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鏡頭 蘇榮對江曾依然抱幻想 (多圖)
 
華鎮江
 
2016-10-26
 



沒有落馬之前的蘇榮2004年11月就成為國際通緝犯。



越惡越升官的蘇榮逃的過初一,躲不過十五!

【人民報消息】中共六中全會前,中紀委宣傳部、中央電視臺聯合製作的八集專題片《永遠在路上》,從10月17日開始,一天播出一集。裏面是江系反人類集團的官員在鏡頭前懺悔,播出的一共約40多個案例。其中包括白恩培、蘇榮、李春城、周本順等10余名省部級。

在已經播出的前幾集反腐專題片中,蘇榮出現在第四集。他在鏡頭前表示「自己躍入了經濟犯罪的深淵,對不起過去的老領導,沒有臉去見老領導。」

那麼,蘇榮口中的老領導是誰?為什麼蘇榮說對不起老領導?蘇榮口中的老領導是江澤民和曾慶紅。蘇榮說對不起老領導,是因為他認為江澤民和曾慶紅不會倒,會在家裏看到他說的這些話。

實際上,從薄熙來落馬開始,就是以懲治貪腐的方式來清除代表中共具體行惡的江澤民反人類集團。薄家族和薄熙來的兒子薄瓜瓜在2013年就把這個秘密揭示出來。

薄熙來案一審判決無期徒刑後,薄瓜瓜的微博說:「對某一氣功團體和異議人士進行器官摘取和屍體加工的指控,不能讓父母獨自承擔!那是當時上面高層有相應政策,特別是得到了某首長(江澤民)的支持,是當時大氣候下進行的!全國各地許多部門都在做,公檢法部門、軍隊、醫院都在參與!只不過他倆開了頭。要死大家一塊死!」

此微博下面轉發的網友寫道:「吃驚」「數萬人啊,天大的罪惡!你們認了?」「吃驚、抓狂」「那就是承認了,魔鬼的行為!」「摘取器官賺錢,出售屍體又賺錢,這無本的血腥買賣真令文明社會無法想像」。

薄家確實打聽到,以貪腐罪名落馬的貪官污吏們,真正的罪名都是跟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和活摘器官等反人類罪。江澤民集團內所有落馬的官員,無一例外都犯下了參與迫害佛法修煉群體的罪惡,在專題片中亮相「悔罪」的落馬高官,無一例外都是這樣,蘇榮更不例外。

蘇榮,從1998年4月至2001年10月任中共吉林省委副書記,在此期間,兼任吉林「省委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即610)組長,主持全省對法輪功的迫害行動,得到江澤民的賞識,並於2001年10月升任為青海省委書記。在任青海省委書記期間,蘇榮把工作重點還是放在鎮壓佛法修煉群體法輪功上。在蘇榮主持吉林省迫害法輪功期間,共有23名法輪功修煉者證實被迫害致死。而在青海省,4位被證實迫害致死的法輪功修煉者中,3位被害死在蘇榮的任上。

2003年8月,蘇榮被調至甘肅省,繼續任省一把手。甘肅省由此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變本加厲,並採用監視、跟蹤、非法抓捕、判刑等形式進行殘酷迫害,致多人死亡。 2004年11月隨吳邦國出訪時,蘇榮被海外法輪功修煉者告上贊比亞高等法院。




2004年給蘇榮發出傳票的贊比亞高級法院。

2004年10月29日,時任全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率團到肯尼亞、贊比亞、津巴布韋及尼日利亞4個非洲國家進行訪問。

贊比亞是該團抵達非洲的第二個國家,安排訪問是週四、週五兩天。贊比亞時報11月5日的頭版消息說,此次吳邦國率團的總人數超過100人,傳媒人員大約40人。

11月4日(週四),中共代表團的全天安排是,上午會見副總統及贊比亞國會發言人;下午在總統辦公室會見了總統。當晚在洲際大酒店還有一個由總統辦公室發言人主持的歡迎宴會。

4日下午,剛剛結束了對贊比亞副總統Lupando Mwape的國事訪問後,在返回酒店途中,代表團成員、時任甘肅省委書記蘇榮接到贊比亞高院工作人員親自送來的法院傳票。當時包括吳邦國在內的另外14位代表團成員在場親睹了蘇榮接收傳票的過程。

2004年11月4日(週四),蘇榮在贊比亞訪問期間被法輪功團體告上贊比亞高等法院。因聆訊時間被安排在11月 8日(下週一),吳邦國按照計劃帶領代表團先去第三個訪問國,蘇榮只能獨自在贊比亞首都盧薩卡度過週末,等待週一的庭審。

蘇榮的國際大逃亡精彩故事這才剛剛拉開序幕……

2004年11月4日,時任甘肅省委書記蘇榮接到贊比亞高等法院的傳票不得不脫隊滯留在盧薩卡等候傳訊,過了一個週末,11月8日蘇榮未能如期到庭,被控「蔑視法庭罪」。有關方面立即通告贊比亞有關邊境管理部門,在法庭作出有關裁決之前,禁止給被告蘇榮放行。

為了拖延逃跑的時間,中使館為蘇榮請了一位律師,該律師請求法庭給被告一個漂白自己的機會,於是法庭特意安排法輪功控蘇榮一案於11月13日(週六)上午在贊比亞高院開庭。但被告蘇榮再次缺席。

警方隨即前往蘇榮的暫時住所「贊比亞中國投資開發貿易促進中心「Chinese Center for the Promotion of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nd Trade (Z) LTD)」去逮捕蘇犯,但經過長時間的搜尋,在蘇榮的藏身處未能找到他,只發現他的衣物及個人用品等仍在原處。據蘇榮曾下榻過的酒店Taj Pamodzi Hotel記錄顯示,蘇榮是11月8日下午2點退房的,此後銷聲匿跡。

蘇榮逃跑了!

贊比亞警方聲稱,警方已發出通緝令,並正在全面出動,以盡早捉拿蘇榮歸案。

對贊比亞地形和語言完全不熟悉的蘇榮,在贊比亞警方的通緝中,靠當地中共使館的具體協助潛逃的。時任甘肅省委書記蘇榮,在經過近十天的藏匿和逃亡生活後,偷越池榮迪邊境(Chirundy Border)來到津巴布韋,再潛逃至南非,終於在2004年11月15日乘晚間航班從南非飛回中國。

經過贊比亞的國際大逃亡,蘇榮心有餘悸的表示,「不會再輕易到國外出訪」,這並不表示他不繼續利用職權鎮壓佛法修煉群體。

經過2004年11月被通緝的這大醜聞之後,甘肅省委書記蘇榮在甘肅省很難工作下去,一年之後,於2006年低調去了位於北京的中共中央黨校,任常務副校長。時任校長是曾慶紅。

經過2004年底的國際大逃亡,蘇榮並沒有吸取教訓,在北京期間四處活動,上下打點,尤其向曾慶紅保證繼續鎮壓佛法修煉群體。 2007年11月十七大,蘇榮被調任江西省任省委書記。到了江西省之後,蘇榮又操起了鎮壓法輪功的舊業。

2010年12月,江西省「610辦公室」集中在紅谷灘開會,由蘇榮主持,會議要求全省辦「洗腦班」,對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洗腦迫害。 2011年2月擬定了部份法輪功修煉者名單,強迫他們參加洗腦班。

2012年薄熙來下臺、關押,沒有讓蘇榮就此罷手,他反而配合周永康,2012年6月18日在贛州機場飛往臺灣的登機門前,把一位探親準備返回臺灣的成功企業家、法輪功修煉者鐘鼎邦秘密逮捕,要他交代9年前2003年協助大陸法輪功修煉者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一事。

2012年11月召開十八大,習近平接班前堅決不接受江澤民當「太上皇」,2013年3月兩會,習近平全面接班。時任江西省委書記蘇榮轉任有職無權的閑差、全國政協副主席,這是他被法辦的前兆。

蘇榮在獄中說「對不起老領導」是以為自己經濟犯罪才落網的,主子們才無法保護他。這說明他對自己雙手沾滿佛法修煉者鮮血並沒有懺悔之意。

江澤民血債集團的另一名鎮壓法輪功的主要幹將周本順在鏡頭前依然說假話,說「忘記了保持廉潔是黨和官員最大的安全」。

有人看電視聽他這麼說,立馬就換台,說:「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不就是因為人家保持廉潔、在做好人嘛。共產黨又在騙人!」

所以,只要中共政權不垮臺,它就會千方百計的為自己塗脂抹粉。

「順天而行昌、逆天而行亡」。歷史證明,沒有任何國家政府、政黨組織和個人可以逃脫出這個規律的。(文/華鎮江)△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