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米亚人叫苦连天 普京头大了(多图)
 
黎梓
 
2014-4-25
 



侵占仅一个月,克里米亚人怨声载道,普京的头不得不大!

【人民报消息】普京侵占克里米亚仅一个月,由于没有得到想像中的好处,克里米亚人怨声载道。普京抢了块烫手山芋。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3月20日披露,早在克里米亚民众举行公投的两周多之前,俄罗斯总统普京就已决定通过武力方式吞并克里米亚。

克里姆林宫的观察人士认为,普京2月25日或26日晚召开过一次高层秘密会议──就连他的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都没有与会资格,因为普京对他还没有信任到那种程度。会议旨在制订普京的入侵计划。

据俄新社4月17日消息,在俄罗斯直播节目「普京热线」中,有民众问及克里米亚入俄一事,普京回答道:「俄罗斯从未计划对克里米亚采取任何军事行动,或吞并克里米亚」。

普京还说:「相反,基于如今地缘政治现实,我们将与乌克兰建立我们自己的国际关系。但我们也始终希望,我们的人民,俄罗斯人民,以及讲俄语的乌克兰人民能够在舒适的条件和局势下生活,不会受到任何形式的欺压。」

普京说的是「讲俄语的乌克兰人民」不会受到任何形式的欺压,言外之意不会讲俄语的乌克兰人民会受到任何形式的欺压。

一个会讲俄语的乌克兰人讲述归俄一个月来的遭遇

最近,克里米亚雅尔塔的乌克兰族女性维多利-亚斯维特拉娜在战争与和平报道研究所(IWPR)网站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描述她眼中的闻名世界的克里米亚历史古城雅尔塔的现状。她写道:「我们处在一个虚幻的状态」。

下面是她讲的入俄这一个月来的遭遇:

加入俄罗斯后,居住在克里米亚的少数族裔生活发生变化了吗?

我们现在处在一个虚幻的状态。在雅尔塔,似乎一切都很正常。孩子们去上学,我们去工作。这里也没有俄罗斯军队。如果你不去看新闻,你会以为一切都在正轨之上。

而现实情况上,在你生活的方方面面,你都受到了冲击。克里米亚的学校已经不按照乌克兰的课程来上课,孩子们也不再参加与乌克兰相同的考试。

如果在外面对别人说乌克兰语,很多人都不会理你,如果你是一个人,甚至会有人去攻击你。我的朋友之前告诉别人他支持乌克兰,结果在回家的路上,他发现有20多人追赶他,并试着破门而入。

我是一名乌克兰人,一想到在自己的国家不能说母语就觉得很痛苦。

当然,很多经历过苏联时代的人,想法跟我不一样。他们以为俄罗斯会增加福利支出,但是实际不是这样的。当领取养老金的克里米亚人拿到第一笔俄罗斯发来的福利时,他们失望了,唯一的改变不过是乌克兰的钱币变成了卢布。

在雅尔塔这个多民族的地区,除了俄罗斯人外,还有乌克兰人、鞑靼人、格鲁吉亚人、亚美尼亚人。我有很多不同民族的朋友,身份问题曾经对我们来说不是任何问题。

现在我被告知,若没有俄罗斯护照就要离开这里。我已经在这里生活了10年,我有两个孩子,我不想离开。而现在如果我不将乌克兰护照换成俄罗斯护照,我就得向他们证明我在这里生活的合法性。我们会在雅尔塔再住几个月,等局势稳定下来再考虑是离开还是留下。这里有我的家,我更愿意留下来。

克里米亚人弃光明投黑暗的苦日子




克里米亚老妇人手举斯大林画像为入俄高兴!显然她非常清楚
普京政府就是苏共的变种儿。她爱魔鬼!

有人用各种各样的理由为普京侵占乌克兰国土辩护,其中一个理由是绝大多数克里米亚人都希望回归俄国。看起来这是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是,如果这是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那么为什么中共那么多高层中层的官员、还有那些富商都把家眷送去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呢?为什么有人偷渡去台湾呢?难道不就是因为那里的体制好吗?

克里米亚人难道不知道普京是什么人吗?不知道俄国专门与邪恶为伍吗?不知道欧盟是民主体制吗?当然知道。克里米亚人自己投票弃光明投黑暗,他们的苦日子才刚刚开始。

北青网4月21日报道说:21日是普京签署克里米亚入俄总统法令满一个月的日子。在这一个月内,乌克兰东部多个城市亲俄势力举行游行示威,要求进行公投加入俄罗斯,并有武装人员占领当地政府大楼。已经加入俄罗斯的克里米亚,现在又是什么状态呢?当地的民众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吗?

「克里米亚现在的状态似乎是停滞了。」克里米亚当地居民安东-扎瓦利说,「每个人都在观望将要发生的事情,但是没人知道下一步会是什么。」

对于「新币种」,没人知道如何处理

北青网报道说:当奖学金几天后发下来之时,安东-扎瓦利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又觉得有些疑惑。

他在克里米亚的一家医院上班,同时攻读博士学位。多年以来,他已经习惯了用格里(乌克兰货币单位)的银行卡,现在他必须跑到学校会计处小窗口,排上长长的队伍,去领取一叠卢布(俄罗斯的货币单位),这一叠崭新的纸币还是连号的。

现在他想在辛菲罗波尔(克里米亚首府)使用这叠卢布。的士司机觉得用卢布有点莫名其妙,小店的老板气不打一处来。没人知道如何去处理这一夜间出来的「新币种」。

辛菲罗波尔的银行ATM机只是偶尔才会工作,大部分的ATM机上都贴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由于机器要换成俄罗斯系统,暂时不能工作,对您造成的不便表示歉意」。3月24日,克里米亚宣布正式采用卢布作为流通货币。商店的老板不得不借助计算器在俄罗斯卢布和乌克兰格里货币之间换算价格。

在城市的一个大型户外集市上,挂着官方的货币汇率:1格里等于3.8卢布,而在黑市,乌俄两国货币的汇率是1:3.2。

从乌克兰国籍变为俄国国籍,不是换一本护照那么简单。当地学生担心在乌克兰获得的学位不会得到俄罗斯教育系统的承认,而老师们担心在俄罗斯的教育体制下,自己要重新参加职称的评定。

亲普京的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经过克里米亚逃到俄国,要求普京帮忙夺回总统职位,结果普京利用完他之后,亚努科维奇就成了被丢弃的臭袜子。现在谁还关心他在哪里。

克里米亚成为俄国的一部份后汽油价格上涨30%




克里米亚人依然爱魔鬼斯大林,证明光改体制不行,还要清除脑中的毒素!

克里米亚被俄国占领后,一位老妇人手举红旗和残害苏联人民的斯大林画像欣喜若狂,这张图片证明光改体制还不行,还必须清除民众脑中的毒素,这是乌克兰政府应该吸取的最大教训!

所有等着普京送肥肉肥油来的克里米亚人,发现自己成为俄国的一部份后并没有得到实惠,不但没得到实惠,而且连车都必须少开,因为汽油价格上涨不是一点半点,而是30%!

在移民办公室,人们排着长队等着领俄罗斯护照,不领俄罗斯护照你就别想在克里米亚居住!商品的价格,除了汽油,连糖果在某些地区都上涨了30%。

最让人抓狂的是,生活在黑海半岛上的当地居民成为了俄国公民,但克里米亚与俄罗斯没有陆地相连,过去该地区25%的天然气、70%的水和90%的电力供应完全依赖乌克兰,所有这些资源都是通过一条与乌克兰大陆相连的地峡进入克里米亚的。现在变成两个国家,俄国的远水解不了克里米亚的近渴。

据俄新社14日的报道,目前乌克兰供水量从50立方米/秒减少至16立方米/秒。乌克兰还真仁慈,没有你不仁我不义,把水都掐了,让普京去想辄。

克里米亚议会的发言人弗拉基米尔-康斯坦丁诺夫安慰居民说,「我们已经得到了财政援助,所有的经济问题都将得到解决。」但事实上所有的经济问题都得不到解决,因为普京武力侵占克里米亚不是为了帮助这里的居民,而是想着如何扩大自己的管辖权。

领土被吞并,法律系统已经彻底「瘫痪」

报道说:克里米亚的律师和法官抱怨说,现在的法律系统已经「瘫痪」了。

「现在根本就没有法律可言。」辛菲罗波尔的律师阿卡热姆维奇说,「乌克兰法律在这里行不通,因为我们已经属于俄罗斯了。俄罗斯的法律在这里也行不通,因为几乎没有乌克兰律师精通俄罗斯的法律。」

「法院没法办公。」他补充道,「法官也没办法工作。」

一个半小时,旅游局没接到一个电话




这就是普京的形像!

克里米亚半岛干燥、大风肆虐,旅游业是这里的主要经济来源,旅游业的基础设施都严重依赖乌克兰。克里米亚地区的度假胜地和港口所必需的资源全部由乌克兰本土提供。和乌克兰一刀两断,克里米亚政府怎么那么决绝呢,真以为抱上了一条粗腿?!

报道说,克里姆林宫已经承诺建造一座大桥将克里米亚和俄罗斯相连,这是一个造价几十亿美元的工程,而且建成也需要多年的时间。

普京把克里米亚抢过来,是当作军事要地的,决不会为其花那么多钱造一座通往俄国本土的大桥。更何况普京在经济方面已经玩儿不转了。不可能为这个拖油瓶做什么。

克里米亚靠旅游业存活,而旅游业又靠着乌克兰的帮衬才可以运转。在克里米亚,雅尔塔是在世界历史上为各国所熟知的城市,克里米亚没有任何一个城市比雅尔塔更受游客追捧。这个位于高耸的克里米亚山脚下,每年吸引620万游客,为克里米亚提供了大量的工作岗位。「在雅尔塔,旅游业就是一切!」没有人来旅游,经济就死亡。

旅游季在每年的6月-8月达到顶峰。现在已经是4月底了,旅游高峰会不会到来呢?

当地的旅游局负责人安德烈说。他坐在办公室的大厅里,手下的3名工作人员安静地坐在办公桌旁,一个半小时过去了,没有一人打电话过来询问旅游的情况。这是谁之错呢?

普京担忧克里米亚的宗教信仰问题

拿下克里米亚还真痛快,但是到了手,普京的头就大了,除了其它解不开的难题,最让普京担心的是宗教信仰问题。

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市加入俄罗斯已近一个月光景,普京领导的俄罗斯政府认为克里米亚鞑靼人问题是其中最为棘手的。鞑靼人是克里米亚这片土地上最为古老的民族,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繁衍了八百余年。

国土易抢,信仰难灭。

更令普京担忧的是来自于境外伊斯兰国家的援助,包括土耳其、沙特以及伊斯兰银行均向克里米亚鞑靼人提供了资金和物资支持。

一个月前,当普京侵占克里米亚时,普京强硬地拒绝了鞑靼族领导人要求民族权益的要求,但是鞑靼斯坦共和国总统和大穆夫提却依然在公投前夕率团访问克里米亚,向鞑靼族同胞提供援助。鞑靼斯坦共和国在俄罗斯境内本身具有非常超然的地位,让普京惊恐。

克里米亚到手后,浑身蚂蚁的普京又鼓动乌克兰其它地区闹事,其实就是要吞并想加入欧盟组织的乌克兰。

人们常说: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暗的,冲破黑暗就是曙光。也许现在就是这个特殊的时刻吧。△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