彗星發現之旅 科學家睡不醒的驚奇夢(圖)
 
華世谷
 
2015-2-8
 



這是歐空局(ESA)的「羅塞塔」飛船給彗星拍的特寫。

【人民報消息】科學家們一直在研究距離我們最近的星球,再遠的不是無法研究,而是沒有那樣的儀器。有多先進的儀器就能上天拍攝多遠距離的照片,再傳回來,由天文學家們去研究、去發現,再把成型的理論寫成論文,崇拜的讀者灌進了腦子,必然形成了固定的觀念。下一批有志成為天文學家的人長大了,成了學者,又周而復始著這個模式。至於星球到底是怎麼回事,其實,沒有「人」知道。

在研究人員的論文裡,我們看到的幾乎都是「假設」「倘若」「如果」這樣的詞句,這是真正的大實話。科學家們確實只能假設,因為他們是人,不是神,他們只能研究讓人知道的事情,不被允許知道和看到神的空間以及裡面發生了什麼。

科學家們說月球上一片荒漠,沒有生命。但宇航員們說感覺那裏有很多只眼睛盯著他們看,他們每個人都遇到離奇的事情,但被研究機構命令不許對外說。科學家們在研究火星上是否適合人居住,到現在也沒研究明白。因為那裏不是造物主為人類生存準備的住所,人能研究明白麼。因此,對於神來說,科學家們就像甜酣中作著驚奇夢的孩子一樣,一直睡不醒。

日前,飛船任務組在《科學》雜誌上發表系列論文,詳細介紹了4公里長且外形像一隻鴨子的67P/丘留莫夫─格拉西緬科彗星(以下簡稱67P彗星)上面那些驚人的多樣化特徵。

67P彗星是一個異常活躍的地方。這個結論是歐空局(ESA)的「羅塞塔」飛船任務組根據飛船抵達67P彗星的5個月後,該飛船將「菲萊」著陸器投放至彗星表面的兩個月後,得出的結論。

著陸器反饋回來的圖片表明,67P彗星的表面布滿了凹坑,且被裂縫和懸崖切斷,並且上面有塵埃的波紋。科學家說,這證明彗星並不總是單調的水冰與塵埃。

「菲萊」著陸器的主相機發現的很多令人驚奇的地貌,證實是在太陽的作用下形成的。在每次彗星繞太陽公轉的部份軌道上,太陽會加熱67P彗星,並且使重塑彗星表面的氣體和塵埃流變得灼熱。為什麼會有這種現象存在,科學家還找不到答案。其它的發現則更加原始,可追溯到45億多年前的彗星形成階段。

不過,OSIRIS共同負責人、德國柏林大學實驗物理學家尼古拉斯-托馬斯(Nicolas Thomas)表示,根據主相機拍攝的圖片分析,僅靠太陽無法創造出科學家看到的所有岩層、地貌以及化學成分的多樣性。他和一些專家認為,67P彗星如今表現出的複雜性說明,早期太陽系的彗星形成區要比理論學家推理想象的更加變幻莫測,其化學成分也更加多樣。但這是出自於誰之手?科學家們一頭霧水。

研究團隊將彗星分成19個不同的研究地區。其中一些被埋在塵埃裡,而另一些包含有脆弱和多岩石地帶。

科學家們發現,位於這顆形似鴨子的彗星「翅膀」上有一個令人費解的Aten區域,那裏有一片很奇怪的沒有塵埃的窪地。怎麼可能沒有塵埃呢?

托馬斯推斷,雖然找不到答案,但至少它不可能是原始形成的。

OSIRIS主要負責人、來自德國馬克斯普朗克太陽系研究中心的Holger Sierks表示,懸崖表面也記錄了彗星正在發生的改變。懸崖底部的岩石表明,一些物質能從懸崖上掉下來,從而將新形成的水冰和塵埃暴露出來,以供太陽侵蝕。遍布該彗星的幾百米長凹坑是比較不重要的物質損失地區,至少目前科學家們是這樣認為,認為這些物質「損失」地區很多都被幾米厚的隔熱塵埃堵塞著。科學家渴望看到當彗星升溫時它們能否不再被堵塞。

《科學》雜誌說,凹坑裡包含了一些驚喜。在一處凹坑,OSIRIS顯示了一種由流出物質構成的三角洲。托馬斯解釋說,這種流動是一種跡象,表明小規模壓力能在冰冷的內部積攢得如此之高,以至於流體的混合物質偶爾也會爆發。在其他凹坑壁上,OSIRIS發現了可追溯到彗星形成時的特徵,即被團隊稱為「雞皮疙瘩」或「恐龍蛋」的東西。這種結核約有3米寬,被科學家們認為是一塊塊能代表合併成67P彗星的「基礎」材料。

科學家們還依靠著飛船的化學傳感器得到其它一些數據。並希望能夠有更多的研究團隊加入進來,共同研究這些圖像。

科學家耗費了巨資想要知道彗星的表面是怎麼形成的,都這麼難;人類要想知道宇宙是怎麼回事,那豈不是無稽之談。△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