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子麻煩大了!2月將被軍委巡視組關懷(多圖)
 
喬劁
 
2015-1-30
 



新華網1月29日首頁要聞:宋祖英麻煩大了!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1月29日首頁要聞《軍委巡視組今年將巡視海空軍、二炮和武警部隊》轉載自國防部網站。

2015年將是宋祖英麻煩大了的一年!

這個消息來自2015年1月國防部例行記者會,時間是2015年1月29日下午3點到4點零5分,地點在國防部外事辦公室。發佈人是國防部新聞事務局副局長、國防部新聞發言人楊宇軍大校。

國防部例行記者會制度自2011年4月27日建立以來,2014年7月31日首度對外國媒體開放。到2015年1月29日已經對外媒開放半年了。

外媒記者問:今年2月到4月,中央軍委巡視組將對武警部隊還有海軍、空軍的黨委班子及其成員進行巡視。能否介紹相關情況。下一步,軍委巡視組是否還將對總部機關以及其他大單位展開相關巡視?

楊宇軍回答:經中央軍委批准,今年2月至4月,軍委巡視組將對海軍、空軍、二炮和武警部隊黨委班子及其成員進行巡視,嚴格按照《中央軍委巡視工作規定》明確的內容、程序和方式方法,依紀依法開展巡視工作。軍隊開展巡視工作是加強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的一項戰略性制度安排。下一步,將按照年度計劃安排,紮實開展巡視工作,實現巡視全覆蓋。

第一個被巡視的是海軍,誰讓江澤民是癩蛤蟆托生的,喜水,才把準備用來通姦的宋祖英送進海政文工團呢,誰讓1月新年期間四川古宅挖出江蟾蜍和曾螃蟹的石雕呢?

今年2月宋祖英是巡視的重要對象。2月18日是除夕,19日是中國傳統新年大年初一。今年的二月對宋祖英來說是黑色的,而且再往下過,日子越黑。

這不怨別人,都怨1990年春晚江澤民在電視上看到英子唱的《小背簍》,按捺不住通姦嗜好,半夜帶著懵瞪瞪的李鵬去了央視,三呆婊拉上宋祖英的手,這才回家盤算如何勾搭上床。

黃一鶴稀裡糊塗給江澤民和宋祖英搭了個橋

這段江澤民和宋祖英的淫亂史序幕,到了2014年馬年除夕,才被透露出來。

1983年是中央電視臺第一次舉辦春晚,1934年4月出生於遼寧省瀋陽市的黃一鶴便被指定出任總導演,之後又於 1984 、 1985 、 1986 、 1990 年先後共五次出任此晚會總導演。

沒有黃一鶴就沒有趙本山。在1990年之前,趙本山曾經三度衝擊央視春晚,但都失敗而歸。1990年,老鄉黃一鶴再度出任春晚導演,終於給了趙本山一個機會,讓他得以在全國人民面前露面。在後臺趙本山看到了也是第一次上春晚的宋祖英,立即愛的不行,主動與宋祖英搭訕。那時候宋祖英對這個土老冒兒根本不搭理。

沒有黃一鶴就沒有宋祖英的今天。2007年,也就是江宋通姦15年之後,宋祖英接受央視「面對面」節目主持人王志的專訪。

王志問:「還記不記得第一次上春晚時候的感受?」

當時在北京沒考上任何一個文藝團體的宋祖英說了實話:「第一次春晚,我也沒想過能上春晚,那會兒沒有概念,對春晚其實也沒有概念,就覺得春晚跟我沒關係,都是別人的事。」

那一年黃一鶴是春晚總導演,他有一個獨特的想法,就是想找一個名不見經傳、沒見過大場面的年輕民歌手上臺演唱,他看過一些比賽的錄像,其中就有宋祖英唱的《小背簍》,他覺得這個小姑娘的民歌唱得挺好,就讓人把住在地下室、入不敷出的宋祖英找來了,「黃導見我說,小姑娘,除了這個《小背簍》,你還有別的歌嗎?我說沒有別的歌了,那會兒錄音就錄過一個《小背簍》,他剛好聽到的也是《小背簍》。後來說那就上,就這樣上了。」

導演黃一鶴比江澤民小8歲,比宋祖英大32歲,黃一鶴管宋祖英叫「小姑娘」,宋祖英就矮了一輩兒;江澤民對宋祖英說「有事找大哥」,小宋就與老江平了輩兒。平了輩兒才能心安理得的幹那事兒。

李鵬懵瞪瞪成了老江的擋箭牌




1990年春晚,江澤民去央視看宋祖英,拉上總理李鵬當擋箭牌。

國際先驅導報報導說:「早在1983年春晚時,黃一鶴便想邀請中央領導到場,但未能實現。」以後也就沒有春晚導演有這種奢望。「1990年,趙本山首次亮相,宋祖英第一次登上春晚舞臺,唱響《小背簍》。最大的『驚喜』則是,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和國務院總理李鵬來到了現場。」

「驚喜」兩字2014年1月30日報導時被畫上了引號,很耐人尋味。

1989年5月江澤民取代趙紫陽當上中共總書記,六四時親自在天安門廣場旁邊的樓裡現場指揮。隨後鄧小平把「國家主席」、軍委主席的職位統統交給了江澤民。黨政軍三大權交到一個人手裡,這在中共建政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鄧有這個自信,他可以拍板算數。但老百姓不知道。

報導意味深長的說:「這還真是一次不折不扣的『驚喜』:『我們也沒請他來,他也沒通知。』黃一鶴記得,演出當晚,他正在導演間忙活,馬上就12點了,趙忠祥該上臺零點報時。就在這時,接到緊急通知:江澤民和李鵬要到現場,抓緊時間準備。」

「黃一鶴和趙忠祥都楞了,準備?怎麼準備?時間緊迫,只能安排在零點後宣布消息。」

時針指向夜裡12點,「演播大廳裡一片歡騰,趙忠祥不得不打斷歡呼聲,宣布這一重大消息,」乖乖,半夜12點,心裡搔癢難耐的江澤民和懵瞪瞪成了擋箭牌的李鵬「已經出現在了門口。」

「掌聲更為熱烈。江澤民和李鵬走上臺,先後向全國人民送上祝福,隨後,下臺與演員和觀眾握手。」李鵬傻呼呼跟誰握手都一樣,而與宋祖英握手才是江澤民半夜趕到春晚演播場地的原因。




1990年央視春晚結束時,江握著宋祖英(最左邊綠衣服者)的手,兩人醜態百出!

從當年一段視頻中可以清楚看到,江澤民用一種曖昧淫迷的眼神看著宋祖英,都走到旁邊兩個女演員之間了,還一直攥著英子的手不放,宋祖英的媚眼也放出對等的電量, (現在觀眾看到的視頻把這段歷史鏡頭給刪除了)。

報導說,「整個見面過程持續了大約6分鐘,這短短6分鐘,卻賦予1990年春晚別樣的意義。」

特招宋祖英入伍的萬部長慘遭退役


特招宋姘入伍的海軍文化部部長萬九如1997年被逼退役!
這是他在2008年6月出席北京江蘇大廈召開的電影研討會。

中央民族大學畢業後,宋祖英不想再回湖南,但考遍北京所有的文藝團體,都沒考上,1991年只好把檔案發回湖南,並準備動身返回家鄉。此時一直追蹤宋祖英動靜的江澤民,手握黨政軍三大權,於是命令海軍時任文化部部長萬九如少將特招宋祖英入伍。

由於業務不行而被北京退貨的宋祖英,由於被老江挑選為職業通姦者,所以1991年被特招進海軍政治部歌舞團,並且任獨唱演員。萬九如在軍中奮斗了32年才是個大校,宋祖英被江爺爺看中,一入伍就是少校文藝官。

據百度百科的宋祖英名片介紹,宋祖英是「文職級別二級(少將級別)」「專業技術級別三級」。從1990年到2015年就辣妹子、好日子、小背簍這幾首歌,去悉尼辦獨唱音樂會一張嘴就跑了調兒,在韓國世足賽前的演唱會成為唯一的一個零報酬演唱者,而且別國歌唱家都唱兩首,她只許唱一首歌。中國因為宋祖英而被羞辱。不是中國沒有好的歌唱家,那些好的歌唱家沒有資格去演唱的原因是因為沒有與江通姦的履歷。

軍委主席江澤民秘密吩咐海軍政治部文化部部長萬九如大校特招宋祖英入伍的時候,她正住地下室裡,找不著飯口呢。當時宋祖英並不知道自己成了網中之魚。1992年初,宋祖英與對她提拔有恩的羅浩大哥哥結了婚。結婚沒幾天就出鬼了(不是錯別字)。

過去海軍政委司令要見軍委主席江澤民難上加難,後來發現自從宋祖英進了海政文工團歌舞團後,江經常喜歡來看歌舞演出,而且每次演出都點名要聽宋祖英獨唱。演出後上臺握手時江澤民攥著宋祖英的手不願撒開,兩隻眼睛直勾勾望著她,好象要把她吞進去似的。漸漸大家琢磨過味來了,每次江來時,領導不但安排宋祖英作壓軸唱,對她的生活和提級也格外照顧。

有一次演出完後,江澤民在與宋祖英握手的同時偷偷把一張小紙條塞進她手裡。因為當時人多,宋接過後沒敢看,就裝進了口袋,回去後打開,看到紙條上寫著:「以後有事找大哥,大哥可以幫助你解決任何事情。(附有專線電話號碼)」這紙條上所說的「大哥」,就是江澤民自己。「腦膜炎」宋祖英隨後把紙條上的這段話告訴了團裡的同事。這事就在團裡秘密傳開,大家都當成是個笑話。誰也沒想到這個笑話後來由於宋祖英給開大了,一發不可收拾。不知道宋祖英是怎麼想的,反正她主動給江澤民去了電話。從此奠定了幾十年的江宋通姦史。

見面那天,精心化妝的宋祖英比舞臺上還光艷照人。老江一見就猴兒急了,此時語言是蒼白無力的,江撲上去就啃,宋祖英則半推半就。抗戰需要八年,炕戰就容易多了,一分鐘不到就結束了戰斗。

後來,為了與宋祖英秘密來往不受干擾和泄密,江澤民就讓宋與新婚丈夫羅浩秘密離了婚。宋離婚後被安排在一個海軍招待所裡。之後江澤民經常在晚上到該招待所與宋通姦,去時相當保密,隨從由喜貴防備很嚴,不許外人接近,後來由喜貴為此提拔為上將,至今江去哪裏,由喜貴都隨侍在側。

江知道不知道自己幹的是齷齪事,當然知道,所以每次坐的車子都換新的牌照,使人認不出是江的專車。江下車後就徑直到宋室,而宋則是24小時應召。對於江、宋在招待所幽會,該所的人只當沒看見,內心則大為噁心反感。還有幹部向上級反映,但遭到打擊報復。

總在海軍招待所裡淫亂也不是個事兒,再說宋祖英也不能不上班,好在江澤民的糟糠妻王冶坪經常昏昏沉沉,多半時間在昏睡,所以江澤民為宋祖英辦了一個可以自由出入中南海的特殊通行證(紅卡)。

1994年7月,海軍政治部文化部部長萬九如被江晉升為海軍少將,1995年隨即被從北京調往南京,擔任南京海軍指揮學院政治部主任。1997年北京出了一件大事,牽連到萬九如,於是他在南京突然被退役。

1997年一天,借調到北京的天津女歌手謝津乘坐宋祖英的車一同去中央臺錄音棚錄小樣,在車上她無意中打開扶手旁的小儲物箱,赫然發現一張「中南海通行證」,頓時驚得目瞪口呆。

27歲的謝津肚子裡擱不住事,不久此事就傳遍總政歌舞團,以至於解放軍系統、廣電系統的一些文藝部門多次召開幹部、黨員、群眾會議,要求有關人員「不造謠、不傳謠、不信謠」,並將此作為一項政治紀律,要求必須嚴格遵守。謝津不久即被借調單位遣回原籍天津。回天津不久後,她就被江派遣的特工從家裡涼臺推下樓滅了口。

此時,江想到還有一個知情人,那就是當年奉命把宋祖英調去海政歌舞團的萬九如,雖然1994年他已經被調到南京,但江澤民還是不放心,於是下令讓55歲的萬九如少將在南京退役。

2015年2月,軍委巡視組將第一個巡視海軍,真是蓋了帽兒的對。老江的晴雨表折騰了這麼多年,也該徹底歇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