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大料!王冶坪爲何最近不罵曾慶紅了(多圖)
 
姜平
 
2015年4月25日發表
 



2002年,老江在冰島總統舉行的晚宴上突然起立高歌一曲,嚇壞冰島達官顯貴。

【人民報消息】我在2003年寫的一點小內幕,是王冶坪密友當年陸續曝出的老江一系列醜聞中的一個。這可不是隨便說說的,還有官方圖片爲證。

當年,王冶坪的老姐妹向我透露了老江的一些醜聞,都是王冶坪不經意扯閒篇扯出來的。曾慶紅看到我透露了這些消息後,拿我沒輒,拿王冶坪的老姐妹沒輒,居然把輒使到老江糟糠身上了。在老江的同意下,那陣子王冶坪不許隨便打電話聊天,不許她自己單獨外出串門。說白了,被老江的攝政給軟禁了。把王冶坪氣的直罵人。

這些醜聞中,就有老江在冰島總統舉行的晚宴上突然起立高歌一曲的糗事。要說老江的糗事呢,從王冶坪說起,才能說的比較明白。

江澤民當政那十三年,王冶坪喜、怒、哀、思、悲、恐、驚的滋味都嚐遍了,老了老了,只剩下「悲恐驚」這三味了。爲什麼呢?都是老江自己鬧的。

王冶坪不同一般人,不能有話都吐嚕出來,她只能在非常至近的老姐妹面前吐吐苦水。

王冶坪的密友說,她說的一些事情聽了,真不敢說出來,說出來也沒人相信,可它卻是真的。

聽王冶坪說,江澤民不光有能用藥治的一大堆病,還有幾種病沒藥治的了,其中就包括「幻聽幻覺」。老江在這方面表現出來的症狀非常嚴重。王冶坪當時說:「過去沒有過,近幾年新添的。」自1999年以來,老江的幻聽幻覺越來越嚴重,家裏人請神經科醫生來了幾次,人家也搞不懂是怎麼回事,以後再請都藉故推脫了。

王冶坪說,有一天在家裏正喫飯,突然江澤民非常緊張的說,聽見有一個聲音告訴他說,法輪功的李老師要奪他的權。家裏人一聽都楞住了,這不是神經不正常嘛,就勸他說:「沒有人要奪你的權,人家一個普通老百姓怎麼能奪了你的權?」老江把眼一瞪:「怎麼,連你們都偏向他說話?他就是要奪我的權!」後來誰勸他跟誰鬧,從家裏一直鬧到政治局,大家都不吱聲了。

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當時是由政治局委員級別擔任,時任政法委書記羅幹正想找機會往上爬呢,一聽江澤民這些話,就知道升官的機會到了,於是和他的一擔挑兒何祚庥配合,一文一武,製造了從天津開始的警察暴打法輪功學員的「4-25」事件。

1999年4月25日,羅幹讓警察引導來北京和平請願的法輪功學員站在中南海外一圈,然後對老江說「法輪功學員包圍中南海」。接着江以此爲理由成立了「610」鎮壓法輪功辦公室,權力在各級黨委之上;隨後搞出個「7-20」大鎮壓,自此全國開始了大規模的鎮壓法輪功運動。

「4-25」事件的最大受益者是到屆應該退休的羅幹,他在2002年十六大召開時如願升入最高決策班子,在政治局常委會又幹了五年。爲了鎮壓法輪功,江澤民把中央政法委書記的級別從政治局委員提高到政治局常委。七常委增加兩個名額,羅幹排老九。

王冶坪的老姐妹後來對我說,若不是她親口所說,還真不敢相信是江澤民的幻聽幻覺、妒忌心造成了全國範圍的腥風血雨,還發展到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地步。

那年,王冶坪邊哭邊說,本想2002年老江退下來,全家搬回上海去,房子都翻蓋好了,又寬敞又漂亮,可老江整天神經兮兮的就是不肯收場,沒想到臨下臺在美國喫上了官司!


老江犯病,王冶坪急的差點兒沒哭出來。
王冶坪的密友說,江澤民當政期間出的最大丑是在冰島。人家總統請客,達官顯貴濟濟一堂正舉行晚宴,突然江澤民聽到有一個聲音告訴他:「嘿,人家李老師彈拉說唱樣樣在行。」江的妒忌心噌的一下起來了:「我也行!」他撂下飯碗,突然起立高歌一曲,把在場的貴賓們都嚇懵了,不知中國國家主席的哪根神經錯了位。王冶坪一看,這不是又犯病了嘛,急得在旁邊差點兒沒哭出來。

這類的事情數不勝數,老江看人家法輪功李老師在國外到處演講,妒忌的不行,說:「我也能到處走!我不但走,我還送錢呢!」那兩年江澤民確實跑了不少國家,大把的扔老百姓的血汗錢。王冶坪不抖落出來,誰能相信竟是爲了這!

老江看人家李老師非常受到徒弟們的尊重,就妒火萬丈,命令派警察在天安門城樓下、鐵路、火車站、長途汽車站等等地方強迫參觀的、上車的民衆罵人家法輪功李老師,誰不罵就抓;有的時候還把人家李老師的像放到地上強迫人踩,不踩的就抓走。

最讓老江妒火中燒的是自己當了十三年的總書記了,沒有一個黨員真的從心裏敬愛他,可法輪功學員從心底裏由衷的尊重他們的師父,那可是受到一億人的尊敬啊,而且學的人越來越多,每當老江想到這一點竟能氣的犯心臟病,所以他命令酷刑折磨那些不肯罵師父,踩師父像的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給他出這口惡氣。

江澤民掌權期間,把人家法輪功李老師的書都燒了,出自己寫的小冊子,結果七塊錢一本的「三個代表」賣不出去,清倉賤賣七毛錢一本,和上公廁一個價兒,還沒人要。


今年1月,曾慶紅與江在成都被挖出來了!
王冶坪說,太多太多事情了,三天三夜也說不完,我爲這流了多少眼淚,吵了多少回架啊,沒有用,一點兒也沒有用。當初他到北京,我就不肯來,我知道我們家老江能喫幾碗乾飯,我就怕出點兒什麼事,現在老江這樣理智不清,我跟誰說啊,說出來人家得把我當成神經病,有時坐在那兒一想,我的心就悶得象炸開一樣……

王冶坪能不病嗎?連找老姐妹嘮叨嘮叨,還被曾慶紅限制了人身自由,那個時候王冶坪一提曾慶紅就罵。不過,最近不罵了,老姐妹說,提起曾慶紅來,王冶坪還時不時的嘆口氣。△

(人民報首發)
 
分享:
 
人氣:273,466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