔心不是沒有根據的,在2月2日宣佈對他的免職之後,2月4日薄熙來已經準備好了一封公開信,內容是宣佈王立軍的死因,爲滅口做準備。請看全文:

病情(診斷)證明書

姓名:王立軍,性別:男,年齡:52歲,住院(門診)號:空白

我院保健小組於2008年7月接市委辦公廳通知,患者納入我院重點保健對象。近年來,患者經常與大坪醫院保健小組醫生在一起交談時,曾不斷談到工作壓力太大,長期睡眠嚴重不足,睡眠時間通常只有2-3小時,精神處於高度緊張狀態,夜間甚至不敢關燈睡覺。2011年10月,患者因嚴重睡眠障礙,曾來我院要求進行住院治療,後因工作繁忙,未能按原計劃實施治療。2011年年底以來,患者幾乎每天到大坪醫院探望病人時,找到醫院保健小組醫生交流,保健小組醫生髮現患者思維遲緩,思考問題及語言表達時缺乏邏輯性,經常出現情緒暴躁、喜怒無常等歇斯底里般的症狀,經常出現情緒波動,曾有輕生念頭。保健小組會同有關專家小範圍進行討論,認爲應該及時用藥治療,但患者拒絕。

2012年2月3日,患者曾2次打電話給大坪醫院周林院長,要求次日上午來院詳細檢查身體和治療。周林院長通知保健醫生做好相關體檢準備工作。周林院長與全體保健醫生次日上午一直在VIP病房等待,但患者始終未來醫院就診。

有關專家根據患者上述臨床表現,初步診斷患者日前存在嚴重的抑鬱狀態和抑鬱中度發作。建議組織干預,對患者實施治療。


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軍醫大學第三附屬醫院
2012年2月4日

「曾有輕生念頭」「建議組織干預」,「對患者實施治療」?!

被處決的原重慶司法局局長文強一年多前已經預言了王立軍的命運,只是他沒有想到的是,一場全世界圍觀的中共解體內戰是從薄伯樂和王英雄的身上發起的。

滿嘴謊言的駱家輝與希拉里都跟隨中共迫害佛法修煉羣體

2016年美國大選前夕,新唐人電視臺《世事關心》節目主持人蕭茗專訪了美國前駐華大使駱家輝先生,下面摘錄其中的幾段對話:

記者:希拉里當國務卿時,從未提到過法輪功問題,而法輪功是中國受迫害最嚴重的羣體……

駱家輝:當她會晤中共領導人時,我一直和她在一起。她提出了中國人的宗教自由問題。

記者:但是沒有提到法輪功?

駱家輝:法輪功是一個宗教團體,不是嗎?

駱家輝在兜圈子中,已經非常明確的回答了這個問題。

記者:你認爲,如果希拉里成爲美國下任總統,她會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嗎?

駱家輝打太極拳:我相信,她會繼續倡導並推動人權,包括中國國內更大的宗教自由和寬容。

記者:2016年6月13日,美國衆議院通過了343號決議案,譴責發生在中國的、由國家批准的、從非自願良心犯身上強摘器官的行徑。(美國衆議院)這一行動雖然好,但來得相當遲,而且也不夠,因爲儘管人們在努力,證據仍表明這場罪行直到今天還在延續。如果希拉里`克林頓成爲總統,她將如何處理這一罪行?

駱家輝:我不是她的團隊成員,所以我無法說出她的建議確切是什麼,她下一步要採取什麼措施。

記者: 2012年2月,王立軍逃往美國駐成都領館。報導說,你建議美國國務院給他提供庇護,但遭到拒絕。另據說王立軍攜帶了大量絕密文件,與中共高層權鬥和活摘器官有關。美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請求國務院公佈這些文件,但自那以後,我們再也沒有聽到任何消息。那些指稱是真的嗎,這些文件與強摘器官有關嗎?

駱家輝:這些指控都是完全不真實的。讓我首先回應第一個問題。我們不能給仍停留在他們想要離開的國家的人提供庇護。如果你尋求庇護,如果確實有需要,那麼你必須是在你試圖離開的國家之外申請庇護。當你還在這個國家時,你不能這樣做。這是不可能的,你永遠不可能做到。

駱家輝在撒謊!

六四事件期間,方勵之與他在北京大學任教授的妻子李淑嫺6月5日避入美國駐華大使館。在使館中滯留一年之後,1990年6月25日,中共公安部發言人宣佈「原北京天文臺研究員方勵之、原北京大學副教授李淑嫺已於6月25日獲准寬大處理,出國治病。」方勵之夫婦乘坐美軍飛機前往英國,半年後至美國。

記者:當時,據說薄熙來和重慶市長派出軍隊包圍成都美國領事館,但您(駱家輝)決定將王立軍交給中共國安局主管?

駱家輝:嗯,很多這些東西都是保密的,我不能評論它,因爲它是保密信息。

記者:王立軍所攜帶的文件是否與活摘器官有關?

駱家輝頓時語無倫次:我不……我不能說……我不會確認是否有這樣的文件存在。

駱家輝於1997年至2005年間擔任華盛頓州第21任州長,據可靠消息,在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期間,州長駱家輝確實一直配合江,很聽江澤民的話,當州長的幾年中沒有一次批准當地法輪功修煉者舉行遊行的申請。直到2016年他還在說謊,此人已無道德可言。(文/瞿咫)△

(人民報首發)

 
分享:
 
人氣:553,256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