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巡视组口述的三个惊探故事(上)(多图)
 
门礼瞰
 
2015-5-1
 
【人民报消息】新华网转载了中国纪检监察的新闻,是中央巡视组王瑛口述的苏荣的落马故事「如何将江西『老虎』找出来」和任爱军口述的两个侦查恶官的故事,其中包括重庆的「寻找王立军名单上的人」,和天津的「调查武长顺考验能力、智慧和胆量」。

下面让我们看看中央巡视组是如何工作的。

苏荣落马是迟早的事




老江一撒气,苏荣就完蛋!

苏荣落马是迟早的事,他就凭着江的那口气顶着的,只要江泽民权力一衰,他马上落马。

在江泽民的提拔下,苏荣历任青海、甘肃和江西三个省的省委书记,是第十四、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十六、十七届中央委员。作为江西省委一把手,苏荣在即将离开江西就任副国级的全国政协副主席之前,两次省委重要选举中排名都是倒数第一二名。

2014年6月14日,中央纪委发布消息,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2015年2月16日,中央纪委宣布,给予苏荣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次日,最高检察院发布消息称,决定对苏荣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这是苏荣第二次火起来,第一次是2004年11月4日随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在赞比亚访问期间被法轮功团体告上赞比亚高等法院。因聆讯时间被安排在下个周一(即2004年11月 8日),致使苏荣不得不脱离团队而在赞比亚首都卢萨卡度过该周末。这是继与江泽民通奸的教育部长陈至立在坦桑尼亚被起诉后,第二个中共高官在非洲被告,也是中共高官首个在接到传票后被扣留在当地等候传讯者。


吴邦国及代表团入住的赞比亚宾馆。
苏荣是在随团刚刚结束了对赞比亚副总统Lupando Mwape的国事访问,于11月4日下午在返往酒店途中接到赞比亚高院工作人员亲自送来的法院传票的。当时在场的还有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在内的另外14位中国代表。

据新华社报道,吴邦国是于2004年10月29日起率团到肯尼亚共和国、津巴布韦共和国、赞比亚共和国及尼日利亚联邦共和国4个国家进行国事访问的。赞比亚是该团抵达非洲的第二个国家。赞比亚时报11月5日的头版消息说,此次吴邦国率团的人数超过100人,传媒人员大约40人。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提供的消息,时任吉林省委副书记的苏荣在1999年至2001年期间,任「省委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组长,主持全省对法轮功的镇压行动。苏荣在镇压开始时就积极表态支援并主持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和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处罚。他还亲自参加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追查国际》在一份名为《关于中共甘肃省委书记苏荣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证据版》中指出,「苏荣在全国反法轮功报告团会议上发言诬蔑法轮功并鼓吹『转化』和『铲除』法轮功。」


给苏荣发出传票的赞比亚高级法院。
因接到赞比亚高等法院传票而不得不脱队滞留在卢萨卡等候传讯的甘肃省委书记苏荣, 因11月8日未如期出庭而被控「蔑视法庭罪」。在被告律师的要求下,法庭特意安排11月13日再一次开庭,为的是给被告苏荣一个辩解的机会。但被告苏荣再次缺席。

警方声称,2004年11月8日, 有关方面已通告赞比亚有关边境管理部门,在法庭作出有关裁决之前,禁止给苏荣放行。在两次缺席开庭的情况下,赞比亚警方发出通缉令:逮捕苏荣。经过长时间的搜寻,在苏荣的藏身处中兴中心发现他的衣物及个人用品等仍在原处,人跑了。

原来,在中使馆雇人帮忙下,出访赞比亚时被控酷刑罪的苏荣2004年11月15日经陆路非法越过赞比亚和辛巴威边境。越境后,搭乘辛巴威去南非的飞机飞往终点中国。至此,苏荣偷渡回国,成为国际通缉犯。非洲成为他永远的恶梦。

回国后,国际通缉犯苏荣继续当甘肃省委书记。后来舆论太大,2006年把他调到北京任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正部长级),时任校长曾庆红。一年后,江泽民认为风头过去了,把他调到江西任省委书记。十八大后,习近平准备收拾他,就调他任政协副主席,搜集他在贪腐方面的罪证,然后把他双开。

中纪委调查苏荣的这篇文章原标题是《苏荣:「我就是权钱交易所所长」》。权钱交易固然可恨,但中共官场已经烂透,从上到下不进行权钱交易的官员寥寥无几。那么哪个落马哪个没有落马、或被降职依然当官,都是有说道的。这个说道,说的是天道。

下面让我们看看中央巡视组王瑛口述、滕抒采写的苏荣权钱交易丑闻:

2013年,南昌的夏日比往年来得更早,还未进入6月,整个城市已经变成火炉。

这个夏季,如同天气一样让南昌升温的,还有中央巡视组的进驻。人们用火辣辣的目光关注着这个城市,是想看看十八大以后第一轮巡视工作在江西怎样开局,巡视组究竟怎么落实中央领导有关当好「千里眼」,找出「老虎」和「苍蝇」的要求。

一时间,江西上下屏息凝神,大家似乎更关注的是:江西真有「老虎」,巡视组能不能找出来?

压力也在这儿。

「到江西之前,尽管我们按照创新巡视工作的要求,做了大量准备工作,但并没有具体目标。」从2013年5月27日到8月27日,中央第八巡视组联络员王瑛清楚地记得那些进驻江西的日日夜夜。

「我们到江西后与各级领导干部进行谈话,领导班子成员,特别是党政一把手是了解的重点。」王瑛回忆。

在个别谈话中,有同志反映的一个情况引起了巡视组重视:2012年下半年,省委书记苏荣在即将离开江西之前,省里有两次重要选举,一个是全国人大代表选举,一个是党的十八大代表选举。作为省委书记,他在这两次选举中排名都是倒数第一二名。

为什么作为省委一把手,在这么重要的政治活动中,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干部群众对苏荣意见最大、反映最强烈的是什么呢?

「一定要搞清楚这其中的原因。」经验丰富的巡视组组长王鸿举和副组长宁延令敏锐地意识到,问题的背后必定隐藏着重大玄机,值得探究。(王鸿举就是曾与薄熙来搭裆,差点被薄整死而智慧逃脱的原重庆市市长)

在接下来的巡视工作中,巡视组的同志们开始寻找答案。

最受群众非议的,是苏荣执掌江西时确定的发展思路。2008年刚,他刚到江西不久,就提出造林绿化「一大四小」工程。「一大」是指确保2010年全省森林覆盖率达到63%,「四小」则分别为:县城和市政府所在地、乡镇政府所在地、农村自然村以及基础设施、工业园区和矿山裸露地的绿化。

实际上,早在2006年,江西的森林覆盖率就已高居全国第二,仅次于福建。因而从一开始这个工程的必要性就充满了争议。随后的几年里,江西不仅上演了「脱离造林实际安排年度绿化任务」、大搞「一夜成林、一夜成景」的荒诞剧,而且,巨大工程背后隐藏的利益,让腐败成为公开的秘密。

「江西盛产苗木,却舍近求远从外省大量调进苗木,耗费巨额财政资金。」巡视组同志听到了干部群众普遍诟病的种种问题。

这仅是冰山一角。苏荣主政期间饱受群众非议的还有选人用人问题。据反映,他提拔的干部有的政绩平平,有的口碑不佳,实在难以服众,而那些务实能干的却得不到提拔。一把手选人用人的错误导向,导致江西一些干部热衷于拉关系、拉选票,甚至跑官买官....。

那么,干部选任的背后又暗藏怎样的玄机?巡视组顺藤摸瓜,一幕幕权钱交易浮出水面,苏荣的家人进入巡视组视线。

调查谈话、受理信访等情况发现,苏荣的配偶子女活跃于当地的矿产资源、土地出让、房产开发、工程项目等诸多领域。巡视人员听到反映最多的,当属苏荣的老婆于丽芳。她在江西政商界素有「于姐」之称,苏荣主政江西期间,「于姐」很活跃,介绍到江西来的朋友不计其数。

不仅如此,据知情人反映,苏荣的老婆和儿子还插手干部人事任命,从中收受钱财。而且,他们各有各的「障眼法」。


苏荣的老婆于丽芳插手人事安排,从中敛财。
其妻热衷艺术收藏,爱去景德镇「淘宝」。一些干部千方百计投其所好,总有人从景德镇把价值高昂的瓷器以各种名目送到她手上,好通过她实现职务晋升。

其子通过「代言人」前台收钱,再让老子后台办事,进而完成买官卖官、权钱交易事项。

一幕幕家庭腐败丑剧,直指幕后主角苏荣。

2014年6月14日,苏荣接受组织调查。官至副国级的苏荣,成为十八大后第一个倒在巡视利剑下的国字头「大老虎」。看起来偶然,但偶然之中定有必然。江泽民衰败到极点时,苏荣的好日子也过到头了。

无心插柳柳成荫──寻找王立军名单上的人

这是李倩根据中央巡视组任爱军的口述进行整理的,采用的是第一人称。

十八大之后,中央第五巡视组的首站就是重庆。

那是2013年的5月,当时重庆乱糟糟的,薄熙来案还没有审判。我们巡视组一行到达后,反馈来的都是一些杂乱的信息。接连几天过去了,局面依然没有打开。

怎么办?

经过缜密分析,大家形成一个共识:在一团乱麻中,反而处处都是节点,必须抽丝剥茧找关键!

很快,在与重庆市公安局一位干警的例行谈话中,局面有了突破。(未完待续)△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