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神話故事一縮影:富家子突變IS骨幹(圖)
 
——IS惡勢力突然興起的原因
 
肖辛
 
2015-11-21
 



巴黎恐怖襲擊事件策劃者阿巴烏德。

【人民報消息】被法國當局視為巴黎連環恐襲主謀的阿巴烏德(又譯阿巴奧德),曾是比利時恐怖份子小組頭目,其父表示一家生活富裕,他與兒子都擁有服裝店,原本「過著美妙的生活」,但阿巴奧德2013年突然變的激進並遠赴敘利亞,從此走上極端恐怖主義不歸路。

一個讓父母為他感到驕傲的孩子突然變壞

巴黎恐怖襲擊事件策劃者阿卜杜勒-哈米德·阿巴烏德(Abdelhamid Abaaoud)兒時和青少年時期的生活背景被曝光,他曾接受過私立教育,深受父母寵愛。但這個被鄰居稱作「好孩子」的阿巴烏德,不知何種原因,突然決定捨棄一切,包括生命,加入「伊斯蘭國」(IS)極端組織,去傳播仇恨和製造屠殺。

據英國《每日郵報》11月18日報導說,阿巴烏德在布魯塞爾一個名叫「國際街區」的胡同長大,因為這裏近乎每個家庭都來自不同的國家。他的父親是一位有進取心的摩洛哥移民,在運河附近貧民窟買下一棟廉價房屋,並將其前廳發展成生意興隆的二手服裝店。此後,在貸款幫助下,其父奧馬爾購買了豪華的三層豪宅,並繼續擴大生意。小阿巴烏德經常在店裡幫忙,出售傳統穆斯林罩袍和頭巾。他們全家不信教,很少去清真寺。

據鄰居說,阿巴烏德非常聰明,喜歡帶深藍色的棒球帽,在這個移民社區非常有人氣,甚至有鄰居以「船長」名號來稱呼他。

沒有任何理由和外因,20歲左右時,阿巴烏德突然大變,開始在街頭遊蕩,吸食大麻並酗酒。為了籌錢,阿巴烏德開始從商店偷東西賣錢。這些惡劣行徑發生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就被私立學校開除了。在因犯罪被判入獄後,他逃往敘利亞,加入了「伊斯蘭國」(IS)極端組織。走時他還帶著年僅13歲的弟弟尤尼斯(Younes),使其成為已知年齡最小的恐怖「聖戰者」。

這位名叫茲萬塞維奇的鄰居回憶稱:「在這條街上經常有不同國家的孩子一起玩耍,包括摩洛哥人、馬其頓人、土耳其人、塞爾維亞人、法國人、西班牙人和比利時人,而阿巴烏德是他們的領導者。那時候,他是個很好的孩子,他的父母為他感到驕傲。他像其他人一樣努力,很難解釋他如今為何會做出這麼可怕的事情。 」

阿巴烏德由父母的驕傲到使父母在當地抬不起頭來。在人們的指指點點和譴責聲中,阿巴烏德的母親巴蒂(Badi)陷入絕望,重病不起。出於羞愧,她返回到出生地摩洛哥生活。

阿巴烏德的父親奧馬爾(Omar)也很少露面,並公開斷絕與阿巴烏德的父子關係。

2014年秋季,當家人們聽說阿巴烏德已經死時,他們甚至祈禱這個消息是真的。而這一虛假死亡消息可能是IS組織的詭計,以便令阿巴烏德能夠偷偷返回西歐,繼續策劃恐怖陰謀。

曾指揮比利時恐怖份子小組

今年1月,比利時警方突襲韋爾維耶(Verviers)鎮一個恐怖份子小組,相信該小組正策劃一個殺警陰謀。小組成員用電話跟在希臘雅典的上級溝通,這名上級就是現年27歲的阿巴烏德。希臘警方應比利時要求,突襲雅典中產聚居的帕格拉提區一幢公寓,拘捕多名疑犯並搜獲手機,但指模分析顯示阿巴烏德並未被捕。今年7月,阿巴烏德在缺席審訊下,與32名恐怖「聖戰」份子被比利時法庭判囚20年。

警方瓦解韋爾維耶恐怖份子小組後,阿巴烏德的父親奧馬爾受訪說,有這樣的兒子感到羞恥,「阿巴烏德讓我們一家蒙羞,我們的生活被摧毀」。奧馬爾說,40年前從北非摩洛哥移居比利時,在礦場打工,住在多族裔小區莫倫貝克(Molenbeek),與妻子養育6名孩子。他努力奮斗,後來買下了兩間服裝店,一間給阿巴烏德打理。他們家終於擠進到中層社會,「我們曾有過美好生活……阿巴烏德過去不是一個麻煩孩子,而且是一個好商人」。

奧馬爾說,2013年兒子阿巴烏德突然去了敘利亞,所有事都改變了,「我每天都在想,他為何會激進到這種程度,我一直找不到答案」。

阿巴烏德在敘利亞駕車拖屍 魔鬼般說笑

到敘利亞後,阿巴烏德經常出現在「伊斯蘭國」(ISIS)的宣傳片及刊物中。在其中一段短片裡,他駕駛貨車,車後拖著多具屍體前往亂葬崗,車尾坐著同黨。阿巴烏德魔鬼般的說笑,好像他正在幹著一件最愉快的事。他說;「我們拖過電單車、越野電單車、塞滿摩洛哥手信的拖車等。現在要感謝真主,跟隨真主的路途,我們正拖著跟我們對抗的叛教者、異教徒。」

當局相信阿巴烏德有份策劃今年8月阿姆斯特丹開往巴黎列車的襲擊,以及企圖在今年4月襲擊巴黎教堂。他又曾與涉及今次巴黎恐襲兄弟其中一人,參與多宗劫案。多個傳媒報導,一名從敘利亞回國的法國恐怖「聖戰」份子今年夏天向警方供稱,阿巴烏德曾指示他襲擊多人聚集的地方,包括音樂廳等。

2015年11月19日,法國巴黎檢察官莫林發表公報宣布,巴黎系列恐怖襲擊案幕後主使阿卜杜勒-哈米德·阿巴烏德已在18日法國特種部隊的反恐突擊行動中被擊斃。

公報說,在警方18日突襲的公寓樓內發現的一具屍體,經技術鑒定,確認為阿巴烏德。

另一個人肉炸彈的故事

11月13日晚在巴塔克蘭劇院殺人後自我了斷的其中一名人肉炸彈是28歲的薩米·阿米穆爾(Sami Amimour)。這也是一個讓家人心死的魔鬼。

阿爾及利亞裔的阿米穆爾在2012年與兩名同伴企圖前往也門被捕。一年後,他告訴家人到法國南部度假,但一週後在土耳其向家人說要前往敘利亞。

2014年6月,其父穆罕默德(Mohamed)曾深入到敘利亞ISIS據點曼畢吉(Manbij),希望勸兒子回國,但無奈失敗而回。

穆罕默德2014年12月受訪稱,兒子阿米穆爾與他見面之前可能在戰斗中受了傷,所以撐著拐杖,「這是一次非常冷漠的團聚,他沒有說為什麼自己會受傷」。

穆罕默德把妻子寫的一封親筆信交給兒子,希望母子連心,可以使阿米穆爾回心轉意,跟他回家,「我在信封內夾了100歐元,他在角落讀完信後,把錢還給我,說他不需要錢」。

11月13日晚,巴黎巴塔克蘭劇院是IS恐怖份子最肆虐的地方,死了100多觀眾。28歲的阿米穆爾掃射完無辜者之後,引爆了內衣炸彈──他確實不需要錢!

如何徹底消滅恐怖組織IS

很多人都非常困惑,為什麼會出現如此不要未來的恐怕組織,自己不要未來,也不給別人未來,甚至沒有任何理由……

為什麼IS的恐怖份子會不躲閃飛來的子彈?這不是人的行為啊,只有地獄的鬼才能不怕死。

我思索了很久,發現不是地獄的鬼爬上來,禍害人間,而是人類的道德墮落到地獄的水平,才導致小鬼越來越多!

我們小的時候,手不小心被劃破了,用來緊急止血的是地上的土。現在誰敢用土止血?不但不會用,而且傷口裡進去土,還要打破傷風針呢!

整個世界,無一遺漏的在整體下滑,一切誘因都嫌人墮落的不夠快。

如果人自己墮落到地獄的標準,那麼用什麼樣的先進武器也無法驅趕走惡鬼,因為是你到它那裏去的,進入了它的地盤!

最近IS宣布,讓英國準備好,要去那裏行惡,那幾個世界強國都被點了名。大家都想保命,誰還搞經濟建設呢。

在惡鬼看來,什麼G20、什麼APEC,人類掉到地獄還想過人間的日子?那沒可能!所以,它就搗亂。那麼怎麼辦呢?

唯一可以驅走惡鬼的辦法,不是動槍動炮動飛機,而是人類趕快離開惡鬼的地盤。離開地獄的方法很簡單,不需要花一分錢,那就是讓惡鬼們夠不著你。怎麼才能讓惡鬼們夠不著你呀?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趕快讓自己的道德良知返回到陽間。惡鬼們是陰間的產物,無法在陽間生存,這樣你就平安了。誰趕快返回人類的道德標準,他(她)就安全了。如果都能這樣做,那麼人類就安全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