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大款普京娶賠錢貨 可夠兒的哭吧(圖)
 
黎梓
 
2014-3-27
 



勾搭上克里米亞之後,普京哭的日子還長著呢!

【人民報消息】克里米亞共和國本來主動嫁給烏克蘭,小日子過的還算可以,後來還沒離婚就離家出走,投到野漢子普京懷裡。經驗談,跟野漢子茍合的,沒一個有好下場。

前幾天,新華網卯足了勁,說克里米亞跟著大款普京一定吃香喝辣,海軍工資高出多少多少倍。但是最近幾天,有抖落底的,說普京是假大款,連自己家裡基本的油鹽柴米都入不敷出,整個一個騙婚!

有報導說,克里米亞雅爾塔──最近幾天,在這座陽光燦爛的克里米亞海濱城市,許多自動取款機都是空的,該地區的許多地方也是如此,「交易被拒絕」的小紙條在提款機旁邊都積成了堆。還有現金的銀行也對提款設定了嚴格的限制。自己的錢不許拿,你說心慌不心慌?!

克里米亞的地方政府對許多問題都毫不擔心,比如公務人員工資、養老金和其他開支,說莫斯科將會支付全部費用。然而,雖然普京和俄羅斯議員做出了安撫的表態,而且還承諾會提供10多億美元的直接援助,但是沒人能打包票會落實。

今年1月,克里米亞議會通過了總額大約5.4億美元(約合33.4億元人民幣)的2014年預算案,其中大約有3億美元將來自基輔的中央政府。烏克蘭中央政府也答應下來。最近幾天,克里米亞官員說,現在他們希望莫斯科能來填補差額。普京不能不填補,否則人家為什麼急匆匆的跟了你?

供職於烏克蘭首都基輔的國際政策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Policy Studies)的經濟學家奧列克桑德爾·若盧德(Oleksandr Zholud)說:「對於烏克蘭來說,捨棄克里米亞應該非常簡單,從經濟角度來看,它就像個污水溝!」

俄羅斯的地區發展部長伊戈爾·N·斯柳尼亞耶夫(Igor N. Slyunayev)對克里米亞半島的評價更加悲觀,他說:「所有重要資源,首先是電力和水源,克里米亞半島都無法自給自足,」

斯柳尼亞耶夫在回答俄羅斯《生意人報》(Kommersant)的採訪時說。「其境內80%的水都是經由北克里米亞運河從第聶伯河流過來的。此外,克里米亞80%的電力也依賴外部輸入。」

吞併克里米亞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普京的財政負擔只是其中的一個原因。

完全吸納克里米亞是一項極其艱難的工程,需要發放新的護照、把貨幣從烏克蘭格裡夫納改為盧布,並且把完全不同的系統整合到一起,包括房產記錄、稅收制度、法律糾紛等等。這個過程充滿風險,而且也完全沒有必要。

克里米亞半島過去在電力和淡水等關鍵服務方面非常依賴烏克蘭,現在普京揚言還要進軍烏克蘭,若是烏克蘭政府被逼急了,通過關閉交通要道,進一步孤立這個地處偏僻、缺乏自給自足經濟的半島,那給俄羅斯帶來的只能是甩不掉的沉重包袱。斯柳尼亞耶夫沮喪的說,「如今,我們的克里米亞看起來比巴勒斯坦好不到哪兒去。」

更慘的是,俄羅斯和克里米亞之間沒有陸上的交通連接,若是在克里米亞城市Kerch(克赤)附近最窄的水路上修建一座橋,也要花費多年時間,以及大約30億美元到50億美元的成本,這絕對是普京入侵烏克蘭的敗筆。

克里米亞半島是靠旅遊業和銀行業賺錢的,再過一個月,這個從沙皇時代以來就一直深受喜愛的度假聖地應該迎來旅遊旺季,但是現在除了來往莫斯科的航班外,其它所有航班都已被取消。克里米亞沒有了收入,那就只能躺在俄國身上等吃等喝了。普京連跟老婆的婚姻關係都處理不好,在外面生野種,這樣的人怎麼能當總統呢,當飯桶差不多。

另外,克里米亞銀行的總部大都在烏克蘭本土,目前克里米亞銀行也和提款機一樣空空如也,民眾取錢取不出來時,不許取時,可想而知,會造成怎樣的驚恐。

目前全世界各國領導人拒絕承認俄羅斯對克里米亞的吞併,來往此地的航班在未來多年裡都會受到限制,就像北塞浦路斯只與土耳其有直接的航空聯繫一樣。這些普京都沒有考慮過!

普京2012年重新擔任總統之前,為了爭取選票,開始給俄羅斯公職人員加薪。在西方的制裁下,可以預期石油和天然氣的銷售收入會急劇降低,而克里姆林宮還需要承擔巨額的開銷,為警察、軍隊和其他公職人員漲工資。

3月下旬,普京在會見俄羅斯主管財政和經濟的部長,以及央行行長等高層經濟官員時,對俄羅斯經濟前景憂心忡忡。憂心什麼?普京預感自己下架。△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