攪局!喉舌高瑜被拱出 轉移審江視線(圖/視頻)
 
李子木
 
2015-4-18
 



江喉舌高瑜阻擋中華復興路,判刑坐在裏面幹不成惡事,這倒是個好辦法,不知七年時間夠不夠。

【人民報消息】2015年4月15日,新華網的頭版頭條新聞《立案登記制5月起全面實行: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在宣告江澤民的死期即將來臨。

兩天之後,4月17日(週五),北京市第三中級法院在官方微博上發布:「法院對高瑜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一案進行公開宣判。法院認為,高瑜違反國家法律規定,為境外人員非法提供機密級國家秘密,其行為已構成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判處被告人高瑜有期徒刑七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

有人下功夫研究高瑜被控的「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具體是什麼。其實這沒有什麼可研究的。江喉舌高瑜逆天而行,利用筆桿子挑動退休元老們阻止習近平將周永康繩之以法,其根本目地是怕江澤民被審判。高瑜阻擋中華復興路、道德路,這就是逆天,坐在牢裏幹不成惡事,這對她絕對是個好事。

這個節骨眼上宣判就是攪局

4月17日,新華網宣布,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於4月20日至21日對巴基斯坦進行國事訪問,並於21日至24日赴印尼出席亞非領導人會議和萬隆會議60周年紀念活動。

作為法院來說,這個節骨眼上宣判,就是跟習近平的部署攪局,這種攪局和江家幫雇人在昆明火車站掄大刀片殺人沒有任何區別,都是為了緩解江澤民的危機,讓習近平受到國際輿論譴責。其根本目地是為了分散習的精力,抹黑習近平的形像,以期給習近平的「亞投行」製造阻力。說白了,就是不讓中國有個美好的未來。

替高瑜鳴不平的,除了糊塗蟲,就是江系豢養的媒體如香港明鏡和美國博訊等。為什麼會有糊塗蟲呢?因為高瑜先後兩次被捕坐牢,多次獲得國際組織的獎項。有了這個墊底,「高瑜」這個名字就成了護身符,不管她做了什麼都是正確的,誰處置了她誰就是迫害人權。這是因為人的頭腦固執造成的,又不肯花點時間研究一下高瑜的文章到底在說什麼,在為誰說話。第三中級法院就是按照江系指示利用人的這一弱點在幹壞事。

為今日作亂,高瑜在江當政時期先後兩次被捕

曾任職中新社的記者高瑜先後兩次被捕都是在江當政時期,第一次是在1989年6月3日被捕,1990年8月28日獲釋。1993年10月2日,高瑜再次被捕,並在1994年11月9日被北京中級法院以「泄露國家機密罪 」判處有期徒刑6年,1999年2月15日以保外就醫的名義獲釋。

正因為此,高瑜曾多次獲得國際組織的獎項,其中包括1995年5月國際報業發行人協會頒發的「自由金筆獎」;1995年11月6日國際婦女媒體基金會頒發的「新聞勇氣獎」;1997年5月3日尚在獄中的高瑜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的吉耶爾莫.卡諾新聞自由獎;1997年獲記者無國界新聞獎;2000年,獲得在日內瓦頒發的全球20世紀的新聞自由英雄獎。2006年6月第二次獲國際婦女媒體基金會頒發的「新聞勇氣獎」。

這使很多人被她頭上的那些光環所迷惑。「高瑜」這個名字在一些人心目中成了「勇氣和正義的化身」。

大家都知道,中共樹「英雄」都是只樹死人不樹活人,因為死人咋說都行,進了保險箱,可活人還得繼續活,接著咋樣活可是個不定數。高瑜就是個典型例子。在江當政時代坐牢兩次,到習近平當政時,高瑜利用以往的政治資本跳出來替江系血債幫打頭陣。

有人想:這怎麼可能呢?難道高瑜瘋了!

世界之大,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這樣的例子並不鮮見。有人是剛開始很好,後來變壞了,而有人剛開始很好,比一般人都好,有了名聲之後,一下子就壞了,而且比一般壞人都壞,這個人多半就是特意如此安排的,過去的好名聲是為今天幹壞事做鋪墊的。高瑜屬於哪一種不知道,但她確實是當今社會中公開逆天而行的惡筆桿子:維護江澤民,打擊習近平。

馬英九與高瑜哪個花活演的更好

在法輪大法(又名法輪功)與江澤民之間,世界上不可能有任何一個人兩方面都支持,一方面支持實施「假、惡、暴」的江系血債幫活摘佛法修煉者器官,另一方面向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表示敬意。

但是,確實有人耍這個花活,欺騙善良的人們。例如臺灣現總統馬英九和中國有政治資本的記者高瑜。

馬英九逆天而行應該下臺

馬英九的花活(把戲)幾年前就看清楚了,但是沒說出來,因為說出來人也不信。現在他做出來了,也就能說出來了。

舉個例子,對神韻藝術團每年赴臺灣演出的態度。有人說馬英九很支持啊,年年送花籃慶賀,但是神韻在臺北市的九年演出,馬英九一次都沒有看過。國民黨臺北市長也一次都沒有看過。這與他們愛不愛看沒有關係,與擁護中共和支持江澤民的政治立場和馬總統切身利益有不可分割的關係。

2011年,總統馬英九指示把「不允許在臺灣宣傳共產黨」的立法改為「允許宣傳共產黨,允許中共在中華民國裏合法建黨」。

在馬英九的默許下,「愛國同心會」成員長期在101大樓廣場前,開著一輛箱型車,在法輪功修煉者祥和煉功和講真相的地點附近出沒,長期以暴力或威脅等方式出現,經常在臺灣公共場合揮舞中共五星紅旗,公開支持中國共產黨,用車上擴音器向周邊的民眾大聲辱罵法輪功,並且恐嚇、甚至暴力襲擊法輪功學員,也曾攻擊路過的行人。

2014年,總統馬英九下令地方重要官員不能參與神韻活動,國民黨黨部也傳出要求地方政府與議員不能看神韻晚會,特別是中央部會以及參與《服貿》談判的相關人員一律不能觀賞洪揚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的神韻晚會。

臺灣圖博之友會會長周美里表示:「太驚訝了!這會不會太誇張!啊,這太不可思議了!臺灣是個民主自由的國家,連一個展現真善美的神韻藝術團,馬政府都怕成這個樣子,真感到震驚!」

總統馬英九怕成這樣,一定是有把柄攥在中共與江澤民手裏。一個堂堂正正、坦坦蕩蕩、兩手乾淨的人,決不會內虛到如此程度。馬英九及其家族到底得到多少好處?這個值得追究。人不追究,神也會指揮人去追究。

2014年11月29日競選獲勝的無黨派臺北市長柯文哲,上任後再次承諾,在他執政任內公務員不必服務政治與政黨,只需要全心全力服務臺北市民。

2015年4月4日,柯文哲與夫人陳佩琪聯袂看神韻晚會。柯夫人這是第二次看神韻。演出後,從著名醫生轉身為臺北市長的柯文哲公開接受媒體採訪,用英文「Excellent(非常優秀)!」一詞,盛讚整場演出。柯文哲競選市長成功後,有臺灣網友貼帖子說:柯文哲應該競選總統。現在有網友說:臺北人了不起,選對了市長。

高瑜利用輿論阻止習近平鏟除邪惡,判七年太輕

高瑜憑借著以往的政治資本成為江澤民血債集團裏跳的最高的喉舌,主攻習近平。

高瑜不愧是個記者,她比馬英九更會玩兒文字遊戲。在網絡上看到高瑜的一段話,地點尚不得而知,時間推測是2013年4月,乍一看是對法輪功學員表示敬意,再一看是罵剛剛上任的習近平「獨裁」。

這段話避開了江澤民,只談習近平當政的「強權和專制」:「法輪功的學員他們爭取信仰自由,爭取言論自由,向專制政體進行了非常英勇的鬥爭,從最近暴露的馬三家駭人聽聞的勞教所對女同胞的迫害事件的揭露,就是法輪功學員作出非常大的一個努力,他們不畏自己的身體受到殘害,而精神上他們更勇敢,他們敢於向強權和專制作鬥爭。向你們致敬。」

高瑜在評論近30多年中共幹的壞事時,選擇性的忘記三呆婊江澤民。可是鄧小平是1997年2月死的,那之後的十幾年歷史不能是空白的吧?!

視頻作證,高瑜正叫罵時,坐在她左手邊的一位男士(可能是李偉東)看她沒有提到江澤民當政時期,就插話提醒她一下,高瑜把手一揮,搪塞過去了。視頻作證,高瑜只集中火力大罵習近平,說習還不如希特勒。 這就怪了,江澤民把高瑜送進監獄兩次,她為什麼幫江澤民恨習近平?




高瑜在紐約就是不罵主子江澤民!

2013年12月7日,明鏡發表了高瑜的紐約發言視頻文字稿,題目是《高瑜:習近平讓我們同時品嘗毛澤東鄧小平兩種苦果》。

2014年4月24日高瑜被北京警方逮捕。5月8日,博訊首發《以「泄密罪」抓捕高瑜,最高當局的褲子被扒光了/視頻》,裏面是高瑜的發言視頻。視頻下面放一張高瑜的照片,圖解「高瑜被抓,最高當局等於脫光了在世界前跳起裸體舞。」毫不隱晦的咒罵習近平。

2014年5月9日,多維網站博客刊登文章《高瑜:習近平太邪惡》。

2014年9月8日,由江澤民豢養的鐵桿兒媒體明鏡新聞網和博訊網主辦的高瑜案研討會在紐約法拉盛舉行。美國之音方冰報導《博訊網和明鏡新聞網研討會:釋放高瑜就是釋放正能量》。

釋放高瑜就是釋放正能量──江系自己養活的最鐵桿兒媒體舉辦這樣的研討會,豈不是在告訴全世界「高瑜是江陣營裡的人」?!

該報導下面一位網友評論道:作為一位民運人士,絕不可能喜歡重慶的唱紅打黑的模式,而且印象中,她多次高調輕放薄熙來,好難令人相信是一位民運人士會做的舉動!

高瑜到底是什麼人,70歲了,為什麼跑到美國去罵立志要復興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習近平?她在為誰發聲?

高瑜文章證明其是江系喉舌

2014年4月8日,香港明鏡轉載了自由亞洲電臺粵語部的一篇高瑜評論文章,原題目是《「康師傅」怎麼就變成「防波堤」?》,明鏡換了一個更醒目的題目《高瑜:周永康連雙規都沒有,黨內依然稱同志》。

高瑜在文章中造謠道:「周永康去年(2013年)12月初,被中辦宣布配合親屬和下屬的問題調查,實際是被軟禁,失去行動自由。據悉,這應該是江與習達成的默契。江的意見無非是要考慮黨的形象,要有利於黨的團結。習答應打虎到周為止。」

高瑜接著說:「但是一大批老常委認為,習的承諾不可信。你只要開了周永康的先例,那所有常委家族就都失去防線,包括不斷被海外媒體曝光的李鵬家族、溫家寶家族、還有賈慶林、李長春、吳邦國、賀國強,還有紅色家族的王軍、陳元。現在周永康儼然成為常委家族的防波堤,保了周,就是保他們自己,對周形成共同的保衛戰。」

奇怪吧,高瑜不但沒把火力對準迫害她的江澤民,反而在江的撐腰下,大肆給溫家寶、習近平等體制高層的正義人士造謠誣陷抹黑,並威脅、鼓動退休的元老們共同保衛周永康,嚇唬他們不保周,就是把自己的家族利益送上習近平的砧板。

高瑜毫不顧忌的替周永康薄熙來喊冤:「鑒於對薄熙來審判的前車之鑒,周濱家族的財富版圖,落實到周永康頭上,做實的到底能有多少?去年(2013年)12月以來,周『殺妻案』越說越真,很多人都要出來作證。但是周永康如果不能像谷開來一樣配合,成為第二個薄熙來拒不認罪,強行移交司法則是得不償失,甚至無法移交。」

高瑜以江系發言人的姿態說:「周永康至今安然無恙,連雙規都沒有,黨內依然稱同志。如果最高層的默契能夠維持,在不破局的前提下,周的問題將以『沒有管好教育好身邊子女和工作人員,嚴重違反了黨的紀律』定性,接受黨紀處分,甚至連黨籍都開除不了。」

江系還借著高瑜的嘴威脅習近平:「如果高層一旦破局,那就難說了,總得有個破釜沉舟,來個魚死網破。」

「破釜沉舟、魚死網破」,那是江沒輒了才威脅要這麼幹。有沒有機會幹,那可就不是江說了算的,因為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