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巡视组口述的三个惊探故事(下)(多图)
 
门礼瞰
 
2015-5-2
 



雷政富形像很「伟光正」,行为如其相貌。对王立军亦步亦趋

【人民报消息】(接上)这位干警在谈到王立军的问题时,突然说了一句:「王立军早就知道雷政富的一些事,只是他装作不知道,关键时候把它们拿出来要挟雷政富。」

此时,巡视组的例行谈话已接近尾声,听到这句话,我们小组的同志顿时兴奋起来。

「王立军在雷政富问题上拿人家一把,目的是要挟对方干点儿什么事,你回忆回忆,他还有没有类似的情况?」组里一位有着将近10年巡视经验的老同志追问道。

「肯定是有的,王立军好干这事。常常是一桌人在一起吃饭,王立军当着众人的面,指着某个人的鼻子说,你心里清楚啊!你的事,你知道我知道,我跟你说,你得好好与我配合。」

这里面肯定有情况。

「那你想想,他手里有没有捏著名单?」

「名单我还真是见过一个。」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名单?上面大概有多少人?有没有省部级干部?」

「我印象当中有。」

「叫什么名字?」

「谭栖伟。」


王立军抓住谭栖伟(右)贪腐的小辫子。
听到这个名字,大家精神一振,赶紧追问名单的下落:「你是什么时候见到这个名单的?它现在在谁手里?」这位干警想了想,说:「那还是『打黑』时候的事了,当时有个专案组,组里有个管档案的人,他或许知道。」

无心插柳柳成荫。就这样,从一次例行谈话中我们发现了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谭栖伟的问题线索。接下来最紧要的,是找到干警口中所说的「管档案的人」。

时间不等人,得到线索后,第二天我们就通过公安局找到了当时管档案的警察,他是个小青年,穿上警服没几年时间。

一开始此人戒备心很强,嘴很硬,什么都不说。我们耐心地做思想工作:「对于你,这是一次机会。如果我们从其他渠道获得了这名单,作为公安干警,你是有责任的。」

他琢磨了一下:「好像有这个名单。」

「在什么地方?」

「在我家里。」

我们马上向组长徐光春汇报了这一情况。他立刻指示:「为避免夜长梦多,你们赶紧和他一起去拿这个名单!」

就这样,我们又马不停蹄地到了年轻警察家,他竟然把名单存在自家电脑上!把材料下载完毕,我们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开始和这位年轻的警察谈心,并严厉指出他的行为过失。一番话说得他心服口服,还主动告诉我们名单上只是记录了谭栖伟受贿的数目,具体的卷宗在一个看守所里。

「走,带我们去!」

卷宗被放在「打黑」时一个看守所的临时办公室里,说是办公室,不如叫仓库。里面堆了好多架子,上面全是卷宗,房间里到处都是灰尘。

一进门,我们几个人纷纷挽起了袖子,开始一卷卷翻,才找到关于谭栖伟的内容。这些卷宗中,清楚地记录了谭栖伟过生日时,有个「黑社会」头子一次性送给他几百万元。就这样,基本印证了谭栖伟涉嫌违纪违法。沿着这个路子去查,进入纪律审查阶段,他交代了更多的事。

重大问题线索往往藏在细枝末节中。所以,从事巡视工作,必须瞪大眼睛,伸长耳朵,每一个细节都不能轻易放过。

对付他,我们还是有点「担心」




天津市前公安局局长、人称「武爷」的武长顺落马。

下面是滕抒根据任爱军口述整理的部份文字稿,看完感觉从事巡视工作需要勇气和智慧,作为举报人也需要勇气和智慧。为举报天津公安局局长武长顺,天津举报人一路换三次车牌,才到北京的中纪委所驻地。整个过程看起来很象侦探小说。

3月的天津,春寒料峭。晚上八九点钟,静谧的海河沿岸行人稀少。

沿着河边,一行3人边走边聊。外人看来,他们是平平常常的散步路人。其实,那是中央第五巡视组的同志在秘密研究工作。

选择这种方式,是因为他们面临的巡视对象有着特殊的身份。此人就是在天津公安系统工作44年、当公安局长11年,时任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兼公安局局长、人称「武爷」的武长顺。

「他是公安局长,对付他,我们还是有点『担心』。」巡视人员说的这个「担心」,并非因武长顺在天津是脚一跺地乱颤的人物,而是他手中掌握的公安特殊手段。

「我们担心手机、会议被监听,担心打草惊蛇。」巡视人员说,据反映,武长顺在公安系统工作多年,嗅觉灵敏,为人狡诈,手段毒辣,反调查能力非同一般。

锁定武长顺,源于大量干部群众的反映。调查他,是对巡视人员能力、智慧和胆量的考验。

2014年3月28日,中央第五巡视组进驻天津。3个月间,巡视组收到来信5000多封,来电3000多个,来访4000多人次。

其中,大量内容涉及武长顺。

巡视组收集整理情况后,针对群众反映集中的有关武长顺违规经商办企业、滥用职权、贪污受贿等问题开始调查了解。考虑到武长顺身份特殊,「安全」就成为巡视组最大的担心。

「工作信息安全、举报人安全乃至天津社会治安状况都与我们所定的这个巡视对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巡视组同志说,他们的每一个举动都是反复斟酌,谨慎有加。

「比如,开会,我们故意打开收音机制造干扰,防止窃听。」甚至,他们还请相关部门把会议室、居住房间全部扫描了一遍,确保信息不泄露。

当时,众多举报人中,大多慑于武长顺的威力,不敢接受巡视人员的约谈。

「避开敏感地点,到北京去谈。」为确保举报人安全,巡视人员让举报人换了一个新手机卡。

一切准备妥当。周末上午9点,举报人来到中央纪委。一进大门,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长年遭受武长顺打击报复,一些人总觉得「背后有把枪指着自己」。即使到了中央纪委,那颗习惯性紧张的心依然难以放松。一进办公室,来人就赶紧抠下手机电池,「不瞒你说,一路我换了三次车牌!」他知道,一旦被盯上,武长顺什么招数都使得出来。

这次深谈,进一步印证了武长顺的一些问题。

正当武长顺的问题线索逐渐明朗之时,新的威胁又向巡视人员逼近。

清明刚过,巡视组一名同志突然接到一个特殊的电话,说某中央领导办公室给组长带了本书,问什么时候给他送去。

「这不是施压吗?!」组里的同志为组长捏了一把汗。

王明方思考片刻,「他是中管干部、公安局一把手,是巡视的重点对象,巡视情况是要向中央如实报告的。」

「让他送来!」组长毅然决然。

后来拿到书才发现,这只是狡猾的武长顺向他们耍的一个花招。那本书根本与「中央领导办公室」没有半点关系。

较量,在无声地进行,调查也一步步深入。巡视组根据掌握的大量信息,来到被武长顺控制的汽车检修场、驾校、停车场……

「这条路上怎么划了这么多线?」

「马路刚修好,有人连夜就在地上打好格子了」,「路也不是他们修的,打上格儿就收钱」,「乱收费还挺横,动不动就是一句『不服找我们武爷去!』」老百姓义愤填膺。

据明慧网报导,武长顺任期内残酷迫害天津法轮功修炼者,天津市数千名佛法修炼者被绑架、遭洗脑迫害、被劳教和判刑。截至2014年7月,天津已有92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受到海外《追查国际》的通报追查。

2014年5月28日,巡视结束。武长顺问题线索被迅速移交,纪律检查部门旋即对其立案调查。

7月20日,武长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听到这个消息,天津一些群众走上街头,燃炮竹示庆。

2015年2月13日,给予武长顺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所得;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理智看待当前国内国际形势

从这三个真实的官场落马故事中,我们看到了那些为清除中华大地上的污垢而默默工作的人。他们乐于执行习近平交代的任务,是因为他们与习近平有着相同的理想和愿望,希望复兴中华民族传统的伟大中国梦。

从「武爷」被举报的故事可以看出,被江泽民腐烂了二十多年的官场,提拔的一批又一批的都是贪官污吏,这就是所谓的「带病提拔」。没病的不提拔,提拔的都带着病,而且病越重提拔的越快。这话是薄瓜瓜在微博透露出来的。

他说:「对某一气功团体和异议人士进行器官摘取和尸体加工的指控,不能让父母独自承担!那是当时上面高层有相应政策,特别是得到了某首长(江泽民)的支持,是当时大气候下进行的!全国各地许多部门都在做,公检法部门、军队、医院都在参与!只不过他俩开了头。要死大家一块死!」

以马克思为祖师爷的中共党国已经被外国人权组织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也就是说这是一个腐烂长满蛆虫的烂苹果,注定是要销毁的。

可是,中华民族有着五千年的灿烂文明和神传文化,中华大地只不过在1949年被中共利用欺骗的手段夺得了政权。半个多世纪的洗脑,炎黄子孙忘记了真正的祖宗。

习近平2014年3月27日在巴黎出席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大会讲话说:「中国这头狮子已经醒了!」习近平在带领全国老百姓找回自己的民族根,复兴中华民族传统。

很多人迷惑了:为什么习近平没有砸碎中共国?这不是在保党吗?

中国14亿人口是要生存的,不但要生存,而且习近平发誓要让老百姓过上富足的生活。那么,国家的结构就不能打烂,不能让中国回到文革的无政府混乱状态。那么,最高的智慧就是在无任何震动之下让中共消失殆尽。

我们发现,一个腐烂长满蛆虫的烂苹果中共国正在向好苹果中国转化,一部份一部份在转化,当全部转化过来的时候,把国名、国旗、国歌一改,中共组织和中共国就不存在了。

让我们扩大心胸的容量,理智的看待习近平当政后中国在国内国际上的惊人变化,并全力支持他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梦。这个梦是他的,也是我们大家的。△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