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罕見圖片:李瑞英專機上採訪老江(多圖)
 
單京京
 
2014-2-22
 



江澤民出訪時在飛機上接受李瑞英採訪,後來發展到在床上採訪,
再後來李瑞英在中南海被宋祖英打跑了。

【人民報消息】自從1990年春晚老江和宋祖英互相放電的視頻截圖在國內外各個網站現眼之後,前後腳兒還有一張罕見圖片曝光,那就是二英大戰中南海的另一位「英」李瑞英陪同老江出訪時在專機上採訪的情景。

這圖片是哪一年拍攝的,央視攝影記者一定有記錄。因為是攝影機近距離拍攝,江澤民和李瑞英的表情動作就沒有那麼放肆,好像倆人沒有「炕戰關係」。但是央視當年播放出來的老江出訪新聞卻讓電視機前的觀眾議論紛紛,說李瑞英的採訪像是在撒嬌。李瑞英也許不會承認,但男女之間有了那個關係之後,就會在一舉一動之間不自覺的流露出來,想騙過所有觀眾的眼睛是不可能的。

也許很快,央視某個人會把李瑞英當年採訪老江時的撒嬌截圖放到網上,向觀眾和讀者們證實,傳聞絕非空穴來風。

羅浩成了最淒慘的「地下丈夫」

1992年初與羅浩結婚的宋祖英,很快就與江澤民勾搭上。羅浩成了最淒慘的「地下丈夫」。淒慘在什麼地方?在記者和親屬面前說是「丈夫」,在婚姻狀況一欄填「離婚」,在實際上是家庭婦男、不見天日的宅男,和「揀剩兒」(插江澤民的空檔兒)。

2004年9月十六大四中全會召開,江澤民失去了軍委主席職務,這才讓宋祖英死了心悄悄與羅浩復婚,但她不願意生孩子,因為孩子出世證明她沒有死忠到底,所以39歲的宋祖英要打胎,但母親和復婚丈夫羅浩堅決不同意,於是她就用各種各樣的機會製造流產,但未果。

宋祖英踢走李瑞英 霸住江澤民




宋祖英逼退李瑞英!

羅浩後來能出聲時,常用「可怕」和「霸道」形容與江澤民共同使用的老婆宋祖英。這一點李瑞英體會最深。李瑞英比宋祖英大5歲,她在床上採訪江澤民時宋祖英還不知道在哪兒呢。

後來江澤民一張小紙條吸引了宋祖英,有一次班兒沒排好,宋祖英李瑞英在中南海撞了車,宋祖英撒潑打滾,要江澤民立即轟走李瑞英,不許再帶她出訪,不許她踏進中南海一步,而且永遠不許再見面。李瑞英可憐巴巴看著江澤民,希望他能按照先來後到的規矩「主持公道」,但江正迷戀著騷氣十足的宋祖英呢,於是沉默不語,李瑞英這才嚎啕大哭離去。

政協選領導 老江成調侃對象




2003年3月政協會議,兩英各得一票,引起哄堂大笑!

2002年11月召開十六大,江澤民被迫交權,轉過年3月,召開兩會,選舉政協副主席和秘書長,唱票時李瑞英宋祖英各得一票,全場代表忍不住哄堂大笑。大家什麼都沒說,但什麼都說了。從此以後,2003年的這個政協花絮一直為人所津津樂道。

2007年,江宋茍合15年時,宋祖英接受央視「面對面」節目主持人王志的專訪。 王志話裡有話的問她,1990年上了春晚之後,與過去是否有不同。宋祖英說是有很大不同,然後把別人當傻瓜的說:「我回湖南的時候,很多老鄉都說,中央電視臺春節晚會,我們湖南有個妹子,叫宋祖英,唱了《小背簍》,好聽。」 而避開了傍上江澤民才有今天的事實。

宋祖英1990年上了春晚之後,發生了很多事情,有官媒報導說:宋祖英對時尚的追求一直沒有停止。90年代,宋祖英在春晚上的一套透視刺繡紗裙曾一度刷新觀眾的視覺感官,成為透視裝的「鼻祖」。自2008年人大會上,宋祖英頂著素顏系著一條LV的塗鴉系列圍巾現身,立馬被關注。從VALENTION的墨鏡到CHANEL的山茶花手包,不是大面積的名牌傍身,只是從小的細節上點綴,低調的暗露(傍江的)玄機。




村姑宋祖英傍上老江後,國庫銀子隨便用!


為姘頭拿獎,江花錢收買外國人

近年來高層江系血債幫與非血債幫的拉鋸現像,主要體現了新華網人民網對宋祖英的褒貶上,非血債幫一會兒旁敲側擊李瑞英,一會兒把宋祖英噁心一頓。2014年2月18日新華網發展論壇又以《宋祖英:面對緋聞我會痛哭流涕》為題,重提村姑去外國辦個唱的醜聞舊事。

報導說:宋祖英是一個傳奇。從一個湘西小鎮唱著山歌一路走到長沙,從長沙來到北京,又從北京闖入世界音樂之都維也納金色大廳縱情放歌,即使備受全球音樂人矚目的格萊美也青睞於她。

新華網提到的還是宋祖英上楊瀾主持的《天下女人》漂白自己的那一檔子事兒。說宋祖英「且歌且行,她每一步的輝煌都離不開老師、朋友、丈夫的深切關懷。」

報導用楊瀾採訪宋祖英的對話來暗罵江澤民。下面摘錄幾段,咂摸咂摸味兒:

楊:《百年留聲》那部專輯是中國第一部能夠入圍格萊美獎的專輯。聽到的時候,還是有點得意的吧?

宋:確實有點。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是一個朋友給我打電話,他說在哪個衛視頻道裡頭收到的,說你最近有什麼行動啊,我說沒有啊,我最近沒什麼事啊。他說你不要忽悠我啊,我說我敢忽悠誰呀,他說你獲格萊美提名了,結果還是把我高興壞了。

下面一個網友帖子說:「唱得那個鳥樣,難為宋小姐敢在十多年裡頂著個中國第一女高音的稱號。哪裏敢談得起得意?中國德藝雙馨的藝術家多了是,偏倒是滿大街妖魔鬼怪出來丟人現眼。」

另一位網友說的更直白:「錢眼、價值觀、方孔兄、銅臭味、魔推磨、錢萬能、金子翻天、拜金主義等能夠衡量人、家、國、世等麼?還畫蛇添足一個什麼核心,更加多重的大偽大奸了!」

宋祖英是江氏套了嚼子的上磨驢

楊:我可以揭發一件事嗎?

宋:行。

楊:三場音樂會都是我主持的,給我印象特別深的是在維也納。我去的時候他們說小宋這兩天一直在發高燒。那時離演出只有三天了,然後說終於今天燒退了,但剛發完燒的人出了很多虛汗以後,體力會有很大影響,後來從電視上還可以看出她一直是汗津津的。中場休息的時候,小宋躺在化妝間的椅子上說我唱不動了,從來沒有聽見她說我唱不動,但她那天說了。徐沛東老師嗓門特大:那也不行啊,要死也得死在上邊呀。我那時候突然心裡就有一種挺心疼的感覺,無論你徐沛東老師寫的什麼曲子,無論李心草那邊怎麼指揮,無論拉了多少贊助,無論樂隊怎麼樣,合唱隊怎麼樣,楊瀾在前面說了些什麼……

宋:對,無論楊瀾在前面說得多好……

楊:她必須一個人上去,用音樂本身去征服觀眾。這是多大的壓力呀!

宋:其實真正在維也納最後還有一首返場的歌曲沒有唱。他們說還有一首還有一首,我說實在唱不動了,不唱了。

宋祖英與老江才有話說

楊:演唱會完了,我們坐在一個大的加長的大巴裡,大家一起去吃慶功宴。小宋為什麼叫慢性子?只見她不緊不慢拿出電話,喂,剛剛演完了,還行吧。你挺好的吧?兒子挺好的吧?好,那就這樣了,再見。六句話。

宋祖英的家庭背景



宋祖英外婆家住在半山腰,要上山頂的話得走最起碼一兩個小時。

楊:你是在一種自然狀態下長大的。

宋:對,很自然的一種生活環境,我覺得跟現在的城市與鄉村的差距這種概念不是一碼事。十歲之前都在外婆家裡,外婆家住在半山腰,要上山頂的話得走最起碼一兩個小時。到鎮裡得走可能一天。好長好長一段路,下山下到河裡,完了再爬上去,再爬上對面的那個山,永遠是這樣走。

楊:你有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到北京去,然後在全國唱,當然世界我覺得可能那個時候,還沒有在視野範圍之內。

宋:沒有沒有,覺得在我們那個古丈縣就已經很好了。

在古丈縣藝校裡宋祖英並不起眼

楊:他們說當初在這個藝校的女孩裡面,你並不是特別出挑的一個。

宋:(辯解)但是我的聲音條件好。

楊:但綜合起來可能還有(長的)更漂亮的。

宋:有。

宋祖英全盤否認成功中有羅浩的一份




宋祖英(左邊穿綠衣者)全盤否認成功中有羅浩的一份!

背景介紹:過去在很多採訪中都說羅浩在宋祖英比賽失敗時鼓勵她,並幫助她、鼓勵她繼續參加比賽,後來還把她推薦給中國音樂學院教授金鐵霖當學生。在宋祖英與老江茍合後,金鐵霖說了句實話,說當時沒想到這個學生後來會那麼出名。也就是說憑著自身實力她決達不到如此出名的程度。但在採訪中宋祖英全盤否認了羅浩的功勞。既然如此,剛進入海政文工團的宋祖英為何會在1992年初與在湖南工作的羅浩結婚呢?

楊:但真正把你挑選出來到省裡去演出的,是不是就是你的先生?

宋:不是。

楊:我一直以為他是你的伯樂。

宋:那會兒還沒他呢。我經常說「我抗議」,誰這麼說的?

楊:真的,我一直以為他是伯樂。大家有一個說法,就是當年參加青年歌手大賽,他認識了你,然後你們倆就在一起了。

宋:我是從中央民族大學畢業完了以後,獲得了全國少數民族青年歌手大獎賽的金獎,後來我又參加全國比賽。

楊:你的成功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宋:我們後來才認識的。

誰是恩人

楊:一個人要取得一次成功,當然要靠努力,也要靠運氣。你能夠走這麼長時間,而且走得一直比較穩,你覺得這個原因是什麼?

宋:我有非常好的老師、朋友,這麼多年一直幫助我。

誰給宋祖英介紹了非常好的老師?誰是這麼多年來一直幫助她的「非常好的朋友」?這個問題是禿子頭上的虱子,但實在太敏感,楊瀾也不敢追問下去。

面對淫亂醜聞

楊:如果是外界,比如說有一些緋聞或傳言的時候,你會用一種什麼樣的心態去面對?你也是那種很軟弱,回家就痛哭流涕的那種?

宋:經常會。

宋祖英上不了春晚是姦夫江澤民的失敗

媒體報導說,自1990年馬年被春晚導演黃一鶴發現之後,每年的春節晚會都少不了宋祖英。宋祖英對春晚也情有獨鍾。「好像每年到這個時候,就覺得應該準備作品了。沒有準備作品的時候,自己都會忐忑不安。」

幾年前,宋祖英表示:「大家現在還關注你,還有一部分觀眾希望你在這舞臺上,但是我覺得,只要春晚需要,我覺得我還會上,哪天春晚不通知你,不需要你的時候,那你也別再沒意思的去找人家。」

宋祖英絕對想不到,2014年馬年,央視春晚真的沒有邀請她。

中新社記者李洋以《宋祖英曝24年首缺席春晚 原因與個唱時間衝突》為題報導了這個消息。報導說,宋祖英說,沒有能夠參加今年的春晚主要還是與紐約的這場音樂會「時間衝突」,特別是需要提前與紐約愛樂樂團進行排練磨合。她經過考慮還是選擇來到紐約,選擇了不同的舞臺。

有網友貼帖子問:「馮導有說邀請過她嗎?」「個唱是獨唱音樂會,她這回是個唱?」這確實是個問題。

除了與薄熙來粘糊在一起的中新社社長劉北憲外,還有騰訊網娛樂頻道用《宋祖英談24年首次缺席春晚:與個唱時間有衝突》。其它官媒均稱「這是紐約愛樂連續第三年舉辦中國春節慶典。今年音樂會的主題之一是慶祝中美建交35周年,紐約愛樂樂團和眾多來自中美兩地的著名藝術家一起,於1日晚舉辦盛大音樂會,歡慶中國農曆馬年春節。」

據報導,當晚音樂會的曲目中西結合,包括譚盾創作的《英雄》、《臥虎藏龍》和《夜宴》中的經典音樂片段,拉赫曼尼諾夫的《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李煥之的《春節序曲》,以及德沃夏克的《小提琴協作曲》和柴可夫斯基的《洛可可變奏曲》等。音樂會樂隊由余隆擔任指揮,參演的有鋼琴家王羽佳、小提琴家林昭亮、大提琴家王健。在音樂會的最後,宋祖英演唱了三首歌曲,第一首就是與老江相識搭橋的那首《小背簍》。

因為老江勢力不行了,沒人沒錢給她設計製作奢華昂貴的演出服了,所以宋祖英穿的是那套穿了多少回的苗族服裝。

江過一天是一天

2月10日黨網人民網為江澤民打氣說,在春晚舞臺上連續獻唱了24年的宋祖英首度缺席,讓人意外。「儘管民歌天后的缺陣令人倍感遺憾,但近期她的徒弟將會走上央視舞臺,繼續承襲『宋氏唱腔』。 」

野貓叫春還有唱腔?去海政歌舞團打聽一下,一提宋祖英,除了拍馬屁想得點好處的,都一律撇嘴或捂嘴笑。有人悄悄說,團內流傳一個黃段子,說別看宋祖英一女侍二夫,可她的嗓子卻特別不經折騰,排個歌劇片段嗓子就全啞了,還得B角代替排演。「看來一個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在這兒把勁兒都使完了,在那兒就沒的使了。」

人民網說,在近期《出彩中國人》節目錄製現場,宋祖英徒弟將驚艷亮相,一曲《映山紅》震驚全場,無論是唱腔、表情,還是手勢,都和宋祖英十分相似,就連評委周立波、蔡明和李連傑都驚呼「好像!」。

更令人驚訝的是小宋祖英竟然是個年僅十歲的小男孩,令江澤民尷尬。




十歲男孩模仿宋祖英,誰出的損招兒?!

一位網友的帖子說:「若徒弟都成了模仿秀還需要嗎?宋繼續不就成了嗎?一個唱不出自已特點的歌星出多少又有何意思?」

說的沒錯,但習近平不讓宋祖英繼續當老江的晴雨表了,為解燃眉之急,江系血債幫就找了個十歲男孩代替宋祖英上臺,然後謊稱他是宋祖英的徒弟,(海政否認宋團長收男徒弟),以這個名義讓「宋祖英」這個江姘頭的名字繼續存活。

這實在是沒招兒的蠢招兒了,可見江澤民是過一天是一天,今天不管明天的事。△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