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捕前的準備 楊衛澤趙本山哪個精 (多圖)
 
伊冰
 
2015-2-4
 



落馬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左),準備入獄的趙本山(右)。



2015年1月1日新年,落馬前三天,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去棲霞寺燒香。

【人民報消息】有人說,趙本山接全國政協開會通知是二炮文工團副團長、軍旅歌手陳思思向華西都市報記者透露的。但如果嚴格按照逗號句號來區分句子的話,華西都市報沒這麼說。

華西都市報是這麼說的:「備受關注的全國政協十二屆三次會議將於2015年3月初在北京召開。1月28日,華西都市報記者從全國政協委員、著名歌唱家陳思思處獲悉,她已在五天前,接到了全國政協十二屆三次會議秘書處的通知,將參加這次全國政協會議。」句號之後「據悉,已有多位藝術圈和體育圈中的政協委員接到了3月初參加全國政協會議的通知。其中,包括全國政協委員、著名二人轉演員趙本山。 」也就是說這個消息來自四川的華西都市報。

新華網發展論壇1月29日轉載了這則消息,題目《你期待什麼樣的提案?趙本山接全國政協開會通知》拐彎抹角的把讀者領上「趙本山沒事兒」的思路上。

一位網友貼帖子說:(趙本山)這回真揪著救命稻草了!另一位跟帖說:不一定,情況複雜。還有一位網友說:楊衛澤就是正開會被帶走的,千萬不能去開會啊!

楊衛澤,53歲,南京市委書記,2015年首位落馬的副省級官員。2015年1月1日新年,忐忑不安的楊衛澤去棲霞寺燒香。三天後,1月4日下午,他被通知到江蘇省委開會,隨後被帶走。晚19時45分,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佈消息,江蘇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

在江蘇官場裡流傳一句話:楊衛澤是其副手的剋星。此前與其搭檔的多名地方官員被查。楊衛澤與江澤民當年的密友、前河北省委書記程維高十分相似,程維高的秘書們除了死緩就是死刑。

2003年11月被判死刑的秘書李真講,他本想當個好秘書,不料程維高的所作所為腐蝕了他,刺激了他,身體力行的教他走向邪路;而程維高越邪越升官,就因為有江澤民在後面撐腰。與楊衛澤搭檔的多名地方官員被查、落馬,也離不開這個原因。他自己幹了什麼他心裡非常清楚,所以新年那天楊衛澤臨時抱佛腳。

據長江商報記者透露,1月4日下午,楊衛澤正在主持南京市委常委民主生活會,會中接到來自省委一位領導的電話,通知去省委開會。

楊衛澤很狡猾,生活會休會後,楊給幾個按規矩應該一起去省裡參會的人打了電話,探聽虛實。在得到他們都沒有接到開會通知的消息後,楊衛澤猜想十有八九壞事了,在辦公室抽了十五分鐘的煙,才起身。到了省委,當楊發現中紀委的工作人員後,立刻做出向窗戶跑欲跳樓的舉動,不過被摁住了。 在江蘇省委辦公室裡,被中紀委工作人員帶走。

同天,被楊衛澤提拔成無錫新區宣傳部部長的情婦余敏燕也被江蘇省紀委的工作人員帶走。在出事前幾天,余敏燕給五歲的女兒買了很多衣服。「已經足夠十幾歲時候穿了,現在看來,她大概是覺察到了,怕一旦出事,短時間內會出不來。」這是余親戚透露的。




薄熙來得意忘形的時刻,趙本山望著主子笑的那甜!

有網友對華西都市報暗示趙本山「沒出事」的新聞不以為然,說:瓜瓜他爹去北京開完會就沒回去,令計劃被捕前一天也在開會。有事沒事看開不開會不准的,趙本山能出國才是真沒事。有人也認為,有事沒事,趙本山買張去新加坡旅遊的飛機票就知道了。不過,這個節骨眼上,趙本山絕對不敢冒險買飛機票製造潛逃的轟動新聞。

對於2月4日網傳趙本山生病入院的消息,新浪最著急辯解,除了新聞還另加視頻,說趙本山沒有入院,在等過春節呢。中新網也報導說,本山傳媒一位工作人員予以否認,說「沒有這個事兒!」他透露趙本山目前身體狀況良好,對於春節的安排,這位工作人員尷尬的說:「就是等著過年唄!」

其實,真象新浪和中新網說的,倒是好事。趙本山千萬別入院,別讓下令他寫江氏小品的曾慶紅給滅了口。趙本山攙和進江系政變很深,他必須得交代,當年曾慶紅是怎麼向他傳達的江澤民的指示,是怎麼向他許願的,為什麼薄熙來周永康政變成功會給他個文化部長當當。所以現在千萬不能隨便住院。暗殺這手兒是曾慶紅的強項,很多高層對立面被他整死在醫院裡了,更何況是一個演小品的。

也許,趙本山本人也防備這一手,據他徒弟湯潮對中新網說:「每天他都會競走兩小時,吃自己種的小白菜。」也有另一個說法,有人認為每天暴走兩小時恰恰證明趙本山在做入獄前的準備。

2010年,正是政變集團自認為十拿十穩的時候,那時候趙本山多狂啊,儼然以薄熙來領導下的文化部長的口吻說話!

那年4月12日,趙本山在北京為自己的電視劇《鄉村愛情故事》召開研討會。趙本山一再要求與會者向他說真話,不留情面的批評。中國傳媒大學的教授曾慶瑞信以為真,提出三點批評:收視誤導、缺乏真實、低級趣味。結果遭到趙本山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我來是想找一付對我有好處的藥,別給我開一付吃了就死的。我想找一個好醫生,不是假醫生。我想吃良藥,不希望吃毒藥!」

2014年,趙本山一年缺席中央、省、市三級文藝座談會,作為遼寧省文聯副主席,趙本山竟然缺席了省文藝座談會,甚至連他老家、把他當作太上皇的鐵嶺市搞的文藝座談會也讓他缺席。為什麼?一名遼寧省文聯組聯處成員給出了肯定的答案:「上面這麼安排的」。

趙本山再能掩飾再能表演,他躲不過這句話,他的未來也繫在這句話上。這不是誰待見他、誰不待見他的問題,是人做了什麼,無論好壞,都一定會得到同等的回報。△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