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仲勛的容和忍與江澤民的戮和狠(下) (多圖)
 
——專題:君子與惡獸的根本區別
 
蕭良量
 
2015-3-19
 



江澤民在位時被外國記者拍攝下來的凶狠瞬間。



賣國賊江澤民的醜態被外國記者定格!

【人民報消息】(接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領導人在位時會像江澤民一樣被外國媒體拍攝下那麼多醜態百出的照片來,揭露出那麼多醜聞來。而且還是癩蛤蟆托生成「人」的壞傢伙。

從江澤民1989年5月當上中共總書記以來,一路走來一路留下血跡。六四之後,一次對外記者招待會上,一位外國記者問江澤民:一「六四」女大學生在服刑期間被五個男犯人輪暴時,江立即給予回答:「她是罪有應得!」

江當政時期:軍隊醫院爭搶死囚活鮮器官

2015年兩會期間,大陸退休軍醫蔣彥永揭露了中共活摘器官的內幕,他表示,軍隊醫院普遍存在擅自移植、買賣死囚器官的行為,甚至到刑場拉死囚爭搶活鮮器官。

蔣彥永日前接受香港有線電視訪問,他踢爆軍中腐敗內幕,並稱軍隊醫院普遍存在擅自移植、買賣死囚器官的違法行為,甚至連301軍方總醫院都要派車到刑場拉死囚爭搶活鮮器官。

實際上「爭搶活鮮器官」這是個客氣的說法,其實就是爭搶活人進行活體摘除。

蔣彥永表示,大陸肝移植源來自被處以極刑的死囚,包括301解放軍總醫院、北京軍區總醫院等都設有「器官移植中心」,這些部門主要是做器官移植和買賣等違法勾當,經濟效益很高,也是醫院和醫護人員灰色收入的主要來源。

還有,這些死囚是按需處死的,他們的血型等一切數據早就已經在軍隊大醫院裡存檔,為了能弄到活人器官,軍隊醫院和公檢法等頻繁串通,只要有死囚要槍斃,早早就派車到刑場接屍。為什麼會爭會搶呢?有時是價錢給的不符合理想就一屍兩賣,有時是幾個頭頭你也偷賣他也偷賣,就撞車了。

這些符合活摘器官指標的犯人肯定不能打死,需要眼角膜的不能打在頭上,還需要其它器官的,不能打在身上。反正一槍要打在不致命處,還不能打到要摘除的器官部位,然後當場在特殊製作的手術車上摘除器官,並立即返回給等在醫院手術室裡的患者移植。其摘除器官的手法慘無人道、令人髮指。這不是救死扶傷,這是為了自己的灰色收入。而很多被處死的是無辜者。

江澤民指示:印尼排華暴行是印尼的內政

江澤民的戮和狠是全方位的。連無意中發現宋祖英有中南海通行證(又稱紅卡)的27歲天津女歌手謝津都被滅了口,還有人大副委員長成克傑因為宋祖英的妒忌心而被判了死刑。再談遠一點的,1998年印尼排華事件。

1998年5月13日至16日印尼發生的震驚世界的排華事件,正是江澤民手握黨政軍三大權時期。

事件剛發生時,印尼政府非常緊張,察看中共的態度。江澤民下達指示:「印尼發生的暴行是印尼的內政,對此報刊不報導,政府不干涉。」很多面臨死亡的華僑跑到中使館要求庇護,結果被無情的推了出去,中領館任華人華僑被印尼暴徒殺害。

這是一個看似偶然的拌嘴事件引起的,竟招致印尼華人財產遭到大規模的搶劫破壞,四天內兩千多名華人被殺死。令人怵目驚心的圖片顯示暴徒把華人的頭、大腿等砍下來拿在手裡炫耀;數百名華裔婦女被集體強姦淩辱,有些人甚至被姦殺,曝屍街頭時女死者陰道裡還插著掃把,慘狀令人無法目睹。




(左)曝屍街頭的華人女死者,陰道裡還插著掃把,慘狀令人無法目睹。
(右) 被暴徒殺戮的華人,頭、大腿等砍下來堆積在街頭,怵目驚心!

一位印尼華僑回憶說:98年排華時我剛好去美國出差,躲過死劫,我的姐姐、嫂子曾跑到中共駐印尼大使館哭著求救,給他們下跪,請他們收留幾天,讓她們度過難關。但使館人員說上面有命令,一個也不能收留。結果我的姐姐、嫂子都被印尼暴徒強姦後殺死!

當時,美國國會和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都發表聲明加以譴責,很多國家政界領導人和社會團體紛紛對印尼政府進行了強烈指責。新聞媒體進行了大量的揭露和報導。全世界的海外華人情緒激憤,他們強烈要求中國政府進行譴責。

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竟然指示說:印尼發生的暴行是印尼的內政,對此國內報刊不報導、政府也不干涉。「中國對印尼的巨額援助,仍然按照原來計劃進行」。

世紀大洪水死近兩萬人的真正原因




1998年世紀大洪水死近兩萬人是因為江澤民不肯分洪!

江澤民屬虎,1998年是虎年,是江上臺近10年的第一個本命年。那年遇到長江大洪水,必須得分洪才能減少損失。但江當時認為分洪、主動決堤,就等於挖斷了自己的「龍脈」,影響到自己的權力地位。於是決心嚴防死守,決不開閘泄洪。

長江大堤終於抵不住世紀大洪水而被沖垮。從1989年8月5日深夜3點到第二天下午,短短的二十四小時裡,天塌地陷,數十公里內一片汪洋,洪流滔滔,哀鴻遍野。

8月6日到7日,除了一部份爬上大樹、高樓的幸存者被救助以外,全縣1.1萬人失蹤。事後,湖北嘉魚縣的民政部門內部統計得知,全縣兩次決口期間,在洪水中死亡及失蹤婦女、兒童及老年人1.1萬人,官兵及民工1千多人,很多家庭妻離子散,有一些家庭全數葬身洪水,連屍體都沒有找到。

8月5日那天,長江下游的九江段、江心洲一同潰口。8月7日九江長江主幹堤決口,官員們一時間手忙腳亂,像熱鍋裡的螞蟻急得團團轉,指揮員手足無措,下令胡亂向決口處拋進物品,只要能裝的物資都向決口傾倒,推進大米、稻谷、黃豆等糧食達500萬噸,大卡車50多輛,炸沉船只18艘,後來調集一支來自張家口地區約200人的堵漏特種兵團,採取了外圍打樁,固定鋪板,灌注泥石堵口,才把決口堵上。

江為了保其「龍脈」,拒絕啟用荊江分洪區泄洪,此次潰堤共造成了82億元的直接經濟損失。除排洲灣死亡1.2萬人外,外江民垸合鎮垸、九江段、江心洲及九江長江的四次潰口共死亡平民百姓6千多人,損失財產達500多億元。

到了8月中旬,已有2.4億人因洪水肆虐而撤離家園,與此同時,天氣炎熱,洪災地區又爆發了傳染病……,在江澤民的天平上,洪水災區億萬民眾的生死遠遠不如他的「龍脈」 重要。上海坊間知道其底細的人說:癩蛤蟆哪裏有什麼「龍脈」?!

江執政的九十年代軍隊活摘器官技術已純熟

前幾日,一位瀋陽陸軍總院實習醫生披露親歷軍隊活摘器官的恐怖經歷,發生的時間在九十年代,是江澤民執政時期。

他說:推開門之後,只見4個體格強壯的軍人押著一個人過來。

我看到他的喉部全是血,正在流動的鮮紅色的血,整個喉部被血流的模糊,看不清傷口的形狀,但可以肯定有傷口。(註:後來才知道,為了不讓他發出聲音,喉管先被切開)

這時,所有醫護人員在護士的協助下迅速穿好手術服,包括帽子、口罩、手套,只留2只眼睛。我當時充當的角色是助手,負責剪斷動、靜脈、輸尿管。護士長馬上用剪刀把他衣服剪開,然後用消毒液在他的整個腹部到胸部,大面積消毒3遍。

這時,其中一個醫生拿著手術刀,從劍突下(胸骨下)作切口,一直劃到臍部,作一個大切口。當時他的腿在抽搐,他的喉部已經發不出來聲音。然後醫生把整個腹腔打開。當時,血啊、腸子啊一下就冒出來。一個醫生把腸子往對面一推,很快就取到一側腎臟;對面的醫生負責取另一側的腎。

只聽到醫生說讓我去剪動、靜脈。當時要求必須留出來一截做吻合用。當我用伸出去的剪刀一剪下去,血一下就噴出來,身上,手上噴的全是血。這血還在流動,證明人是活的。

醫生動作非常熟練、速度非常快。當時,左右兩個腎臟都取出來了,腎臟已經在醫生手裡了。另一個護士拿著一個恒溫盒,取出來的臟器就放在恒溫盒裡。

(醫生讓實習醫生去取眼球,他已經嚇的癱倒在地上)。

他回憶說:這時,對面的醫生,用左手手掌把他(被活摘器官的年輕人)的頭狠狠的摁在地板上,2個手指把他的上眼皮把住,右手拿止血鉗一剜,整個眼球就出來了……

當時,我不能再做什麼了,我在發抖,全身是汗,處於虛脫的狀態……

周永康的長子周斌用法輪功修煉者頂包死囚後,再賣器官


周斌與10名澳洲男女在澳洲賭城的遊艇上
尋歡取樂,照片正中唯一亞裔男子是他。
已經被判刑入獄的原公安部部長助理、經濟犯罪偵察局局長鄭少東是周永康的鐵桿親信,也是江系重點培養的接班人。

鄭少東在2009年初被抓捕後,供出周永康的長子周斌的許多犯罪問題。據他交待,周斌利用父親周永康的影響力介入司法案件,收取巨額金錢後為犯事的人「平事」和「撈人」。周斌曾收取2000萬元後,把甘肅二號黑幫頭目撈出獄,而此人涉嫌殺人,其手段殘忍。

周斌在這過程中收取數額巨大的金錢利益,因其父是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他只需付給相關司法人員數十萬元好處,就可以把死囚犯換成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的司法系統裡,調包一個死囚犯的黑市價格大約是300萬元人民幣。

周斌收取2000萬元為一個真正的死囚「平事」和「撈人」後,死囚犯改名換姓後被洗白再回社會犯事兒。而把死囚犯換成被關押和被秘密關押的法輪功修煉者,就面臨著周斌的又一筆交易──販賣器官。說是執行死刑,其實是把法輪功學員押到器官移植手術地點,活摘完他們的器官,然後讓他們活活疼死。周斌還會得一大筆販賣器官的巨款,這些暴利使周斌變的和他父親周永康一樣,成了人面獸心的惡鬼。

周斌介入司法案件收取錢財在一些省份並不是秘密,尤其在甘肅、山西、遼寧,他使一些難以置信的重大案件未獲應有的審理。例如,最高法院有個案子是,警察用開水從頭到腳的澆嫌犯致其被活活燙死,但周斌在拿到一億元好處費後,擺平此事,涉案警官沒有受到任何懲罰。這是在最高法院有據可查的案子。

副部級官員鄭少東在2009年初把自己的直接老上級周永康和他的兒子周斌(亦稱周濱)夠格槍斃的罪行供了出來,但是周永康2013年3月到任後按照手續退休,周斌到2014年才批捕。可見周永康的後臺江澤民並不是只牙齒掉了的老虎。

薄瓜瓜叫板江澤民:要死我們一起死


江澤民經常像蛤蟆一樣吐著舌頭。
2013年8月19日,@薄家族人在新浪微博發佈帖文:「對某一氣功團體和異議人士進行器官摘取和屍體加工的指控,也不能讓熙來夫婦獨自承擔!那是當時上面高層有相應政策,是當時大氣候下進行的,全國各地許多部門都在做!只不過他們倆開了頭。」

薄熙來案一審判決無期徒刑後,「@瓜瓜薄2013」發佈微博說:「公訴書還是把我牽涉進來了!別怪我不義了:對某一氣功團體和異議人士進行器官摘取和屍體加工的指控,不能讓父母獨自承擔!那是當時上面高層有相應政策,特別是得到了某首長的支持,是當時大氣候下進行的!全國各地許多部門都在做,公檢法部門、軍隊、醫院都在參與!只不過他倆開了頭。要死大家一塊死!」

要死,和誰一塊死呢?當然是「某首長」江澤民!

看到了嗎?「全國各地許多部門都在做,公檢法部門、軍隊、醫院都在參與……」薄瓜瓜為父母喊冤披露了一個鐵的事實:整個國家機器十幾年來不停歇的實施一個龐大的對好人「群體滅絕」的計劃,這不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權力和能力可以完成的。唯一可以完成的人就是始作俑者、中共三呆婊江澤民。

開始鎮壓法輪功的時候,江澤民向美國政府提出要用5億美金引渡法輪功創始人回國。為什麼呢?因為法輪功創始人教人按照「真、善、忍」做人,使人逐漸從「為私為我」變成一個利於國家、民族和社會的完全「為他利他」的好人。這與江澤民把人變成鬼的做法完全背道而馳。

因此,沒鎮壓前,學煉法輪功的人有一億人,當時所有的政治局常委家屬都有煉過,江澤民妒忌心大起,曾對他老婆王冶坪高聲大叫:都信李洪志去了,誰還來信我這個總書記?!

高智晟律師給中央寫了三封公開信遭到江系殘忍的「性」酷刑

被授予「中國十佳律師」之一的高智晟,在經過親自調查後,給胡錦濤溫家寶寫了三封公開信。信裡的內容都是他親自採訪受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之後寫出來的,他呼籲停止迫害這些信奉「真、善、忍」的好人。結果,江澤民利用公安機構把他折磨到臉形都變了。

在2007年11月28日寫就的《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 (遭性酷刑自述)》,是他兩個月前剛剛親身經歷的酷刑,罪名是替法輪功鳴不平,其敘述觸目驚心。下面是部份摘錄:

2007年9月21日夜20點左右,當局口頭通知說讓他去接受例行的改造思想談話。從那天開始,這位僅僅是同情佛法修煉者的優秀律師就每天經受令人難以置信的性酷刑。

我的頭套猛然間被人扯下,眼前一亮的同時,辱罵和擊打開始了。「高智晟,我操你媽的,你丫的今天死期到啦,哥幾個,先給丫的來點狠的,往死裡揍丫的」,一個頭目咬牙切齒吼叫道。這時,四個人手執電警棍在我頭上、身上猛力擊打,房間裡只剩下擊打聲和緊張的喘氣聲。我被打得趴在地上,渾身抖動不止。

「別他媽讓丫的歇了 」,王姓頭目吼道(後來得知之姓王)。這時,一名個頭一米九以上的大漢抓住頭髮將我揪起,王姓頭目撲過來瘋狂抽打我的臉部,「操你媽,高智晟,你丫的也配他媽穿一身黑衣服,你丫是老大呀,給丫的扒了 」。我迅速被撕的一絲不剩。「讓丫的跪下 」,隨著王姓頭目的一聲吼叫,後小腿被人猛擊兩下,我被打撲跪在地上。大個子繼續揪住我的頭髮迫逼我抬頭看著他們的頭目。這時,我看到房子裡一共有五人,四人手持電警棍,一人手持我的腰帶。

「你丫的聽著,今天幾位大爺不要別的,就要你生不如死,高智晟我也實話告訴你,現在已不再是你和政府之間的事啦,現在他媽的已經完全變成個人之間的事啦,你丫的低頭看一看,現在地上可一滴水都沒有,呆會地上的水就會沒腳脖,你他媽一會就會明白這水從那裏來 」。王姓頭目在說這些話的時候開始電擊我的臉部和上身。「來,給他丫的上第二道菜 」,王頭目話落,四支電警棍開始電擊我,我感到所擊之處,五臟六腑、渾身肌肉像自顧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滿地打滾,當王姓頭目開始電擊我的生殖器時,我向他求饒過。我的求饒換來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瘋狂的折磨。王姓頭目四次電擊我的生殖器,一邊電擊,一邊狂叫不止。數小時後,我不再有求饒的力量,也不再有力量躲避,但我的頭腦異常的清醒。我感到在電擊時我的身體抖動的非常劇烈,清楚地感到抖動的四肢濺起的水花。這是我在幾小時裡流出的汗水,我這時才明白「呆會地上的水就會沒腳脖 」之意。……

這時,有一根電警棍塞到我的嘴裡,罵聲也一同而至:「你丫的頭髮怎麼這麼不經揪?看看丫的這張嘴和別人有什麼不一樣的,還不是要吃飯嗎?餓,丫的配嗎? 」但電警棍塞進嘴裡後並沒有用電擊我。正不知所故,王姓頭目發話:「高智晟,知道為什麼沒廢掉丫的嘴嗎?今晚上幾位大爺得讓你說上一晚上。甭跟大爺們扯別的,就說你搞女人的事。說沒有不行,說少了不行,說的不詳細也不行,說得越詳細越好,幾位大爺就好這個。大爺們吃飽喝足了,白天也睡夠了,你就開始講吧 」。「操你媽,你丫的怎麼不說呀,丫的欠揍,哥幾個上,王頭目大叫 」。大約三支電警棍開始電擊我,我毫無尊嚴地滿地打滾。十幾分鐘後,我渾身痙攣抖動得無法停下來。我的確求了饒:「不是不說,是沒有 」,我的聲音變得很嚇人。「哥幾個,怎麼搞得呀,伺候了幾天怎麼把丫的伺候傻了?給丫的捅捅『燈』(生殖器),看丫的說不說 」。接著,我被架著跪在地上,他們用牙簽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無法用語言述清當時無助的痛苦與絕望。

在那裏,人的的語言,人類的感情沒有了絲毫力量。最後我編了先後與四名女子「私通 」,並在一次一次的折磨中「詳細 」描述了與這些女人「發生性關係 」的過程。直到天亮,我被抓著手在這樣的筆錄上簽了名,按了手印。「半年內讓丫的變成臭狗屎。這事整出去,你身邊的那些人會像餓狗碰了一嘴新鮮屎一樣高興的」王頭目大聲說。……

這只是律師高智晟遭到的第一次酷刑,而且是比較輕的一次。他僅僅是一位同情佛法修煉者遭遇的普通民眾,僅僅是一位反映真實情況者。

習仲勛擔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和中央書記處書記的同時,還擔任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委員會主任。他一直想制定《不同意見保護法》,「規定什麼情況下允許提出不同意見,即使提的意見是錯誤的,也不應該受處罰。」

但是,這個《不同意見保護法》不但沒有制定,習仲勛本人卻因為不同意六四鎮壓學生,而於1990年被提前三年解除人大副委員長職務,離休回家。而六四的最大受益者江澤民不但當上黨總書記,手握黨政軍大權,而且至今還在利用底下那些獲利者與習近平交火,阻止習近平把鬼國恢復成認祖歸宗的中國。

江澤民想讓基層警察替死

2004年十六大四中全會,江澤民失去了軍委主席職位,驚恐萬狀。於是派人到美國試探法輪功口風,提出可以像文革那樣也槍斃一些惡警來償還法輪功修煉者的命。為換取法輪功不起訴,還說可以比文革處理得更嚴厲些,可以死多少法輪功學員就槍斃多少警察。法輪功方面不接受。

人家確實無法接受,1999年江澤民出訪法國時私自宣布法輪功為「邪教」,此前江並沒有跟政治局任何人商量,回國後江還讓全國人大會議量身度造修改了法律。這些都是江個人的決定。

鎮壓法輪功最高峰時,江澤民私自動用高達三分之一以上的國家財力,連時任總理朱鎔基都不知道,2003年3月兩會卸任以後,朱鎔基看到自己當總理時的真正財政報表時,哭暈過去,送醫搶救。

現在要上絞刑架了,江澤民要換包?別說中共國,就是全世界也找不到合適的「包」可以調換癩蛤蟆頭兒,讓它逃生啊!

習仲勛的預言正在實現

江澤民從1989年5月當上總書記以來,至今也不過20多年,但卻把這個國家這個民族給毀了,把官場到民間都給腐蝕得透透爛,人沒有了道德良知,只知道向錢看,盡情享受今天的金錢美女,不知道明天會為此而一命嗚呼。

這裏有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一個農民出身、農村長大、老實八交的乖孩子就因為緊隨江,變的無惡不做,而走進地獄之門。他就是3月15日膀胱癌晚期死了的徐才厚。

哈軍工的一位老同學說:「我聽原16軍一位朋友說,徐才厚調北京前曾對身邊同事說:『我這次進京,恐怕走上一條不歸路。』大家以為他是在開玩笑,他認真地說:『高處不勝寒啊!』」這證明他知道自己被提拔上去不是因為有能力,而是自己聽話。他知道,江澤民指向哪裏,他要想當大官,就必須衝到哪裏,不管那裏是絕壁還是深淵。

特別讓江澤民放心和滿意的是,徐才厚金錢美女樣樣來,欲望上不封頂。

2014年3月15日當晚,解放軍軍事檢察院的辦案人員對北京阜成路上徐才厚的一處豪宅進行查抄。打開徐才厚這處2000平方米豪宅的地下室後,辦案人員嚇了一跳:有美元、歐元、人民幣,辦案人員一時點不過來,只好拿秤稱了一下,再貼上封條。

光這一處豪宅被查抄的現金就有足足一噸多重!有的打著包甚至都未開封,而豪宅內各種金銀珠寶更是數不可數。徐才厚家到底購置了多少房產,他自己也不全知道。就算他全知道,一個身體能睡幾張床,一個胃能裝多少山珍海味?

徐才厚2015年3月15日癌症死去,據說被關押的老婆精神失常了,重覆說:「我有罪,我有罪!」獨生女兒入獄了,貪來的黑財全部充公。

轉了一圈,原來不屬於自己的還是不屬於自己。拼命爭來的財富,按照天理,除了拿命去抵之外,自己什麼也沒增加。命沒有了,什麼都是竹籃打水。這個道理大家都懂的。

江澤民的「中國第一貪」兒子江綿恒也活的「死去活來」的,癌症復發了幾次,一次次的開刀治療,那不是吃糖豆兒啊,更何況習近平把他的頭銜一個個的都摘下去了,只剩下新成立的上海市委養活的上海科技大學校長名頭。那個大學建校時,讓您見笑,只有200個學生。

中央巡視組宣布,2015年開始巡視上海。這不,上海市委副秘書長、原自貿區副主任戴海波被查,震動上海官場。

為什麼?因為上海是江澤民的發跡地,上海的腐敗淫亂在全國若不最嚴重,江不放心。市委副秘書長戴海波雖不算是上海幫裡的大人物,但他的落馬是習近平發出的一個明確信號:以「窩案、垮塌式」腐敗著稱的江澤民老巢將整個坍塌,在那裏替江坐鎮的兩個腐爛兒子江綿恒和江綿康近期得進去說說清楚。 堅持跟著江澤民繼續幹壞事惡事的上海幫有一個算一個都得受到應有的懲罰。

不知道習仲勛預料到今天沒有,但他要求子女「留一個搞政治」,且希望留下的那一個是「最淳樸最沒有心機」的習近平,證明習仲勛希望自己的後人能夠成為改變中國未來的一員。

習仲勛曾經說過一句話:中共體制裡「有心機未必成功,相反可能滅亡的更快。」現在看來,習仲勛的預言是順天而行的,所以正在實現。 △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