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爆出王立军逃命案内幕(图)
 
瞿咫
 
2016-11-9
 



王立军往美国驻成都领事馆逃命!



2012年的美国驻成都领事馆,重头戏就在这里。

【人民报消息】2012年2月6日王立军逃进成都美领事馆。无论网络还是国会议员向白宫询问,王立军是否谈到活摘器官问题,都得不到答案。希拉里还公开撒谎。直到今年美国大选前夕,时任驻华大使接受专访才露出底来。

薄熙来是「打黑英雄」王立军的「伯乐」,这个头衔恐怕没有一个人反对。

薄熙来2007年12月底去重庆赴任,2008年6月把王立军调去重庆为他开出一条血道,据官方报导,仅2008年夏天的80天内,重庆警方共「破刑事案件32771起,逮捕9527人」。薄熙来、王立军成立了270个专案组,专门抓捕亿万富翁,制造了数百起冤案,为的是侵吞他们的上千亿资产。这些钱一部份被薄熙来转移到海外老婆儿子的账号上,另一部份用于打点各个媒体老总和涂脂抹粉工程,其中包括「唱红」。而王立军把重庆警察局改为警察署,自制警服,自绘警车,薄熙来似乎成了山寨国中之国的霸主。

往往,真正有看头的故事是从这个时候才开始。

谷开来亲自动手灭口英国商人海伍德

2011年11月15日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被发现死于重庆南山丽景度假酒店。他是被薄熙来的老婆谷开来召到重庆去的。海伍德是谷开来贩卖佛法修炼者器官和尸体到国外去的中间商。后来海伍德害怕出事,打算不干了,就跟她结算中介费,打算拿到这笔钱就带老婆孩子回英国。谷开来心狠手辣,不但不给钱,还把他灌醉后往嘴里灌氰化钾。

谷开来把料理后事的任务交给了王立军。王立军向薄熙来汇报此事,被薄一拳把耳朵打的半聋,耳朵里面流出水来。几天后薄熙来打算灭口,于是把分管政法工作的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王立军调去当分管科教等工作的副市长。

2012年2月2日,重庆市政府新闻办发布微博说,王立军不再兼任市公安局长、党委书记,而以副市长身份分管联系经济领域工作,但报导说,「不足之处是,工作有时要求急一些,批评人不太注意方式方法。」

2月2日、3日两天,薄熙来召开重庆宣传部门会议,称「我们出点事,敌对势力就可劲儿忽悠造谣」。2月5日,「副市长王立军到市教委、重庆师范大学调研,了解我市教育工作情况」。以上都是重庆官方的公开报导。

2月6下午5点,王回到住所。监视人员报告:一切正常!遂将六个监视组撤回三个,留下三组分布为楼前楼后各一组,另一组机动。每组三名监视人员。王自窗口观察半小时,判断警戒放松,启动早已备好一辆普通牌照汽车,从容驶出。换上重庆公安车牌,疾驰而去。

至成都附近时,王用临时手机与成都的一位官员联络,说他有公事要去美国成都领事馆。那位官员联络好,2月6日晚9点左右,王立军进入领事馆。

美国总领事何孟德及几位副领事已等候多时,并在会议室接待王立军,王立即提出自己有重要情报要交给他们,之后提出申请政治庇护。王与美方深入交谈后,美方表示:我们接受你的政治庇护申请,但批准与否要向北京骆家辉大使报告。请你理解。美国大使骆家辉北京时间晚上11点接到了成都总领馆电话报告。骆立即向白宫报告了详细情况。王立军此时在美方安排下,用暗语向家人报了平安。

北京时间7日早晨5点,美国大使骆家辉正式通知成都总领馆:白宫已经拒绝了王立军的政治庇护申请。但美国政府全权委托骆家辉大使给与王立军以可能的人道帮助。7日晨6点。美方官员陪同王用早餐,并一起讨论如何帮助王立军。王自己提出:向中央投降,不向薄熙来投降。

王立军向美方解释:我是为躲避薄熙来的政治暗杀,才躲进美国领事馆的。经讨论,美方也认为这是唯一一种中方可能接受的理由。

北京时间(7日)晨7点,监视组发现王已失踪。薄熙来立即通过北京线人,得知王立军已逃入成都美国总领馆。立即指派黄奇帆带领70辆警车,浩浩荡荡杀奔成都。面对重庆警方包围,成都美方立即通知北京骆家辉大使,大使随即通报中方重庆警方已经包围美国成都总领馆。

胡锦涛闻讯大怒,打电话给薄熙来:你想造反吗?!

北京时间7日上午8点,骆家辉大使通知北京。胡锦涛立即派出国安部飞赴成都。立命四川省委书记负责王立军及美国总领馆人员安全,命令四川省国安、警方立即出动,等待中央领导到场处理。北京时间中午12点,黄奇帆所率重庆警方被驱离成都。下午2点,郭强率中国国家安全部精干人员到达成都,并接管指挥权。

下午3点,郭强约见薄熙来,听取薄熙来的说明。下午4点,王立军郭强通话,郭转达锦涛指示:你的问题中央会秉公执法,不冤枉一个好人,也决不放过一个坏人。王表态:我接受中央调查,我的罪行,我不抵赖。不是我的,我绝不承认,我检举薄及其家人贪赃枉法。

2月8日上午8点,王立军被国安部副部长邱进亲自押回北京。在被国安部副部长邱进等人带到北京后,王立军当即被安排在位于北京玉泉路附近的被严密保护的一处高级寓所内接受调查,调查组由中共国国家安全部和解放军总参二部的高级情报人员组成。

调查组的高级官员们对王立军个人表现出「客气」「尊重」和「极端耐心」,而王立军也表现的很放松,说愿意交代自己在美国领事馆期间所发生的一切。

王立军果然向调查组和盘托出了自己去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的初衷和目地,以及滞留期间与美国领事官员的全部谈话内容,并交代了自己曾委托美国领事馆保护事先制作好的一份光盘证据。调查组成员对他提供的信息表示高度的重视,并再三感谢他的信任。

2月11日,中纪委的一个调查小组找到王立军,当王立军看到他们时,立刻焦躁起来,不但守口如瓶,只字不谈,还出口不逊。该调查组官员磨破了嘴皮子,也撬不开王立军的嘴。最后,一位调查官员气愤的问他:既然你打算什么都不说,那你回来干吗? !王立军说:我只接受国安部的调查,我相信他们了解情况后能保证我的人身安全。那位调查官员说:我们也保证你的人身安全啊。王立军摇摇头说:也许你想这么做,但你做不到。那人再追问下去,王立军做闭目养神状,直到他们离去。原来,参加调查的小组里边就有薄熙来的内线。

接下去的报导是非重庆官方的公开报导,2月6日晚,王立军到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在里边说了很多薄熙来的罪行,重点是活摘佛法修炼者器官、贩卖被迫害致死者的遗体,以及他从薄熙来那里知道的中共高层内幕。领事馆被团团围住。

美国之音报导,美国国务院时任发言人维多利亚·纽兰2月8日在华盛顿举行的例行记者上回答记者提问时证实号称「打黑英雄」的王立军本星期早些时候和成都领馆人员见了面。

她说:「王立军确实以副市长的身份要求在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会面。会面时间订好。我们的人跟他见了面。他确实访问了领馆,后来自愿离开领馆。」至于王立军当时是否要求避难,纽兰说:「显然,我们不谈论和难民身份或者避难等有关的事宜。」

王立军被迫从使馆出来后,重庆市长黄奇帆带领的重庆警方与胡锦涛派来的国安争夺王立军,王立军说:「我是薄熙来的牺牲品,薄熙来是野心家,我要与他鱼死网破,材料已经转移海外准备好了!」最终王立军被国安带走,直接去机场,飞抵北京。

2月8日,自称是「王立军的海外朋友」公开了王立军在2012年2月3日(宣布免去他公安局长的第二天)写的「给全世界的公开信」。这是第一封公开信,相信以后还会陆续发出。全文如下:

我给全世界的公开信:

当大家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或许已不在人世或许已失去了自由。我想向全世界解释一下我做这一切的原因。归根结底是一条: 我不希望看到党内最大的伪君子薄熙来能再继续表演下去,如果这样的奸臣当道,这将是中国未来最大的不幸和民族的灾难。

薄熙来「唱红打黑」的闹剧完全是为了他企图进入常委的做秀。这是薄熙来的「文化大革命」!他专制武断,心狠手辣,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他一直强迫包括我在内的下级用各种手段,为他干各种不可想像的事。稍有不从,马上下狠手处置。他把所有人当成是口香糖,嚼完了随便一丢, 不管沾在谁的脚底。他才是最大的黑社会老大。 他已把整个重庆从党和人民的天下变成了他一人的家天下。按他的性格,当不上中国的老大是不会罢休的, 为达到这个目的他会不择手段。薄熙来号称清廉,但实际既贪又色,纵容家人大肆敛财,数额惊人。有关情况,我掌握了大量材料, 已向有关方面检举,也委托了我国外朋友在适当时候在公布这封信后逐步公布于世!我也希望能够用这些材料有朝一日出书。

薄熙来无情无义到了极致,从他文革中斗父亲,对待兄弟姐妹和对待前妻就可以看出。我为他两肋插刀,但他对我连条狗都不如,当我不愿再为他做脏事趟混水时,竟然把我身边司机等抓走来威胁我。士可杀不可辱!我本不是什么英雄,我愿意为人民流血流汗,但不愿意再为叹息在这么一个坏人手下工作而悄悄流泪!人终有一死,我愿意用生命来揭露薄熙来,为中国的体制中少掉这么一个会祸害中华民族的野心家献出一切!

王立军
二零一二年二月三日

王立军的担心不是没有根据的,在2月2日宣布对他的免职之后,2月4日薄熙来已经准备好了一封公开信,内容是宣布王立军的死因,为灭口做准备。请看全文:

病情(诊断)证明书

姓名:王立军,性别:男,年龄:52岁,住院(门诊)号:空白

我院保健小组于2008年7月接市委办公厅通知,患者纳入我院重点保健对象。近年来,患者经常与大坪医院保健小组医生在一起交谈时,曾不断谈到工作压力太大,长期睡眠严重不足,睡眠时间通常只有2-3小时,精神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夜间甚至不敢关灯睡觉。2011年10月,患者因严重睡眠障碍,曾来我院要求进行住院治疗,后因工作繁忙,未能按原计划实施治疗。2011年年底以来,患者几乎每天到大坪医院探望病人时,找到医院保健小组医生交流,保健小组医生发现患者思维迟缓,思考问题及语言表达时缺乏逻辑性,经常出现情绪暴躁、喜怒无常等歇斯底里般的症状,经常出现情绪波动,曾有轻生念头。保健小组会同有关专家小范围进行讨论,认为应该及时用药治疗,但患者拒绝。

2012年2月3日,患者曾2次打电话给大坪医院周林院长,要求次日上午来院详细检查身体和治疗。周林院长通知保健医生做好相关体检准备工作。周林院长与全体保健医生次日上午一直在VIP病房等待,但患者始终未来医院就诊。

有关专家根据患者上述临床表现,初步诊断患者日前存在严重的抑郁状态和抑郁中度发作。建议组织干预,对患者实施治疗。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第三附属医院
2012年2月4日

「曾有轻生念头」「建议组织干预」,「对患者实施治疗」?!

被处决的原重庆司法局局长文强一年多前已经预言了王立军的命运,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一场全世界围观的中共解体内战是从薄伯乐和王英雄的身上发起的。

满嘴谎言的骆家辉与希拉里都跟随中共迫害佛法修炼群体

2016年美国大选前夕,新唐人电视台《世事关心》节目主持人萧茗专访了美国前驻华大使骆家辉先生,下面摘录其中的几段对话:

记者:希拉里当国务卿时,从未提到过法轮功问题,而法轮功是中国受迫害最严重的群体……

骆家辉:当她会晤中共领导人时,我一直和她在一起。她提出了中国人的宗教自由问题。

记者:但是没有提到法轮功?

骆家辉:法轮功是一个宗教团体,不是吗?

骆家辉在兜圈子中,已经非常明确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记者:你认为,如果希拉里成为美国下任总统,她会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吗?

骆家辉打太极拳:我相信,她会继续倡导并推动人权,包括中国国内更大的宗教自由和宽容。

记者:2016年6月13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了343号决议案,谴责发生在中国的、由国家批准的、从非自愿良心犯身上强摘器官的行径。(美国众议院)这一行动虽然好,但来得相当迟,而且也不够,因为尽管人们在努力,证据仍表明这场罪行直到今天还在延续。如果希拉里`克林顿成为总统,她将如何处理这一罪行?

骆家辉:我不是她的团队成员,所以我无法说出她的建议确切是什么,她下一步要采取什么措施。

记者: 2012年2月,王立军逃往美国驻成都领馆。报导说,你建议美国国务院给他提供庇护,但遭到拒绝。另据说王立军携带了大量绝密文件,与中共高层权斗和活摘器官有关。美国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请求国务院公布这些文件,但自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听到任何消息。那些指称是真的吗,这些文件与强摘器官有关吗?

骆家辉:这些指控都是完全不真实的。让我首先回应第一个问题。我们不能给仍停留在他们想要离开的国家的人提供庇护。如果你寻求庇护,如果确实有需要,那么你必须是在你试图离开的国家之外申请庇护。当你还在这个国家时,你不能这样做。这是不可能的,你永远不可能做到。

骆家辉在撒谎!

六四事件期间,方励之与他在北京大学任教授的妻子李淑娴6月5日避入美国驻华大使馆。在使馆中滞留一年之后,1990年6月25日,中共公安部发言人宣布「原北京天文台研究员方励之、原北京大学副教授李淑娴已于6月25日获准宽大处理,出国治病。」方励之夫妇乘坐美军飞机前往英国,半年后至美国。

记者:当时,据说薄熙来和重庆市长派出军队包围成都美国领事馆,但您(骆家辉)决定将王立军交给中共国安局主管?

骆家辉:嗯,很多这些东西都是保密的,我不能评论它,因为它是保密信息。

记者:王立军所携带的文件是否与活摘器官有关?

骆家辉顿时语无伦次:我不……我不能说……我不会确认是否有这样的文件存在。

骆家辉于1997年至2005年间担任华盛顿州第21任州长,据可靠消息,在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期间,州长骆家辉确实一直配合江,很听江泽民的话,当州长的几年中没有一次批准当地法轮功修炼者举行游行的申请。直到2016年他还在说谎,此人已无道德可言。(文/瞿咫)△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